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季顺潘
你好,这里是生活杂记,琴琴是业余美容和精油的使用爱好者,也会有音乐和电影的推荐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公众号  ›  季顺潘

遥望彼岸的记忆|27、入厅见主人,轻松馋汤包

季顺潘  · 公众号  · 时尚  · 2019-07-19 11:18

↑ 点击上方“琴晴问事”关注我们



|27、入厅见主人,轻松馋汤包

恭师轻屁颠屁颠得跟着赫连勍向楼下走去,她边走边问:“除了汤包还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我跟你说:味道不好吃的话,我可是不会给面子的!我的嘴很刁的!”

赫连勍走到楼梯口时,忽然停住脚步,伸出手横揽一下,提醒身后人注意脚下:“这楼梯面宽,下楼的时候注意,不要滚下去了!”

恭师轻盯着悬在空中的脚尖,稍微转动脚腕,缓慢的将那只脚收回来;她的脚落在地面上,轻轻得踩实脚跟,她才敢放松神经:“我会看路……”

柏蓝浅浅一笑:“好像,你每天都会因为踩空而崴脚——你的那嘴脏话,真得欠修理!”

恭师轻撇眼瞅着对方:最近,她每天都是低头走路,就怕双脚踩到坑坑洼洼的地面,摔倒;但是就算她再小心,也还是会崴脚——那种感觉好像是被人抓住脚向下拉扯。当她回过神时,永远都是蹲在地上(最糗的一次是屁股着地,裤裆被撕裂开来,好在那天下雨,她能夹着双腿回家)!转动一下微微僵硬的脚,她忽然有一个很不成熟的想法。

龚师轻伸手抓住柏蓝的肩头,用力将其扯回到自己的身边,板着脸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天天崴脚!”

柏蓝瞅了瞅站在前面的赫连勍,浅勾一笑,然后默不作声的快速下楼梯。越过赫连勍时,他特别推动一下手肘,揶揄对方,偷笑后,快速离开。

虽然这一系列的动作都是背着恭师轻完成的,但是她能够感觉到空气中的秘密分子。所以她哼哼两声,伸手牵住赫连勍的衣边,快速得说着:“我应该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能够得到一群帅哥的追捧吧!”

赫连勍伸手握住她的手,从衣边下滑,顺势将对方的手握入手中,温柔得说道:“今天的汤包,是落伯伯特别请人过来制作的,味道相当不错……你不是最喜欢喝汤的吗!这包子里的汤可鲜了。”

赫连勍的皮肤相当温暖,当他的手捏住恭师轻的手背时,对方的心都会暖和起来;可是她并没有留恋那种感觉,轻轻转动一下手,她想要将手抽回来。赫连勍感觉到她的想法,便微松开手,让她收回自己的手。

赫连勍转头看了一眼身后人,那人儿的脸上被抹了一缕桃红色,初看会觉得非常娇嫩、再看会觉得心头温暖……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但是她那种含羞的表情依旧存在,似乎当初的那份心境还存在。

赫连勍转过头,看着前方的灯光,缓缓得伸出右脚:“下楼梯时,抬起头走路……在这个世界,你不会那么容易摔跤的!”

恭师轻转动一下脑袋,接着习惯性的垂下额头,准备走下楼梯。可是因为视线被遮挡,她完全看不清楚前面的人,连下两步路之后,便撞上对方的后背。她伸手揉散额头上的阻力感,尴尬得笑了一下;她强迫改变习惯,预备抬着头向下走去——她走的非常小心,每走一步都会停顿一下,待稳住身体之后才会迈出第二步。

虽然赫连勍想要护着她,但是她的行动实在是太缓慢了——眼见着柏蓝他们已经走入客厅,他只有顺手捏住对方的手腕,大步向下冲去。

恭师轻惊然发现:原来自己也可以如此快速下楼,而不出任何意外。当他们平安下楼之后,恭师轻转头看看后面的楼梯:若是换到平常,这种下楼的速度可能会让她跌倒一百次!

赫连勍感觉到她的身体微微失衡,好像是右脚向下沉了沉。在张口之前,他先低头向那边看了一会……龚师轻感觉到他的视线,偏转脑袋望着他,轻声哼了一下:“喂!我的裙子有问题吗?”

龚师轻一边说话、一边用力跺了跺右脚,然后很轻松得向他的身边靠近。因为她靠得太紧,赫连勍能够清楚感觉到她那身温暖的香味,他习惯性伸出手,挽住对方的手:“你这身材穿什么衣服都不好看!等晚点,让裁缝帮你做一套合身的衣服,也给你涨点气势!”

龚师轻听到赫连勍的这番话,心中很不受用,便一把抽回自己的手;大迈一步……她用力平衡住自己的身子,马上改换成小步子,向客厅走去。赫连勍的视线落在她的臀部上,微胖的身材确实是个问题,但是只要肉长对了地方,还是能够吸引别人的目光的!

赫连勍微吸一口气,移开自己的视线,开始快速移动脚步。

他是最后一个进入客厅的,当他走入客厅时,见到站在桌尾的龚师轻——落靳对车管家小声嘀咕两句,这个满头黑发的中年男人便走到龚师轻的身边,预备想要拖开一张椅子;赫连勍忽然轻敲桌面,引起龚师轻的注意力:“厨房里的人手不够吧!你过去看看有什么能够帮手的……”

龚师轻一听到这句话,仿佛被松开紧箍咒的猴子,快速得随着其他人走入厨房。

柏蓝小声问道:“你舍得叫她在厨房里用餐!那里人多嘴杂啊……”

赫连勍叹了一口气:“难道你想看她舌洗盘子的样子!”

柏蓝抬起眉头,仔细想象龚师轻吃饭的样子:那样子就像是一个头护食的野狼崽子!如果真得让她上了这张桌子,只怕眨眼功夫就能将菜饭灌入肚子里——不让她上桌吃饭,还真是明智之举!

柏蓝抬眼看着正在咬耳朵的落靳和车管家,便笑着说道:“她的胃口再大,也不会吃整个厨房吧!”

赫连勍皱着眉头,嘴角微微扬起:将龚师轻放走到厨房里,等于是将她送出自己的视线外;万一她动动小心思,想要溜出水府,也是有可能的事!好在水府现在少有禁地,她就算走入死胡同里,也能够安然无恙。

龚师轻随着端菜的仆人走去,没有多少功夫就来到厨房。

落靳见赫连勍不让龚师轻上桌子,想起刚才的一系列的事情,就猜他是担心这女人不习惯餐桌礼仪、闹出笑话来,才将她放到厨房里……便让车管家在厨房外的小房间里替她设置一张桌子,让龚师轻单独用餐;凡是他们吃的菜,都给备上一份正菜,也不亏待这丫头。

原来水府的厨房被分成两个部分:大房里面都是炊具和炉子,专供厨师做菜使用;小房里面置放置着桌椅,是让仆人们吃饭的!现在大家都忙着,所以桌椅正好空出来,能够专供龚师轻一个人使用。

龚师轻见到一只皮薄如纸的包子放在大碟子上。她端起盘子时轻轻晃动一下,皮子里面的汤水便叮叮当当的荡起来,还晃出一股肉香味,馋得龚师轻直流口水。她随手拿起碟子边的吸管,插入包子里面,然后慢慢得吸着包子皮里的汤水。

那汤水非常的美味:带着肉香味的汤水里面有三分油,吸入口中非常润滑、可少有油腻觉,汤水里面除了咸味、还带着几分甜味——正好是这种似有似无的甜味,去掉了肉腥味。汤包里面的肉用量不是很多,对于正在减肥又馋口的龚师轻来说,可是非常美味的零食了!

(待续)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吧

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今天看啥 -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Amfk304b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