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乱翻书
纸上谈兵,分辨科技史信号与噪声。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公众号  ›  乱翻书

[原创]头条产品故事:飞飞的Pinterest尝试

乱翻书  · 公众号  · 热门自媒体  · 2018-11-09 20:09

文/潘乱


字节跳动第一款跟信息分发主轴相关的产品是飞飞看图,一个类Pinterest的图片采集产品。


飞飞应该是12年三四月开发上线的,这时张一鸣刚带着10人规模小团队从上家公司九九房出来搬到知春路锦秋家园的民居里开始新的创业,跟当时的豌豆荚和36氪都是邻居。


今日头条的前身九九房是房产咨询,在这个团队做房产资讯的时候,发现聚合框架是能够更好满足移动内容消费的产品。


因为买房是一个长决策周期,所以他需要很关心各种政策面的消息,买房人和中介中间就更要天天的关心这些。当时九九房围绕这个做了一个产品叫房产资讯,就是把各大门户平台跟房产相关的信息都聚合在一起,然后在移动上去阅读。这在当时很受欢迎。


团队很快就意识到这套信息框架应该泛化,只锁在房产这个领域太亏了,太小了。然后就有了后来的字节跳动。


但一开始张一鸣也没敢切得太大。


头条最开始是先从娱乐切的,因为12年的App Store排行榜前几名的都是搞笑的,且他们大部分都还是非常初级的一种形态。头条第一个app是搞笑囧图,就是抓了一堆搞笑的图片。然后就是内涵段子,抓了一堆搞笑的段子。


说初级形态是因为12年初的移动互联网还处在刚刚起步的发展期,更多还是一些个人开发者在参与,他们没有补给和持续更新的能力。即当时最常见的APP都是那种离线的上百兆的一个安装包,类似一本本完结版的电子书,里面的内容看完了就是看完了不会再更新的。

 


头图发现这需求很大,然后稍微有点能力的一个优秀的团队一定会做得比他们都好。既然别人都不是在线的,那头条就全部都做在线的。别人的安装包都是上百兆,那头条就做成服务器端更新,安装包只需要几兆,且内容是不断更新的。


因为不确定具体哪个产品形态最好,头条在12年上半年头条做了十多款产品投放市场做测试。其中最早的内涵段子和搞笑囧图都是垂直内容聚合产品,跟推荐和分发都没关系,因为里面全都是搞笑内容。其中,段子比囧图发展更好的主要原因就是段子比图片更省流量,加上很多人不认识那个囧字。


但直到这个阶段头条做的都还是内容聚合,与算法个性化推荐分发无关。


在12年之前的中国互联网,用户的内容消费需求主要由门户、社区、社交产品满足。门户的问题是编辑意志产能有限,社区社交产品是你必须去消费这个版块或这个人的所有信息。


如果你关注一个人,大概率他的兴趣不是你都喜欢的。你可能喜欢一位朋友唱歌自拍,却不喜欢他忧国忧民。通过社交手段去满足信息获取需求,是有噪音不完美的,那如何让用户找到他感兴趣的好内容呢?


飞飞网页版的slogan是发现好内容


张一鸣曾说饭否网的工作经历让他意识到社交跟获取信息是两码事,应该有更高效的内容分发方式来满足用户不同层面的内容消费需求。


那基于人来整理内容怎样?当时从美国看,继Twitter短文本之后,Pinterest也是新一代的读图潮流。你可以关注人,或者关注合集,这种二维筛选是更精准更高信噪比的,我可以只关注某人在某个特定主题下的内容。


头条同时开发了飞飞网页版和APP飞飞看图。


还有热心朋友给产品提意见


即,头条最早期的信息分发尝试,不是基于算法推荐,而是基于人的。


但团队很快就发现这个产品问题太大。


对于普通用户来说,不管是收集内容,还是关注他人,两方面都是很难的事情。不管是整理这些内容,还是让用户发现内容,都很难持续做出价值来。


经历过这次失败的张一鸣,在13年初谷歌关闭Google Reader时,专门在腾讯科技发文《为佩奇关闭Google Reader的魄力叫好!》


在我使用过一段Google Reader后,就已经不看好它的前景。


这里订阅模式对用户要求太高,用户需要自己去想好“我喜欢什么,我订什么”。 能达到这两个条件的用户并不多。这也是为什么愤慨的Google Reader用户多是媒体从业人员。一款本该面对大众的产品却只能满足的是很小的一部分用户的需求,那就注定不会走得长远。


什么样阅读器更智能更适合大众,我的回答是基于算法的个性化推荐。


在做了一堆搞笑聚合产品和飞飞看图之后,团队意识到产品太多太分散了没有用。内容最主流的还是新闻内容,且新闻看起来要比段子更高大上,也能更支持商业模式,再加上纸媒衰落和PC下行两个大背景。因为移动端时间越来越多,场景越来越碎片,让用户变得更懒操作更少,内容总刷总有,基于算法来分发是最好的。


头条在12年8月正式推出今日头条。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UOgt6evzX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