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传媒学术网
第一时间、分享中外传播与媒介研究的最新学术动态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公众号  ›  传媒学术网

José van Dijck & Thomas Poell | 社交媒体与公共空间的转型

传媒学术网  · 公众号  · 科研  · 2019-01-11 20:18


本文为英文期刊Social Media + Society专辑“社交媒体与公共空间”的序言,来自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的两位编辑,José van DijckThomas Poell梳理了有关社交媒体平台与公共空间转型的几个主要理论路径,在这里摘译分享给大家:


对社交媒体研究而言,过去的十年中,我们经历了两个阶段:2004-2010年,大部分研究关注的是用户与社交媒体平台提供的创意空间;而在2010-2015年,学术界将注意力转向社交媒体平台如何参与专业行为,包括新闻的生产和分发、健康、教育、法律与秩序、商业交易,以及公民社会,等等。换句话说,学术界在追踪的是一个重要变化:社交媒体已经对社会进行了全面渗透。


作为一种新的基础设施,社交媒体经过第一个十年的发展,已经深刻地影响了社会的组织和公众的形成方式。我们正处于一场可以被称为“平台化社会”的转型过程中。这是一个由各种平台企业组成的全球性联合体,它们之间的相互依赖关系是由一套共同的机制构成的。在我们即将出版的新书《平台社会》(Platform Society)中,我们提出,社交媒体平台的商业属性正在驱使着公共与私人传播的改变,也影响着媒体的政治经济结构的转型。全球化的社交媒体平台也迫使各种经济体、文化形态和社会力量重新思考其在公共空间的位置。


鉴于新兴的平台社会的复杂性,我们必须结合不同的理论和方法,以追踪和分析塑造这一新的全球体系的多方面力量。这一期专辑介绍并讨论了深入了解社交媒体平台如何干预公共空间所需要的不同视角——历史文化、社会技术和技术商业,最后也提出学术界需要整合有关社交媒体和公共性的不同理论路径,来搭建新的分析模式。


一、历史文化视角


Megan Ankerson关注的是一个特定的历史阶段,即社交媒体的“史前”阶段,而Sara Marino则追溯了意大利移民如何将社交媒体转变为跨国社交空间。


Ankerson认为,万维网的历史分期普遍为Web1.0(只读)和Web2.0(读/写)两个时代。通过对“社交媒体”系谱的研究,作者揭示了Web1.0和Web2.0的概念是如何通过设计和生产实践、文化和技术框架、制度安排和专业联盟不断重新组合的。从历史学的角度出发,关注这些不断变化的命名方式,我们可以超越有关社交网络的胜利修辞,更准确地理解以用户画像和定向广告投放为核心的特定类型的“社交”是如何运作的。


Marino通过对伦敦的意大利在线社区的研究探讨了公共空间的转变。她指出,除了像Facebook和Twitter这样的主要商业平台之外,还有一些重要的社交媒体空间:在线论坛之所以至关重要是因为它能作为“坚定立场和表达支持的平台”,而SNSs则被用作娱乐工具。


Ankerson和Marino的观点是互补的,在某种程度上是重叠的:用户需求和平台功能的相互配置是在线平台对公共空间、受众、公众和社区的组织和想象的结果。两位作者从特定的历史和文化背景出发,都强调了文化想象在社交媒体网站转型中的重要性。


二、社会技术视角


这部分的三篇文章主要关注社交媒体的社会技术层面及其对公共空间转型的影响。他们关注的重点主要是社交网站如何塑造日常习惯和基于行业或政治的社会运动实践。


首先,Almgren和Olsson研究了现有的新闻机构如何应对社交媒体和参与性媒体渠道的出现。他们分析了一家瑞典网络报纸如何通过实现文章评论功能来把握在线参与。事实证明,这家新闻网站试图引导读者选择诸如娱乐、艺术或体育等“轻量级新闻”,但并不总是与读者对健康和政治等严肃新闻话题进行评论的实际兴趣一致。


技术、生产者和用户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是Sander Schwartz关于社交媒体在丹麦选举活动中的作用的研究主题。通过对受访者的调查,Schwartz得出结论:Facebook成功地将政客与支持他们的公民联系起来。在Facebook平台上,政客们被允许进行战略性的政治交流,同时他们也可以有效地营销党派观点。因此,随着政治营销策略和社会媒体营销工具的纠缠,公众辩论的空间被关闭了。就像在Almgren和Olsson的文章中讨论的瑞典报纸一样,网络平台的技术特征和社会行为相互联系在一起。


Stefania Milan采用了Lance Bennett和Alexandra Segerberg 通过社交媒体分析抗议组织而提出的集体行动的概念。她认为,集体行动的动力既取决于平台的政治,也由社交媒体的使用者实现共同(政治)目标的意图来决定。Milan提出了“云抗议”的概念作为实证分析的框架:一方面,移动社交媒体作为政治活动家掌握的对社交行为的调解工具,帮助政治家实现其政治意图;另一方面,移动社交媒体与用户的社交行为不是简单的塑造与被塑造的关系,二者在社交行为发生时相互形塑。



三、技术-商业视角


这一视角提醒我们,不管历史的、文化的和社会技术的维度多么显在,我们也不能忘记,那些驱动社交媒体的经济动力,它们来自具体的平台和特定的社会语境。


Rob Heyman和Jo Pierson专注于在全球范围内提供社交网络服务、进行商业运营的Facebook如何将用户与广告商和数据开发商联系起来:通过引导用户之间的私人交流,社交媒体平台转变成一个公共空间。用户在这个空间里接触各种商业信息,而社交媒体平台则从用户行为中提取用户的浏览信息。 


与Rob Heyman和Jo Pierson的关注点不同,David Nieborg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对游戏平台的购买者、使用者和拥有者之间的关系提出了质疑。在更大的社交媒体生态系统中,平台拥有者扮演着“看门人”的中心角色,成为小型游戏工作室与大型多样化的全球受众之间的关键连接点。


四、异质组合:多学科观点结合分析的重要性


本期特刊的七篇文章展示了“平台社会”的不同方面。在我们看来,研究社交媒体平台的挑战在于审视文化想象、用户和专业实践、技术架构和商业模式是如何不断地、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的,而公共空间正是通过这种异质性的结构进行转型的。“平台社会”不是一种静止的状态,而是一种新兴的动态。


学者们往往倾向于把注意力集中在一组特定的关系上,以此作为了解整体是如何构成的关键。这种趋势在当前的公共性重组中普遍存在。应该明确的是,社会文化活动与社会平台的技术商业基础深深地交织在一起。通过关注这种结构的一部分,我们往往会误解其中起作用的动态力量。片面的解释不仅使我们无法理解社会平台的兴起如何威胁到公共空间的民主特性,而且也会使我们无法理解公民和公共机构是如何利用社交平台积极地参与到塑造平台社会的活动中来的。因此,学者需要结合不同理论的关注点来深入探讨社交媒体与公共空间转型的问题。


专辑目录如下:


Crushing Candy: The Free-to-Play Game in Its Connective Commodity Form

David B. Nieborg


Social Media, Delinguistification and Colonization of Lifeworld: Changing Faces of Facebook

Rob Heyman, Jo Pierson


‘Let’s Get Them Involved’ ... to Some Extent: Analyzing Online News Participation

Susanne M. Almgren, Tobias Olsson


Social Media and the “Read-Only” Web: Reconfiguring Social Logics and Historical Boundaries

Megan Sapnar Ankerson


Making Space, Making Place: Digital Togetherness and the Redefinition of Migrant Identities Online

Sara Marino


Campaigning and contestation: Comments on politicians’ Facebook pages during the 2011 Danish general election campaign

Sander Andreas Schwartz


When Algorithms Shape Collective Action: Social Media and the Dynamics of Cloud Protesting

Stefania Milan


*阅读该专辑全文,请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官网。


原文:José van Dijck & Thomas Poell (2015), Social Media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Public Space, Social Media + Society, July-December 2015: 1–5;编译-袁玥


联系与投稿信箱

editor@chinamediaresearch.cn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MtprAImIgK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