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劲旅网
劲旅网---中国专业旅游财经新媒体,专注于挖掘和报道旅游业在产品、营销、服务、投融资、移动应用等领域的创新和实践成果,为旅游业者提供全面、深度的产业经济新闻报道和实效分析。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劲旅网

[原创]投资咪店本不是为疫情自救,同程艺龙的野心已不止旅游 | 劲旅关注

劲旅网  · 公众号  · 旅游  · 2020-02-19 20:01


少有人知,咪店在旅游圈的出现,是一次同程国旅被疫情变相被迫提前的“社交电商”布局。


撰稿 / 陈    杰

编辑 / 壮    壮

图 / 图虫创意



01


如果不是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咪店或许没这么早出现在旅游圈。

2月11日,咪店官方发布了《10万+企业自救赋能计划》,伴随着这一计划铺天盖地袭来的,是同程国旅与咪店合作自救的案例。再加上旅游圈从业者朋友圈中,无数同程国旅员工的个人咪店店铺以及海量产品宣传广告。

咪店,一夜间在旅游圈家喻户晓。

什么是咪店?

这是一家成立于2019年的社交电商企业,核心理念是通过技术赋能,帮助中小企业、个人创业者能够快速在朋友圈开自己的咪店店铺。上游,咪店整合了包括京东、拼多多、淘宝、同程、美团等在内的供货商;下游,咪店鼓励店铺主用活私域流量,通过朋友圈、社群营销,销售商品并获得佣金。

咪店创始人柳青曾担任同程旅游高级副总裁。不过,同程集团旗下的同程国旅与咪店的交集原本没那么大。

“同程国旅与咪店之前的确已经在探索合作的方式和更多可能性。

同程国旅CEO杨佳佳向劲旅君透露,在年前,同程国旅抽调了十来位同事成立了一个小规模的团队,在咪店上试探性开展业务,没想到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双方的融合快速提档。

1月20日,在疫情发布之后,同程国旅与咪店进行了一轮沟通,前者的担忧很明显,业务一旦停摆,很快就面临现金流的困境,而以销售人员为主体的员工也会面临很大收入压力。为了能够解除困境,和咪店合作成为当时唯一的高性价比选择。一方面,员工有活可干,有钱可赚,短期内保证了稳定性;另一方面,咪店业务能够带来一定程度的现金流,解决同程国旅的资金燃眉之急。

果不其然,1月24日,随着文旅部要求全国暂定团队旅游及机+酒产品后,双方迅速达成合作方案;2月1日,同程国旅召开全国视频启动会议,宣布数千名员工入驻咪店。

事实证明这的确是一步好棋。官方数据显示,同程国旅与咪店合作后,其全国旅游顾问在咪店的单日销售流水就迅速突破了千万元大关,同时旅游顾问的周提成最高可以达到万元以上。


02


少有人知,咪店在旅游圈的出现,是一次同程国旅被疫情变相被迫提前的“社交电商”布局。

同程国旅原本有着一套完整的布局路线图。根据规划,同程国旅将沿着“旅游”——“吃喝玩乐”——“社交电商”的路线布局。

2019年10月,同程艺龙上线周边玩乐服务品牌“好享玩精选”小程序,瞄准高频刚需的爆款美食、亲子休闲、本地玩乐、周边度假等产品,这是同程集团旗下企业从低频旅游产品逐步向高频生活消费品渗透的关键性过渡。

原本同程国旅也将遵循这一逻辑,从旅游到本地玩乐再到电商,然而,疫情的出现,让这一布局顺序彻底颠倒。原本排在最后的“社交电商”咪店被迫提前入局。同程国旅不仅和咪店合作,还公开宣布,在2月15日至4月15日期间,同程国旅还联合咪店推出了旅游行业赋能计划,通过面向所有旅游从业人员进行开放。

同时,同程艺龙的“好享玩精选”产品也被迫再次改革。2月18日,同程艺龙宣布“好享玩精选”平台调整平台定位,从集聚吃喝玩乐于一体的周边玩乐服务平台,向保障居民日常所需、支持全民防疫的生活保障类平台转变,将提供防疫用品发售、线上爱心助农、果蔬产品等非旅游类消费品。

客观而言,这对于同程集团布局社交电商起到加速作用。社交电商与旅游场景的结合,原本在业内外均面临着诸多质疑。在大红大火的微商时代,旅游微店也曾风靡一时,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很多业内人士认为,社交电商和微店是一丘之貉。

杨佳佳解释,微商被诟病的两个核心点是:付费加入和无限层级,而这两点恰恰是社交电商所规避的。社交电商的本质是打造一批和李佳琦、薇娅这批KOL一样的普通带货达人KOC。所谓KOC,是指关键意见消费者,对应KOL(Key Opinion Leader,关键意见领袖)。一般指能影响自己的朋友、粉丝,产生消费行为的消费者。相比于KOL,KOC的粉丝更少,影响力更小,优势是更垂直、更便宜。

疫情之下,旅游业被迫加入社交电商,寻找短暂的避难空间,很多旅游人自己成为了KOC,让行业更加了解社交电商运作,间接节省了这一模式进入旅游行业的认知成本,减少了旅游场景与社交电商的结合阻碍。


03


同程国旅与咪店的合作,本质上依然是同程集团对微信流量的进一步深耕细作。

从整个移动互联网发展趋势来看,传统的公域流量挖掘已经到达了顶峰,互联网企业的获客成本疯狂提升。以京东为例,2014年至2018年获客成本分别为82元/人、124元/人、142元/人、226元/人和1503元/人,可以说一路疯狂暴涨。

OTA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只不过同程艺龙背靠腾讯系流量,日子相对好过,但也需要对宝贵的流量精细化运营,提高变现率。社交电商本质上是对私域流量的进一步挖掘,商业模式是S2B2C,其中S是供应链端,B为店主,C为消费者。

旅游场景下,大量旅游销售人员日常积累了海量的高性价比客户资源,只不过此前受限于旅游产品的低频,无法将这些私域流量线上化而且进一步变现,社交电商的出现为解决这一问题,提供了一个思路。

同程集团的探索并不孤独,旅游行业内外的社交电商玩家比比皆是。就在近两日,驴妈妈旗下的“驴客严选”也活跃起来。这个原本聚焦于旅游爆款的精选平台,如今也开始添加消毒杀菌、生鲜果蔬等非旅游产品,让驴妈妈的旅游销售和产品顾问转型KOC,挖掘私域流量。据了解,驴客严选会员注册在疫情期间暴涨,流水增长超过400%。

行业之外,京东系芬香社交电商成为旅游圈最大黑马劲旅君曾在《中小微旅行社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借社交电商拼一把》一文中,详细阐述芬香的玩法和对旅游行业的影响。

不过,社交电商与微信之间界限模糊,如何避免擦边球甚至灰色地带的出现,依然是这一新兴领域发展中面临的必然困境。此外,疫情结束之后,社交电商是否能够依然在旅游圈内立足,很多人都存有疑问,毕竟对于不少旅游从业者,社交电商只是一条避难通道,不打算长久走下去。

作为先行先试者,同程集团需要更多考虑。


04


需要注意的是,社交电商的出现,让同程集团从低频一路走向高频,这家拥有港股上市公司的旅游集团正在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

同程集团创始人吴志祥已经公开表示,未来要做“两个1000亿”:旅游主业1000亿和同程集团孵化和加速1000亿估值的公司群。

少有人注意的是,疫情期间,除了同程国旅,另一家同程系公司也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