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印象笔记
全球2亿人都在用的印象笔记 Evernote,是世界上最好的笔记应用,手机、电脑和平板都能用。一个微笑的大象头,让你不忘记一切重要的东西。大量事实表明:爱用印象笔记的人,90%都是聪明人,剩下10%是更聪明的人。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印象笔记

大象赠书 | “应许之路”幻灭,“迷失的一代”该如何前行

印象笔记  · 公众号  · 学习  · 2020-01-17 18:30


你迷茫吗?你迷茫的时候在做什么?

现在好像很少有不迷茫的年轻人。

红遍2019的《野狼disco》第一句就是「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那么,到底是好是坏呢?目力所及的地方,公号、微博、大小媒体,各执一词。

向内无法寻求答案的时候,外面的世界或许可以给你启发。

一衣带水的邻国日本,30年前就曾出现过所谓「迷失的一代」。

他们和你一样,甚至处境比你更艰难:当时日本的大环境是从91年经济崩溃至2000年长期经济不景气,因此日本学者们也将1991年出生的日本人称之为“The Lost Generation”(迷失的一代)。

《千与千寻》这部电影大家也许看过,它不仅仅讲述了一个少女的奇幻旅程,同时也是20世纪日本经济衰退的“缩影”:

女主角千寻就是迷失的一代的典型代表。


这部作品也在一定程度上映射了当时日本的国情,讲述日本迷失的一代应该如何实现自我救赎。无独有偶,世界范围内很多作家学者都被“迷失的一代”吸引了目光,创作出很多优秀的作品。


戴维·皮林的《日本:生存的艺术》就是其中的代表。


在当时的日本,“迷失的一代”如何自救是全社会关心的话题。

在《日本:生存的艺术》这本书中,戴维·皮林采访了日本社会各个阶层的人物,力求全面真实地为读者描绘出“迷失的一代”的 真实处境,传递各个阶层对日本当时的大环境及“迷失的一代”的看法。



 “迷失的一代”面临着什么

戴维·皮林的采访对象之一下坪久美子,是“迷失的一代”的典型代表。下坪久美子将被她称为“冰河时代”的这个时期的开端定在1995年的冬天。


对她而言,这一年最不寻常的地方不是地震也不是沙林毒气袭击事件,而是许多年轻人开始被父辈视为理所当然的体制内生活拒之门外。


大学时代的最后一年,她向各大公司投出100多份求职简历,每一份都整整齐齐地手写在明信片上。


她回忆说,她当时得到了大约50份回复,比例比同等条件的男生低一些,但是这也给了她足够的希望,让她以为自己能够在“日本梦”的大饼上分到小小的一块。


但是最终下坪发现,自己梦想的美好之路入口被封死了。



下坪描绘了自己年轻时的职业期许:那时候,她跟其他满怀希望的大学毕业生一样,开始找工作,这个过程被日本人称为“就职活动”,即日本公司从毕业生中大规模筛选人才的过程。

“就职活动虽然发生在城市,但是跟野生动物大规模迁徙有一拼。

然而,他们的终点并不是东非的大草原而是大公司里的职位,这同时意味着成为“日本梦”的一分子。

但是,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成功完成这场就职大迁徙的毕业生少之又少。

各公司终于意识到20世纪90年代初的那场房地产价格暴跌而导致的经济大地震并不是一场偶发事件,它们必须做出一些调整。

因为它们同现有员工之间结成的契约虽然并未明确规定,但是大家都心照不宣地认为自己得到的是一份终身职业,所以辞退老员工几乎是不可能的。

唯一的选择就是少雇用一些刚毕业的大学生,甚至暂停一切大学生招聘 计划,下坪以及跟她一样的数百万毕业生成为这项决定的直接受害人,被拒之门外的他们成了“迷失的一代”。


应许之路的破灭


跟那个时代的很多人一样,下坪被日本经济环境的改变打了个措手不及。原本她对自己人生的规划是成为所谓的“综合职”职员,这是大学毕业生能够得到的最高层次的公司职位,一般可以在公司中按部就班的顺利晋升。


当时人们的观念正在慢慢转变,然而还是有很多雇主认为这些顶级的职位应该留给承担着养家糊口责任的男人。


这种观念再加上江河日下的经济形势就意味着,下坪得到她渴望的那种职位的希望是非常渺茫的。


在毕业前,她认为“原本有一条事业发展的应许之路。人们加入一家公司,然后跟自己的同事一起在这家公司工作一辈子。”


但她走上“应许之路”的梦想很快就破灭了,她一份录取通知书也没有拿到,直到最后一刻她才得到唯一一份肯定的答复,但是录用她的并不是她希望加入的那种公司。


在日本,几乎所有重要的招聘活动都是在毕业季集中进行的,没有其他机会,直到今天,情况也没有太大变化。


大部分公司都不接受跳槽的人,它们希望雇用初出茅庐的毕业生,这样就可以从头开始对他们进行培训,用下坪的话说,就是对他们进行“洗脑”——把他们变成听话的雇员。


“如果你脱离了既定的应许之路,就会得到‘这个人不怎么样’的评价,因为你不属于任何机构,”下坪说,“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就意味着拥有较高的社会地位,没有稳定的工作就意味着社会地位低下。


“我现在已经37岁了,很多像我这个年纪的人还在很绝望地做着临时性工作,他们的工资很低,跟刚毕业的学生差不多,而实际上他们开始职业生涯已经近20年了,这是一种社会歧视。”


一条走出迷失的可行之路


下坪比大多数跟她一样处境的人要幸运,因为她英语说得很好,她走了一条不同的职业道路,为设在日本的外国公司工作。外国公司不介意她是不是大学一毕业就在本公司供职,她甚至担任过人力资源部门的主管。


她始终对自己这一代人被剥夺了父辈享有的那些待遇而耿耿于怀。“读大四的时候,我好嫉妒那些生活在泡沫经济时代的人,公司会为他们的吃吃喝喝埋单。”她说的是路人尽知的巨额费用账户。


她一边回顾,一边又说:“日本真正繁荣的时候,我还是个高中生,那一代人毕竟有过快活的日子,而像我这样生活在‘冰川时代’的人根本就不知道那泡沫的滋味。”


“今天的年轻人更是不知道增长为何物,他们只经历过裁员和萧条,这就是他们了解到的日本经济的全部。正因如此,日本人如今连梦想都缩水了。”


在人力资源部门的工作经历让她深感日本的雇佣制度亟须改变。她说,日本现有的雇佣制度是一场赢家通吃的博彩,对那些在毕业之后早早就占好位置的人有利,却将其他人排除在外。


“我个人很希望有其他的道路可走,但是目前的体系是唯一确定的道路。”她诡秘地说,“为了让年青一代有些希望,我真的希望能够彻底毁掉旧的体系。”


村上春树对应许之路的看法


戴维·皮林还采访了日本著名后现代主义作家村上春树,在他的小说中,有很多是在展现“迷失的一代“的生活现状。


在谈到“应许之路“问题时,村上认为,将应许之路分化成上百条从未被探索过的道路才是职业发展道路的应有之义。



在谈到日本兢兢业业的上班族时,“我对他们的情感自然是爱恨交加的,”村上小心翼翼地组织着自己的语言,“我尊重他们,但是与此同时,他们让我感到沮丧。我认为他们的生活很可笑,他们实际上是在消耗,消耗他们自己。”

“你知道,他们每天在家与办公室之间奔波两个小时,他们工作那么努力,这是不人道的。当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孩子都睡着了,这是人性的浪费。”

村上本人对后泡沫一代更觉亲近,他还热情洋溢地谈到“飞特族”(Freeter),在日语中这个词指的是那些只做临时性工作的人,他们的工作大都薪酬极低,而且毫无发展前途。

对大部分社会观察者而言,飞特族干完一份不稳定的工作又去做另外一份这样的工作,这种观点本身就是多年以来经济危机沉疴难起而导致的各种问题的表现之一。

很多日本人认为这些工作收入低、不稳定还没有发展前途,村上却认为这些年轻人其实是在创造一些全新的东西。

“我们的社会已经在改变了,”他说,“有这么多飞特族,他们选择自由自在的生活,他们对选择生活方式有自己的看法。我认为, 人们的选择越多,我们的社会就越开放。

日本社会刻板僵化的旧体系也许能够帮助日本更好地追赶,村上说,但是这些东西如今已经不合时宜了,而且会妨碍个人发展和个人选择。

“大部分日本人根本没有方向感,”他接着说道,“我们迷路了,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但是,这是很自然的事,也是很正常的事。是时候开始思考了,我们不需要太着急。


福利时间到!

评论区聊聊
你最近的困惑

大象将抽取点赞前3名的象亲
各送上《日本:生存的艺术》一本


今天看啥 -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NzDHH5fnV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