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粥左罗
拼命向上生长,是你年轻时唯一重要的事。(重要说明: 账号迁移之后,本公众号会在你的列表里自动取消置顶、星标,请朋友们花2秒钟重新置顶、星标一下,茫茫人海中不错过彼此,感谢!——2018年11月29日)
专栏主题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公众号  ›  粥左罗

10年了,我还没逃离杨永信的人间地狱:最该被电击的父母还在为他续命

粥左罗  · 公众号  · 2018-11-05 22:19

点击上方△@粥左罗 关注

这是粥左罗的第 107 期分享。


作者 l 粥左罗   

来源 l 粥左罗笔记(ID:fangdushe007)

转载请联系授权(微信ID:MFshow)



杨永信还在,一周多前有网友爆料,官方称已关闭近三年的临沂网戒中心,突然传出一个孩子长达数十秒的绝望喊叫。



11月3号,微博一篇近10万转发的文章让杨永信又火了,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开网店被杨永信的网戒中心,离开后的这十年》。


我早上花了一个小时看完,心里感受到的是绝望和无助。


作者山东人,曾在著名的13号室接受电击治疗,一晃十年过去,他走出了13号室,却没能逃离杨永信给他打造的人间地狱。


△13号室治疗场景


他在网戒中心经历的恐惧,伴随了他十年,挥之不去,至今不敢对自己的爸妈说不,没有独立的人格和思想。


地狱空荡荡,杨永信在人间,为什么杨永信没死?因为帮凶太多,而很多帮凶正是受害者最亲的人。


他们对杨永信纵容到什么程度?


杨永信好色。有段时期,他经常问网戒中心十几岁的女孩子是不是处女,有没有快感,后来有些家长反感,他有所收敛,但碰到身材好的女孩,经常盯着看。有的女孩子为了减少电击治疗,曾勾引杨永信,或许在生死之间,尊严已不重要。


更令人震惊的是,有个女家长跟杨永信关系亲密,有人怀疑他们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偷偷告诉了那个女家长的老公,那人的老公竟然说:就算我老婆跟杨叔发生关系,但是杨叔救了我的孩子,那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


功德无量这个词常被家长们形容杨永信,这个词最初是市里的一个领导对杨永信说的:你哪怕成功救治一个孩子,都是功德无量的事。




01

杨永信到底是谁?

能让几千个父母如此信任



简单给还不太了解的朋友科普一下。


杨永信,1962年生于山东临沂,1982年毕业于山东沂水医学专科学校,随后进入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工作,2006年牵头成立了“临沂第四人民医院网络成瘾戒治中心”,并任主任。



表面上说是网戒中心,但其实,只要父母认为自己孩子有“问题”的,都可以送来,只要送过来,再难管教的孩子,进入13号室出来之后,马上就会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会跟父母说对不起,对当场给父母下跪。


父母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尊称杨永信为“杨叔”:你的治疗效果好的有点不真实了,让人难以置信。


杨永信号称自己的治疗成功率是96%,他说自己上报给各级领导和机构时,还要谦虚降到90%:“我已经这么成功了,不能太出风头”。



是什么秘诀让杨永信的治疗被父母们称作“奇迹”?


两个字:电击。


当时,杨永信用的仪器叫DX-II电休克治疗仪,其实是适用于狂躁型精神病患者的一款抽搐型的治疗仪。更重要的是,这个仪器他用的时候,在整个行业已经被淘汰了,生产这个仪器的厂家连许可证都没有。



柴静反复追问杨永信这台机器对孩子的大脑有没有损害,治疗效果如何保证。


杨永信没有任何的研究数据和医学原理来回答,他反复说的是:我认为这个问题,用事实说话最好。


杨永信所说的事实就是,躺在13号室那张电床上走下来的孩子,都被成功治疗,而且孩子的父母们都称没有副作用。



这种电击疗法为何效果如此之好呢?


因为没有人能扛得住那种钻心钻脑的疼痛,柴静采访那些曾接受治疗的孩子,他们描述那种疼痛像两个震动得特别快的锤子锤你的太阳穴,像100根针在扎你的脑袋。


没有一个孩子被真正治愈,他们只是因为无法忍受疼痛变成一个个演员,要表演自己认错,表演对父母的忏悔,表演对“杨叔”的感恩...


如果表演的不好被发现,还会拉在床上继续电击治疗。有一次记者采访刚被电击治疗的孩子,一个孩子对记者说:治疗(电击)就像蚊子咬一样,能让脑子瞬间清醒。另一个孩子说:治疗(电击)是件很美好的事,我很享受这种感觉。


采访结束,他们就被拉近了13号室,理由就是表现的太浮夸,让别人一听就觉得很假。


为了在这里生存下去,每个孩子在长期四个半月的时间里都放弃做自己,要学会伪装自己的真实感受,在杨永信面前,人人自危,生怕说错一句话又被拉到13号室。


这种长期的恐惧,让很多孩子都丧失了人格。曾有个重庆的大学生,想继续往上考学,父母不同意,一定要让他先结婚,闹得不行,后来听说了山东的杨永信,就把孩子骗过来接受治疗。后来孩子都接近疯了,但杨永信认为他是装的,不断的对他电击,后来这个孩子见到盟友(被治疗的孩子的别称)就下跪,抱着别人的大腿说“杨叔我错了”。


给杨永信撑腰的,正是每个孩子最亲的人。


一个怀孕7个月的女孩,被父母强制送到网戒中心,因为这个女孩交往的男孩子没有稳定的工作,父母逼他们分手,女孩子不听,一定要把肚子里的孩子生出来。杨永信连别人的生育权都管,做电击的时候,女孩惨叫不止。出了13号室,女孩被同盟家长们搀扶着去强制做了人流。


记者采访几个孩子的家长,问他们懂不懂这种电击治疗的危害?


一个家长说:是这样的,我们也不是专家,所以也不想了解,但是我们看到了这么多成功的案例,我们选择相信杨叔。


记者继续问,这种对杨永信的相信是不是太草率?


另一个家长说:杨叔,那是国务院津贴,是随便给的么,这么高的荣誉,不是随便给的,我不相信他,我去相信谁?我去相信那个地摊上的....




02

这些孩子是怎么被带来的?

孩子来了不愿意留下治疗怎么办?



01 这些孩子是怎么被带来的?


有些已经成年,有那么容易强制么?我看过一个视频采访,一个男孩子被父母带过来对杨永信的电击治疗毫无概念,他说自己在网上看过很多报道,很好奇,并且他不认为杨永信能对他做什么。



当然,更多的是被骗来的,很多孩子都不知道13号室的治疗是怎样的。记者假装孩子父母打电话咨询问,如果孩子送不去怎么办?杨永信的工作人员说,多找些亲戚朋友帮忙,骗过来也行。


02 如果孩子来了不愿意留下治疗怎么办?


这个问题也是很多家长打电话关心的。杨永信的工作人员说:你放心,你考虑的这些问题我们都考虑过了。我们也不是办了一年两年了。


那他们有什么方法让孩子留下来?


他们有个7人接待小组,只要有新的孩子被送来,杨永信就会带着7人小组接待。如果你想走,7个人会马上把你围住按在地上,随后就被强制拉到13号室。


也就是说,只要你想办法把孩子送过来就行,只要来了,就别想走。





03

自杀是很多孩子都有的想法

但自杀未遂的后果更可怕



一个孩子送进来,通常要接受四个月以上的治疗,谁能扛得住?


自杀的想法,藏在每个孩子心里。杨永信不会不清楚,所以每个新来的盟友,都会被指派一个老盟友跟着,你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甚至你上厕所都要开着门,老盟友要看着你,就是怕你自杀。


一个新盟友进去第二天就有了自杀的念头,但他说什么工具都找不到,这些都有提前防范,能用的只有墙壁。


后来他讲过很多自杀的方式,有喝洗洁精的,有吃洗衣粉的,还有吞铅笔头的,当然也有撞墙的,最终的结果都是,不仅没死成,还接受了更严厉的电击治疗。


每次有人想自杀被发现后,都要被拉到13号室,在更严厉的电击治疗时,要让其它盟友分批进去参观,有新来的看了都吓尿裤子,从此再也不敢尝试自杀。


13号室里,再嚣张的孩子,也会被杨永信驯服成小绵羊。曾经有个文着花臂的盟友,进去时大摇大摆的,看起来很难应付。结果一波电才接上5秒,就痛哭流涕喊杨叔认错,说自己想留下来。



杨永信见过太多这种孩子了,他说:你们以为自己是刘胡兰啊!


13号室是一所人间地狱,杨永信在这里主宰一切,没人不能不屈从。




04

逃跑不仅不可能

被发现有逃跑的迹象都会遭受重罚



自杀很难,逃跑更难。


首先,这里所有的窗户都有铁丝网,包括厕所的。上厕所,小号不能超过1分钟,大号不能超过3分钟。


其次,13号室门口,点评课门口等等各种地方,都有家长同盟委员会看着。


最后,也是更狠的,这里所有人都要互相举报,到处都有眼睛盯着你的一举一动,不光逃跑不可能,有人发现你有逃跑的迹象都是危险的。曾经有个盟友,几次站在窗前,对着外面发呆,有盟友怀疑他想出逃把他举报了,随后就会拉到了13号室。


你不光不能逃跑,不能有逃跑的迹象,你治疗结束该走的时候,都不能表现出开心,要表现的依依不舍,要抱着杨永信的腿大哭说想留下来,这样你才能顺利的离开。曾经有盟友临走前,没有掩饰住自己的兴奋,被盟友举报,结果又被留下来继续治疗。


曾经有父母在不了解的情况下把孩子带过来,看到是这种治疗方式后,心疼孩子,想要带孩子离开。其实这恰恰是悲剧的开始,杨永信派家长同盟委员会去劝说这个家长,说走之前再听一节点评课。


这一听就没走成。点评课上,一群家长会轮流发言批斗你、劝导他,告诉父母这是好事,为了孩子的将来。这时候,孩子就跑到父母面前下跪,抱着父母的腿说自己想留下来改造。这种力量太强大了,几乎都会被说服,这对父母也不例外。



这就是永信模式,电击治疗为核心,制定严格的管理措施,以支撑整个中心的正常运转,由家长同盟委员会、同盟班会具体实施。





05

没有孩子被治愈

只有因恐惧而顺从



虽然这里的治疗有很多方式,但核心就是电击,其它所有都是为了这个核心服务的,这也是保证治疗“有效性”的保证。


看柴静的采访视频时,我两次没忍住眼泪。


一次是柴静在网戒中心采访一个正在接受电击治疗的女孩:


柴静:疼痛么?


女孩:有一点疼,但不是很疼


柴静:为什么你需要这样的疼呢?


女孩:它能让大脑清醒,能在内心深处思考问题...


柴静:为什么疼痛的时候你就能够清醒呢?


柴静:你觉得你是真的清醒了,还是说你因为害怕就服了?


女孩:真的清醒了


柴静:真的么?


女孩:真的


柴静:为什么哭了呢?


女孩:我没有


柴静:你在流眼泪了


女孩:没有...我想待在这



这个时候,女孩已经不是她自己了。


杨永信口中的循循善诱,其实就是给你无法忍受的疼痛,让你屈从,让你留下,让你说出杨永信和父母都想听到的道歉和忏悔。



记者问杨永信:如果你知道孩子的改变,都是装出来的,你会不会觉得自己很尴尬?


杨永信说,你如果说所有孩子都是装的,那你说这句话就是伪科学。孩子的改变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即便他今天是装的,不一定明天也是装的。如果他能伪装一辈子的话,是不是也很好?




05

父母:如果孩子能恐惧一辈子

也未必是坏事



其实这件事里,最可怕的是那些孩子的父母。


一句“为了孩子好”,他们可以对孩子做出任何事情。


上面那个女孩的父母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能接受电击这种疗法,因为为了孩子好。另外一个父母说:就算是有暴力手段,也可以接受,因为通过暴力,可以救他一命。



更让人背后发凉的是另一个男家长说的话。


记者:如果你的孩子只是出于对电击的恐惧呢?


家长:如果他能恐惧一辈子,也未必是坏事。


一个家长可以接受让自己的孩子深处恐惧一辈子,这就是“以爱的名义”。


还有一个家长振振有词的说:外界对我们父母的指责,是因为他们家里没有这样一个孩子,如果他们也有,就能体会了,有这样一个孩子,家里永无宁日啊。我有时候就觉得,有这个孩子,还不如没有这个孩子。


这就是你把孩子送去电击的理由?


很多父母都把孩子看作是自己的私有财产,自己生的自己怎么处置都行。


我想把纪伯伦的这段话,送给这样的父母:


你的儿女,其实不是你的儿女。

他们是生命出于对自身的渴望

而诞生的孩子。

他们借助你来到这个世界,

却非因你而来,

他们在你身边,

却并不属于你。

你可以给予他们的是你的爱,

而不是你的想法,

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




06

父母们承认孩子是家庭教育的受害者

但被电击的不是父母,是孩子



为人父母不需要考试,最为可怕,父母犯错,孩子受罚,而且这些父母们全都不以为自己错。


柴静的采访最后,分别问了父母下面这些问题,父母们举手回应即可:


曾经对自己孩子使用过暴力的举一下手?


对孩子有过过度溺爱的也请举一下手?


经常因为太忙经常不顾及自己孩子的请举手?


因为夫妻关系不好发泄在孩子身上的举手?


经常有不尊重孩子独立人格用言语刺伤孩子的举手?


作为父母不懂得跟孩子沟通的请举手?


在曾经的观念中认为孩子是属于自己的,所以可以随意支配的请举手?


最后一个问题,上述所有问题中你认为跟孩子现在出现的问题有关系的请举手?



几乎每一个问题,都是齐刷刷的举手。


为什么杨永信能一直不倒,因为这样的父母一批批的来给杨永信撑腰,给杨永信续命。到底谁是最大的凶手?为什么犯错的是父母,被电击的永远的都是孩子。




杨永信,至今还是临沂精神卫生中心副院长,一级主任医师。我们不知道他还能挺多久。


但我们知道,只要这样的父母在,即便一个杨永信倒下,也还会有千千万万个杨永信站出来。


最后,希望这篇文章能多活几天。


△《飞越疯人院》


—end—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B4uW1nlSd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