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专栏主题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豆瓣  › 

大理花事养成记|插花篇

 · 豆瓣  · 2019-03-15 00:30

不时有朋友问,在大理常住吗?或者定居大理吗?这个问题,实在不好回答。想到一个高大上的词“旅居”,感觉还比较契合...

来大理,对花草才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想想因为得天独厚的人文地理,大自然慷慨的馈赠,还有居住在此的人与花事自然而然的亲近。

上篇:大理花事养成记|种花篇

插花篇

插花可算频次较高的大理日常。

路口总有卖花的阿娘,穿过古城街巷,店铺,客栈,人家,总能憋见插花的身影。

之前,对于插花,比较常规,不管是花的种类,还是花器式样的选择。玻璃花瓶,或是这边常见的陶罐,花束一股脑地插进去,修修枝剪剪叶,摆弄一下造型,完事。

读了花道大师川濑敏郎的《四季花传书》,让我对插花有了新的认识,也有了很多新的尝试。不断地学习,就会经历观念的打破和重构。

自幼研习日本古老花道的川濑敏郎,特别擅长根据时节到山野采摘最当令花草,进行插花。

他说:“花的重要,就好像人的丹田。如果没有花,人不能感受到生命的根源。

我们欣赏一朵花在自然中的样子。自然的美,是无私的美,也是最高的美。但插花不同。它带着看花的人的心情——看花的时候,仿如眉心落下一滴清洁的水通过了身体。

花道大概需要在形式上学习,但插花本身不需要学习,而是习惯。因为插花只是把心情表现出来而已。”

川大师对插花的见解深得我心。他的插花,早已超越形式,由心而发,自然之美,手到擒来,毫无造作。就如真正的习武高手,已摆脱招式上的束缚,到了无招胜有招的境界。

现如今好多花艺倒像是设置了门槛,拉开了与平常人的距离。所以,川大师的作品除给我带来很多插花的灵感,更多给予的是一种鼓舞:尽管随心情去插花啦,不需要受形式所束。画画可以天马行空涂鸦,插花也可以大胆即兴组合,花和花,花和花器也好。

虽然“花受于器”,什么花都可以展示它的美。只要有合适它的花器,就是凸显它魅力的舞台 。

对自然中美丽的花草,心生欢喜。忍不住要采撷一点,带家去。我想是人之常情。带回家,自然就要要将它们妥善安置。

投入与花的世界,沉浸无边的美丽中,沉浸将美丽安置的快乐中,经常就滑入时间的流中,恍然不觉。

插花,是将花带入人的生活起居,为生活空间增添色彩和自然的气息,给人的身心带来莫大愉悦。虽然只能保存一段时间,美丽终将逝去,那些个瞬间和片段,足以给人以美的感受和疗愈。

当然,插花不能贪心,过多,美就拥挤了,溢出来,就流失掉了。

一次插花,一段故事
随心起舞的表达

@2016.9.26 进山采花,第一次深入与花的对话👇

先一天采回来还是花苞居多,

前5张第二天晨光中拍摄。

有不少山野之花,知其者少,花开的小小,匍匐在路边,或隐匿在草丛,不怎么显眼。要俯身凑近了看,会发现它们其实长得很动人,都有“如米小,也学牡丹开”的志气。

小小的花草也有与她们相合的花器,想起朋友来要喝红酒,临时买的高脚杯,透明的玻璃,与水的相映,还有大小,正是合适。玻璃容器,水中花的灵感来自川大师的一个作品。

当初不起眼的小花,有了合适凸显它的舞台,也可以美的不可方物。

进山沿溪而上

这是一罐剩下的杂拼,第二天吐蕊绽放惊喜。

@2016.12.15 空气花园插花玩儿👇

右下角是插花底座,可注水保湿让花鲜持续更久。

正好拍到了我的乱插一顿,花多还挺考验排列组合的。

空气花园建在苍山脚下一个客栈,有一个美丽的院落,主人经常组织各种好玩又美的活动。这个迎圣诞主题扎花环活动,朋友叫着一起去玩。各种花材多多,让人欢喜。照片为花友拍摄分享。

@2017.3.8 路边借来花一枝 👇

冬去春来,田野里跑步,顺手牵羊回来的一小枝梨花,采的时候都是花苞,水养着就开了。凹口的玻璃瓶是去日本东京的一个手工集市上带回来的,制作的大叔用废弃玻璃瓶做出各种开口形状的器皿。

@2017.7.6邻居姑娘赠花👇

门口碰到采花回来的邻居段姑娘,她送我花几枝。这株淡蓝氤紫的绣球花和薰衣草,恰好搭得很,颜色上呼应,外型上也形成了疏密错落的层次。陶罐8元还是10元,二手淘来的。这只大小正好合适捧住绣球,再配上凸显的花朵纹理,昭示了万千真理之一:美貌就是彼此成全啊。

插花,自然要去采花
遇见美人们

@2018.5.24邂逅美人们👇

百子莲

绣线菊

醉鱼草

有了赠花受花情谊,就好跟着隔壁姑娘去地里采花了。真正Get到了什么叫“姹紫嫣红”,以前这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成语。大概是有花仙子花精灵迷人心神的吧。不然看着花姿颜色,闻着花香浮动,怎么像是被下了迷魂药呢。嘴里喃喃,太美了,太香了,要醉了...

百子莲,绣线菊,醉鱼草,都是第一次见到,太让人着迷。这醉鱼草我闻着是心醉神迷,百般爱不释鼻。据说香气会使鱼麻痹掉,想必这也是名字由来。查了百度,说小毒,这被迷惑心神,说不定是中毒了...

百子莲。初次相遇,一见倾心,地里开的摇曳,啧啧欣赏半天。后来在花坛里相见,就没那么动人了。想是场域不同,花的精气神也不一样...瓶子是去朋友家喝酒,带回来气泡酒的酒瓶,还记得这酒入口香甜...瓶身有几何交错图形的凸起质感花纹。一枝足够镇场的花,好看的酒瓶是不错的归属。

@2018.10绣球不嫌多👇

十月跟着采了好些绣球花,偏爱起这种绛红色,变干之后变成斑驳的紫色。绣球开花需20度左右的温度,一般花季6-8月,适温的大理,绣球的花季尤其长。轮番地开,无休止的意思。酒瓶配酒杯,这场景,配这句诗刚好,“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要不要干了这瓶花酒...啊。今天年苍山雪来的早,十月三十日的夜里就雪来覆顶了。那天金庸大侠离开了江湖。隔天听到隔壁院里邻居间唠嗑:金庸走了,苍山雪了...

不知夜里何时白了头,摄于第二日清晨@2018.10.31

这绣球就是上瓶绛红的那枝,渐褪成紫色。大木头桶是在大理柴米多农场的集市上,朋友见我喜欢,当生日礼物送我的。其他两个也都是干花。

@2018.11.8 去苍山下一个培植基地,遇见蝴蝶里的大叔👇

松雪梅

去苍山下一个培植基地,遇见蝴蝶里的大叔。看上大叔种植了好几年的松雪梅。大叔慷慨,亲自递上花剪,让剪下几枝,不能拂人美意...

什么都可以成为花器
菜碟,贝壳,手...

这是我种的绣球花。绣球花是一种神奇的花,根据土质酸碱度的变化,同一盆里面长出来的花,各个时候都不一样。这次是偏蓝色系,下次可能就是偏粉色系了。琢磨不透,令人欣喜。种下新开的第一波,舍不得最后凋谢,在它走向颓败之前,将花收集下来。放到白色餐盘里,觉得也是好看的。收集落幕之美。

这是去青岛参加闺蜜婚礼,在对方一个长辈家的海鲜大餐桌上吃完,带回来的壳...这壳蓝的甚合我心意,不远千里带它一起坐飞机。花是这边路边经常在卖的一种花,特别适合做干花。

葵院带回来的腊梅,香存很久,干枯了以后,舍不得扔掉...

在大理,与花事的亲近,是深入贯穿生活方方面面的,入得了胃,也上得了脸。玫瑰花鲜花饼,茉莉花炒鸡蛋,白色杜鹃花做羹汤...各色花草蒸馏萃取成纯露,成为天然护肤品...再延伸,开花结果,那更有无数的果事,流转着时光。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C5f5vQ3ym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