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ePanda出海中东
ePanda长期关注中东市场,团队全部Based中东,我们长期活跃在当地创业者生态圈,持续分享中东互联网资讯,推介优秀互联网创业公司,帮助中国创业者深刻理解中东市场!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公众号  ›  ePanda出海中东

[原创]沙特因记者事件迁怒贝索斯,消费者抵制亚马逊和Souq

ePanda出海中东  · 公众号  ·  · 2018-11-07 13:30

“抵制亚马逊和Souq”已成为本周沙特最热门的话题,至今已有超过一万条推文中提到这点。

沙特Twitter上自周日开始推出最热门话题标签“抵制亚马逊”,有用户在Twitter上传播其删除亚马逊App的图片,亚马逊去年收购的中东最大电商Souq.com也一同被抵制。

原因是,亚马逊的创始人和董事长贝索斯是《华盛顿邮报》的股东,而邮报在针对记者事件的报道让沙特民众感觉到被攻击。

至今,亚马逊和《华盛顿邮报》尚未没有发表评论。

上个月初在土耳其被害记者卡舒吉是《华盛顿邮报》的专栏记者,其生前长期在邮报上发表文章评论沙特政府。卡舒吉被害后,邮报一直要求沙特提供关于记者被杀的调查内容,邮报在上个月还将沙特政府高层的行为称为“掩盖”。

最近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称记者卡舒吉被杀的命令来自沙特高层,而这个消息被其他国际主流媒体普遍转载。

沙特媒体认为这是在玷污沙特的形象,并破坏了萨勒曼王储为实现沙特的现代化所作的努力。

许多沙特人感到不满,他们感觉到自己的国家正在被攻击。

“这是一场媒体战争”

一个在Twitter上拥有10万粉丝的沙特记者Bandar Otyf说道,“作为Twitter用户和沙特公民,我们在国外没有权利,唯一能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抵制!” 在他的影响下,这些粉丝也纷纷支持抵制。


对普通沙特人来说,他们并不了解亚马逊及Souq和《华盛顿邮报》之间的利益关系,他们通过沙特媒体第一次了解到亚马逊的创始人兼董事长贝索斯同时也是《华盛顿邮报》的股东,记者Otfy补充说,“我们为能影响到贝索斯所拥有的《华盛顿邮报》的一部分业务而感到满意。”

有一个用户在Twitter的推文中写道:“我为即将到来的黑色星期五感到非常兴奋!但不幸的是,因为《华盛顿邮报》对我国家的双重标准并支持埃尔多安的宣传,所以我决定停止在亚马逊下单的计划”。

同样的推文在不同的帐户上重复了八次,这看起来似乎是简单的自动复制和粘贴,连拼写错误都相同,有人尝试联系这些帐户后面的用户但没有成功。

当然,并不是所有沙特人都支持这种抵制行为,Twitter上有人发言提醒抵制者,贝索斯除了是亚马逊和《华盛顿邮报》的股东,他还是Twitter的早期投资者,2008年即投资了Twitter。然而,这条推文并未引起注意。

贝索斯和亚马逊尚未对记者事件和“沙特抵制”发表过任何评论,但《华盛顿邮报》的出版商Fred Ryan则一直在向沙特当局施加压力。

Ryan上周四表示,卡舒吉被“诱骗陷入死亡陷阱”,同时还倡议“提升人们对独立媒体重要性认识”。


“抵制”事件的影响

亚马逊在全球核心市场,如印度采用全自营模式,然而在中东,亚马逊则通过收购实现其布局。

2017年3月份亚马逊在一场拉锯谈判中以较低的价格(5.8亿美金)收购了中东当时最大的电商平台Souq.com,目前双方已在业务上进行了深度整合,Souq的官网已经增加了Amazon Global Store,通过Souq的自然流量来推广亚马逊全球购业务。

目前这项业务在沙特的单量达到每天一万单,从单量和影响力来看并不大。

然而,亚马逊收购的全资子公司Souq.com及其物流Q express、支付Payfort等在沙特有很高的渗透率。

Souq曾经是最早开拓沙特市场的本土电商平台,在中国跨境电商Jollychic在沙特崛起之前,Souq一直遥遥领先,Souq在销售旺季时单量曾达到日均5万单。

目前尚不清楚抵制行为是民众自发还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然而沙特市场对投资者并不“友好”,政府政策对电商的清关和税收等营商环境有直接影响,抵制事件可能会对亚马逊和Souq11月份下旬的全年销售旺季产生直接影响。

在沙特民众“狂热”抵制亚马逊和Souq的同时,由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和阿联酋富豪Alabbar投资的本土电商Noon因此而被更多沙特消费者了解,Souq的流量会不会因此而流向Noon?

而在沙特活跃的中国跨境电商Jollychic、SheIn、Club Factory、Fordeal、FunMart等也有可能在这场抵制中从亚马逊和Souq分流过来的流量而获益。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1TcSGMyQ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