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政事堂2019
2019年的政事堂,我们再次在这里相见
专栏主题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公众号  ›  政事堂2019

李云龙式的褚时健

政事堂2019  · 公众号  · 2019-03-05 22:31


1979年,在改革的春风吹遍全国之际,位处大西南的云南玉溪卷烟厂也开始了一场历史性的改革。刚刚结束20年“右派下放”生涯,在农场担任糖厂厂长褚时健,这位“老革命”临危受命出任玉溪卷烟厂厂长。

 

之所以说是临危受命,是因为当时的玉溪卷烟厂就跟《亮剑》第一集的独立团类似,一盘散沙、士气低落,机器设备不仅老旧而且损坏严重,“拳头产品”红梅烟更是因为质量低差,被百姓嘲笑为“红梅红梅,先红后霉”。

 

而伴随着改革开放,万宝路、骆驼等进口品牌香烟就像鬼子的特工队一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了国内市场,对国产品牌打了一个突然袭击。这些进口品牌凭借着优异的质量和精美的包装,迅速击垮几十年来没变化的国产香烟,即使价格高出几十倍却仍然供不应求。

 

在此危机之下,从下放农场回来的褚时健,就像从被服厂刚放回来的李云龙一样,并没有气馁,而是打破了过去的大锅饭,对烟厂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还在征得了上级领导同意之后,率队去了意大利倒腾技术......



在引入一系列的西方先进设备之后,在褚时健推动的"单箱工资奖金包干”分配制度下,下面的员工一个个“嗷嗷叫”求战式的开拓市场。玉溪卷烟厂也取得李云龙独立团式的迅猛发展。


尤其是88年云南地震,国家为了帮扶云南,解封的烟草管制,使得玉溪卷烟厂凭借着优异的品质迅速横扫全国,红塔山、阿诗玛、红梅销量包揽全国前三,玉溪卷烟厂也成为亚洲第一的烟草集团。


其麾下品牌红塔山更是在高档香烟中,做到了“天下烟有一石,红塔山独占八斗”般无法复制的成绩,并与进口香烟的亮剑中频频大获全胜。


怎么形容当时褚时健风头有多盛,且不说纷至沓来的各种荣誉,仅税收一项,在其离任前的1996年,红塔集团仅上缴利税就达200亿,现在大家可能对这个数字没啥感念了,嗯,这是一家公司支撑了当年1/3的军费.......



当然,有本事的人往往脾气也大,就跟李云龙频频跟友军闹矛盾类似,提供云南财政半壁江山的褚时健,意气风发之时,对很多外省的省部级干部也不给面子,只有中央和省里的几位领导才能降服得了这头倔驴。


而这,也给他埋下了深深的隐患。


1995年,在审查时任贵州省主要领导的过程中,发现该领导夫人从云南批了上万件的“硬通货”红塔山,顺带查出褚时健私分公款之事。


随即,这位红透了全国的风云人物,一夜之间变成了阶下囚,而对这位七十多岁老人更致命的是,不仅亲属纷纷入狱,唯一的女儿也在狱中自杀身亡。


风烛残年的老人在晚年遇到这样的不幸,一般都会从此消沉,但是“一息尚存就战斗不止”的褚时健却没有,在糖尿病保外就医后,上了哀劳山,承包了2400亩的荒地种橙子。


要知道,种橙子,需要四年才能结果。


而那年,他已经74岁了。


王石曾说,“如果我在他那个年纪遇到挫折,我一定不会像他那样,而是在一个岛上,远离城市,离群独居。”


宝万之争后惨败的王石,似乎也的确践行了这句话。


但是,与命运抗争了一辈子的褚时健和王石不同,他选择了重新站起来。



这位曾经管理者中国最赚钱企业之一的大佬,这位“亚洲烟王”亲手带出来的徒弟们如今都已是各大烟草集团的老总,自己却在古稀之年成为一个地道的农民。不仅在果园的管理上亲力亲为,甚至为了选出优质的肥料,鸡粪倒在手里精挑细选。


在褚时健的“联产承包制”的带领下,当年红塔山的奇迹再一次上演。借助了互联网浪潮,高品质的褚橙就像当年的红塔山一样席卷全国,哀牢山的农户从年均收入不足2000元,到如今参与种植的农户年收入高达10万余元。


创造奇迹的人,总是能够再创奇迹。


可是,就在今天,这位在哀劳山上给自己画地为牢,辛劳渡过了15年光阴的老人,在刚刚度过自己90大寿后,病逝于玉溪市人民医院。


他没有住在省政府为表彰他功绩提供的高干病房,也没有像其他的同龄老人那样在海边享受着温暖的海风。


节前仍在橙园忙碌的他,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这就是褚老这位老革命传承下来的精神。




褚老,您一路走好!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eATIoSNgI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