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中国航务周刊
本微信为中国大陆第一本航运类专业杂志和交通运输部指定公告媒体——《中国航务周刊》之官方微信。热点新闻、事件解读、观点碰撞,我们专注于中国货物运输及物流业的核心传播,全力为港航人士提供权威、及时、富有价值的专业资讯,搭建互动沟通的有效平台。
专栏主题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公众号  ›  中国航务周刊

这些中国经典航运故事中的智慧,让人震撼,感动!

中国航务周刊  · 公众号  · 2019-02-10 15:52


我国航运历史悠久。千百年来,勤劳、聪慧的中国人民创造了众多航运奇迹和航运智慧,为我们今天的航运发展,提供了深厚的历史积淀和强大的发展动力。


不妨采撷几束历史上的航运智慧浪花,看一看那时人们创造的辉煌。


1


水运助晋国破解粮荒


公元前647年,晋国遭受了大灾荒,眼看就要断炊了。


于是,晋国国君夷吾派了使臣到秦国去买粮。秦穆公和大臣们几经商议,再加上本身秦晋就是亲戚,怎能坐视不管?于是决定卖6万斛粮食给晋国,以解燃眉之急。


卖粮的事情虽然决定了,但是怎样运往晋国,是个大问题。


从秦国的都城雍(今陕西凤翔县南)到晋国的都城绛(今山西省新绛县北),路途遥远,而且要跨越崇山峻岭。几万斛(古代的一种量器,一斛为十斗,一斗十五斤)粮食,靠人挑马驮,恐怕要一年半载才能运到,晋国的老百姓恐怕早就饿死了。


怎么办?大家都被难住了。


就在这时,还是那位用五张羊皮赎回来的百里奚,想出了一个好主意。


百里奚


他说,几万斛粮食单靠人挑、马驮、车拉,肯定不行,最好的办法还是用船运。一只木帆船就能装几万斤粮食,最多只要几百只船,一下就能把这几万斛粮食装完。船不够,可以借用民船。


雍紧靠渭河,绛则紧靠汾水。从雍装船后,顺着渭河航行,就可到达黄河,再从黄河上溯进入汾水,就可以直达晋都绛,总共也只不过六七百里的航程。


这样既省人力,又少消耗,而且所用时间不长,很快能使晋国得到粮食。


百里奚这一番话,秦穆公和大臣们都非常信服,一致通过,就这么干!


渭河两岸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一袋袋粮食从仓库里扛了出来,装到停泊在渭河边上的几百条大木船上。运粮的船队扬帆起航,船舶相连,一眼望不见首尾。


运粮船队借着接连几天的西北风,顺渭河东下,很快地就到了渭河和黄河的会合处。但到了黄河,情况大变,波涛汹涌的黄河水,滚滚而来,尽管橹、桨、篙都用上了,但粮船走得还是很慢。


晋国百姓还在挨饿,等着粮食救急。为了加快船速,他们增加了拉纤的人。纤夫们光着背,顶着呼啸的北风,弯着腰,喊着号子,艰难行进。舵手们则紧握舵杆,眼睛盯着前方,小心谨慎地避开一个又一个险滩暗礁。


急流终于被征服了,船队最终到达了汾水。这时,汾水两岸早已聚集了很多等候粮食的晋国百姓。当运粮船队出现在他们眼前时,都不约而同奔向河边,接过纤索,帮着纤夫拉起纤来,船速一下快了好多。不几天,终于把粮食运到了绛城。


晋国的老百姓得救了,对秦人十分感激,更感谢百里奚。他们编了许多歌谣,每当吃饭的时候,就会情不自禁地哼上几句。


这就是《左传》上所记载的“秦于是乎输粟于晋,自雍及绛相继,命之日泛舟之役”的故事。可以看到,我国劳动人民远在2600多年前,就认识到了水运的优越性,还组织进行了如此大规模的突击性水上运输,的确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2


漕运助大唐战后重建


唐朝的安史之乱,使整个大唐王朝遭到了极大的破坏,对交通运输影响极大,尤其是漕运。


交通运输是大唐的经济命脉,必须尽快恢复。安史之乱平定后,宝应二年(公元763年),刘晏被唐代宗任命为转运使,负责恢复漕运,以期给大唐的战后重建注入新活力。


但是,恢复漕运谈何容易。面对重重困难,刘晏上任后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他亲自乘船考察淮河、泗水、汴河、黄河等各漕运河道的水情,并疏通运河水道,使之恢复通航。


漕运图


当时,劳力短缺。为了解决这一难题,他用朝廷专卖食盐的收益,作为漕运的费用。此外,还雇人从事运输生产,而“不发丁男,不劳郡县”,减轻了地方的负担,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中间剥削,漕丁漕夫的收入也有所增加,对恢复漕运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为了保障安全,除由政府在运河沿岸分别派遣军队驻防外,还把漕运船只和人员组织起来,规定“十船为纲,每纲三百人,篱工五十人”,从扬州派遣军队护送到河阴。同时,对漕丁漕夫的驾船技术,根据各条河道的特点,进行专门训练。


更重要的是,刘晏积极改革漕运制度,其中最主要的是实行分段运输法。


过去,由于一直采用直运的办法,把江南的粮食集中到扬州,然后从扬州装船,经过大运河、淮河、汴水、黄河、渭水,直接运到长安。


这种运输方法,使大江大河的运输能力不能充分发挥。而且运输时间过长,一船粮食,往往需要八、九个月才能到达长安,途中损耗也很大,效率低。另外,由于长距离运输,船工对各不同河道的情况难以全面掌握,因此常常发生事故。


针对这些问题,刘晏一方面在清口(淮河、汴水汇合处)、河阴(汴水入黄河处)、渭口(渭河入黄河处)等处,建造粮食仓库,同时又根据各江河水位高低和水流缓急情况,推出“江船不入汴、汴船不入河、河船不入渭”的运输规定,使“江南之运积扬州,汴河之运积河阴,河船之运积渭口,渭船之运积太仓(皇室仓库)”。


刘晏像


如此一来,漕粮分别由各河系的船分段接运,运输时间大大缩短。而且船工们都各自在自己熟悉的水道行船,事故也大大减少。


这种按各区段运输的方法,能充分发挥运输潜力。直到今天,这种方法仍然是组织水上运输的重要方法之一。


为了使分段运输法更加完善,刘晏又根据长江、汴水、黄河、渭水的水力不同,建造了许多不同类型的船只。


在汴水航行的,是一种“歇艎支江船”。这种船平底浅舱,装载量大,每船能载一千石之多,而且装卸方便,适合在江面开阔、水流稳定的河道里航行。


在黄河三门峡险滩航行的,又是另外一种船型,叫作“上门填阙船”。这种船载重在一千石左右,以坚牢著称,适用于水流湍急、礁多滩险的河道里航行。


经过刘晏的改革,大唐的漕运终于逐步恢复。每年由江淮地区运往北方的米粮,多时达110万石左右,少时也有50万石。当第一批米运到长安时,唐代宗非常高兴,派了很多卫士敲锣打鼓到城外迎接刘晏,并说:“卿,朕宽侯也。”意思是说:“你是我的萧何啊!”


由于在漕运方面的突出贡献,刘晏也被载入史册。

3


车船助起义军打胜仗


南宋初年,在烟波浩渺的洞庭湖上,活跃着一支由钟相率领的反宋抗金的水上农民起义军。


起义军高举“等贵贱、均贫富”的大旗。不久,钟相在一次战斗牺牲,贫苦出身的杨幺接过了战旗。起义军在他的领导下,迅速发展壮大起来。


据史料记载,当时起义队伍有40万人之多。他们以洞庭湖为基地,在险要处建立了许多水寨,同时还建造了数百艘车船。


每逢水战,杨幺就派出战船迎战。起义军的车船船体庞大,速度飞快,是水战里的“大杀器”,令官军闻风丧胆。


车船


杨幺农民起义军,成了南宋的心腹大患。


绍兴三年(公元1133年),宋高宗赵构派御前大军都统制王躞,率兵马3万多人,水师1万多人,海船千艘,沿长江水陆并进,想一举剿灭杨幺农民起义军。


杨幺得知消息后,立即在三面傍水一面靠岸的湖边加固水寨,修筑起坚固的工事,做好迎战准备。


11月的一天,王躞向起义军发起进攻。他把一支约一万人的水军主力,埋伏在洞庭湖的东面,然后亲自率领大队人马,由西向东向杨幺的大寨发起攻击,企图把起义军赶入埋伏圈,前后夹击,一举消灭。


杨幺识破了这一计谋,探知官军的水师主力埋伏在洞庭湖湘江口一带,于是就来了个将计就计。


当王躞所部向起义军扑来时,杨幺故意放弃水寨,全军转移到水上。王躞以为起义军怯战弃寨而逃,立即登船追赶。等到了湖面开阔处,形势突然发生了变化。


只见杨幺的起义军车船掉过头来,向官军的战船冲去。起义军驾驶着高大的车船,居高临下,连连向官军投石放箭,打得管军溃不成军,狼狈逃窜,王躞也中箭负伤。


杨幺决定乘胜消灭那支埋伏在洞庭溯湘江口的敌人水军主力。


只见几艘装有八只车轮的车船,并不转动车轮,悄然向王躞水军埋伏的地方漂浮过去。船上没树旗帜,也不见人,没有一点声息。


官军发现这些船后,立即报告了水军主将。轻狂的主将认为,一定是在西面被杀败的农民起义军。为了抢得车船争夺战功,不等令下,官军就解缆撑篙,乱哄哄地向车船赶去。


等到官军的船全部驶入湖中央,靠近车船时,突然,车船上的战鼓擂响了,只见车船飞快地开动起来,来回驰骋。车船的两舷树有许多高高的“拍杆”,“拍杆”的顶端都绑有大石。当有船靠近时,“拍杆”立即放倒,巨石飞速坠下,将敌船砸沉。当遇到较小的敌船时,干脆就从敌船上碾压过去。


农民起义军的几条车船,在官军的几百条船中间,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不多一会儿,王躞的水军就全军覆没了。


那么,杨幺的车船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船,为什么会有如此巨大的威力呢?


车船


原来,在船的两边装有轮子,人在船舱内踏动传动装置,船舷两边的轮翼就飞快地转动击水,于是船就前进了。既可进,也可退,操纵方便,且航速很快。


它摆脱了风力和风向的束缚,比起一般的舢版与帆船,优越多了。再加上船上的武器配备,用来作为战船,再合适不过了。


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发明明轮船的国家。明轮船是指在船的两侧按有轮子的一种船,由于轮子的一部分露在水面上边,因此被称为明轮船。


据史料记载,我国早在五世纪时,祖冲之(公元429-500年)就建造了“千里船”,应是车船的雏形。唐代又有了发展,“挟二轮蹈之”。到了南宋,进一步改进,壮大。


杨幺的车船,最多的有24个轮子,“以轮激水,其行如飞”。同时由于转轴装在船舱底部,水手又在舱里踩踏,所以车船上的士兵不易被敌人兵器所伤害。


这是人民的智慧。

4


长江三峡助百姓抗敌


自古长江三峡航行艰难,广泛流传的一首民谣这样唱到:“新滩泄滩不算滩,崆岭才是鬼门关。”


唐代大诗人李白也在这里航行过多次,描写过崆岭滩航行的艰难:“三朝上黄牛,三暮行太迟。三朝又三暮,不觉成丝。”


崆岭滩,位于川江,是著名滩险之一。江中心耸立着一尊巨石,形如猛虎,对川江往来船只,虎视眈眈。


这尊巨石,名叫大珠。它东西长约220米,南北宽约30米,高15.5米,把航道分成南、北两漕。


北漕礁石林立,低水位时,航道只有33米宽。南漕泡漩汹涌,水势凌乱。船舶只好在巨礁乱石中插缝而过。


大珠东端有一高峰,是船只过滩时的天然导航标志。我们的祖先多少年来在这里行船过滩,不知付出了多大代价,才摸索到这一条行船过滩的规律:上水行船必须对准这一高蜂开去,只有这样才能顺着水流顺利过滩,否则就必定要撞礁。所以,川江的船工们形象地把它叫作“对我来”。


大珠与“对我来”


1904年寒冬,正是川江枯水季节。德国瑞记洋行的“瑞生”轮,由英国人卜兰田首次驾驶,企图闯进川江,进一步掠夺我国丰富的资源。尽管“瑞生”轮派头很大,但到了天险崆岭滩,洋船长立马目瞪口呆,一筹莫展。


他们打听到,川江引水能手许光全的引水技术数一数二,就强迫他前来引水过滩。


许光全可不是一般人,“老川江”们说起他,无不伸出大拇指,赞赏一番。真是:“新滩泄滩不算滩,崆岭才是鬼门关。有了光全来掌舵,进出鬼门有何难。”


许光全被逼上了“瑞生”号,引水上滩,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惩治侵略者。


船舶通过崆岭滩


当船舶要进入崆岭滩漕口时,按常规,要将船头对准大珠东端高峰“对我来”开去。当行船到距大珠相当近的距离时,再立刻把舵一转,调转航向,可以使行船在礁石之间插缝而过。


然而,许光全却引着“瑞生”号,对准“对我来”开去,一分一秒地越来越接近大珠这块大礁。见此情景,洋船长吓破了胆。许光全立即跳进了长江,凭着他的好水性,逃走了。


此时的洋船长失去了向导,手忙脚乱。他过早地把舵一转,调转航向,可是大珠下端水势凌乱,一股强而有劲的横流,向“瑞生”轮的侧面冲去。只听得轰的一声,船触礁了,“瑞生”号被撞沉了。在这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侵略者吓得再也不敢把轮船开进川江。


崆岭滩固然险要,但险并没有什么可怕的,险也有它本身的规律,只要掌握了这一规律,就能控制它,征服它。


今天,这个鬼门关已经不存在了。1967年,崆岭滩得到了较全面的整治。有名的头珠、二珠、三珠以及大锅炉、锯子磔等礁石,都被铲除,打通了“瓶子口”,炸开了“鬼门关”。大型船队都可以昼夜通航,再也不惊险了。


于是又有了新的歌谣:“昔日鬼门已炸翻,行船过滩箭一般。瞥见崆岭才一瞬,回首不见黄牛山。”


·  END ·





来源:中国水运报

本期编辑:文其

审   发:王禹

(点击小程序卡片,跳转掌上船期小程序查看船东精品航线)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3Pat1tmAP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