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新东方
新东方成立于1993年11月16日,是一家集教育培训、教育产品研发、教育服务为一体的综合性教育科技集团,2006年在美国上市。截至2015年5月底,在全国50个城市共有60所学校和724个学习中心,28家书店,累计报名人数为2160万。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新东方

《寄生虫》横扫奥斯卡:从不得志的无业游民到奥斯卡最佳导演,他用了24年!

新东方  · 公众号  · 英语  · 2020-02-15 11:55


女同事说:

看到这样一句话:

诸神黄昏,新贵当立。不管过不过誉,有多少气死人的运气,奥斯卡没落成什么德行,奉俊昊和他身后的韩国电影都站到了那里。

深以为然。


文章来源:麦子熟了(ID:maizi8090)

作者:月月 小徐


今天,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尘埃落定。这届奥斯卡最大的亮点,当属《寄生虫》,包揽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国际影片和原创剧本共4项大奖。


作为奥斯卡史上第一部获得最佳影片的外语片,《寄生虫》的导演奉俊昊不仅创造了韩国电影的历史,更创造了亚洲电影的历史。 


仅看现场图,我们都能感受到奉俊昊本人的激动:

拿到小金人的奉俊昊偷着乐


有人调侃说,奉俊昊的庆功酒可以喝到下个礼拜了。


电影《寄生虫》讲述的是穷人一家四口蜗居在狭窄的地下室中,过着清贫的生活,但却在种种机缘巧合与算计中,成功的「寄生」到了富豪家。最后却又回到比以前更坏的境地的故事。


《寄生虫》在贫民与富豪两个阶层中展开,情节紧凑,反转不断。


一边是穷人,他们挤在住地下室,要把手机拼命往上放才能蹭到WIFI信号,为了一份工作不择手段。


一边是富人,他们住大别墅,吃喝不愁,还经常出去度假,随便就可以高薪聘请一个家教和保姆。


贫富差距将人分成了不一样的阶级。有钱人看起来傻,容易被骗,可还是越来越有钱; 穷人虽然聪明过人,可还是摆脱不了穷味。


「搭地铁的人身上有种特别的味道。」「过得好的人,更容易成为好人。」


穷人努力往上爬,但可能才刚刚到达有钱人的地下室。这部讲穷人和富人生活的电影,戳破了阶级差距背后的真相——穷人是虫子,所以生活艰难; 也因为他们是虫子,所以什么都杀不死他们。


或许到目前为止,你还没有看过电影《寄生虫》,但是,这并不妨碍你来认识一下这位有着「韩国的斯皮尔伯格」之称的导演——奉俊昊。


/01/

被千颂伊炫耀的怪胎


即使没有奥斯卡的加持,奉俊昊在韩国也早已备受赞誉。 


大家还记得6年前那部火遍亚洲的韩剧《来自星星的你》吗?其中,女主角千颂伊作为首屈一指的亚洲巨星,她妈妈自豪地说,「就连奉俊昊导演都要找她拍电影」。 


这句话中可以看出,奉俊昊导演在韩国受尊崇的地位可见一斑。


在过去的时间里,奉俊昊拿了青龙、大钟、百想韩国「三大」最佳导演大满贯,作品《杀人回忆》更是韩国首部观影人次破千万的电影。

电影《杀人回忆》剧照


有如此成就的他,其实是一个生在中产阶级家庭的「怪胎」。 


1969年,奉俊昊出生于韩国大邱的一个中产阶级知识分子家庭。父亲奉尚均是一名画家,外公是韩国一位有名的小说家朴太元。

奉俊昊的出生地:韩国大邱广域市


此外,他的哥哥目前是韩国首尔国立大学的一名英国文学教授,姐姐则是一名时装设计师。出生于这样的家庭,无疑给了奉俊昊最早的艺术启蒙。 


小时候的奉俊昊没什么朋友,不爱和人说话。 


80年代,在韩国看电影的渠道还不是很丰富,奉俊昊更多是通过家里的电视来看电影的。


奉俊昊曾经在采访中说: 


「我不经常去电影院看电影,很多时候,电视机就是我的电影院。我会查电视节目表,看看每周会播什么电影。」 


那时候的奉俊昊喜欢看好莱坞电影,最喜欢拍出了《教父》系列的美国导演科波拉和《辛德勒的名单》的导演斯皮尔伯格。

电影《教父》剧照


「我每周大概能看十部电影,当我上中学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想成为电影导演了」。 


即便热爱,奉俊昊还是没能冲破父母的反对。高中毕业后,他没能如愿以偿报考电影系,却考上了韩国名学府延世大学,主修社会学。

韩国延世大学


在大学里,奉俊昊选择参加了学校的电影社团,有了更多自由的时间去研究他最热爱的电影。当时他会反复观看一部电影,一部片子拉几十遍。也是在这个时候,奉俊昊成了杨德昌、侯孝贤、今村昌平这些亚洲电影大师的忠实影迷。

奉俊昊


在后来的采访中,他回忆这段大学经历:「我其实不懂社会学,也不喜欢我的教授们。我的精力都花在电影社看电影……尽管我也毕业了。」


/02/

“心不在焉”的电影人


在大学期间,奉俊昊是个学渣,对学业完全心不在焉。他的时间全都用来实现电影梦。


在大学毕业之后,奉俊昊为了弥补自己专业上的不足,又进入韩国电影研究院开始了为期两年的学习。


 当时,家里没有提供支持,为了筹钱拍电影,奉俊昊画过漫画,兼职卖过甜甜圈。攒钱买下第一部摄影机后,甚至抱着它睡了一晚上。 


与其他毕业于电影系,研究了很多年电影的导演相比,奉俊昊没有太多优势。


可或许是主修社会学的原因,他能够在电影中加入自己的看法和对社会人群的理解,反而形成了自己独一无二的风格。

电影《寄生虫》剧照


1993年,奉俊昊以编剧和导演的身份拍摄完成了自己的处女作《白色人》。 


这之后,从韩国电影研究院毕业之后的5年,对奉俊昊来说是异常黑暗的5年。 


5年中,他没有拍出过一部作品,长期失业,还因为结婚生子面临着巨大的生活压力,只能靠着给别人写剧本或是从事其他电影相关工作来留在这个行业。 


2003年,《杀人回忆》的上映是奉俊昊导演生涯中的第一个高光时刻。


这部电影根据韩国发生在30余年前的京畿道连环奸杀案改编,让他同时收获了口碑、名声和荣誉。 至今仍被许多影迷奉为奉俊昊最伟大的电影。


而这部电影开启了真实案件改编的先河,接着同样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熔炉》等电影,也推进了韩国相关法制的改革。


至此,奉俊昊成为了备受瞩目的韩国影人。


/03/

看透阶级的社会学家


很多人评价奉俊昊,是一个看透阶级的社会学家。而他对阶级的看法,有一部分来自于小时候的成长环境。 


小时候的饭桌上,父亲奉尚均常常会抱怨单位的荒谬。明明在设计中心工作,主管却是一个呆板的退伍军人。他的父亲非常讨厌军政府。


所以,到目前为止,他导演的7部电影里,每一部都展现社会特定人群的生活纪实和生活背后人们的精神世界。 


每一部电影,都是一个社会缩影。 


《绑架门口狗》,聚焦现代人为了生存,高压下的精神压力;


《杀人回忆》是一起真实发生的少女奸杀案的追踪,上映的时候,现实的凶手还没抓到。奉俊昊说,这部电影不仅仅是给观众看的,也是给凶手看的。


《汉江怪物》表面是一部科幻灾难片,但背后是对韩国政治和社会生活的隐喻;


但他总是否认自己的「社会学家」身份。 


在一次采访中,奉俊昊说对「电影社会学家」这个定位不太满意,他更愿意称自己为一个「怪胎」。 


从小他就沉默寡言的小孩,童年没有什么朋友,但他很喜欢盯着人看。 


他很喜欢观察,他会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观察社会、人与人的关系上。


他虽然出身知识分子家庭,从小生活优渥,有人说他是天生的中产上流阶级。 


或许,也正因为如此,他会下意识背离自己的阶级,擅长发现每种阶层生活的不同,也更爱描述所有阶层的生活。也就是这样一个怪胎,看透了社会中隐形的阶级,并把阶级感深入到自己的作品里,将镜头对准那些社会底层的小人物。 


而阶级的背后是什么呢?是人性。 


奉俊昊说,「我觉得我的电影应该都是在讲述‘不得志’的人的故事,这是作品的共同点。我喜欢以极端条件作为背景,在这种情况下人性会被彰显到极致。」


奉俊昊自己不止一次感恩他所处的时代:「没有独裁,没有审查,我们这一代电影人是幸运的。」 


而他自己,也亲自参加了这个时代。奉俊昊20多岁时,赶上了韩国社会运动的高潮年代。 


他作为那个特殊时代的一员,习惯以社会学视角来观察社会环境的变化和更迭的迭起,甚至,他还亲自参加了韩国电影节对抗好莱坞的「光头运动」。 


他也许那个时候就知道,他注定会通过一些影像来表达这个时代,所以,他要努力保护这个时代。 


他也确实成功了。


这个看透阶级的社会学家,如今变成了创造历史的亚洲导演。


/04/

黑色幽默的固执鬼


很多人说,奉俊昊的长相自带喜感,他的作品也总表现出属于他特色的黑色幽默。但其实,他本身是一个热衷于黑色幽默的怪才。


他时常「自黑」。 


曾说自己在看《绑架门口狗》首映时,看一半就逃出影院呕吐半天;《母亲》中将近一半镜头都想「毁了重拍」。 


他的电影之路也不是一帆风顺,曾经想过放弃。  


2007年的《汉江怪物》在全球都创造了很高的票房,但之前,很多人并不看好,有些同行嘲笑他的题材幼稚。上映之前,奉俊昊自己的压力也很大,他在采访里笑称:打算如果票房成绩不好,就回家开一间音像店。 


包括这次奥斯卡颁奖典礼,很多人得奖后都会很激动地抱着奖杯摆各种pose,接受记者的采访。 


但是奉俊昊在颁奖结束后走出内场,一下子蹲在地上,缓了好几秒才露出笑容对记者们说:「难以置信,蹲下来冷静一下。」 


他可能是第一个在奥斯卡红毯上蹲下来冷静的获奖导演。 


而且,他还特别固执,固执地坚持着自己的底线。 


「我真的希望能保护自己的想象力和电影的各种细节,所有我觉得自己不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好莱坞导演。」 


当美韩合拍的《雪国列车》在北美发行时,美国发行方觉得影片时间过长,希望删减20分钟的戏,奉俊昊当场强烈反对,更多次装作听不懂对方的英文而拒绝回应。 


也正是这种强硬固执的态度,最终让对方妥协,保留了完整的《雪国列车》。 


有人这么评价他,奉俊昊是最不像大师的大师。 


确实,在他身上没有大师的架子,也没有大师的气质,有的只是跟「大师」一样,对作品的坚持和对生活的自嘲。


/05/

“这个世界定义不了好人和坏人”


从无业游民到奥斯卡最佳导演,他用了24年。也正是这24年的经历,我们在奉俊昊的电影里,看到了不一样的阶级,不一样的生活,也看到了关于贫和富的不同底色,尤其是《寄生虫》。 


但事实上,奉俊昊在电影里对于穷与富,没有任何的指责和对立。 


他自己评价《寄生虫》:「这是一部没有小丑的喜剧,没有坏人的悲剧,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在现代这个社会已经不能单就结果去定论。」 


换句话说,这个社会的我们每个人,都是挣扎在生活里的寄生虫。


如今,他凭借《寄生虫》拿下了奥斯卡最佳影片等四个奖项,创造了亚洲电影的历史。 


领奖的时候,奉俊昊说,他学习电影的时候,有一句话让他印象深刻,那句话是「最私人化的表达,就是最动人的表达」。 


而我们现在不得不承认—— 


奉俊昊,就是那个最懂「表达」的人。


他,值得这个最佳导演。



THE END


▼ 还有好看的 ▼


俞敏洪14篇疫情日记:只要每个人都像个人的样子,国家必会像个国家的样子

2月15日晚,俞敏洪想和你聊聊(文中领取大学生免费课程)

在当下关头,我不建议只让孩子安心读书


本文首发公众号麦子熟了(ID:maizi8090)。麦子熟了,百万优秀青年的聚集地。做有趣的人,交有趣的朋友,去有趣的地方,过有趣的人生。

“在看”我吗?


今天看啥 -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KAry2fR7C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