专栏名称: 译言
发现、翻译、分享中文之外的互联网精华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译言

夹在亲情爱情之间,我对哈里王子只有同情

译言  · 公众号  · 国际  · 2020-01-23 17:10

看着女王深爱的孙子和他的新婚妻子离开王室,我感觉和哈里王子之间有着一种微妙的心灵感应。我不像哈里王子那样有私人小金库,我的祖母也不是世界著名的女王,但几年前,我也在配偶和家庭之间左右为难,试图平衡他们相互冲突的需求。哈里王子一夜之间从核心圈子的快乐成员变成了面如土色的局外人,我也发现自己应该做出选择了。



在我快30岁的时候,我和蒂姆匆匆结了婚。蒂姆与我之前的约会对象相比,实在太过成熟有魅力了,他英俊自信,似乎疯狂地爱着我,我也很爱他,我们才认识四个月,他就向我求婚了,我对别人的看法不感兴趣。


我们相识不到9个月就结婚了,尽管我的家人委婉地表达了他们的担忧,我依然满腔热情。回到我和蒂姆的新公寓里,我很快就发现,蒂姆对我任何一个朋友都不感兴趣,我不再邀请朋友来家里做客,因为我知道蒂姆会和他们产生矛盾,当蒂姆开始批评我的家人时,我心中的警铃响起来了。



我一直和我的父母以及妹妹塔拉很亲近,在那时候,我奶奶还活着,我们都住在离彼此不到一英里的地方,经常会去拜访奶奶,我每天都会和家人们联系。蒂姆的家人住在北部,我在婚礼上见过他们,蒂姆很少联系父母。“你和你的家人很亲近,不是吗?”几个月后,蒂姆问我,“你不觉得烦吗?我真的很困惑,你不觉得你这个年龄的人对你父母的感情很奇怪吗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对的,因为有些人确实很快乐地搬到了离家数百英里以外的地方,我和我的家人们一直非常亲近,每当我有工作生活上的烦恼时,我都会去向我的妈妈寻求帮助。爸爸也从不介意来车站接我,或者来我家帮我修理东西,蒂姆对他们很冷淡,而且从不会主动邀请他们来家里吃饭。



我成了蒂姆的奴隶,他不断地告诉我,我是多么的特别,我是多么的了不起。我不能容忍家人朋友说我做错了,决心证明任何怀疑我的人都想错了,事情不会出问题的。两年后,我们的关系发生了变化。蒂姆一直对工作不满意,有一天晚上吃饭时,他提议:“我想我们应该搬到乡下去。


我从来没有想过他要离开这个城市——我的整个人生都在这里。“你的家人朋友一直盯着我们,我们怎么可能生活下去呢?”他厉声道,“我的梦想是在坎布里亚郡的小村庄里有一间小别墅,我们可以在家里工作,家人朋友们可以来参观。”



蒂姆描述的一切确实听起来很吸引人,我的工作也确实遇到了点麻烦,也许我对家庭的感情太深,当我同意考虑搬家的事情时,他非常激动,我觉得我完全失去了对这个计划的控制权。蒂姆立马联系了房地产经纪人,一夜之间搬家这件事从“可能发生”变成了“正在发生”,我们花了几天时间四处参观村间小屋,询问宽带速度。


我从来没有见过蒂姆这么兴奋——但我还没有告诉我的家人。一旦我们同意出售我们现在的公寓,我的父母不可避免地会知道这件事,蒂姆想寻求家人们的精神支持,所以我们邀请了我的父母和塔拉一起吃饭。“我们已经做了决定……”我才开始说这件事,他们的脸都僵住了。



“我们要搬到乡下去!”蒂姆说。父母向我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我也试图让他们理解我——“我们不再喜欢伦敦了”“消费太高了”“你们可以来参观”。我注意到了妈妈的脸,她看起来心烦意乱,我爸爸强颜欢笑地支持我,但很明显他心里不喜欢我的做法,第二天塔拉也给我打了电话。


“这都是蒂姆的主意,不是吗?”塔拉说,“妈妈哭了一整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是成年人,可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我回答道。“可你一直喜欢伦敦,而且离我们很近!”她说,“你的朋友们呢?”


事实是,自从我嫁给蒂姆后,我就很少见到朋友们了。不去惹恼蒂姆会让我的生活更容易一些,但我开始明白,这是不正常的。蒂姆想让我一个人呆着,而一旦我们到了300英里以外的国家,我们就真的被孤立了。



当人们陆陆续续地来参观我们的新公寓时,我也开始安排自己在家工作,我的疑虑变得越来越大。如果身边没有我最爱的家人们,我该怎么办?而我又爱着蒂姆,我希望他快乐。想到这些,我就睡不好觉了,我做的每件事都伴随着一阵焦虑。


蒂姆一直很乐观,但我每天都接到妈妈或塔拉打来的电话。随着冬天来临,我开始真正害怕搬到一个偏僻的村子里去,我把我的感受告诉了蒂姆,他完全没有同情心。“如果你爱我,你就跟我走。”他说。



当我向妈妈吐露心声时,她承认他们都觉得蒂姆控制欲很强,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对搬家如此担忧。“如果你看起来很高兴,我们当然会支持你,”妈妈说,“但你不是。”妈妈是对的,我最终承认问题不在于搬家,而在于婚姻。我告诉了蒂姆我不想搬家,这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糟糕的事。他大发雷霆,很明显,我们想要完全不同的生活。


分手很可怕,但我得到了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他们没有一个人是事后诸葛。现在蒂姆住在坎布里亚郡,并且已经在和其他人约会,我祝他幸福。回过头来看,我意识到他是想让我变成一只温驯的猫,可以任他摆布。



我对哈里只有同情,他在妻子和家人之间左右为难,我希望他做出正确的决定——不管那是什么决定。



原文标题:I have sympathy for Harry – I was torn between family and friends too

原文地址:https://www.telegraph.co.uk/family/life/have-sympathy-harry-torn-family-friends/

原文作者:Anonymous

译者:你喜欢吗

来源:译言网(yeeyan.org)

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在译言整合发布


—— 版权声明—— 


本译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非商业转载请注明译者、出处,并保留文章在译言的完整链接。商业合作请联系editor@yeeyan.com


—— 往期内容—— 


你以为你是骑士,其实你是个跟踪狂


大选之年,女性会成为美国总统吗?


继让猪蹦极后,狗也要开始吃素了


今天看啥 -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0G3GidZyj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