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人间theLivings
以叙事之美,重构我们的生活。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公众号  ›  人间theLivings

成为萌宠博主后,我害死了我的猫丨人间

人间theLivings  · 公众号  · 美文  · 2019-09-11 21:30


这一年,小乌经常配合需要做些正流行的考验、测试:比如抱着美短,抓着它的爪子随抖音神曲跳舞,给它吃榴莲看它的反应,让它吸很多猫草拍它吸食后歪歪扭扭走不稳的样子,或者用夹子夹住它的后颈肉,测试它会不会定住……很多无伤大雅的、好笑的、可爱的视频,就这样被持续创造出来。


配图 |《旅猫日记》剧照




和小乌认识是在一个宠物用品店的交流群里。
那时,我的猫有些食欲不振,在群里咨询,她便加了我,耐心地询问了猫咪的情况,给我提了很多建议。她说自己也算是半个宠物专家了,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请教她。
一开始,我以为小乌是个猫舍老板或者宠物医生,后来才知道,她竟是一个“萌宠博主”。
小乌的微博粉丝不少,每天的生活就是拍拍猫和狗的照片和视频,光是接广告就有不菲的收入,她的生活,可以说是不少当代年轻人心目中有闲有钱理想状态。
但小乌却说,自己并不快乐。她告诉我,在这份工作的光鲜之下,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第一次见到小乌时,她就告诉我,最初之所以那么热心地帮我,是因为我的猫和她曾经养过的那只很像。她对那只小美短充满了内疚,想用这种方式缓解自己的负罪感。
和我想象中不同,小乌并不和她微博上的猫狗住在一起:“嗯……你先去看看它们吧。其实大家要是来主要还是看它们的。”
小乌带我去了她家附近一处不大的房子,装修很温馨,但看上去却有些怪——这里太整洁了,没有一点杂物,像一个样板间。客厅里有打光板和一些拍摄器械,空气里有若隐若现的异味。
房间一角堆放着猫咪的食物、坏掉的猫爬架和猫砂(作者供图)

“狗在主卧,猫平时就在客厅和阳台散养。”小乌说完,随手铲屎添粮。客厅的沙发罩着一层防尘塑料罩,我不好坐下,只好四处看了看。一只美短猫正在阳台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并不搭理人,被小门挡在主卧的金毛倒是特别兴奋,一个劲儿地摇尾巴扒门。

看起来是“猫狗双全、岁月静好”的美好景象,可小乌却告诉我,自己其实并没有别人想象中那么爱宠物,只是一些机缘巧合促成了她今天的工作。
“也许和很多普通人一样,我对它们也只是一种叶公好龙式的爱。”


小乌成长在一个单亲家庭,她的第一只宠物,是小时候别人寄养在她家的一只小狗,黑白相间的“中华田园犬”,喜欢用湿漉漉的鼻子蹭人手。小乌每天放学都会非常期待地跑回家和它玩耍,但不过半个月,小狗就被主人接回去了。
小乌心里从此便种了草,可妈妈靠着在车间日夜加班的微薄薪水,支撑着母女俩在城市落脚,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养一只宠物,任凭小乌怎么哭闹哀求都不行。往后漫长的孤独的童年里,小乌总是不断怀念着有小狗陪伴的那段时光。
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后,小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了一只小狗养在狭小的出租屋里。可毫无经验的她并不知道,这种“星期狗”天生带病,无良商家为了让它们看上去更活泼些,往往会在售卖时喂食兴奋剂。也是因此,在刚开始相处的几天里,小狗的顽劣的确让小乌精疲力尽。
没过几天,小狗就开始拉稀呕吐。等小乌好不容易腾出一天不加班的时间带小狗去看病,却被诊断结果狠狠地击败了——“细小”(犬类感染病,感染病毒后未经治疗该病死亡率可达91%),治疗费2万以上——那时小乌的见习月薪是800块。
“我不想承认的是,听到这个结果,我难过的间隙,还是有一点点松了口气的感觉。”小乌把小狗带回了家,想到医生说最近被抓被咬的话一定要打狂犬疫苗,便花了几乎半个月的工资给自己打了疫苗,又用最后一点钱给小狗买了肉和零食,在里面包了点安眠药。很快,小狗就在睡眠中走了。
有人说,宠物比人更懂得爱,所以它们先一步离开后,人类要在剩下的漫长时间里学会如何去爱。小乌很喜欢这句话:“那时我曾发誓,以后自己一定会对养的宠物负责,不会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害死它们。可是……我一直都没有做到。”




小乌再一次养宠物是在两年后。那时她恋爱了,工作也逐渐稳定下来,收入每月也能有些结余。男友很喜欢猫,一心想养一只。
“我想猫不像是狗那么需要人、需要遛,比较独立,而且自己也有能力对它负责了。”于是,小乌男友抱回了一只刚满月的小美短,也就是后来小乌微博上的那只网红猫。
小美短的走红是一次机缘巧合。小奶猫总是格外可爱,走路摇摇晃晃、叫声呜呜嘤嘤,性格也格外乖巧粘人,小乌经常会录一些视频发在微博上——按着网上的教程下了剪辑软件,再配上可爱的背景音乐——热恋中的小乌和男友,还有小美短,就像一家三口。每一个视频的碎片,都满含着幸福。
最开始小乌只是将视频分享到B站,偶尔才有寥寥几条朋友的评论。但突然有一天,小乌的一个视频上了首页推荐:视频并不长,是小乌拿着罐头逗着小美短,奶猫馋得眼睛发直,傻愣愣地朝着罐头跑,一下子撞到了桌子角,就张着嘴呆在原地了。小猫的憨态可掬一下吸引了大量的播放和投币,视频也成了当天宠物版块的热门。
“我的手机比较旧了,那天打开B站的时候,闪退了好几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等一看消息提示的数字,吓了一大跳。”视频有了几十万的观看量,小乌一夜就涨了几千粉。大家把她之前的视频挨个翻出来,还纷纷在评论里催她更新。
“听那么多人夸小猫可爱的时候,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满足感,让我的心砰砰跳。”从小到大,小乌一直觉得自己很平庸,相貌、工作、爱好都不出众。视频的一夜爆红完全出乎她的意料,这种“关注”是她几乎从没有在别的地方得到过的。
小乌兴奋地回复着网友的评论,直到男朋友下班回家的时候发现猫砂没有铲、猫的水盆也是空的,问她怎么回事,她这才惊觉小美短已经在她脚边蹭了半天了。
“我觉得那时候,自己就有点像现在这样了——我和大家一起夸它可爱,却放它在一边渴着。”


很快,男友的工作越来越忙,小乌还是一如往常,清闲、稳定且低薪。
一个人在家的大段时间里,小乌就靠拍小美短和制作视频来打发时间。小乌似乎明白小时候妈妈为什么不同意自己养宠物了——她的男友就像小时候的她,只知道逗着猫玩,从来不过问其他事,小美短的生活只有小乌照顾,拍视频的事男友也没什么兴趣,因为太忙,他对于用视频记录二人生活的热情也慢慢消失了。
小乌那时还安慰自己,这是热恋过后的稳定期,自己还是要坚持的。可惜这样平静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就被现实打破了。
小乌男友得到了一个去深圳发展的机会,他不愿意放弃。小乌不想离开自己长大的城市,却更害怕异地恋。几番争吵、和好、又争吵后,小乌最终还是鼓起勇气辞了职,最后一个月的薪水都没拿就飞到了深圳。
去深圳前,两人又为小美短的事闹得不可开交。男友主张把猫送人或者“放生”,因为宠物托运在当时并未普及,价格也很贵。小乌舍不得,“可是我也分不清自己真正舍不得的是它,还是它给我带来的关注和夸奖……”说出这句话后,小乌忍不住哭了出来,“我可能……就是个自私的不配养猫的人。我只觉得自己从小到大都没受到过那么多人的关注,所以我无论如何都要把它带上。”
在离开老家之前的那个冬天,小乌给小美短擦出一块窗户,看外面的雪(作者供图)

对于小乌的固执己见,男友的回复是:“那你托运吧,让它花你两个月工资坐飞机来吧。”

那时的小乌就有些不好的预感——她觉得男友应该是有些看不起她,只是没有说出口。
等到深圳找工作的那两个月,学历、经验都不太拿的出手的小乌处处碰壁,男友的脾气更差了。两个人能聊的话题越来越少,小乌不了解男友的工作,也不想提及自己的失败,能聊的只有猫,可连这唯一的话题,男友似乎也不在意了。
恰好那时,有从事平台运营的朋友和小乌提起,要不要试试小猫视频的“合作推广”,小乌原本还在犹豫,但当她无意提及此事时,男友却大声嘲笑她“竟做白日梦,想要靠只猫当网红”。
两人又大吵了一架,不久后便分了手。




分手后,小乌偶尔也会想着过去,怔怔地落下泪来,小美短就过来蹭蹭她,给她露出肚皮,仿佛知道她在难过。
然而,再难过,日子还要继续。在脱离了原来的安逸工作和男友的经济支持后,小乌才第一次直面成年世界的辛苦。她想起之前和朋友聊到的事,决定尝试一下:“我急需走出当时的困境,萌宠视频就像是个救命稻草。”
在朋友的介绍下,小乌来到一间不大的工作室,在忐忑中签了合同,看到全程没有骗她交钱的部分,才慢慢放下心来。合同上写得很清楚:300元,买断一个视频,如果点击率高的话有额外奖金。
虽然奖金从来都没实现过,但是这样的待遇在当时的小乌看来已经非常好了。
她一边打工一边继续拍小猫,常常被素材选取和剪辑搞得心力交瘁,“我喜欢晚上搞这些,它也不明白我在做什么,就在我脚边讨好地喵喵叫。”
视频交稿有时限,压力很大。一次处理素材出了点小事故,小乌忍不住哭了,小美短就跳上桌子,用小脑袋使劲儿蹭她的眼泪。小乌好感动,也把这一段拍下来放在了视频里。
但这一条却被公司拒绝了,“公司说,你最好不要露脸”。小乌的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我知道大家喜欢它,但是养它的人似乎根本不重要,所有的这一切,就算换掉我也没什么区别,没人会发现”。
小乌的视频出得很勤,有时候通过率高些,有时接连好几条都过不了。但不管怎样,她的生活还是因为小美短渐渐有了改善,也终于可以给小美短买些之前买不起的罐头零食了。“最开始它跟着我的时候,日子过得很拮据,但它也不嫌弃,吃廉价猫粮和吃好罐头,看起来都挺开心的”。
视频通过的时候,她就抓起小美短肉嘟嘟的爪子和它击掌:“合作愉快!”小美短像个极其配合的合作伙伴,乖顺地陪着她度过了最难熬的日子。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一个老粉丝问小乌最近怎么不在B站更新了,小乌便跟他讲了视频被买断的事,以及哪个视频app可以看到新视频。那人又问了几句,大呼小乌的视频“卖得太亏了”。他称自己是一家新媒体公司的推手,有更好的方式推广小乌的视频,还发给小乌不少他曾做过的一些项目,小乌有些动心了。
详细沟通后,对方告诉小乌,一旦建立合作,他们公司会提供专门的摄影、后期与拍摄场地,并按照合同暂时接管小乌的微博和B站账号,视频所得利润公司视情况抽成。至于小乌的收入,则报出了一个令人咋舌的数字——这个数字几乎是小乌打工1年的薪水了。
小乌嘴上说还要再考虑考虑,可脑袋却被幻想中的美好未来冲得发热:“那时候我觉得,养了这只小美短,真是我人生中最幸运的一件事。”
推手发来拟定的合同,小乌还留了个心眼,请一位学法律的同学帮忙看了看。同学跟她说,合同本身没什么问题,但现在网红这个行业整体很混乱,签了合同后,主播本人的很多事情就不由自己掌控了。“我那时候觉得要当网红的并不是我,而是小美短,更何况做这种工作的人肯定也是喜欢宠物的,应该也不会有太多不得已的事”。
当天小乌就做了决定,心里小小的忐忑很快就被眼前的巨大诱惑冲散了。那天晚上,小乌给美短买了平时都舍不得买的、最贵的零食和玩具。把小美短举得高高的转了一圈,又把脸埋到它的肚子上——“从此我就跟着你混啦,老大。”
她不知道,从这一刻起,一个个小的抉择像蝴蝶扇动的翅膀,最后引起了令她仓皇的飓风。




合同签约的第二天,就有人来到小乌家和她对接。
工作人员看了看小乌的家和小美短,表了态,大意就是“你还不够专业”。很快,公司就用行动告诉了小乌,什么是专业的运营——作为小美短的主人,小乌反而被架空了。
首先,公司认为小乌的家里“太小,景太乱了”,在商议后决定,将拍摄地定在写字楼里布置出的一个“家”中。但那里并不太平静,小乌带着美短去的时候,书房里还有另一位主播在进行拍摄。负责人告诉她,那也是他们旗下的一位“艺人”,正在拍短视频。
在新的环境里,小美短明显有点害怕,小乌刚安抚了它一会儿,就被负责人叫去说:“这是我们先前准备的一些拍摄脚本,你先看一下,待会配合我们拍它就行了。”
试拍的脚本并不难,就是引诱美短从各个角度向摄像头走过来就可以。
猫的眼睛有些特别,在强光下会缩小,在暗处会扩大。扩大的瞳孔看上去后更无辜可爱一些,所以拍摄时要在打光上下足功夫——先关掉灯光,等猫咪的瞳孔变大后再补光拍摄。
视频最终成品出来之后,质感和小乌之前自己拍摄的果然大不一样:更清晰的画质,更清爽的背景,更利落有趣的后期。“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以前看到的一些视频里的‘可爱’,也是可以通过剧本设计出来的”。
精确瞄准观众萌点进行狙击的可爱视频果然点击量喜人,加上公司买的转发量,最终数据比之前小乌自己制作的视频多了5倍左右。
随后,公司又给小乌的微博买了粉丝,发布内容主要也就是小美短,以及转发的一些萌宠视频和讯息,还有同公司的某大V“无意中”发现了她的可爱猫咪,并@她进行互动。
微博阅读量暴涨,数据也有专门的人进行统计。“那时,我第一次回微博评论都有些回不过来了,负责人说我的账号很有上升潜力,我感觉晕乎乎的,特别开心”——当然,这种甜蜜的烦恼并没有持续多久,她的微博账号很快也有专人负责回复了。
小乌自己的生活也产生了些许变化:她将自己的工作改成了半天的兼职,好留出时间来配合拍摄;微博稳定地发着小美短的日常,一些有趣的生活段子,半真半假的,塑造出一个连小乌自己都感觉陌生的自己;一些猫粮和宠物用品推广也找上门来,公司有专人负责把广告不着痕迹地塞进视频里,小乌只用把广告词读出来就行。一个推广的收入,公司抽成50%,但是另一半的钱也足以让小乌的生活有很大的改变。
小乌终于买下了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包包,朋友惊讶于她的变化,得知她成为新晋“萌宠博主”后又赞不绝口,“她们都羡慕的不行,说我养了只真的招财猫”。
赞助商赞助的猫咪用品,就堆放在房间的一角(作者供图)

当然,也只有小乌知道自己没大家想象的那么轻松。每天忙完自己的工作,她还要带着美短从家里到拍摄地来来回回。负责人建议她,可以把猫放在拍摄地,省得来回带,可小乌不愿意。

她知道小美短跟自己来回走也很累,回到家,小美短甚至都不怎么玩它之前最喜欢的猫爬架了,“可是我总觉得,它肯定会想家的,不钻我被窝,它肯定也睡不好”。
也是那时候,小乌才明白自己之前的想法很幼稚——对于公司来说,无论是主播,还是宠物,都不过是“制造流量”的工具,公司的人并不关心小美短,只热衷那些“可爱”带来的热度和金钱。
“我现在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很爱它的……可我做得一点都不好,最后还把它害死了。”小乌讲着讲着,又哭了。
阳台上的美短还在晒太阳,好像已经睡着了。金毛应是感受到她的情绪,蹑手蹑脚地走过来,舔着她的手。
“你看这个小傻子。”小乌拍拍金毛的头,金毛开心地摇起尾巴来。“我对它也算不上好,比起小美短来说,根本没太照顾过它。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它。”




这只金毛是公司塞给小乌的。2018年,短视频流行起来,公司开始发展“抖音号”,负责人委婉地跟小乌说,她的猫已经不那么有吸引力了。
猫咪小的时候“颜值”总是很高的,但慢慢长大之后,能不能保持可爱,就要看运气了。实际上,小乌的那只小美短就属于长势不那么理想的,在同质类内容增多的趋势下,它的视频吸粉能力并不好,也有一段时间没有接到广告推广了。
负责人把当月的统计数据给了小乌,下降的数字让小乌也跟着焦虑了。于是,小乌答应了如今她想起来最后悔的一件事——负责人提议,她可以再养一只狗,“一猫一狗”是比较受欢迎的组合,两只宠物互动起来也有更多剧情。
“我担心小美短会害怕狗,但是比起这个,我更担心自己的号过气。我还劝自己,可能多一个伴儿,小美短也不会那么寂寞……最终就答应了。”可让小乌更内疚的是,“我并不太会养狗,感觉自己只是把新来的金毛当能帮忙的道具,并没有考虑到怎么好好养它的事。”
这只金毛是一只有些眼病、被犬舍低价卖出的狗,被公司的推手赋予了“因为生病被主人抛弃流浪时被小乌捡到”的身份,入住了拍摄地。那天,小乌在微博欢迎新成员的到来,评论里都在称赞博主人美心善,只有小乌知道,金毛的加入只是一种商业合作,根本不是什么“对生命的爱”。这让她有一种特别荒诞的感觉。
金毛的性格异常乖驯,努力讨好见到的每个人。小美短最开始害怕金毛,一靠近就“哈”它、挠它。小乌眼前又堆着新的拍摄任务,只好忍着焦虑和心疼,一次次引导小美短接近金毛。
“开始它害怕的时候我还很不忍心,但是久了公司又催,就有点不耐烦了。后来实在没耐心了,干脆把小美短留在拍摄地,和金毛‘培养感情’。”
正是这个举动,让小乌无数次想起来都追悔莫及。


2018年下半年,小乌终于攒够了房子的首付,在公司附近买了房子。每个月除了还房贷,还可以给妈妈打钱回去了。
可笑的是,前男友得知小乌的宠物视频走红后,竟然“趁酒醉”发表了一通感人宣言,想与她复合,“我知道他为什么来找我,但我还是喜欢他,所以我加回了他。但我已经不是非他不可的那个小女生了”。
在不工作的时间,小乌开始去做之前那些自己想做却因为拮据而没有做的事,过得充实丰富,似乎自己不怎么需要一只猫的陪伴了,她的生活也似乎踏上了一条阳光大道,一切都在回温,都在变好。
新的一年来临,公司运营整体向短视频转型。除了原创之外,紧跟热点、复制有趣的内容也成了短视频的一大趋势。
这一年,小乌经常配合着公司做些正流行的考验、测试:比如抱着小美短,抓着它的爪子随抖音神曲跳舞;给它吃榴莲看它的反应;让它吸很多猫薄荷,拍它吸食后歪歪扭扭走不稳的样子;用夹子夹住它的后颈肉,测试它会不会定住……很多无伤大雅的、好笑的、可爱的视频被持续创造出来。
有段时间,抖音的流行是把门上缠透明胶带,然后引诱宠物跑过来撞在上面,拍它们缠到胶带后出糗的样子。小美短很听话,这个视频是一条过的。视频拍完,小乌就凑到摄影那里看成品,好半天后听到小美短的叫声,才惊觉它还被缠着,赶紧去帮它撕身上的胶带。尽管小乌动作很轻,可还是粘掉了一些毛。她心疼地安抚了小猫一会儿,但也没有持续太久——晚上还约了朋友去看电影呢。
“当时,我整个人好像在一个漩涡里,脑袋发热,觉得搞这些也没什么,又不会真的伤害到它。身边的人都把小美短当成提供素材的模特,粉丝把这些视频当成打发时间的消遣,我是最应该爱护它们的主人。可是我呢?我既不能毁约,又着迷自己的新生活,我也变得和那些人一样了。”




频繁的折腾让小美短变得疲惫虚弱。一次拍摄小乌自制猫饭,拍摄时间太久,猫饭真正递到小美短嘴边的时候已经有些不太新鲜了。
小美短很快就病倒了。开始只是食欲不振,有一些拉稀,宠物医生说是不太严重的胃炎,开了些药就回去了,“我觉得有点内疚,因为自己对它忽视了很多……我想,以后我要好好对它,可惜已经太晚了”。
这个小病掩盖了小美短真正的病因,等发现误诊之后,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一天夜里,小美短突然开始呕吐腹泻,行动艰难,小乌半夜打车找了很久才找到一家还开门的宠物医院,短暂抢救,无效,小美短就这样突然死了。“当时脑袋一片空白。我伸手碰它,它看上去像睡着了一样,但是没有呼吸,小小的身体像没有骨头一样,抱起来,就那么软软的垂下去”。
医生判定死因是急性中毒引起的呼吸麻痹。小乌不能相信,和医生排除了很久,才大概推测问题出在美短的新伙伴——金毛身上。此前遛狗的时候,金毛不小心沾染了些跳蚤回来,所以这段时间,小乌一直在给它喷药治病。平时金毛和小美短都是隔离的,可拍摄时,还是会短暂接触一会儿。那时候小乌并不知道,一些针对犬类的除虫剂,对于猫来说,就是致命的毒药。
“如果当初我没有同意养只狗,如果我不那么频繁地折腾小美短让它那么累,如果我在它肠胃炎的时候多注意一点,如果我没有为了赶素材让它那么快和狗接触……最讽刺的是,我到这个时候,脑袋才清醒了,从漩涡里拔出来了,想起了很多自己和它相处的时间,最开始记录它样子的心情,它不是素材、流量,广告费,它是我的宝贝。可是,真的都已经……没法重来了。”


小乌为小美短落了一夜的泪:“我想了很多,真的想放弃了。这些年,我一直在依赖别人生活,最开始是前男友,后来是小美短。小美短是我的守护神,它陪我度过最难的日子。我真的对不起它。”
可是,放弃与否并不由得小乌,到了如今,太多人都在围着她的猫与狗工作了。公司耗费不少资源捧出的这个“萌宠博主”号不可能就此放弃,因为短视频平时的侧重点更偏重于猫,所以只剩下狗的话,肯定不能维持当前的热度。在得知小美短的死讯后,公司当即召开了紧急会议,最后,给了小乌一个听上去非常残酷的建议——
几天后,小乌的微博上告诉粉丝,小美短得了皮肤病,正在治疗中,还配上金毛孤零零看着猫爬架的照片。
小乌逛遍宠物市场,抱回了一只和小美短身形、面孔、花纹极其相似的猫——也就是现在在阳台上晒太阳的那只美短,不粘人也不吵闹,为了配合公司的策划,身上有一小块毛因为“皮肤病”被剃掉了。
后面的运营一切照常,照片、段子、表情包、短视频仍稳定输出着,人们仍旧爱看猫和狗的有趣日常,也曾有过几个质疑猫咪花色不太一样的评论,但很快就被“公关”掉了。小乌仍然是粉丝众多的“萌宠博主”,她像照顾金毛一样照顾新来的猫,过着自己的生活。




小乌告诉我,在当上“萌宠博主”之后,她才渐渐意识到,人们因为视频里短短几分钟猫咪的可爱,也想当然认为它们在视频之外也是可爱、活泼、有趣的,“很多人,看了这些视频之后,觉得猫猫狗狗可爱,就一时冲动买回家。可是真的养起来就不是那么一回事,有的人受不了宠物的麻烦,最后就扔掉或者送人。”如此看来,她似乎又好像间接造成了一些小生命的不幸。
现在小乌心里也有了自己的打算,她想等合同到期就离开,用赚到的钱开一个宠物用品店,然后好好照顾金毛和新来的美短,让它们过一过不当网红的普通宠物的生活。“可能自己也会继续拍一些它们的日常发在网上,但那种状态,就像最初分享小小的美短时一样”。
小乌仍然没从小美短的离开的阴影中走出来。她说,抱着新的美短回家的那天黄昏,夕阳特别好看,几只氢气球没有被孩子抓稳,全都悠悠荡荡飘到天上去了。就好像观众们所沉迷的精致可爱的表象,包裹着等待刺破的痛苦与谎言。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当事人、宠物名、所在地均有虚化处理)

编辑 | 沈燕妮

点击联系人间编辑


韩 漠

一根锈笔,十分狂热




  • 本文系网易新闻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并享有独家版权。如需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

  •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点击以下「关键词」,查看往期内容:

租房贷 催熟少年 | 网络金融 | 女大学生的毒虫男友

群聊魔鬼 | 月嫂回忆录 | 偷渡 | 餐饮加盟的坑 | 小野模

职校老师 | 保健品 | 改嫁 | 寻业中国 | 三大队 |  股市梦碎

大牛失业 | 卧底狱警 | 高考填志愿 | 离开国企的二本生

猩猩 |  赴美生子 | 下乡扶贫 外卖小哥 | 妻子骗我吸毒

吃不上药的人 | 黑在日本 | 再见警长穷人不配当公务员

中年危机 | 戒网瘾学校 | 无征兆灭门案 婚姻的保鲜期

我放弃了科研 | 淘宝刷单 死刑倒计时 | 与巨婴离婚的女人


点击阅读原文,看更多好故事


今天看啥 -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V05Fjpeih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