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辣椒吃完了
豆瓣防空洞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辣椒吃完了

武汉旅记:赶上疫情后武汉景点免费的尾巴

辣椒吃完了  · Dou  ·  · 2021-01-14 06:30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xe9LG1nJ1fa-JUKXEQhPLg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白茏爷
去武汉是临时起意。
2020年倒数第二周的周三,黑龙江出现了本土病例,我原本打算元旦去哈尔滨体验一下东北极致的冷,看到这个消息开始犹豫了,再加上由于拖延症,去东北的御寒装备还没买好,便琢磨着换个地点跨年。这时药药建议趁着年末武汉景点免费开放的最后一点时间可以来武汉,于是,带着点冲动和疯狂,我在半小时内买好了周五晚上去往长沙且周日晚上从武汉回京的火车票。

在武汉呆了1.5天,累计近5万步数,在长江南北反复横跳。先交代一下都去了哪儿。

周六

武昌站——粮道街(赵师傅油饼包烧卖)——昙华林——楚河汉街——湖北省博物馆——东湖绿道梨园段——黎黄陂路(含宋庆龄故居)——吉庆街——江汉关——汉口江滩——户部巷(住在户部巷)

周日

国民豆皮——黄鹤楼——李德胜故居——藕巷——武汉站

01 出发

出发那天恰好是圣诞节,但北京顺义区陆续查出本土病例,心里有点忐忑,担心离京后落地被隔离。我买的晚上9点的票,火车出发前半小时仍不安的在微博上不停的刷疫情最新消息,后来又跑到美团上几家长沙和武汉的宾馆确认好北京来员只要没去过朝阳和顺义,入住无需核酸证明。

我实在太想出去了,连续一两个月的周末,我在屋里呆够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恨不得把自己一脚踹到西伯利亚去。

长沙挺远,翌日中午11:30才能到达,我大概真的是头铁,买了硬座,想要换卧铺只能等到半夜3点。列车终点是南宁,车上的喧闹都带着浓浓的南方口音。邻座有一位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喋喋不休的朝对面早已不耐烦的年轻人吹牛,自顾自的说到兴头,又得意的掏出一根据说是浓酒泡过的人参——人参不知真假,但散发出的酒味狠狠的飘在了车厢的每一处角落。列车路过武汉,武汉的下一站才是长沙。

考虑到时间,精力,安全,半夜临时决定直接在武汉下车。

02 周六

早上七点半左右到达武昌火车站,药药发来信息要带我过早。

药药是从小在长江边上长大但不会游泳的武汉人。2018年夏天,我,阿希,药药先后入职了扇贝,后来我们仨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 赵师傅

“过早”,即武汉话吃早饭。“小家妇女学豪门,睡到晨时醒梦魂;且慢梳头先过早,糍粑油饺一齐吞。”清道光三十年,叶调元刻印的《汉口竹枝词》第一次将吃早餐用“过早”一词表达。

武汉是一座因码头而兴起的城市,这一城市历史,决定了早餐的走向和特点。第一个特点是快:做得快,一碗热干面用不了一分钟;吃的也快,食客三下五除二就下了肚。第二个特点是重油,毕竟要干体力活,抗饿最重要,所以油脂要补足。

我们约在赵师傅见面。据药药所述,赵师傅是一家网红早餐店,味道如何,她也没有吃过。

坐在公交车上,我脑海里几乎深信不疑的认为这是一家可以坐在店里吃的连锁店面,就如庆丰包子铺、鸡鸣汤包。

和药药见面的时候,只瞧她左手一份油饼包烧麦,右手又一份油饼包烧麦,两人一顿熊抱后,带着我在赵师傅家继续排队等蛋酒和热干面。

这家店是点完单后给顾客类似粮票一样的小单,接到粮票,所有在门店排起长队的顾客立马灌注了一身即将去码头扛水泥的灵魂气质。

赵师傅家没有座位,早饭买完即走,于是我和药药蹲在街边开始一顿饕餮。热干面是极其实在的碳水,浓稠的麻酱底,撒点胡萝卜丁和葱段,挖上一勺辣椒酱,趁着热气还在搅拌均匀,最后往嘴里送上一口挂着酸豆角的面,浓郁的面香游走在每一处上皮细胞,麻酱浓香,酸豆角解腻,口腹之欲一瞬间被满足。

油饼包烧麦顾名思义,即油饼里塞一个烧麦,更是碳水包碳水。油饼酥脆,烧麦是偏烂糊的馅,胡椒味很重,配在一起说不出哪儿奇怪,不过还是怪好吃的。

蛋酒,实名狂吹蛋酒,实在是太好喝了,尤其是一口热干面一口蛋酒,就是人生的高光时刻。米酒配合开水冲散的鸡蛋,再撒点白砂糖,香浓可口,色淡甘甜,口感极佳,入口柔,一线~喉!在武汉的1.5天里,最心心念念的饮品。

/ 昙华林

吃罢早饭,前往附近的昙华林。众人印象中,武汉是快节奏、世俗、嘻哈,你很难把武汉跟文艺这个词联系在一起,但武汉确实有一处文艺小清新的地方,那就是昙华林。昙华林有很多古建筑和旧址,不过我们去的时候那个地方正在施工,有点遗憾,最终顺着路随便逛了逛。

昙华林沿街有一家院落装饰很文艺的店叫“大水的店”,我们去的时候还没有开门,小小院落住了两只狗,遇见我们一直汪汪大叫,我们凑近关着它们的玻璃门一看,哈,看起来是毛都没长齐的稚嫩的小家伙。

/ 楚河汉街

吃罢早饭,坐公交前往楚河汉街。

楚河汉街是条商业街,武汉封城期间,有个UP主上传了一段无人机视角拍摄的空空旷旷的楚河汉街的视频,萧条景象撼动人心,如今走在同样的汉街,热热闹闹的商业街,无论怎样脑中都会想起十个月前冷清下隐藏的水深火热。

汉街还有杜莎夫人蜡像馆,不过由于需要提前预约,就没进去。

/ 湖北省博物馆

出了楚河汉街,两个人扫了共享单车,打算骑车前往东湖。湖北省博物馆坐落在东湖边上,途中路过,就直接进去了。这个季节人不多,不用排队,手机上预约一下入馆时间,出示一下健康码就可以进入。

运气非常不错,湖北省博物馆的几个镇馆之宝这次没有向外借出,有幸亲眼看到上过《国家宝藏》的越王勾践剑,云梦睡虎地秦简,曾侯乙编钟。

/ 东湖绿道梨园段

武汉东湖绿道位于武汉市东湖风景区内,是国内首条城区内5A级旅游景区绿道。

武汉的东湖和南京的玄武湖气质相似,但面积很大,是玄武湖的6倍左右。

我和药药绕着绿道一边骑着车欣赏湖景,一边聊天,从中学聊到大学,从李德胜聊到功德林招生办主任,时间随着自行车车轮的滚动缓慢流逝,如果不是戴着口罩,真以为这是2018年我们在绕着玄武湖。

/ 宋庆龄故居

宋庆龄故居位于黎黄陂路段。一栋三层小楼原为1896年华俄道胜银行旧址,是座典型的俄罗斯风建筑。1926年华俄道胜银行停业之后宋庆龄在此居住了8个月。二楼复原了宋庆龄卧室和会客厅的状况,陈列着当时使用过的梳妆台、太师椅、书桌、藤床等物件。

后来我们第二天也去了李德胜故居,李德胜当年在武汉也住过数月,横向对比起宋庆龄故居,德胜的居所可以说非常接地气。

/ 黎黄陂路

在列强侵占时期和民国年间,黎黄陂路一带不仅是武汉最具摩登气息的街区,而且也是风云际会之地。现今保存的有中外闻名的共进会旧址和八七会议会址、中共中央旧址、中共中央长江局旧址。

英法俄德日列强在十九世纪末涌入武汉划分了租界,建立了12个外国领事馆、近30家外资金融机构和100多家洋行,往日的荣光却带着畸形的殖民色彩,而黎黄陂路是租界的中心,以辛亥起义领导人黎元洪名字命名。如今租界已是历史,这片街区的历史气质却一直延续着:洋气、风雅,依然散发着小资情味。

沿着与黎黄陂路交叉的小巷子进去,是开着各种稀奇古怪的店的阔弄堂,也能瞅到涂鸦艺术。小巷子没有车马喧嚣,环境静谧。

/ 吉庆街

沿着黎黄陂路走,我们到了吉庆街,吉庆街有很多老字号小吃。正好是晚饭时间,我们便打算在这儿以“少量多次”的战略方法吃最多的小吃种类。也是在这儿,我吃到了惊为天人的三鲜豆皮!

1 谈炎记

谈炎记是卖小馄饨的,在码头做起来的品牌。其鲜肉小馄饨肉馅饱满,鲜香味淡,和普通的小馄饨口味差别不是很大,汤底喝起来没什么味道,但用勺子从最底下能够捞出虾仁碎,榨菜碎,紫菜碎,通通往嘴里一送,倒要比吃小馄饨有滋味的多。

2 四季美汤包

四季美汤包也是武汉的老字号。我们点的香菇鲜肉汤包,醋碟里配了姜丝,不过我不是很喜欢生姜的口感,姜丝全被我挑拣出来了。汤包口味倒不难吃,但是也不惊艳,吃起来普普通通。从汤包维度来说,南京鸡鸣汤包更胜一筹。

3 老通城

我们在老通城点了一份三鲜豆皮,两份桂花糊米酒,桂花糊米酒仍然无法超越我心中的神——蛋酒,但三鲜豆皮一跃成为我心中的碳水No.1。

老通城是著名的武汉小吃店,以三鲜豆皮闻名,三鲜豆皮外观金黄发亮,入口酥松嫩香, 听说德胜当年来吃过四次,屡屡赞赏。

“吃豆皮是味觉享受,而看师傅制作豆皮则是视觉享受。一勺绿豆与大米混合的浆,倒入锅中,用大蚌壳左右开弓,即刻摊成薄薄的饼状面皮,加鸡蛋摊在饼皮上,经过炉火加热,起泡成为表皮薄酥脆的口感,翻过后,摊铺软硬适当的糯米,上面再铺上熟肉丁,大头菜丁,香菇丁,小香葱再将圆形的四个边翻上来,半包住糯米馅料,然后整体翻转,用大蚌壳,几下将豆皮切成两寸见方的块状,起锅时豆皮朝上,金黄油亮,酥脆香糯,美味隽永。”
文字来源于马蜂窝ID:楚云飞QQ

说的简单点,豆皮就是上面和下面各一张煎的焦脆的豆皮,中间是混着各种食材丁的糯米饭。

4 田恒启糊汤粉

药药非常执着于想让我尝一尝糊汤粉,于是最后找了一家田恒启糊汤粉店,一碗鲜鱼糊汤粉里捞上一把粉丝,再配上几根小油条就落座开始吃了。

我从来没吃过这样的汤粉,棕色的糊糊看起来就很劝退,仔细闻闻有浓郁的胡椒味,吃起来却很鲜香,口感略沙,挺奇妙的。药药建议可以把小油条泡到糊汤粉里,但这家的小油条葱香味太浓了,糊汤粉的鲜香胡盖不住油条本身的味道,可能沾普通大油条口感会更棒一些。

/ 江汉关

在吉庆街填饱了肚子,慢悠悠踱步来到江汉路。

江汉路也是一条商业步行街,两旁的建筑也大多保留了洋历史风格。夜晚的武汉还是有些冷的,我穿着阔腿裤,膝盖完全感受不到它的存在,最后受不住了,跑到一家卖衣服的店里掏出备在包里的秋裤穿上了。冬季的旅行,备条秋裤比备充电宝明智多了。

江汉路有座江汉关大楼,是中国现存最早的三座海关大楼之一,它融合了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风格和英国钟楼建筑形式,一度成为汉口城市的标志。

4月8号零点,武汉解封,江汉关大钟敲响,路上车辆鸣笛不息。药药讲到这儿,嗓子眼突然有些哽咽,生活仍热烈的继续,而疫情带来的创伤从未被抹去。

/ 汉口江滩

远远就看见“汉口江滩”这几个字,汉口江滩距离江汉关大楼不远,因此每逢跨年或重要纪念日,此处会涌上很多人,而对面就是长江。

长江在武汉段江道相对狭窄,因此天气好的话,可以看见江对岸的灯火通明。可惜那天天气条件不是很好,对岸的点点灯火在江上雾气中若隐若现。

/ 户部巷

原本打算直接住在药药家的,最后考虑到第二天需要去黄鹤楼,以及出于安全考虑减少密切接触,我们决定当晚住在户部巷。正好旅馆楼下是户部巷的一条小吃街,入住安顿好之后趁着时间还早又逛了逛。

小吃街摊子整整齐齐,吆喝声非常吸引人。但药药拉了拉我的衣角,她以她作为武汉本地人的毒辣眼光判断出这些摊子上展示的三鲜豆皮、热干面等小吃并不好吃。就像西安回民街并不好吃,好吃的是洒金桥。

出于对热干面的执念,我们进了一家蔡林记。一碗蛋酒,一碗热干面,端上来的时候失望的不得了:热干面是黑麻酱直接拌开,黄豆大的配菜都没有,也没有辣椒酱,和早上吃到的赵师傅是天壤之别。勉强扒拉了两口,干且无味,味同嚼蜡。虽说蔡林记是一家经营热干面的老字号小吃面馆,但来武汉如果要吃热干面,千万别去这儿,非常一般。

03 周日

/ 国民豆皮

国民豆皮是药药的同事推荐的网红店,就在户部巷不远之处。于是周日的过早便在国民豆皮解决了。豆皮和我最爱的蛋酒都点了一份,豆皮味道还行,但还是觉得前一天晚上去的老通城那一家的豆皮更好吃,蛋酒味道依旧令人满意。

/ 黄鹤楼

要说武汉最具有标志性的旅游景点那就必须是黄鹤楼了。2020年武汉A级景区免费开放,黄鹤楼便是其中之一。

历史上关于黄鹤楼的诗句最著名的莫过于崔颢的《黄鹤楼》: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有这样一个很好玩的传说,传说李白见到崔颢的诗后,离开武汉时仍然对此耿耿于怀,心意难平,于是就拿起笔写了这样一首诗:

一拳捶碎黄鹤楼,一脚踢翻鹦鹉洲。
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

黄鹤楼于战国时代便存在,但几经战毁,如今现有黄鹤楼造型来自清末最后一次重建。它北临长江,屹立蛇山,古人登楼可远眺浩渺的江水,如今远处眺望到的都是高楼大厦,但好在还可饱览"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的武汉长江大桥。

/ 李德胜故居

德胜故居原不在行程打算中,早上去找国民豆皮的路上瞧见了个路牌,提醒德胜故居也在这附近。黄鹤楼游览完后,时间还有些剩余,便直奔那儿。 德胜1927年主持农讲所工作并在武汉从事革命活动时就在此居住,这儿也是他和杨开慧一家最后团聚的地方。一座普通民屋,纵深很长,客房和通铺比较多,当时与他同住在这里的除了一妻三子,蔡和森、彭湃、郭亮、夏明翰、毛泽民、毛泽覃、罗哲等人也都先后在这里居住过。农讲所就在居所的五分钟路程内,上班地点比我还近。🤔

/ 藕巷

藕巷不是名胜地点,是一家餐馆的名字,以全藕宴闻名。

湖北是千湖之省,水产资源非常丰厚,盛产莲藕,玲珑九孔的食材能被武汉人做出花儿来。我们点了炸藕元,特制鸡爪,莲藕排骨汤,洪湖藕粉,酥炸芥菜藕夹,洪山菜薹,藕带牛蛙,除了鸡爪跟藕没关系,总之全是藕。

藕带牛蛙和特制鸡爪强烈推荐!藕带牛蛙是酸辣口味,藕带清脆,牛蛙鲜香麻辣;特制鸡爪没拍上,但吃起来酥烂无比,味道很足。莲藕排骨汤也很好喝,洪湖藕粉上洒满了芝麻花生芋圆醪糟,乍一看有些像冰粉,吃起来温热粘稠,带着淡淡一丝甜味,醪糟就是灵魂。

04 离开

在武汉吃完最后一顿是下午一点了,北京的疫情逐渐严峻起来,原本打算再坐一夜的火车回京,但以防有变数,改签了下午四点的高铁,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骏骏牛肉粉,炸面窝我还没尝过,好吃的热干面我也只吃了一碗,颇有执念,三鲜豆皮还想再干五份,蛋酒还没喝过瘾,药药说的最好吃的那家烧麦我还没吃过,甚至长江也没有游过(过分了啊)!

05 总结

/ 关于气候

我是12月27号去的,周末两天武汉的气温都是零上五六度,对于耐寒体质的我来说还是很暖和的。武汉冬天还能下点小雨,气候湿润。总体气候和南京相差无几。

药药也总说,当初去南京工作的时候,由于南京和武汉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所以总有一种熟悉的亲切感。不过冬天不太建议来,相对于其他季节,冬季能玩的比较少,也少了喝啤酒扒小龙虾撸炸炸的乐趣。

/ 关于交通

地铁,公交,网约车都很方便。路边有很多禁停的地方,打车需要注意好地点,我第一次在武昌站打车就因为站在了禁停的地段,和司机师傅沟通不顺打车失败。

/ 关于景点

我自己比较偏好人文类的景点,武汉的人文景点非常多,所以此行非常满意。

武汉的几个火车站还保留着国民政府时期的建筑,值得拍照留念;昙华林最近施工,只能看看外围;省博物馆的馆藏品值得一去;黎黄陂路是绝对不能错过的,作为武汉的地标江汉关大楼也建议纳在旅游路程中;黄鹤楼主要的看点在于登顶楼俯瞰滚滚长江东逝水和一桥飞架南北。

/ 关于小吃

过早的话可以去粮道街的赵师傅,千万别去蔡林记(怨念极深);老通城的三鲜豆皮是一定要尝的;吉庆街的老字号小吃们没有太惊艳,少量多试就行;户部巷是明显商业化过的产物,不是不能去,但是好吃的店没几家,价格也贵,不建议在这边找武汉特色小吃;莲藕是武汉特色,可以去藕巷试一试全藕宴。

最后以一首德胜的《水调歌头·游泳》结束这趟旅程吧

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
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
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馀。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
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作为一名酷爱看剧的设计师,会不时分享影视剧评和设计相关文章~


今天看啥 -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1q3yLWiQv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