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EX
专栏名称: 张鸣
张鸣,浙江上虞人,1957年生,长于北大荒。出生赶上鸣放,故曰:鸣。著有《北洋裂变》《直截了当的独白》《历史的底稿》《历史的坏脾气》等作品。
专栏主题
分享
今天看啥  ›  张鸣

教授维权那点事儿

张鸣  ·   1 月前  ·   原文地址

                                


厦门大学的一些教授,觉得在房子问题上吃学校骗了,因此走上了街头,但没有想到,得到的社会呼应不够,还有一些人在帖子后面冷嘲热讽。有人说,你们这些教授,平时对平民百姓的维权不闻不问,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得到公众的支持?

当然,我对厦大教授的遭遇还是深表同情的。觉得自己身份不同,是个人才,没想到竟然连住房都住不踏实,被骗了多年才知道没有产权。一肚皮冤屈,没人搭理,于是上街维权。还遭到了据说过去“刁民”才有的遭遇,在我们这里,堂堂教授,走到这一步,依我看,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指望教授在公共事务上为大众说话,这事儿真的挺难。常见的,都是他们以专家的名义,为特定的部门讲话,比如油涨价的时候,火车票涨价的时候,公园票涨价的时候,等等,等等。害得我们语境里的专家,都被大众骂成了“砖家”。至于自己的利益受损时的维权,教授们一般都倾向于个别勾兑。如果勾兑不成,多半是指望别人替他们出头。

有一阵儿有所大学青年教师(在西方应该被称为助理教授的)的住房补贴,不知为何总是不发。一些青椒好不容易聚集起来,商量是不是找校长维一下权。在互相打了半晌气之后,队伍终于出发了,结果领头的到了校长办公室门口,发现后面的人都消失了。当年我公开跟我的院长吵架之后,在校园里走着,就会有本校的教授拉住我,跟我讲他的不幸遭遇,让我替他说话。我说,你为什么自己不说呢?你不是也是教授吗?

评职称,是大学里最大,也是教师们最在乎的不端所在。但是,每次评职称,明晃晃地不公平,条件好的人被弄下去,差的被评上来,都是一些知名教授投票的结果。他们几乎每次都这样昧着良心投票,投来投去,都没感觉了。这样的人,如果遭遇了不公,你能指望他们出来维权吗?

早些年,北大清华的蓝旗营公寓,北大部分的宿舍,房屋老出问题,不是漏水,就是冒臭气,一干名教授们,怎么找学校领导,都解决不了。其中有位教授实在受不了了,找到我让我写篇文章呼吁一下。我写了,发表之后引起强烈反响,但与此同时,却是这些大牌名教授的恐慌,直到学校方面真正引起重视,把问题逐步解决了之后,恐慌才算结束。

显然,看着似乎地位比平民百姓高的教授们,实际上要比平民百姓胆子更小。没事的时候,让他们替老百姓说话,基本上是扯淡。自己有事的时候,能站出来上街,已经很了不起了。我听了消息,都直念佛。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做了多年的顺教授之后,一旦站出来,就也变成了“刁民”,跟刁民一个待遇。

不错,教授这个群体,要说偷东西的,随地吐痰什么的,的确比别的群体要少,但道德水准,权利意识,却不见得比平头百姓多点什么。同事和朋友,受了领导欺负,有敢出头相帮的吗?恐怕没有。自身利益受损,能像厦大教授这样上街的,也是凤毛麟角。即使道理都明白,行动上,也是超级的矮子。怯懦两个字,深深地印在了教授们的背上,翻过来,就是“听话”,真听假听不知道,但看起来,还是挺美,挺和谐的。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BhJRW08RQQ
 
关于   ·   SoV5搜索   ·   Python社区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沪ICP备11025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