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啥  ›  专栏  ›  慧田哲学

“好好过这一生”,为什么反而成了一个问题?

慧田哲学  · 公众号  · 哲学  · 2022-06-25 06:11
讲者 | 陈嘉映 整理 | 风小杨 来自 | 新京报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存在与时间》的首次译介与出版是一个具有标志性的文化事件。海德格尔由此在中国掀起了一股热潮,并持续地发挥着影响力。陈嘉映认为,八十年代是中国历史上一段尤为特殊的时期,他不想神化它。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国八十年代存在主义热潮的兴起和西方存在主义兴起时的状况很像:在二战之前,西方曾有一个正统的、标准的理想,但是二战对曾经的理想造成了毁灭性的摧毁,这时人们就强烈需要一种新的观念来安放自己。八十年代的中国也是如此,人们急切需要一种可以安放自己的东西,存在主义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中国所迅速接受并广泛传播的。 海德格尔的思想震动了很多人。陈嘉映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读研究生时,因为导师熊伟的影响,自然而然地



文章原文内容无法展示,请购买VIP后获取原文链接; 或者 使用第三方RSS订阅工具获取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