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财经早餐
目前市场上最受欢迎的财经快讯之一,每天早晨,最新鲜、最全面的财经资讯尽在财经早餐!财经大事早知道,您的贴身财经小秘书!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财经早餐

入侵亚洲、灭绝庄稼,70年一遇的非洲蝗灾,让两千万人面临断粮

财经早餐  · 公众号  · 财经  · 2020-02-15 06:36


作者:灭虫小

转载授权(文末留言,或添加微信:mzy2117)

对于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而言,这场巨大的灾难是25年来之最,对于肯尼亚则是70年一遇。
蝗灾——成了非洲大陆上2020开年的潘多拉魔盒。说到蝗灾,先要多图预警:本文图片有点“恶心”。
在肯尼亚,大约有700平方公里的土地已被感染,每平方公里的蝗虫数量可达1.5亿只,当地东北部地区的蝗虫数量预计为3600亿只。
原发于2019年年中非洲之角地区沙漠蝗灾扩散,蝗虫数量在一年半内增加了6400万倍,你没看错,就是6400万倍。
这导致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和肯尼亚等国的灾害严重,而今年,诞生于非洲大陆的蝗群逐水草而居,有一支北上苏丹,并跨越了300公里宽的红海,来到印度等地。还有一支则选择南下,并在一夜之间飞过乞力马扎罗山,在坦桑尼亚和乌干达登陆,世界上2000多万人要面临粮食危机。

蝗虫有多可怕

蝗虫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具破坏力的迁徙害虫。一个普通大小的蝗虫群多达4000万只,能在一天之内传播150公里。

水灾、旱灾、蝗灾是古代农业社会的三大灾害,因蝗虫能够飞翔,所以,古代的蝗灾,其影响范围不亚于水灾和旱灾。
其实对于80后、90后、00后城市里的孩子们来说,蝗灾算是一个遥远的名词,但现实中的东非蝗灾,恐怖度远超我们的想象,大面积的蝗虫群铺天盖地而来,成千上万只蝗虫聚集在一起四处飞行。
据肯尼亚政府报告:在该国东北部,仅仅一个蝗虫群就长60公里,宽40公里。
蝗虫独自呆着时,他们是绿色的温和状态(其实就是我们小时候夏天抓的蚂蚱/蚱蜢),食量少,飞行距离也就几十米,对农业形不成大害。
 
当聚集起来将会变为黄色的狂暴状态,食欲大增,疯狂交配,攻击性极强,对掉队的蝗虫互相啃食,甚至能够连续飞上千公里。
在干旱的情况下,蝗虫产卵可达到每平方米20-40万粒,对你也没看错,就是一平方米的干旱土地上,将会孵化出20-40万只蝗虫。干旱少雨的非洲,变成了蝗虫繁衍的温床。
从地理位置上看,肯尼亚国土面积的2/3为干旱及半干旱地区,国内降水季节性,而干旱,就是蝗灾的诱因之一。
本次非洲蝗灾中的蝗虫,在英语中被称为“沙漠蝗虫”,原产于阿拉伯半岛,沙特阿拉伯,阿曼和也门。

沙漠蝗虫
该地区的海岸在2018年遭受了两次飓风的袭击,这种强降雨有助于植被生长,并为昆虫繁殖创造了理想条件。所以这群蝗虫从中东半岛出发,入侵伊朗,巴基斯坦,最后到达了非洲。
蝗虫的食量很大。在第一龄时,每天的食量是体重的10倍,四龄时则为体重的20倍。饥饿时,它们也吃动物性食物,甚至同伴的尸体都要啃食,其他物品凡可果腹填饥的都在噬食范围之内。
蝗灾自古以来就是人类的梦魇。历史上,有过无数次蝗虫肆虐成灾,人民流离失所、饿殍遍野的惨痛记录。
蝗灾影响着世界1/10人口的生计。全世界约有1/3的大陆、近100个国家和地区不同程度地受到蝗灾威胁,其中尤以非洲和亚洲的一些国家发生得最为频繁,危害也最严重。
整个蝗虫群每天可能毁坏40万吨粮食,所到之地,玉米,高粱和小米田地一无所有。据联合国统计,眼下的这群非洲的蝗虫,每日能吃35000人的粮食。

此次蝗灾影响范围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估算,此次东非蝗灾的蝗虫数量应在3600亿只以上;如果不加以控制,到6月份,此次蝗灾的数量将达到现有的500倍之巨,并可能会蔓延到非洲和亚洲的30多个国家,将成为全球粮食安全的重大隐患。
也就是说蝗灾最直接的后果就是——非洲饥荒。

为什么非洲对蝗虫“束手无策”?

蝗虫有大量天敌,包括牧鸡牧鸭,鸟类,蛙类。还有一些菌类能让蝗虫致病死亡。

这些手段,叫做生物防治,国内这些年也一直在大力普及这些防治手段。这种鸟以蝗虫为主食,一天能吃120—180只蝗虫。
例如有一种鸟,挺可爱的,叫做粉红椋鸟,甚至还是《愤怒的小鸟》中史黛拉的原型。

新疆就是我国粉红椋鸟的主要繁殖地,每年5月到7月,粉红椋鸟就会成群结队迁飞到新疆筑巢、繁育后代。而这种喜食蝗虫的鸟儿已成为当地灭蝗主力军。
例如2018年,据央视新闻报道,在新疆尼勒克,一处位于新疆伊犁国道218线上的工地上引来一群椋鸟安家落户,生蛋孵卵。而这条正在建设的高级公路投资近五亿。

图片来源:新疆晨报
为了粉红椋鸟孵化,近5亿的大工程,停工一个月等它们离巢再开工。可见这种鸟对治理蝗虫多重要。
但即使如此,所有这些生物手段,也只能治理中低密度蝗虫问题。
一旦蝗虫已经聚集,形成蝗灾,这些蝗虫天敌加起来,也只能捕食蝗灾的十分之一。
这时候,想控制蝗灾,只剩下大面积使用化学药剂这一个方法。而这会造成大面积化学污染。
而就目前非洲蝗灾而言,大规模使用飞机喷洒杀虫剂是最有效的解决方式。该法杀虫率高、灭杀范围广,但成本高,而且以化学防治为主的防治方式只能应一时之需,不能保证长治久安。
但这次蝗灾发生在非洲,看看非洲目前的环境和经济状况,本来就水深火热的非洲贫困地区这次估计更是雪上加霜。
另外,由于蝗虫过多,即使得到有效控制,蝗灾最快也只能在今年6月得到控制。
而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研究,全球变暖导致这群蝗虫大军大杀四方的原因算是彻底落实了……
2019年的东非以干旱开始,以水灾收尾。这种高温、高湿的气候非常利于蝗虫的生存、繁衍。
另外,严重的蝗灾往往和严重旱灾相伴而生。我国古书上就有“旱极而蝗”的记载。近几年来非洲几次大蝗灾也都与当地的严重干旱相联系。
在2019年中,整个非洲地区遭受的干旱还在持续的加重,降雨减少。别是在非洲南部地区,已经出现了几十年来,甚至是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干旱,加上气温飙升,特已经威胁到该地区数百万人的粮食安全和能源供应。

上图是2018年12月4日和2019年12月23日非洲第一大人工湖卡里巴湖的卫星图像,可以看到湖水干涸使得湖岸暴露出了更多的沉积物区域。
非洲蝗灾、澳大利亚山火,“地球之肺”的巴西亚马孙雨林燃起密集持续的大火,在已经过去的2019年,极端天气事件频发,引起灾难无数。
从国际空间站看地球,所有生命都如同在一艘船上,船沉了,无一人可幸免。
作为命运共同体,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公民都有义务来保护环境,爱护我们的地球。

今天看啥 -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cSYPngeXx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