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布尔费墨
经济专栏作者 微博签约自媒体 布老师是影响了一代年轻人思想的人生导师。他不仅是一个理性思考的奥地利学派自由主义者,而且他也是一个有爱的人。
专栏主题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微博  ›  布尔费墨

不是男人压迫女人,而是女人压迫女人。-20190315172313

布尔费墨  · 微博  · 2019-03-15 17:23

2019-03-15 17:23

不是男人压迫女人,而是女人压迫女人。
不要总想着搞两性对立、做大文章。

@界面 一向出好文章,但这篇《减肥,不是因为我胖,而是因为我是女人》应该不算。结论想当然,归因太偷懒。女性对减肥的偏好,怎么能含糊不清的说是因为“社会氛围也对二者从未宽容”呢?这是错的。此外,这句话可能是病句,作者想表达的似乎是“社会氛围也对二者从未(同等)宽容”。

【聚焦】减肥,不是因为我胖,而是因为我是女人

社会氛围是由男人和女人包括减肥的女人自己共同营造的。女性比男性更偏好减肥是一个社会学与进化心理学问题,此前有过大量研究的,主要结论是:

1,女性对身材不满和病态饮食主要取决于同性竞争,被同性间接侵犯(females' indirect aggression)、攻击的女性更容易出现厌食症和过分追求瘦等行为。(The sexual competition hypothesis for eating disorders,2011,网页链接

2,被试男性颜值高,可减少25%来自同性的攻击。被试女性颜值高,会增加35%来自同性的攻击。职场模拟实验也表明女性比男性更排斥更具面容吸引力的同性。学生人群研究表明,体重过轻的女生更容易成为间接侵犯(背地议论等等)的目标:人类女性感受到了同性竞争对手高出自己的配偶价值带来的威胁,这是本能。(Is beauty a gift or a curse? The influence of an offender's physical attractiveness on forgiveness,2011,网页链接。Does Being Attractive Always Help? Positive and Negative Effects of Attractiveness on Social Decision Making,2011,网页链接。)

3,暴露在身材好而性感的女性面前的女被试者,对自己身材不满意度更高,且较瘦的女性不满意度最高,因为前者女性与她们间的竞争关系最强。当同时有一位有魅力的男性和凸显身材的女性在场时,女被试者对身材不满意度达到最高。(Jealousy mediat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ttractiveness comparison and females' indirect aggression,2011,网页链接。The Attractive Female Body Weight and Female Body Dissatisfaction in 26 Countries Across 10 World Regions: Results of the International Body Project I,2010,网页链接

对比作者文字,ta可能已经意识到哪些不对劲:

1,“在当今女性的生活之中,减肥已经成为一项一年四季都需要提醒自己的待办事宜,而不去减肥,不仅失去了一种社交的谈资,甚至被视为一种“堕落”。”

2,“艺术家蔡乙荣的作品《减肥计划》曾探讨了当下审美标准化的过程。失恋的她并未得到朋友内在的关心,而是收到了他们对于自己外形的关心:“好好减肥,瘦了以后你一定会找到更好的。””

3,“很多女性也强调所谓“女性”的某些身体部位,如胸部、臀部和大腿,这些在社交网络上可见一斑。”

4,“对于身体的不满,本就是许多女性的共同特征(有时它表现在节食或暴饮暴食上)。”

5,文章中多次写到,这一切离不开“媒体”、“自媒体”的刻画和错误引导。但引用的一张嘲讽肥胖女性的剧照中,背后讪笑者正是一群女性,领头的是一位漂亮的、身材好的女性。

我认为写作这个选题是好事,可以提醒偏好减肥的女性不要那么病态减肥。但文中多次含糊不清的指向(社会、媒体、自媒体)、微妙措辞(社会从未对二者宽容),就不厚道了。作者虽然引用了三篇论文,看到了“男性节食时,他们更倾向于通过变得更加强壮来增强自己的身体建设。而女性在节食时,则更倾向于让自己变得更瘦。”但可能还是看的不够多。有些问题没那么简单就归因,所以没有找到为什么男性倾向于“强壮”而女性倾向于“更瘦”的真实原因。

女性并不傻,不会因为“媒体、自媒体”鼓动就把减肥当成“一年四季都需要提醒自己的待办事宜”;女性艺术家艺术家蔡乙荣“在结束了三年的初恋最痛不欲生的时候,大家都把她失恋的原因直线性地归结到她肥胖的身体上,而没有关注她内心真正的伤痛和原因。”请问:这里的“大家”是男性还是女性?

作者蔡星卓在这里用了“他们”,说“收到了他们对于自己外形的关心:“好好减肥,瘦了以后你一定会找到更好的。”这是不是搜集的证据不足以把结论引向两性对立,而“不得已”用的春秋笔法?这个问题是我读完文章推测的,如果有不对的地方,我希望道歉。

→_→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PBxSF8J9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