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啥  ›  专栏  ›  单读

洁尘×陈英×蒯乐昊:在成都,当女人们决定畅所欲言

单读  · 公众号  · 杂志  · 2024-06-13 21:03
据说会写作的女人更好命《疼痛之子》新书分享会“我不会刻意地去试图表现女性,我偶尔甚至会写男性第一人称的小说,我想要表现的是人,有男人也有女人,而人就是社会关系的总和。女性也是如此,她们的生存状态和内心世界,往往取决于她们跟周遭的关系,我试图描述女性与这个世界、以及与她们自己的关系,并不急于得出结论。”——《疼痛之子》开始写小说,对蒯乐昊来说,是“偶然间,一个开关被按下了”。但在小说创作这条路上不断前进、越走越远时,她渐渐发现,写作者很难在所有时空里扮演所有人。“我必须承认我是女性,我作为这个性别群体的一员,我有天然的好奇去打量每一位女性个体,我也有强烈的意愿去书写她们的集体命运。”女性书写者用她们的文字,展现了女性的多样性、深度和复杂性,同时也赋予了女性故事 ………………………………

原文地址:访问原文地址
快照地址: 访问文章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