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电商行业
新浪微博电商草根第一大号@电商行业 旗下公众账号。电商业内第一影响力!最值得关注的电商类微信大号,电商最新资讯、行业深度观察、内幕小道、实战干货。每日推送!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电商行业

他用20多年干成世界最大,却因一个决定轰然倒下

电商行业  · 公众号  · 电商  · 2019-07-18 22:24

那个擅长起死回生的神人,带着上万人走上了无归之路。


本文由华商韬略原创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id:hstl8888)

作者:王巍峰


2006年,还是“小角色”的刘强东四处找钱。四处碰壁中,河南安彩集团成为第一家愿意为他投资的金主。然而,首批150万元到账不久,安彩就决定停止投资并追回了钱。


次年,安彩向法院申请破产,京东开始在新世界加速狂奔。


01


1980年代,结婚“三大件”里,电视机严重依赖进口。


为缓解不利形势,1984年,我国大力推行彩电工业国产化,着手兴建彩电核心原件工厂——玻壳厂。首批引进的6条生产线,1条放在了河南安阳。


国家重大项目落地,安阳的领导十分激动,安排了一名副市长专抓此事。


相对于上海、沈阳等实力对手,安阳“几乎是最貌不起眼的一个”。


但安阳出了个李留恩,事情变得不同。


李留恩1941年出生在濮阳市南乐县一户姓刘的贫苦农村家庭,第二年,河南大旱成了冯小刚《一九四二》的现实版。一家人向南逃生。


走到汤阴,李留恩得了肺炎。父母痛下决定,带着另外三个孩子继续前行,李留恩的姑父、姑姑带他留在安阳。挺过这一劫,李留恩随了姑父的姓。


姑父为他起名“李留安”。后来,他得知身世,为自己改名“李留恩”。


安阳机电技工学校毕业后,李留恩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是电工理论教师。入职不久,他就帮学校附属工厂设计了一台盐浴炉,引起市领导重视。


后来,安阳当地的造纸厂、钢管厂、齿轮厂等企业都出现过经他设计、改造的机器。这让他的本领越来越大,名气越来越大,自信也越来越大。


甚至,他夸下海口,“没有搞不懂的机械原理”。有人拿来进口设备让他观摩,不到半天他就明白了如何操作。


李留恩还有一种特殊能力:让烂企业重生。


连年亏损的自行车二厂,到了他手里,一年就成为国内知名的先进企业。


安阳落地国家项目时,李留恩因此被委以重任:在荒地上建成一个国际水平的玻壳厂。也就是从零开始,建设起了后来的安彩。


“他总是坚持己见,不走寻常路,兼具对于目标和结果的高度执著和不计一切代价的狠劲。


从筹备建厂,李留恩就表现出很强的领导风范。工厂还未投产,他就制定了一系列规矩,大到企业前景,小到清洁工行为规范,一应俱全,被称为“安彩36条”。


军法如山,令行禁止。


1990年5月17日,安彩点火试产。安彩人以为源源不断的利润会向自己奔涌而来,但结果,却是一波三折,也让李留恩备受考验。


和其他5地区不同,安阳并没有接受电子工业部推荐选择美国康宁的设备和技术,而是选择日本NEC公司。理由是,康宁虽大,设备和技术却仍然停留在60年代,NEC的技术则更精良。


但NEC对中国人的善意,却是不足的。


“徒弟”安彩的玻壳试产第二天,“师傅”NEC就宣布玻壳降价30%,相当于对安彩进行灭顶式的打击。


更有甚者,NEC技术人员给安彩机械做过调试之后,出门就预言:三个月内安彩就会停产倒闭。


NEC不光是嘴上说,还暗中使了坏:在输出设备和技术时留了一手,包括将核心设备量规的设定值比正常值偏离0.1毫米、隐藏关键的一道精磨程序等。


动作细小,生产者难以察觉,生产出来却在质量上出了大问题。



“每天材料损失就达80万元”,一时间,安彩生产出来的不合格玻壳堆满了工厂仓库、厂外马路、广场,甚至还堆满了安阳土特产仓库,以及安阳滑校的飞机场……


“李留恩没有金刚钻”、“不会压彩色玻壳”……


日本人也来看热闹“安彩人又笨又懒。


各种诽谤和攻击下,李留恩面不改色心不跳,但他的妻子受不住了,找到驻厂联络员哭诉:


你们下李留恩的课吧,别再让他干下去了!


02


“搞得好是一座金山,搞不好是万丈深渊!


安彩生死存亡之际,李留恩顶住压力,逼着安彩走自己的路,并提出新的要求:“消化吸收视同科研,创新视同发明。


雪耻者的创造力是无限的。


带领中外技术人员,李留恩日以继夜地攻克一个个技术难关。吃住在工厂,成为常事。有些员工无法抽身,甚至在工厂举办婚礼。


1992年5月,安彩成功开发出东芝型54厘米彩玻,填补了国内空白。8月,安彩的双压出东芝型21英寸彩屏,结束了中国不能双压大屏幕的历史。


这成为安彩中兴的转折点。


那前后,李留恩带领安彩人一共解决了40多项工艺问题,完成258项技术改造,填补了8项国内空白。模具、磨料、研磨具全部实现国产化,生产能力超过原设计的80%以上。


靠此转折,1992年,安彩实现扭亏为盈。


也是从这一年,身为安彩总经理的李留恩开始在内部推行“总经理令”。截至1999年,共发布12道令。


总经理令不仅严格规范了生产、质控、追责制度,还对各种小事做出精细规范。吸烟、早退、迟到,以及践踏绿篱、草坪,轻则罚款警告,重则辞退。


几个烟头,就能“株连”车间主任、工段长、班长。


严令无情,让安彩的人员管理和产品质量,远超行业平均水平。严令之下,众生平等,但也让安彩成了“一言堂”。


“干不好卫生间,就干不好企业”,总经理令一出,安彩上下即刻掀起轰轰烈烈的“厕所运动”。卫生间不仅贴上瓷砖,“并且可以冲澡,有宾馆的感觉”。


修剪得体的草坪,最能彰显城堡主人的富足和悠闲。安彩的厕所,就是李留恩的草坪。


小事情管得紧,大事情,李留恩更是管得狠。


“在建设速度上要比外国人设计、总承包的要快;在工程总投资上要比外国人省;在技术质量上要比外国人高。


1994年,李留恩上马安彩二期工程,实行“自我技术总承包”,进一步争取产业自主权。此后,三期、四期工程,均延续这一战略。


突破技术围城之后,安彩生产工期缩短,成本降低,越做越大,真正拥有了市场话语权。其玻壳在国内市场占有率快速攻到50%以上并长期保持。


“有了安彩,中国人买电视少花1/3的钱”。


但,安阳多出一批富人。


1997年,安阳居民平均工资700元,安彩员工5000元,管理层上万元。在同龄人考虑继承祖居或者翻盖大瓦房时,安彩人已经在准备装修自己的商品房。


“到安彩干活去”,成为当时安阳最具煽动力的口号。



安彩,就是整个安阳的Super Star。厂区外的安彩大道,是当时安阳市最繁华的街道。这里有全安阳最贵的扎啤,私家车载着酒客,川流不息。


安彩人的收入水平和消费力画出隐形的分界线,在当时贫穷的安阳,形成一座“财富王国”。


李留恩,是这王国的“王”。


03


1990年代,国家领导人开始一波接一波到访安彩,把李留恩的手,握了一遍又一遍。


1993年起,李留恩的头上开始密集光环:河南省重点建设先进工作者、“五一”劳动奖、国家级优秀专家、河南省优秀企业家、河南省劳模、全国优秀企业家“金牛奖”……


他的总经理令中的“七字系统管理法”,也被评为河南省企业管理现代化成果一等奖。


李留恩的能力不仅得到官方认可,而且不断被市场买单。


扭亏能手,似乎成了点金手。


1998年12月,安彩兼并成都红光玻壳厂。这家负债过亿、3000人下岗的企业,1年后起死回生。


1999年8月,安彩兼并天津市津京玻壳厂,同样快速扭亏为盈;9月,兼并河南新乡美乐集团……


“在别人那里是废铁一堆,运回安彩就成了职工形容的‘印票子’的设备。


通过输出技术数据和技术模型,让沉睡的生产线产出合格产品,李留恩把此举称为“信息兼并”。他也因此成为“2000年成都西部论坛明星人物”。


他可以不打报告自由出入市长办公室,去外地谈合作,接待他的也通常都是当地一把手。


2001年,安彩年终大会上,李留恩身穿黑色西装,自豪地宣布:“安彩实现了销售收入60亿元、利税7亿元、资产80亿元,年产玻壳3000万套!


话音未落,场下6000人已经沸腾。


2002年,安彩注资1亿开发卫星定位系统,2年后资金耗尽;2003年,华林集团老总孙树华找到李留恩一起搞“西气东输”,安彩损失超1.3亿;此后安彩又做担保,搞物流……


也是2003年,李留恩还干了件划时代意义的大事:


他应玻壳界“开山鼻祖”美国康宁的邀请,坐着康宁的专机到美国考察,然后用5000万美元买下了康宁9条玻壳生产线。


2000年,康宁就决定出售旗下玻壳工厂,起初要价是6亿美元,迟迟找不到买主,价格一降再降。等到李留恩上门时,要价已变成1.5亿美元。


李留恩非常珍惜这个机会,但他还是忍住兴奋:“安彩没有这个实力,价格不能接受”,并且狠狠地杀了康宁的价:5000万美元,我们就要了。


5000万美元,9条生产线,意义重大:安彩一跃成为世界最大玻壳企业。


一举攻下世界第一,在那个中国企业还普遍望洋兴叹的年代,李留恩和安彩迎来史无前例的高光时刻。


然而,这却是安彩最后的辉煌时刻。


04


李留恩登上世界第一时,一个新的世界正破“壳”而出。


世界正在变平:液晶平板正在取代传统CRT(俗称“大头”显示器)。


安彩的核心业务就是正在被取代的CRT。


2000年开始,彩电行业大洗牌,传统彩电企业以4天死掉1家的速度进行萎缩。电视的战场转移了,但沉醉在成功里的李留恩依然开足马力在CRT战场狂奔。


收购康宁的第三年,也就是2005年,液晶全面来袭,玻壳市场急剧萎缩,价格近乎悬崖式下跌,降价幅度最高达35%。安彩当年亏损1.8亿元。


而把玻壳甩给安彩的康宁,此时已是世界最大的液晶显示器用玻璃生产商。


银行不再看好安彩,捂紧钱袋,并催收过去的贷款。


盲目多元化、核心业务亏损、收购康宁落后生产线,很快耗尽了安彩多年积攒的家底。银行贷款缩紧,则切断安彩的另一条生命线。


不久,安彩大面积停产。


迫于压力,李留恩最终决定投入液晶玻璃基板项目,但一切都来不及了。他征用来做液晶项目的土地,直到安彩破产还没有开工建设。


2006年3月25日,一位曾经“立志献身安彩”的大学生,以跳楼的方式逼要先前缴纳的集资款,同年,安彩决定投资京东,指望京东的增长潜力以及3C电商业务为其带来新的转机。


然而,一穷二白的安彩,已经自身难保。投资后,又反悔,还把已经投的钱都追了回去。


当年,安彩亏损高达18.5亿元。


当年,一纸50字的免职令下达。


李留恩,走下神坛。


“救救安彩”,安彩多次向河南政府直白呼吁,但大势已去,积重难返。


2007年12月29日,安阳市人民法院正式受理安彩申请破产还款一案。昔日繁华的安彩大道,也变得冷冷清清。



令人唏嘘的是,就在安彩收购康宁生产线的那一年,也曾主要生产CRT部件,但被安彩长期折煞的京东方,以3.8亿美元收购陷入债务危机的韩国HYDIS旗下液晶业务。


到2007年安彩申请破产时,长期不被安彩放在眼里的京东方,已在北京建成大陆第一条自主技术的第五代TFT-LCD液晶生产线,营收突破百亿大关,并为新的时代埋下伏笔。


如今,安彩早已灰飞湮灭,而京东方则在新时代的车轨上持续追赶,超越,成为全球显示业的绝对王者。


自2017年问鼎全球液晶显示器件出货量第一以来,京东方不但坐稳了出货总量的全球第一,而且持续在各大应用领域更高更强。


2019年第一季度,京东方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PC显示器、电视显示屏领域的出货量均继续保持全球第一,而且创下市占率新高,是名副其实的全球显示之王。


更令人唏嘘的是:


事实上,李留恩也曾预判到液晶才是未来。


2002年,从美国考察归来的他,兴致勃勃地在中层干部大会上分享了自己的见闻,并且预言:未来的世界属于等离子、液晶等高新科技。


会上,有人谨慎试探,“可否开始系列产品的研制”?


但李留恩否定了。


他根据个人经验认定,CRT还有10年的市场。


而京东方的伟大逆袭,则源于其创始人王东升不但更早看到了未来,而且一旦看到,就全力以赴地奔向了未来。


1998年,见微知著的王东升通过对显示产业的前瞻研究和判断,认定平板取代CRT是必定的,决定转型平板显示,并在PDP(等离子)、FED(场致发光)、TFT-LCD(液晶)等平板显示技术中选择了以半导体技术为基础的TFT-LCD这一技术路线。


即便PDP、FED投资少、风险小,TFT-LCD投资大,风险高,很多人都反对做TFT-LCD,他也坚定信念要做TFT-LCD。理由是,他反复深度研究后认为:


自1947年晶体管诞生以来,电子器件进化史就是一部半导体技术替代真空电子技术的发展史。PDP、FED、TFT-LCD中,只有液晶显示是以半导体技术为基础的。


原本同在CRT战场的安彩和京东方,就这样在两位领航者的不同眼光中,加速开向了不同的命运和方向。



今天看啥 -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LPJLQEQk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