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36氪
36氪是中国领先的新商业媒体,提供最新锐最具深度的商业报道。我们强调趋势与价值,我们的slogan是: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36氪

对话 BOSS 直聘赵鹏:技术人员先富起来,整个厂才有可能都富起来

36氪  · 公众号  · 科技媒体  · 2019-07-15 21:00

对技术的重视,是BOSS直聘能够抵御黑天鹅的根本原因。

来源 | 字母榜(ID:wujicaijing)

 | 马钺



企业成长大都伴随着硝烟,BOSS直聘尤其是。


2016年,BOSS直聘和竞争对手拉勾网爆发邮箱风波;2017年,一起发生在传销组织的悲剧事件被部分归咎于招聘网站审核不严;去年世界杯期间,BOSS直聘广告过于简单直接,引发了网友大吐槽……


每起事件都相当于一颗舆论炸弹,如果公司核心竞争力不强、文化不够强韧、团队凝聚力松散,那么后果无疑会是灾难性的。邮箱风波后来真相大白,拉勾网创始人许单单发微博公开道歉,承认是公司员工自发使用黑客手段盗取了BOSS直聘的苹果商店账号并将其下架。


黑天鹅事件没有杀死BOSS直聘,反而使其更加强大。邮箱风波削弱了竞争对手,加强平台审核减少了违法事件的发生率,而世界杯之后,BOSS直聘的用户规模增长了一倍多,一举甩掉了老三的帽子,与智联招聘和51job并驾齐驱。


如今,BOSS直聘已经实现盈利,年营收数以十亿计,正在准备上市。在去年年底的公司大会上,15位员工获得了公司颁发的特殊贡献奖,奖品是每人一辆奔驰——有人折算成了现金,因为没摇着车牌。


BOSS直聘为何能骑在黑天鹅背上?近日BOSS直聘创始人、CEO赵鹏接受了字母榜的独家专访,这个毕业于北大法律系的文科生,对技术的重视到了异乎寻常的地步,这也许正是BOSS直聘能够抵御黑天鹅事件逆风向上的根本原因。


2014年,赵鹏就意识到,受制于搜索,是在线招聘行业发展缓慢的原因之一。BOSS直聘从一开始,就以推荐作为技术选型,“坚决没有搜索入口”。2015年,BOSS直聘T序列人员工资就比百度高一档,当发现今日头条成为最受码农喜欢的雇主后,BOSS直聘又制定了名为《再也不怕张一鸣了》的薪资改革计划,确保同级程序员的工资高于今日头条。


公司不是学校,一般只有巨头才有实力进行基础研究,比如阿里建立罗汉堂。BOSS直聘相比起来只是家小公司,但同样舍得在基础研究上投钱,公司去年宣布成立了CSL(Career Science Lab职业科学实验室),将职业视为一门科学,进行系统研究。


如果这条路能走通,不仅张一鸣,BOSS直聘就真的谁也不怕了。


以下是字母榜独家专访赵鹏的部分对话内容:





如果有后悔药吃的话 ,我其实可以少花一点钱,不用打这么高的频次——现在看来,频次是有点打高了。


字母榜:BOSS直聘去年在世界杯期间做的广告,让很多网友印象深刻,但这种印象偏于负面,你自己觉得那个广告low吗?


赵鹏:回过头来看,那段时间被人骂得睁不开眼,挺难度过的。


字母榜:难到什么程度?


赵鹏:觉得没面子。俗话说千夫所指,无疾而终,我只是打了一个广告就一堆人骂我,而且朋友圈也有人在骂我,就还真的是觉得没面子。我做BOSS直聘还是有意识体体面面地活着,在吃相上比较注意,结果被骂作没有吃相,感觉挑战很大。


字母榜:既然希望体体面面,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外界认为不体面的广告?


赵鹏:广告就是广告,你要什么,你就做什么。BOSS直聘是一个创业品牌,当时的DAU就一百多万,排名第三,友商当时的数据是我们的一倍多。我们当时做广告的追求是:抓住四年一次的机遇,事件营销一下,希望和友商达到一个数量级。


作为一个创业小众品牌,该死的老三,想通过广告跻身第一梯队,无非告诉别人说我是谁,我是干什么的,没了。你还想跟别人说什么?


这里有一百个人,坐下来,每个人给五秒钟自我介绍。让更多人记住他的,就可以活着;没有人记住的,就拉出去毙了——所谓的拉出去毙了就是钱花了,效果没达到预期,结果公司死掉了。创业公司的Branding(品牌创建)不就是这样一个结果吗,谁又有多少钱呢?


所以这件事我们当时想清楚了,就是想到让大家知道BOSS直聘是谁,干嘛的,就行了。


字母榜:在回过头看,BOSS直聘有没有更好的选择?


赵鹏:确实世界杯广告吵人了,不好意思,让人骂了,然后我们想达到的目的达到了。有没有新弄法?我没想出来。我觉得广告就在于记忆,记忆就在于重复,直截了当的告诉别人你是干嘛的,就行了。


字母榜:当时被骂的不止BOSS直聘一家,还有马蜂窝和知乎,你和他们有交流吗?


赵鹏:周源、陈罡、我,当时被骂是“三傻大闹世界杯”。《三傻大闹宝莱坞》的剧照有三把长的像屁股的椅子,我去把那个椅子买回来了,放在20楼。


字母榜:为什么要买它?


赵鹏:我和周源、陈罡说,我们要不然坐在这个椅子上直播一个斗地主怎么样——惹得大家不高兴了,耍个活宝让大家开开心。陈罡说等过一段再说,周源哥哥没理我这个茬。


字母榜:这件事还有什么值得检讨的地方?


赵鹏:我可能会稍微少花一点钱。


字母榜:当时花了一亿?


赵鹏:不止,一个多亿。如果有后悔药吃的话 ,我其实可以少花一点钱,不用打这么高的频次——现在看来,频次是有点打高了。


字母榜:你之前不鼓励创业在营销上花钱,世界杯广告花这么多钱,要下很大决心吧?


赵鹏:既然要搞一件事情,哪有那么凑巧刚好合适的。你要的是什么?你要的是这件事情确定性的结果。烧开一壶水得用两斤柴,如果放少了,放了一斤柴,那绝对错了;但放多了,放了两斤二两,未必是错误的,可能还是更加坚决地决策和执行。这是我做事的方法——要不就不要弄,要弄就加三个保险上去。


字母榜:过了比不及好。


赵鹏:花了两斤柴和两斤二两柴其实是没有本质区别的。因为没有人能预知最精确的结果是两斤还是两斤二两还是一斤九两,所以你放两斤二两算是正确的决策。当然如果可以预先知道结果,放两斤柴当然是最好的,但当时你哪知道?所以回想起来,(在广告上多花点钱)没有什么错误,这件事情做得非常对。广告播出之后,前程、智联、BOSS直聘就在一个梯队了。当然,我们现在已经远远跑在前面去了。


字母榜:远远跑在前面是广告的作用吗?


赵鹏:用户还是喜欢传播我们的。世界杯之前我哪弄过什么广告。我们一天百十万人哪来的,基本上是靠用户口碑传播起来的。那我有两百万人的时候我再通过广告传播到四百万人,就是一个可以想象的结果。不是说你打广告就有,不打广告就没有,如果是那种情况我就根本不能打广告。我首先是发现了这个口碑传播很厉害,广告拉来的新用户都成了口碑传播的种子,换句话说我把滚雪球的半径做大了。




如果有人以招聘为名行收培训费之实,在我们这里成本是最高的。我没有办法让这个人消失,也没有办法让这个人从此不再用这种方法去恶意地赚钱,但我可以让这个人离BOSS直聘远一点。


字母榜:BOSS直聘在平台审核方面曾经有过疏漏,有没有制定针对性的改进措施?


赵鹏:第一,作为国内比较大的求职招聘平台,BOSS直聘要是出什么事就意味着行业出事了。你在认知上得为行业承担责任。其次,光认知完了喊两句是没有意义的,只有拼命把这件事情的成本垒上去。


字母榜:具体的措施是什么?


赵鹏:我用一层楼,总部最大的一个单一团队,总共一百多人,做这件事。


字母榜:这样做可以确保以后悲剧不再发生了吗?


赵鹏:我只能说,如果有人以招聘为名行收培训费之实,在我们这里成本是最高的。我没有办法让这个人消失,也没有办法让这个人从此不再用这种方法去恶意地赚钱,但我可以让这个人离BOSS直聘远一点。


字母榜:提高犯罪的成本?


赵鹏:其实就是成本价格博弈。一个国家治理违法犯罪,归根到底就是违法成本和违法收益之间比例关系的问题。假如犯罪者的违法收益很大,违法成本很低,他就要干,“有200%的利润,这哥们儿会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这是马克思说的。你的应对之策就是想办法让他没有利润,让违法行为不划算,这种行为发生的几率就会降低。


所以,平台在规则上本质是大成本对小成本的博弈。你狠狠地把成本垒上去,违规成本就越来越高,发生次数就会越来越少。


字母榜:有人写了一篇文章,说有一个老板分享他的花招:不断招新人,包括实习生、应届毕业生,在试用期快到的时候,再以各种理由把他们开掉,然后继续到招聘网站上找新人,周而复始。对这种恶意举措,BOSS直聘有什么遏制的办法?


赵鹏: 如果有证据证明一个人这么干了,我觉得所有平台应该联合封杀这种人。难就难在证据。谁来做这个法官?谁来做这个法官说,“我听取了这几个人的意见,以及这个老板的自辩,我认为你就是这么干的”?难在这儿。


字母榜:积累的数据呢?他在BOSS直聘上不断招人开人,应该是有足迹的。


赵鹏:我们看不见有人在他的公司入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