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财经早餐
目前市场上最受欢迎的财经快讯之一,每天早晨,最新鲜、最全面的财经资讯尽在财经早餐!财经大事早知道,您的贴身财经小秘书!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财经早餐

2.7亿学生转战线上,在线教育却没有迎来春天

财经早餐  · 公众号  · 财经  · 2020-02-16 06:15

作者:王小哼
转载授权(文末留言,或添加微信:mzy2117)
今年,全国各地大中小学校相继宣布延期开学。
同时,多地暂停线下培训活动,并利用互联网和信息化教育资源为学生提供学习支持。
目前,我国约有2.7亿在校学生,要想满足“停课不停学”,任务艰巨,为此,各级各类学校开始探索线上教学。
有人说,这是一次国内在线教育大爆发的机遇。

艰难的在线之路

在资本市场上,这场机遇表现的十分强烈,国内在线教育板块受益企业纷纷强势上涨。
2月以来,A股市场,方直科技、二六三、鹏博士等数十只个股接连涨停;新东方在线在港股市场上涨约15%;美股市场上,好未来、跟谁学涨幅均超过10%。
其实,在线教育一直以来都是景气度很高的行业。
早在2010年前后,在线教育就开始了真正的爆发。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各种在线工具、内容、平台开始出现,互联网巨头切入这个赛道之中。并且,一些线下平台也开始向线上转移。在线教育的广度和纵深被空前放大。
从2012年至2018年,在线教育逐渐走向成熟,市场规模扩张了4倍,市场规模超3000亿元。
与行业景气度呈鲜明对比的是,这个行业内的公司大部分却活的并不“滋润”,甚至说有点惨,原因是赚钱能力不够,花钱能力却十分凶猛。
与线下教育机构不同,在线教育平台为了获客,往往一掷千金,K12网校尤其如此。
2019年暑假,以学而思网校、猿辅导和作业帮为代表近十家企业,光是营销费用就高达40-50亿元。
某教育机构创始人表示,目前在线教育平台实际平均获客成本已经达到了4000元。其中教师薪资以及获客成本比例分别高达50%、45%。
有数据显示,95%的在线教育公司都没有实现盈利。一方面是由于重视营销轻教学;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竞争激烈,市场上供大于求,议价能力不高。
所以理论上说,“停课不停学”利好在线教育,为其省下了不少的获客成本。
不过,即便如此,这也不意味着所有的在线教育机构或者是拥有线上业务的传统教育机构都能“鸡犬升天”。
即便是有一波红利,在线教育站上了风口,但是部分原本也只是在线下运营的机构也转向了线上,所以竞争者也变多了,而这些线下机构往往也已经拥有了雄厚的师资以及固定学生人群。
尤其是家长,会天然地对拥有线下门店的教育机构更加“放心”。
所以说,竞争者的加入,或许更会让在线教育行业加速走向分化,迅速淘汰“抢”不到、留不住生源的机构。
线下转线上的教育机构,要么已经有比较成熟的线上系统和经验,要么是临时抱佛脚,可能靠借用其他已有的系统来补足线上板块。
当前许多转到在线的教育机构,更多的可能只是对线下无可奈何的补偿,或者只是为了留住现有用户,避免集中退费带来的现金流危机。
对于很多教育机构而言,2-3个月后才是大考,因为教育机构预收费用最多三个月。现在只是退不退费的问题,到时候就是续不续班的问题了,如果现在没有留住这些用户,三个月后要想获取新的用户,无疑是难上加难。
一些头部在线教育玩家看到了线上化趋势,也开始抓住一切机会引流,争相开放了自己的在线教育课程和系统。
如腾讯教育组成了“不停学”联盟,联手多家合作伙伴,为公立院校提供免费课程内容、为学生在家学习提供免费平台和课程内容、为线下教培机构转线上提供平台工具等。猿辅导、作业帮、新东方在线等均推出了海量的免费课程供学生在线学习。
所以,消费者即便从线下转到线上,也会优先选择那些口碑好、教学质量好、师资强的线上机构。
这场疫情不仅是一次培养消费者习惯的好机会,但同时也会加速行业的优胜劣汰。
不过,哪怕是对具备线上教学能力的龙头公司而言,这样的转变也依旧不容易。
比如说新东方,俞敏洪提到,1月31日,新东方几十万学生开始使用新东方在线的“云课堂”上课,“服务器遭遇了外部猛烈的攻击,导致新东方部分学生没法上课。”
“最好的方法就是把课堂搬到线上。”俞敏洪提到,新东方的在线系统没准备好,而且大多数老师没有在线授课经验,学生家长是否愿意接受在线上课都是问题。
但不管怎样,转变总比坐以待毙要好。

在线教育为何频频受阻?

但是,不管是对教育机构,还是对学校来说,从线下转线上更是困难重重。

其实从在线教育基本从有网络开始,就已经存在了。只不过早期的在线教育局限于网校这种形式,其实质是录播课,既没有师生互动,也没有学习的反馈机制。

这也导致在此后的十几年间,在线教育并没有实现跨越式发展。

可以说,基于互联网+的教育,最主要的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必须颠覆传统的教育结构与模式,对学校形态进行新的设计。
教育的本质其实是教师与学生之间的互动:老师把知识传授给学生,学生再把疑惑或者不足的地方展示给老师,从而形成一个相互交流的圈。
但是,线上由于无法即时反馈、统一管理,很多老师都反馈线上教学效率会大打折扣,再加上难以监督,恐怕一个月的网课过后,会有一部分难以自控的学生会与同学产生较大的差距。
对于老师们来说,习惯了传统的线下授课,确实很难一下子习惯线上教学,所以许多教育机构都不得不对老师进行线上授课集中培训,帮助其转换教学方式、沟通习惯等。 
对于教育机构来说,家长这一关也是个“硬茬”,要让他们接受用手机电脑上课,不容易。
家长的顾虑多种多样,有的认为线上就应当免费授课;有的则认为孩子在线上课容易分神、玩游戏、难以控制,所以对线上授课比较排斥;还有就是担忧线上教学效果不如线下授课。
一旦学生不适应或者家长不接受线上课程,那么即便是转向了在线教育的风口,资本市场上“笑傲江湖”,但是仍有可能被家长要求退费,业绩不好了,还是要把上涨的股价“还回去”。
总之,就一个字,难。
过去的2019年,对于教育行业本就是不易的一年,在K12、早教和语培留学机构等领域,多家机构暴雷倒闭。曾经被捧为独角兽的在线少儿思维培训机构成长保资金链断裂倒闭,A股老牌留学机构太傻留学破产清算,年底英语口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欠款关闭。
但未曾想到2020年开年,一些教育培训机构迎来了更大的经营危机。
有业内人士预计,在疫情结束后,行业中可能会有50%-60%的线下机构倒闭,而这些培训机构会释放出几千万的家长的报名需求。
部分家长可能会转向选择线上的课程,但相信仍旧有80%的家长会倾向于线下培训。
在线教育不管是对于培训机构还是中小学来说,可能都只是一个权宜之计。
从目前来看,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对在线上课这种形式,都颇有“微词”。
比如说老王身边一位从事教育十多年的许老师就表示,上了一周的网课,眼睛都要瞎了;还有数学老师表示,“二次函数这个东西,我不好给他们在网上讲 ”;更有老师提出,上课也就算了,批改作业只能用指定APP,费劲更费眼睛……
如果能够选择,他们绝对还是会选择线下,而不是在线授课。
而钉钉跌至2.5的评分,则表明了学生对线上上课的态度。
可以看出,在线上课,的确还是和当初一样,“吃力不讨好”的。
在短暂的辉煌过后,能否长久的迎来春天,仍需要以做产品的思维去看待在线教育这件事情,找到线上的便捷与传统教育的高效之间的平衡点,才能越走越远。

今天看啥 -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6CyUUNLn8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