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Value_at_Risk
杭州星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投资总监 微博股评师 头条文章作者 微博签约自媒体 好生意、好公司、好价格; 备用ID:Value_at_risk_1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Value_at_Risk

想说一些话,但想想,还是算了,因为我说了没用。不服?憋着吧,不然-20200115000713

Value_at_Risk  · Wei  ·  · 2020-01-15 00:07

2020-01-15 00:07

想说一些话,但想想,还是算了,因为我说了没用。不服?憋着吧,不然能怎么着…
@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用吴花燕募款逾100万+,开启募款时。根据@搜狐新闻 封面新闻,上游新闻报道:吴花燕本人并不知情。
当天就借助耸人听闻的新闻热度募集了100万的9958,在过去3个月中,一共给吴花燕拨款多少,你们猜。

2万。刚刚我们会同专业人士翻遍整个9958的项目公示,确认了这一点。
她们募了100万,给小吴所在的贵州某医院拨款2万。
直到吴花燕去世。
她原本可以获得中国最好治疗,可以确诊她有没有厌食症,她可以也应该转院到北京,召集专家会诊,解决她的营养吸收问题,或者在更好的医院,解决她超低体重下无法手术的难题。

但是,大家怀着满满的爱和同情,给这个姑娘加持续命的一百万,一直到她死,她并没用上。
她们在筹款文案和发布新闻中把一直在帮助吴花燕的学校、社会、乡亲们甚至当地政府国家福利全部抹杀,全部映射成冷漠无情,而自己靠煽情筹款100万,只拨2万。

9958,请出来解释。@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

刚刚9958在我发出质疑后,紧急更新了吴花燕项目,承认筹款百万拨款2万。承认吴花燕所有医疗费用由贵州地方政府支付。9958打算把100万余款另行安排处置。
捐赠人同意你们这么干吗?

今天早上我们还能在水滴公益上看到9958关于吴花燕的筹款项目。我质疑后,该项目已经被删除,无法查到任何信息。(见截图)

公众大概不知道她们在办公室养狗,员工专人负责用金枪鱼、银鱼、橄榄油给狗做营养餐,看图。这狗,肯定吃得比我们和吴花燕好多了。

后续更新:【9958:贵州43斤女大学生获捐百万仅收两万是因乡政府干预 乡政府否认】1月13日,贵州43斤贫困女大学生吴花燕去世。今日午间,@作家陈岚 发文称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用吴花燕筹款百万,却仅拨款两万。今日下午,@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 回应称,因乡政府和家人提出留到手术和后期再使用,并称当时停止筹款也因乡政府告知家庭和孩子由政府来负责。对此,贵州松桃县沙坝河乡梁副乡长表示,政府只是提供救助,并未干预筹款及善款使用。 时间视频的微博视频

顺便再爆料吧,去世6年的病儿,@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 依然用他们来募款。
请看案例与截图:
皇天佑,2012年孩子就去世了,一直到2018年6月,整整持续6年。还在以孩子的名义公开募款。上当的网友名单一串。去年被曝光后才停止。

孙高天,2012年底孩子就去世了,2018年了,6年了,2018年还在以孩子的名义公开募款。

冯铭慧,2012年底孩子就去世了,2018年了,6年了,还在以孩子的名义公开募款。他的余款呢??

王海博,颅脑重度损伤。海博出院,无家可归。【9958拿着善款却不接受他】,后来被小希望之家收留,颅脑损伤并发症去世。送医抢救无效死亡,于2015年12月。海博剩余7万善款不知所终。2018年还在用逝去2年的海博募款。被揭露后才停止。

最后2张图是已经去世的孩子依然在被募捐,我们捐赠成功的记录。(欢迎媒体前来求证索要更多证据)

2018年被@新京报 曝光,5个月团建4次,先后36天不拨款。最长时间持续11天不给任何病童拨款。看截图。
#9958出来说清楚#

现场举报一下:“孙高2013年1月14日去世到今天1月14日”孩子去世整七年,仍然以孩子募款,附项目链接: 网页链接 所有网友都可以点击地址进去,此时此刻还在募捐。类似项目还很多。(不用删,已经录屏)

今天看啥 -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2k27W5hmV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