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棱镜
解密财经,透视真相。为您传递第一手新鲜财经深度报道。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棱镜

姬连强的转型修炼手册:从100%理性投资人到“喝鸡汤”的企业家

棱镜  · 公众号  · 财经  · 2019-09-11 17:13

腾讯新闻《财约你》作者 | 陈铁马



“资本是抬轿子的,创业者是坐轿子的。我以前为人抬轿,现在坐到轿子中才体会到颠簸。”航美传媒集团董事长姬连强在接受《财约你》采访中这样说道。


这是一位投资人转型企业家后的切身感受。2015年,北京市文化中心建设发展基金(简称“北京文化基金”)“操盘式收购”航美集团75%的股份,作为基金执行事务合伙人,姬连强被任命为航美集团董事长,知道任命的那一刻,姬连强开玩笑说“什么是董事长,就是懂事的时间长一点”。


这位空降领导带领航美进行了大转型,航美从一家广告公司转型为媒体公司,并将业务拓展到文化艺术、娱乐、科技等领域,投出了《长安十二时辰》《破冰行动》等爆款项目。


对于现在的姬连强来说,在卸任北京文化基金的职务之后,已经开始从投资人到企业家的转型。“企业家要从投资人那里学到什么时候知止。”在姬连强看来,企投家的精神就在将企业经营的方式以投资分享给行业,共同促进产业繁荣。



100%理性的投资人


“如果要以理性程度划分,做投资人的时候我的理性程度始终是在100%。”姬连强在接受《财约你》采访时说道。这位出生于1981年的理性主义信奉者在人生的前半场,长期浸淫于金融与互联网领域。大学毕业没多久,姬连强就去到了摩根士丹利做投资经理。这段经历让他确信“越多的经历,就有越多的生存空间和选择权”。


这一经验在后来被反复验证。离开了摩根后,姬连强任职于国内多家互联网公司,2015年加入北京市文化中心建设发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任董事、总经理。这是一个需要姬连掌舵的大盘:总规模1000亿美元,首期募资200亿,是北京市政府授权北京市国有文化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成立的国有独资公司。


这样的大盘重任让姬连强始终保持“100%理性”,很少让步。一个生动的例子是,姬连强在做投资人期间开会从来只给对方20分钟,如果没有结束他就会去开下一个会,如果再开会没有解决问题就放弃这个项目。“这也是我当时被很多人讨厌的一点。”姬连强后来表示。


这种对极致理性的追求渗透在姬连强生活的方方面面。他每天六点起床,十二点睡觉,从不酗酒和暴饮暴食。最爱的运动就是网球,因为既可以和自己较劲也可以社交。“控制欲比较强,喜欢主导很多事”,这是他在《财约你》采访中,对自己的评价。



在接手文投集团初始,姬连强搭建了一个内部的“智库团队”,为基金产出独立的分析报告,提出决策建议,投资经理分析项目的商业模式和可行性,风控团队检验项目的合规性和财务模型,三者相互协调制约。


“资本就是抬轿子的,创业者才是坐轿子的,抬轿子的人老想着坐轿子是不对的。反过来,如果坐轿子的人老挑抬轿子的人毛病这也是不对的,双方都应该更聚焦的是产业回报。”在文投集团期间,姬连强就想明白了这个道理,并提出了投资的“A到O理论”:基金根据项目孵化、发展的不同阶段,联合各方资本打造从A轮投资到O轮投资的覆盖企业发展全阶段的基金生态圈。


这是对投资人和企业角色分离的清醒认识,换句话,姬连强也是“理清政府与市场关系”的践行者。文投基金因为其国资背景,在投资中更看重对于经济和产业形势的高层把握,而涉及到具体经营工作,则交给更懂得市场经营的企业去做。


在姬连强牵头下,文投基金联合了华策影视、莱茵体育、奇虎360等对多个项目公司进行投资,包括花椒直播、可为互娱等数十家文产公司。他还推动设立多个合作投资基金,如北京京西文化旅游产业投资基金、文投京视产业投资基金等,管理资本总规模已过千亿。


而姬连强到任后投出的重要一单就是航美传媒。2015年,近三十家美股上市的中概股宣布私有化,形成A股回流潮,航美就是其中之一。尽管当时航美传媒在2009年到2012年已经连续四年亏损,但是航美传媒的航空媒体部分仍有盈利且相对成熟,因此成为文投基金的标的。


30多岁的姬连强当时一定没有想到的是,航美传媒会在后来私有化失败,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投资完成后摇身一变成为这家美股上市公司的掌门人。“我没得可选。”后来在接受采访时他这样说到,“实际管理这个企业,是对投资人和钱最负责任的态度。”



喝心灵鸡汤的企业家


“对于投资人来说,理性可能会让你错失一些机会,但是会很稳定,不会犯大错。但做企业完全不同。”在和《财约你》的对话中,姬连强谈到自己做企业之后开始喝心灵鸡汤,因为感受到困难时需要“续命支持”。尽管此前心灵鸡汤在投资人姬连强看来,“都是骗人的。”


这样的压力来自于收购航美后艰难的私有化进程。2015年6月航美传媒即宣布进行私有化,在此之前文投集团全资子公司文化中心基金和龙德文创基金合计收购航美传媒75%股份,并约定6月私有化完成后再启动被收购75%标的资产的重组。


但后来经历了航美传媒创始人与基金股东分歧、原航美股东控告伪造签名侵占股权等波折,最终航美传媒在努力两年后,2017年底发布公告宣布与AirMedia Holdings Ltd.和AirMedia Merger Company Limited签署终止协议。终止以前宣布的合并协议,实质上中止了私有化协议,投资人苦等两年也未如愿。


事实上,在姬连强接手航美传媒之前,这就已经是个“烫手山芋:2009年到2012年航美累计亏损约8400万美元,2012年净资产较2008年缩水20%,合作的机场也在这几年减少了十多家,从52家到40余家。


而当时机场传媒行业也面临着转型压力。新媒体的快速崛起,使得传统户外媒体显露颓势。据中天的数据,中国2015年前三季度户外广告投放总额为809亿元,排除范围、刊例变动和火车站媒体数据外,户外广告净值同比下降6%。其中,视频媒体在户外中占比46%,投放额同比增长减缓,净值增长也有所下降。


正是在这样的压力下,姬连强针对航美传媒专业人才稀缺、商业结构单一和拘泥传统表现形式都进行了改革。首先,姬连强通过文投集团为航美输送人才,同时在私有化波折期间稳定人员,并聘请管理咨询、券商、会计师事务所、系统方案提供商等多方外部单位,对航美的管理体系、财务体系、信息系统等方面进行了全方位的改进,以实现经营机制透明与专业。



视频 | 抖音盯上了你的钱袋子 专家:这些套路太常见了


其次,在商业结构上,姬连强提出“航美+”战略,将航美从原来的广告公司转型为传媒公司,将业务拓展到文娱、科技等领域。今年大火的《长安十二时辰》和《破冰行动》的投资方中都出现了航美传媒的身影。


作为一名八零后,尽管姬连强对于剧中不少“小鲜肉”演员并不熟悉,但作为公司投资方他都充分尊重剧组创作。“不要想着坐轿子,就抬轿子,有人替你选角,你一搀和这个事就乱了。”姬连强始终分得清自己的角色。


在表现形式上,航美开始探索广告与科技结合,创新各种表现形式。航美在公司内部设置了创新实验室,通过广告盒子实现大数据集成,并尝试采用AR、VR等形式表现。


对于户外广告的颓势,姬连强也始终保持乐观态度。在姬连强看来当下信息量庞大、接收渠道众多、时间碎片化、信息流动迅速,而机场恰恰创造了一个相对封闭的时空。在此前提下,旅客们接收信息无须付出额外的时间,“哪怕机场人群只占所有消费者数量的20%,但却是广告主愿意投入80%广告预算去触达的人群。”


姬连强2018年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目前航美户外广告每千人的到达费用平均为6美元,而互联网广告则在9-12美元,因此户外广告仍有自己的优势。但他也意识到了需要作出的变革,“在碎片化时间下更需要精准营销,且需要适应目前机场年轻人越来越多的趋势,做细分化营销。”



从投资人跨界到企业家,姬连强主事几年间带领航美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占有90%以上机场数字媒体市场份额,媒体面积过万平米,2016年机场广告收入全球排名第二。


不过,姬连强从来都没有放弃“我要第一”的想法,将航美业务渗透进铁路系统,2018年覆盖用户已占到普通列车年总客流量的60%。2019年,航美还将开展空中互联网服务。


这位曾经100%理性的投资人也有柔软瞬间。在去年的亚洲博鳌论坛上,姬连强作为航美传媒董事长,也是一名野生救援高级顾问呼吁对野生动物的保护。


“扩大宣传,不断深化和提高公众对野生动物保护的意识和责任,是改善物种保护局面的关键。在这方面,媒体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也有责无旁贷的义务。”姬连强介绍,目前航美传媒每年固定的播出刊例里有30%左右免费用来公益宣传。


在姬连强的办公室里,挂着一幅“成己达人”的字,这也是姬连强始终追求的人生目标与状态。这位狮子座的企投家有着强烈的角色感,“能够创造多少价值,帮助过多少人,或者跟多少人共同成长,这是我在乎的。”




今天看啥 -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63035N8LH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