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零雨飘摇
喜欢独特深刻的味道。独特,深刻,味道。
专栏主题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简书  ›  零雨飘摇

迷乱时代

零雨飘摇  · 简书  · 2018-06-13 22:37

文/零雨飘摇

城市的夜晚往往不会多么安静,即使是在节假日,街道上也还是人潮涌动。究竟什么是安静,或许在夜深人静中鸣叫的昆虫才知道;又或者,在深邃的夜空下不愿归家的IT男才知道。除此之外,还有人说,只要内心宁静,世界便会回馈以安静。

在哪儿最安静?千站在二十几层楼高的办公室的玻璃窗前,眺望城市的夜景,看汽车如激流奔腾不息,看交错的、象征都市繁荣的霓虹灯——也可能是象征都市迷乱的霓虹灯。千一点儿都看不懂这个世界,一点儿不懂。他来这家公司已经好几年了,工作中的繁忙不断磨损他的壮志,直到他忘记自己的初心。

千成功的融入了信息时代,工作在一截截的代码中,生活在让人眼花缭乱的网络世界,连恋爱都扯在网络线路上,真恨不得吃的喝的都是一串计算机语言,那自己得省出不少钱来买车买房。但车和房也可以由自己打上的代码构成。没有现实与虚幻的区别,做IT这行并不这么让人感觉身心愉快。

电脑的消息提示音响了好几次。千这才从夜景中收回目光。

是恋人的信息。“十点刚好加完班,出来吃个饭吧。”

“今晚加班。”

“既然大家都是成天加班,连抽个空吃饭都做不到,倒不如好聚好散。”

千过了许久才回复这条信息,结束了这段按部就班的关系。信息发出后,千在计算机前伫立良久,再也没有收到回复。

无论是千,还是恋人,心里都清楚,大家不过是顺承传统,按部就班地执行既定的人生,约会后闪婚,闪婚后生子,最终携手终老罢了。三十大几事业还没有收获,无非都是走上了这一条道路。所幸他们都有自知之明,早早狠心地斩断这段没有变数的关系。相比二十岁就匆匆结婚的人,其实三十大几才结婚的优势还是有的——离婚概率低。千完全明白,而大数据时代的信息更明白:不能按自己的步伐走完一生的人就叫做普通人。自己也被囊括在内。

返回窗前,千越发觉得霓虹灯是象征迷乱,是一种远离束缚的解脱。

可自己还是得在这IT行业摸爬滚打下去的,形势堪比打仗,腰酸背痛肩膀僵硬,肾脏膀胱什么的也不得安宁。熬夜已然成为工作常态,那究竟什么才算是解脱呢?他心想。

不按常理出牌或许就是解脱。例如别的IT人讲求用枸杞保温杯来养生,这是工作给予的束缚,那相反的烟酒情色便是解脱。

千打电话给一个熟识的同事——浩杰,约好十点出去酒吧喝酒聊天。浩杰和千在同一家公司的不同部门,从事的都是IT方面的信息管理。

用手机调了十点约会的闹钟,千重新投入到千篇一律的工作中,代码即人生。

即使是整个人的身心都沉入IT信息里,甚至连脑袋里的小小想法都化身成为一串串代码和公式。这实在是不可思议,仿佛正在想念某个女孩的形象时,她的身躯便开始分散,成为了“#clude”“<bady></bady>”,反正诸如此类原本和三维世界搭不上勾的东西。虚幻的愈发虚幻,现实却远离现实。

做IT大多做不久,这不但看脑,更看身体素质,长时间的久坐只会让人提前报销,三四十岁就该脱离这一行业了。熬,这是年轻人的学问,枸杞才是中年人的指导思想。平时不这么想的话,倒像是在麻痹自己,现在这么想了,却又仿佛过于矫情。千想着,如果身体垮了,做不下去了,没有收入的日子可真是活不下去,趁现在攒多点积蓄才好。

十点的闹钟如约而至。千和浩杰在公司楼下碰面,坐上浩杰的车,开去平时常去的酒吧。

“腰酸背痛,这位置啊,已经不适合我们坐咯。”浩杰打趣道。而后又说:“你婚谈得怎样了,有没有看头?”

“吹了。”千别过头看向窗外。车窗外的各式灯光忽的一下被甩到了后头,堆在了一起,挤压在了一起。千想到自己,一伙中年人被时代抛弃,挤压在后头,逃又逃不掉,追又追不上,只能等待更多的人挤压下来。车子转了个弯。一切都落得一个消失的下场。

“不合适吗?大家都是没什么野心的活着,什么问题能是问题?过一晚不还是一下就忽略掉了。何必呢,你也老大不小了,有总好过没有吧。”浩杰用一种长辈的说教方法,语重心长地对千说。他已经结婚了,成日都在凑合着过日子,不过他意识不到这儿一点,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用他的话讲:每天加完班回到家,有妻子为你煮饭,有儿女逗你开心,一家人其乐融融,这就够了。要是再不满足,那就是贪心,不识好歹。

到了酒吧。周围基本上都是西装革履的职员,大家一样失意,一样对既定的未来感到无力。在晃眼的令人晕眩的吊灯底下,听着震耳欲聋的音乐,或嘻哈或DJ。心脏随着音乐的节奏震动,刹那间,千竟怀念起敲键盘的啪嗒声来。

时不时地,浩杰还在唠叨着千和女性交往的事情。千听得烦了,拿起一瓶啤酒,低吼一声“吹了”,紧接着一口气喝光。

出了酒吧,已经凌晨十二点。千和浩杰互相搭着肩,走在人迹稀罕的街道上。

“这么晚还没回去,又喝了这么多酒,你家夫人肯定不会放过你的。”千笑着说道。

浩杰一摆手,说:“不回去了不回去了,你给打个电话,说大伙搞活动吃多了。随便什么理由,她不会理会的。”

千想起一句不知道哪里听来的话:没结婚时没人理,是孤独;结了婚还没人理,是自由。

“我们去找女人,”浩杰命令道:“你也该锻炼一下身体了。”

千一面应和着,一面叫了一辆滴滴,坐车回了公司。久坐的身体经不起折腾,成日熬夜已经磨损了自己内心那股野兽的欲望。千也有些许醉了,眼睛不能很好的聚焦,窗外的霓虹灯照旧从眼前一闪而过,在千的眼中留下一条和车窗等长的线条,虚虚实实。虚的愈发虚,实的不再实。千伸出手去,触碰不到那条线。

在公司门口下车,和保安合力,才得以将浩杰送到五楼待客室的沙发上。接下来的一整晚,浩杰像是变成了年轻小伙,搂着抱枕,口中嘀咕着不知些什么,说了一宿。千前前后后只听懂了一句:我早就不是我了。

千从五楼的窗口往外看,可能是喝了酒,也可能是比较接近地面,千这才感觉到自己离开了虚幻的IT世界,真正返回到现实中来,自己从此刻开始变得鲜活,变得有血有肉起来。

窗外的霓虹灯彻夜不眠,千也彻夜不眠。他静静待在窗前,感受着自己活跃的心跳。

凌晨六点,破晓时分,霓虹灯在朝阳来临的前一刻熄灭,都市陷入最黑暗的时刻。千再次困惑起来,生怕原本已然活跃起来的躯体再次沉寂下去。

就在紧要关头,浩杰说出了那句话:我早就不是我了。也就是这一句话,千感觉到了现实的存在。现实在这一刻才显得现实起来。

这时,东边的天像是金子般亮了起来。

一个月前学校的征文,当然是落榜了。
原因就是:第一名是小学生日记。
噢耶~再见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4lmcWGvvI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