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游戏研究社
每天发点儿有意思的内容,基本都和游戏有关。
专栏主题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公众号  ›  游戏研究社

新猎人的自白:越是玩《怪物猎人:世界》,我越想养一只猫

游戏研究社  · 公众号  · 2018-04-16 23:59


一般观念里,会为《怪物猎人》会写长文玩家都是老猎人们,但这次我们收到了一位新猎人的投稿,视角很特别。这位新猎人(作者游戏涉猎其实很多只是一直没玩MH系列)在文章里记载了他的体验和看法。


需要注意的是,他没有半路被劝退,只是对游戏的观感主观感受和“主流观点”很不一样。直到最后,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彻底改变了他的看法,让他爱上了这款游戏。

说来惭愧,在《怪物猎人:世界》之前,我从未真正进入过这个生态圈当中。早听说,《怪物猎人:世界》降低了上手难度,但这个只有通过联机才能获得完整乐趣的系列,在纯单机玩家先入为主的印象中,可能本身就不怎么友好。


相反的是,我身边的MH系列忠实玩家无比热情。在听说我对这次《怪物猎人:世界》终于有了兴趣之后,纷纷把我拉到了自己的联机群里,光是现实中认识的朋友群,便足足有三个。每当我有疑问、不了解的地方,他们都会耐心地倾囊解答,并热心提示:


“如果遇到打不过的怪,直接拉我们组队带你打。”



对于一名初出茅庐的猎人,《怪物猎人:世界》无疑充满了新奇,习惯了单机享受游戏的我,不顾别人的劝解,执意选择操虫棍作为上手武器。朋友们倒是也不太在意,本来狩猎经验就领先我很多年时间,即便联机也无非是给自己增加那么一丢丢难度而已。


反倒是我自己,真是辜负了朋友的一片好心。联机了几次,我愈加发现自己失去了《怪物猎人:世界》的游戏乐趣。当别人都在努力补回我没打出的伤害值的时候,自己只能远远站在危险区外,指挥猎虫蹭蹭伤害不进去。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就像以前朋友带我刷血色修道院一样,置身其外,结果失去了沉浸感。


我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之所以固执地选择了操虫棍,是因为它独特的空中连击,无意中唤起了当年玩《鬼泣3》,在高难度下刷SSS评价时的记忆。这记忆激活了我的固执,也让我认清自己。我不甘做朋友们的大腿挂件,既然要玩游戏,那一定要玩好。自称“闭关修炼”的我停止发送求救信号,决定单机到不再拖后腿为止。


一个人玩游戏,总容易胡思乱想。单机十几小时过去,我又产生了异样的感受。越是和那群所谓猎人和伙伴的NPC接触,我越讨厌游戏里的人类。


还记得游戏发售当初,非游戏行业外媒的记者曾经发声,猎人们的狩猎行为让他感到难受和残忍。我也曾嘲笑文章圣母,不料在游戏愈加深入,竟也不自觉萌发了类似的想法。这是我的突发奇想,也不无游戏设定方面的原因。


《怪物猎人》从未是一个和平的世界,弱肉强食一直是新大陆上所有生物的生存指南。调查团成员们参与其中,本就打乱了原本正常的自然循环,前几期调查团战斗力较低,想要充分利用新大陆资源,不断提升战斗力和安全感并不为过,但这些开拓者们总要为自己的狩猎行为套上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去粉饰自己的真实目的。


熔山龙真的累了,它只想回到大陆,完成每只古龙都应该完成的自然循环。可没想到刚到家门口,就被一群芝麻大小的猎人追着怼。捕获失败一次不够,还要拿龙击枪再来一次。熔山龙悻悻离开了自己原本的埋骨之地,猎人们则振臂高呼着自己的胜利,似乎在宣告自己才是这片大陆的新主人。



我知道,调查团的领导层,为诱导作战找到了足够的理由。熔山龙的目标原本是瘴气之谷,结果调查显示它走岔去了地脉回廊。一旦熔山龙在地脉回廊死亡,释放出来的能量会引发连锁效应,毁灭整个新大陆的生态环境。


但是调查团在明白这一切之前,为什么大费周章去捕获熔山龙?仅仅是为了研究古龙迁徙习性,便值得耗尽人力物力财力,去阻拦一只没有敌意的古龙?还是因为它在迁徙过程中无意波及到了第五期团队,影响了资源运输,才要在它的身上搞一票大的回本?


我,一个人玩硬派的动作游戏,满脑子却都是这些问题。也许这就是年轻猎人吧。


步入游戏后期,调查团才发现,原本以为迷路在地脉回廊的熔山龙,其实早有目标:孕育冥灯龙的“龙结晶之地”。游戏至此,我们不知道的依旧很多。龙结晶之地究竟算不算地脉回廊?熔山龙在这里死亡会不会引发连锁反应?我们阻碍熔山龙的一系列行为究竟正不正确?当我代入猎人角色,我不知道也不想这些问题的正确答案,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调查团的判断。


关于熔山龙,调查团总是在为自己的不合理行为找借口,甚至不惜通过臆断进行作战。当领导层们高呼要保护新大陆的生态环境的时候,玩家的内心应该很清楚,这些所谓的调查团一心想保护的只有自己开发了几十年的据点,为此不惜打乱新大陆的自然循环。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想起那句著名的吐槽:“我是地质学家,我研究几亿年来的地球环境演化。这不是人类拯救地球的问题,是人类拯救自己的问题,地球用不着你拯救。”


当狩猎时遇到怪物乱入,自己原想披上隐身斗篷远离战场,突然发现两只怪物都停下了战斗,嗅探着突然消失的我的味道。我突然间意识到,在这片新大陆上,人类才是这群原著民最大的威胁。


我是第五调查团最强战力,为了等我上船,船队推迟一周行程;我孤身解决了一个又一个怪物,帮助调查团揭开一个又一个真相;我的称号越来越响亮,越来越多的人视我为传说级猎人。但我觉得这群笑脸相迎、义正辞严的人们都在喝茶划水,他们只是使用工具人罢了。我不想做英雄,因为猎人只是我的工作。


我不知道船上明显在跟我套近乎的看板娘究竟有什么背景非得让她跟我组成一队,但我知道只要出现在剧情中,这个女的每次都会拖我后腿,逼我落入险境,先是用脸开怪然后丢给我一句“这个怪物很危险,你必须解决它”,自己转身跑路,置我于不顾。



感情这个东西实在是很微妙,它有据可循,却又难以言表。总之,我真的很想抱怨,但理性告诉我这只是游戏设定,叫我冷静一下。


不过当我回到营地,发现她故弄玄虚鼓捣补给箱像偷东西一样(虽然里面装的并不是我的东西),在据点,发现只有饭桌前才能找到她的时候,自己真是发自内心地喜欢不上这个人。吩咐看板娘帮我做点饭,但是看到炉火映出那张笑脸,我顿时失去了胃口。与她相比,厨师长和它的小弟们简直就是天使。


调查团指派任务的团长们同样让我喜欢不来。每次遇到危险,都让我去解决;当我一次又一次在灭尽龙猫车,回到营地的时候,都只会看到金毛狮王站在那里,像看垃圾一样的眼神看我;冥灯龙一战他跟我说“你拖住它,我去搬救兵”,直到我辛苦打完,才姗姗来迟救我狗命。所谓最强战力第五调查团全员到达,我只偶尔看到几个人外出探险,几个在据点一楼浑天儿打杂,和看板娘隔壁桌的那个吃货。你们两个吃货在一起算了,请离开我,求你了。


唯一令人欣慰的是剑术大师,绕是我如此“感情细腻”,他也赢得了我的喜爱与尊重。作为调查团的资深猎人,剑术大师在熔山龙一战时击退了灭尽龙,并且在我单挑炎王龙的时候远远躲在看不到的地方打CALL。偶尔坐在司令身边的剑术大师,盔甲上的累累伤痕记录着多年来历练,比据点里那些待了十年还穿着凶豹龙套的划水冠军们强太多了。



有时候,剑术大师会离开座位,翘班去小屋呼呼大睡。我想,等我成为新大陆的老猎人,自己也应该向他们一样找机会偷懒吧。没成想,刷熔山龙套的时候,自己全然不顾领导们的指挥,只晓得四处挖矿,击退乱入灭尽龙的任务甩手交给大师孤身解决。


短短时间,我竟然变成了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我开始跟朋友们倒苦水。愚蠢的剧情逻辑、愚蠢的NPC设定,老猎人们嘻嘻哈哈地配合我吐槽一下他们早就习惯、却少有关注的单机内容。直到我无意说了另外一句话:


“那只猫竟然抡了我一铲子。”


立刻有人跳出来认真反驳我。


“它是在救你!”


“要记住,这个游戏里,只有艾露猫会不顾一切地帮助你。”



大学的时候,宿舍楼附近有一只双色母猫,每当它带着几只刚出生的小崽子们遛弯晒太阳,总能引得女生们母性大发。母猫一共生了四胎,其中三只毛色跟母亲几乎一模一样,唯独最弱、最小的那只一身纯黑,容不得一丁点其他颜色。


成都的冬天湿冷湿冷,驱赶着每个暖气呵护下长大的北方人。寒假第一天,我正在宿舍收拾行李,准备搭上下午回家的火车。突然,敞开的宿舍门处传来了微弱的叫声。


是一只黑色的小猫。


见我没有敌意,黑猫径直过来,卧在我的棉拖鞋上,身子瑟瑟发抖。我抱起它,裹在外套里努力让它暖和起来。过了一会儿,它终于用黄色的眼睛看了看我。


寒假一放,宿舍里的学生都以最快地速度回家了。我望了望了空荡荡的走廊,自知徒劳地喊了几声后,便打开班上的QQ群,希望能找到家在本地的同学,想方设法出手救助一下。结果自然是没有什么回应,有个别同学表示有心无力,更多人在归途的路上默默无言。


距离火车发车时间越来越近了,我抱着些许希望,挨个问候每一个本地人。终于,一位川大的朋友答应照顾小猫。朋友大三在读,在通往红瓦寺街的铁栅栏门里面,与人合租一间教职工宿舍,正巧也没有过年回家的打算。我赶紧电话联系,让他准时在火车站等我。



拖着行李箱一出宿舍楼门,湿冷的寒气便迎了上来。团结镇的黑车司机搬行李时看到使劲往怀里钻的小动物,感到非常意外:“还带猫回家啊”。我用“赶紧开车,要晚点了”匆忙搪塞过去,直到在火车站把它交给朋友。将近三十小时的火车,我没有自信保护它。


我的第一次三猫,献给了角龙的连续龙车,漫长的试错过程逐渐让人感到绝望。当又一次看到准备龙车的角龙和陷入眩晕状态的角色时,我正打算放下手柄放弃。


艾露猫突然出现一铲把我击飞。


它保护了我,自己却被角龙撞了出去。


之前,我很少关注身边矮小的艾露猫。而那一刻,它在我心中的身影突然高大起来。打赢角龙回到据点,我第一时间来到2楼,用刚刚剥下的素材为从未置办过装备武器的艾露猫打造了防具。即便在MH的世界中我依然谈不上自信,但我想保护它。


眼中的《怪物猎人:世界》变了,曾经的负面情绪一扫而光。我开始能熟练斩断火龙带毒的尾巴,用闪光打断准备跑路风漂龙,甚至喜欢上世界警察来执行正义时的专属BGM。灭尽龙从天而降的掌法秒了我一次又一次,我却已经可以耐下心来观察前置动作,练习疾跑飞扑躲避伤害。


有你的天空才是蓝色的


我突然喜欢上了这款游戏。艾露猫的存在,让人敢于贪刀、敢于试错。因为我知道,当自己做出误判的时候,总会有一只猫出现。它会喂我蜜虫回血,为陷入险境的我拉走怪物仇恨,带着自己同族的艾露猫协助我,并肩战斗。


几十个小时的成长和锻炼,感觉自己终于有点猎人的样子了。同时,我也知道,如果开始联机之旅,那艾露猫将退出一线,转做后勤,战斗时只有遇到猫车,才会和它见面。这并不会妨碍我继续深入游戏世界,艾露猫帮我练就这一身刚刚入门的狩猎武艺,现在是时候检验它的成果了。


越是玩《怪物猎人:世界》,我越喜欢猫。这,是一个入戏太深的玩家的自白。


我叫东方仗助,我和我的aibo疯狂钻石,在《怪物猎人:世界》等你。


我最初伙伴的ID,“First Friend”疯狂钻石,与我的ID,东方仗助




关注公众号"游戏研究社"( yysaag )

发送红色关键词获取近期精彩内容

瓦里奥 | 当年你买了这个掌机游戏,你就相当于买了上百个游戏


兰斯 | H-Game漫谈:兰斯


传说 | 日本“传说级”游戏店结业:经营35年,是无数游戏人的启蒙之地


头号玩家 | 看个《头号玩家》,我们为什么就高潮了?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8S3MaJw6m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