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澎湃新闻
有内涵的时政新媒体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公众号  ›  澎湃新闻

《歌手2019》的困境与突围

澎湃新闻  · 公众号  · 社会  · 2019-01-12 22:04

曾于里


虽然经历了洪涛出走和《歌手》停播的流言,《歌手2019》还是如约而至。


1月11日晚,新一季《歌手》播出了第一期,刘欢、齐豫、杨坤、吴青峰、逃跑计划、张芯、Kristian Kostov七组首发亮嗓交锋。最终排名前四是:刘欢、吴青峰、齐豫、Kristina Kostov;杨坤、逃跑计划、张芯排名后三,具体名次尚未公布。


虽然开播当晚遇上一年一度的微博盛事“微博之夜”,被夺走了不少流量和热度,但第二天#歌手排名#还是登上了热搜榜首,热搜榜上也有几条与节目相关的热搜。经历了上一季的困境,《歌手》重新归来了。


刘欢


从2013年《我是歌手》(2017年更名为《歌手》,下文一并称为《歌手》)第一季播出,《歌手》已经连续播出7年了。回想2013年,初次登场的《歌手》带来的是现象级的关注和讨论。与以往素人歌唱、明星评点的模式截然不同,《歌手》由已经成名的成熟歌手进行巅峰对决,将评判权交给听众;除了第一次亮相,歌手在竞演中不允许唱自己的歌;比赛中不断有歌手被淘汰也不断有歌手补位:种种新鲜的设置让《歌手》一鸣惊人,首期收视率1.43%,总决赛收视率高达4.12%。从此《歌手》就成了湖南卫视的王牌综艺,每年的广告收益都在10亿元上下。


即便《歌手》之后,音乐竞演综艺层出不穷,但从制作到市场能量,《歌手》始终是处于NO.1的位置。这里有最顶级的舞台,最顶级的乐队、设备和音效,不仅请来了华语乐坛众多顶级的歌手,更是让大众重新“发现”了一些原本被他们忽视的歌手,或者让这些优秀的歌手拥有更高的知名度。比如2013年的林志炫、彭佳慧,2014年的邓紫棋,2015年的陈洁仪、李健,2016年的黄致列、徐佳莹,2017年的迪玛希……


但作为一档老牌综艺,《歌手》渐显疲态,这在《歌手2018》体现得尤为明显。这一季虽然请来了Jessie J,也有汪峰、华晨宇等实力和话题性兼具的新老歌手,但还是被网友称为“最弱阵容”。整一季有亮点的表演寥寥(连Jessie J的表演都非常中庸保守),决赛之夜更堪称“车祸现场”,整体的市场反响呈疲软之势(平均收视率跌破1%),也是多季《歌手》里“推新失败”的一季,张天、苏诗丁、霍尊等都没能“出圈”。这才有了《歌手2018》最后一期录制时,洪涛在录制现场的泣不成声,既是对工作压力的宣泄,也是对节目质量的抱歉。“歌手是否还有下一季”的讨论甚嚣尘上。


齐豫


歌手荒,歌曲荒


《歌手》遭遇了严重的困境。一方面是作为“综N代”,《歌手》的整个比赛模式和流程,让观众审美疲劳,与此同时,友台和视频网站推出的音乐综艺层出不穷,分流了一部分观众。以2018年为例,市场上就有《明日之子2》《我想和你唱3》《梦想的声音3》《天籁之战3》《金曲捞2》《蒙面唱将猜猜猜3》《跨界歌王3》等多档竞争对手,还不说异军突起的《偶像练习生》《创造101》。


更大的困境,来自于华语乐坛内部。截至《歌手2018》,《歌手》推出了80余名歌手,演唱了600多首华语歌曲。这个长长的名单里,既有韩红、韩磊、孙楠、汪峰为代表的内地乐坛天王天后,也有齐秦、林忆莲、李玟、张信哲、李克勤等出生于港台的华语天王天后,有陈明、林志炫、彭佳慧、陈洁仪、杜丽莎等“过气”但实力顶尖的歌手,有邓紫棋、谭维维、张靓颖、胡彦斌、徐佳莹、华晨宇、张韶涵等乐坛新生力量,还有茜拉、郑淳元、黄致列、迪玛希、Jessie J等外籍歌手。


这10余年,老天王风采依旧,但新天王始终“难产”,就像有人说的“华语乐坛已经被掘地三尺”。既要配置高端,又要几个有实力有勇气的顶级歌手同一档期来录制(不是每个歌手都“输得起”),《歌手》的歌手格外难寻。于是洪涛泪洒舞台说:“我已经尽力了,大家很多期待的网传的歌手没来,但我们都在努力邀请,第六季了,我们真的尽力了。”


歌手难寻,歌也难寻。前段时间郑钧接受采访时,评价音乐排行榜登上热搜时说:“现在所有的排行榜公信力都崩了,好坏的标准已经没了,十首有九首听不下去。”这话真一点不夸张,这些年国内音乐排行榜主要由三类歌曲组成:流量歌手的歌曲,抖音神曲和当红影视歌曲。比如微博的“年度十大金曲”,前10名被TFBOYS的三只、黄子韬、鹿晗包揽了。


流量至上,原创动力不足,高品质、传唱度高的原创作品越来越少了。加之《歌手》此前甚至定下规则只允许第一场唱自己的歌,其他场次必须翻唱,加剧了对华语乐坛资源的透支。源源不断地消耗,有创造的生产却持续不前,可选择的歌自然越来越少。


歌手荒,歌曲荒,《歌手》天花板效应尽显。


吴青峰


突围成功,抑或“回光返照”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摆脱《歌手2019》面前的议题。既然选择再次出发,就必须置之死地而后生,就必须突围。


《歌手2019》还是让歌迷看到了突围的希望。一方面,这一次的阵容让人惊喜。刘欢,中国内地流行音乐无可争议的殿堂级歌手,歌好,技巧好,音乐素养高,堪称“灭霸”级的存在。有刘欢够惊喜了,竟然还有齐豫,乐坛的“神仙”。有他俩坐镇,这一季的配置就上去了,格局就稳住了。


吴青峰让阵容“锦上添花”,他声音辨识度高,歌曲传唱度高,有流量,有话题,人还特别可爱;有个小天使般的存在,就不至于让阵容显得过于“庄重”,而多了一些活泼的气息。除此,杨坤、逃跑计划、张芯、Kristian Kostov,实力都不容易质疑,风格鲜明、差异明显,让阵容更为多元。总之,这是一个梦幻般的阵容。


另一方面,这一次洪涛终于“悬崖勒马”,不是要求翻唱,而是追求原创。《歌手2019》充分吸纳创作歌手和原创曲目,据洪涛说,有80%都是创作型歌手。首次竞演几位歌手的选歌,终于不是烂大街的口水歌,而是新近创作或者传唱度不高的原创好歌。


吴青峰第一个出场,演唱《燕窝》,这是苏打绿2011年的歌曲,传唱度不高,吴青峰以燕子筑巢产出燕窝,来比喻创作者的呕心沥血,无论是歌曲的意境还是演唱都令人心有戚戚,笔者听得潸然泪下。逃跑计划也没有拿出经典作品《夜空中最亮的星》,而是选择了《一万次悲伤》。刘欢选择的是他2017年的原创作品《夜》,描摹着深夜之中无尽奇妙幻想,致敬众多经典摇滚名曲,恢弘壮阔,最后一刻黎明乍现,光芒万丈。如此高水平的原创作品,如此高水平的演唱,提示着我们华语乐坛仍有值得我们期待和守护的高光时刻。


逃跑计划


《歌手2019》节目投票、成绩揭晓机制、踢馆玩法也做了变革。成绩将以演唱中的电子票与演唱后的纸质票各占50%的比例来统计。歌手将不再集合等待结果宣布,而是以拆信封的方式获悉部分排名,若打开“排名信封”,歌手将得知该名次的获得者;若打开“歌手信封”,则将了解该歌手的个人排名。每一期的踢馆选手不再是节目组确定,而是会从全民推荐(微博自荐+全民投票)和专家推选中,在节目现场由大众评审投票二选一,节目组的反应紧跟社交网络反应,有助于增强参与性、可看性和话题性。


《歌手2019》是《歌手》品牌的重新出发,还是只是一次“回光返照”?不得而知。有人如此唱衰,这一次请来了刘欢,下一季要请谁?但假设《歌手2019》能够成为华语乐坛新人的“助推器”以及原创歌曲的“发动机”,从消耗转变为生产,那么《歌手》这一品牌是有长青的可能的。歌迷们或可期待《歌手2019》之后的发展,无论如何,对于日渐萧条的华语乐坛而言,这依旧是一场难得的盛宴。哪怕是告别,也是体面的。




本期实习编辑 常琛


推荐阅读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XZcB8RoHjl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