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王陶陶
存在就是真理,需要就是合法。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王陶陶

新的僵持:中美协议的新问题在哪里?

王陶陶  · 公众号  · 自媒体  · 2020-02-16 23:07
具体细节,在私货分享中(发布日内更)
私货加入二维码:

推荐系列:《忠君爱国塔列朗系列
提示:过往政策风险推理过程免费分享
点击以下二维码即可进入:
经验分享之推荐阅读:
动荡世界下的金融市场:地缘风险评估的思路
笔者从事金融业,做政策风险分析工作。每当发生重大地缘或政策风险的时候,都会力求做到前瞻,确保给公司投资部门以准确、明确的事前判断,在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就是准确度和时点,这是与政治评论最不一样的地方,这其中不仅仅需要逻辑判断,更需要对具体情报的甄别、分析、组织与理解。
下面我就两件事情讨论如何判断重大政治风险的演进。
第一件事:
2020年1月8日美伊危机的导弹事件,使纯粹的刺杀新闻变成市场危机。
当伊朗的导弹飞越国境,砸向伊拉克的美军导弹基地时,市场的心态是极度恐慌的。当时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进入指挥中心,伊朗各个高官发布严厉地好战声明,而美方则是传来特朗普与诸多军方将领步入军情室,当伊朗第二波导弹击来的时候,美国媒体则传来特朗普将要进行全国讲话,美军死伤数量不明,整个氛围就是战争似乎一触即发。
我当时正行走在上班的路上,不断接到这些杂乱的信息,心情可谓复杂,就在此前,我向公司的几位基金经理保证,局势不会升级,原因是面临大选的特朗普绝不愿升级,伊朗绝不敢升级。现在就出现这种局面,我怎么向投资部门交待?所以我当时心情非常急躁。
不过,即便情况极端混乱,我依然关注两个关键信息:
1,那就是美国人是否有伤亡。这个信息在我到公司之后得到了两个信息源的佐证,cnn和fox两个媒体通过各自渠道都证实,美军没有伤亡。好了,这个信息是可靠的,那么形势就有回旋余地。
2,就是美国总统是否会发布全国电视讲话。美国历次重大军事行动,都不可避免的带有争议,所以必然会发布全国讲话寻求支持。如果没有讲话,那么几乎不会推动重大军事行动。我将这一点信息视为美国是否会做出重大反应的关键情报。
因此,当美媒最初表示白宫将做全国讲话时(事后披露白宫确实有这想法,但被特朗普的参议院盟友阻止),我赶紧向公司基金经理发邮件,称形势有升级风险,我会密切关注,不过很快白宫否认了公开讲话的说法。于是,我急忙再次致信公司基金经理,称,“我可以判定,当前美方至少不会采取重大行动。”
上午收盘之前,我已经确认伊朗的行动是一场空包弹式的攻击,以及美军不可能做重大反应。那么接下来,就是对局势发展更精密的分析。这里面有一个重要问题:
美方会不会做迷你版的军事反击,譬如有样学样形式性攻击伊朗,以试图避免战争的同时挽回面子。
这个可能性在当时是不能完全排除的,即便我更相信特朗普不会反击,但历史经验显示,美军从来不会在敌对方刻意攻击下不做任何反应,让美方不做任何反应,那么在过去是没有先例的。
而美方哪怕接下来做出形式性反击,也会让市场掀起惊涛骇浪。
因此,接下来,我们就需要努力排除这种风险。
根据开源信息,伊朗称,一旦美国反击伊朗,那么伊朗就会采取第三波攻击,毁灭以色列的海法和阿联酋的迪拜。
那么接下来就简单了,当时间进入中午一点左右时,我开始努力浏览阿联酋和以色列的新闻,看看这两个美国盟国是否在做应急疏散,是否出现恐慌性信息,结果发现其官方毫无反应。与此同时,伊朗方面尽管在上午极度紧张,其防空力量甚至涉嫌击落一架乌克兰客机,但到了下午,伊朗政府则好整以暇,多次举行公开最高领导人演讲和大会,丝毫没有防御美国空袭的紧张姿态。
我想,这应该是伊朗方面根据自己的情报判定美国不会反击的缘故。我在以色列和阿联酋方面看到的信息,伊朗情报机构肯定更是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基本可以肯定,美国会违背先例,不对袭击做反应。
随后,我必须评估特朗普面对的政治压力是否会使其有所反应。
我整理了几位共和党内最鹰派参议员的事后讲话,没有一个主张升级,大多数建议特朗普克制;而特朗普的主要舆论领袖支持者中,大部分也是要求他克制。在这种情况下,我断定特朗普必然克制,这是政治需要。
而一位军事方面朋友的提醒,也让我意识到特朗普一旦反击,将会面临的美国人死伤可能和选举灾难。
于是,我不再犹豫,非常肯定地致信公司基金经理,“特朗普不会发动反击”,我相信,甚至最轻微的形式反击都不会。
实际上,判断美伊危机的基本逻辑很简单,只要稍微具备常识即可做到。但当事件在导弹攻击后发展为至少短期内左右市场的危机时,就必须用细致扎实的情报分析来排除各种具体的可能性,从而使投资具有确定性,并最大程度的服务于投资部门。
这就是大而化概的纸上论事与实际投资的情报工作之真正区别。
第二件事情
就是us-chi贸易摩擦,这其中的关键不仅仅是判断方向,而且是对重大时间点的准确评估。
我很早就意识到农产品的重要性,这不仅仅是根据关键州关键选民的理论统计,更是通过历次事件证明这四百万农民确能发挥关键作用(大多数人实际上是质疑农民重要性的)。
第一,2018年中期选举大批农业众议员选区倒戈,证明媒体鼓吹之农民死忠是一个幻象;
第二,历次升级前后,特朗普都会派彭斯、蓬佩奥、帕杜等重要亲信奔赴各个选区反复安抚农民的情绪,证明特朗普确实看重农民;
第三,各个竞选政治老手,爱荷华州格拉斯利、宾夕法尼亚州Toomey、俄亥俄州波特曼等参议员,无论多么反华,都极力游说特朗普迅速达成协议,安抚农民。
因此,我判定特朗普必然会为了农民选票不断寻求与China谅解,如果China能够真正意识到这一点,那么一个协议必然可以出现(加买的很多),也能确保局势不升级(加买一定量)。
基于这一点,我判断了局势发展的方向,大选投票一年之前,必须有deal。接下来,就是判断时点。
其中6月18日的电话、8月14日打电话(年中股市最低点)、12月12日的突然达成,这些外界看来毫无征兆的重大转折时点都通过公开情报分析予以事前准确判断,时间误差在48小时左右。而6月底大阪会议和10月12日谈判的结果也都判断准确。唯一的错误是7月底谈判,这是农产品误导性公告和对农产品重要性理解不同造成的。
总而言之,这就是金融市场分析政治事件的方法,不仅仅是需要对逻辑的准确无误、反复验证的可靠理解,还需要对情报的扎实工作,确保时点。
所以,这是非常有趣的,也是未来地缘风险不断情况下分析该类风险的一条路,即逻辑与情报都必须扎实,小说式的神机妙算与实务是脱节的。 
以上文字,仅供参考。



今天看啥 -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bw75IFAjq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