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魔宙
魔宙是一个极度个性的订阅号,定期推送半虚构的都市传说——这些大多基于真实的社会新闻,因为除了娱乐我们还想警告你!!! 关注我们后,你只会为一件事骂我们,那就是我们更的慢!!!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公众号  ›  魔宙

来北京7年,我搬过21次家,每一次搬家都想死

魔宙  · 公众号  · 社会  · 2019-08-21 23:08

大家好,我是徐浪。


又到了每月两次拖更的时候,但这次,我有个正当理由,就是我得出门找房子,再没地方住,我就只能露宿街头,或者搬到周庸家去了。


先别急着骂人,听我给你详细说说,到底怎么个情况。


上周我租的房子到期,房主急用钱,想卖了房子,不再租给我,但问我想不想买。

 

我说别闹,这不取决于想不想买,取决于有没有钱,俩人不欢而散。

 

想到要找房子,我特心烦——在北京租房是个麻烦事,要和一群陌生人打交道。

 

比如说、中介、二房东、物业、搬家公司、保洁、擦窗户的等等。

 

上面这些行业,都出过些不太好的事,中介之类的行业,更是诈骗甚至暴力犯罪、性犯罪的高发群体。


想有个安逸的住处,有时候也挺难的


为避免这些麻烦事,最好的办法,是直接和房东租。

 

但在北京想自己直接找房东,跟中个小奖差不多——房源基本都在中介手里,挂在网上的房东,基本都是中介假冒的。

 

我在网上找了半天,最后用的闲鱼租房,因为它有个人认证,需要身份证和人脸识别,才能在上面挂房子,能避开一些假房东。


 

很快,我看中了一套房子,在南二环,很老,八几年的,但户型好,是北京少有的南北通透户型。


作为一个东北人,我对房子最看中的就是南北通透。

 

房主用户名叫“恰饭”,我在线和他聊了聊,说这几天就要搬家,想快点看房子。

 

他说行,明天一早你就过去吧,房子是智能门锁,到时候我给你个临时密码,你直接进去看就成。

 

我说别明早了,能不能今晚。

 

他说你这也太着急了,还就今晚,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约姑娘呢,现在都晚上11点多了,而且今晚是不是时间段不太好?

 

我说没事,我失眠严重,闲着也是闲着。

 

他说那行吧,给了我一个临时密码——虽然我早就开始用电子门锁了,但这种拿着临时密码,自己去看房,还是第一次。

 

我和“恰饭”的聊天记录


出了门,看见十字路口叮咣冒烟,我还以为着火了,走进一看,是几个人在烧纸,我才想起,为啥“恰饭”说,今晚去看房时间段不好——今天是农历七月十五,鬼节。

 

当然,我从来不信这些邪乎的,对我来说,这天唯一的特别之处,就是污染比其他日子严重。

 

真的别在十字路口烧纸了,太呛了


开车到地方,跟楼下夜跑的姑娘打听好单元位置,我上了楼。


到了503门口后,我有点懵——地上散着一堆冥币,门边的墙上,还被人泼了红色的颜料。


在鬼节日子看到这个,确实有点诡异。


我的第一反应是,房东欠债了,追债的人往他门口泼了红漆,撒冥币——这样的房子不能租,因为债务关系一般都不清楚。


但有一点又对不太上,就是追债的人,一般会用红字写一些“欠债不还杀你全家”、“还钱”、“死”之类的话。


但这家完全没写字,只是在门边的墙上泼了一些。


一般追债的,墙上都应该是这种

我用脚划了开冥币,用“恰饭”给的密码打开门,摁开灯,发现地上有一条胳膊。


走过去蹲下,仔细观察了一下胳膊,是假的,但做得挺好的假臂,血管特别清楚,乍一瞅挺唬人。

 

赶紧在线联系了“恰饭”,拍了几张照片发给他,问他是不是跟我闹呢,鬼节故意吓唬我。

 

他说哥,我也不认识你,吓唬你干啥?我现在在外地出差,你能不能给我报个警。

 

我说那什么,这是你的房子,警察来了我怕解释不清楚,还是等你回来自己处理吧。

 

他说那能不能帮他个忙,去物业看看监控,有没有嫌疑人啥的,顺便再帮他去路口烧点纸,去去邪。


我说烧纸是不可能的,但可以你给物业打个电话,我帮你去看一眼。

 

他说行。


“恰饭”给物业打电话后,我去了一趟,只有一个值班的大哥在,他给我看了下这几天的监控。

 

老小区没电梯,院里摄像头也少,什么都没拍到。

 

我寻思这事别赖在我身上,要是能解决就帮他解决了,又回到恰饭的房子,拿着手电筒,检查了下电子门锁——没什么划痕,猫眼也完好,应该不是撬门或工具开锁进去的,来的人应该有密码。

 

那就麻烦了,和闲鱼租房上的很多房子一样,这套房子是一次性密码看房,然后在线签约的,所以房东不需要去中介挂房,租房的人也不用花中介费。

 

包括我在内,所有来看房的人,房东一个都没见过,想圈定出谁有嫌疑,非常难。

 

我给“恰饭”发信息,说明情况,问他有没有怀疑的对象。

 

如果没有,最好是把一周内看房的人,都问上一遍,因为我摸了墙上的红油漆,很光滑,还没落什么灰,应该就是这几天的事。

 

我检查了密码锁,觉得没什么问题

 

第二天上午,我发现“恰饭”给我发了一堆截图——他把和之前看房人的聊天记录,都发给了我,让我给参谋参谋。

 

我翻了一下,其中一个叫洋哥的人,引起了我的注意。

 

他说自己女朋友在附近医院当护士,这个房子比较近,真心想租,问价格能不能再降一降,5500行不行?


“恰饭”回复说,没你这么砍价的啊,要8500哪怕你说8000呢,直接降了3000,都快腰斩了!


吸引我注意点不是他俩的砍价方式,是洋哥的女朋友。


他说女朋友在附近医院当护士,让我想起了,房子里那条血管清晰的假胳膊——有些新手护士,会拿这种假胳膊练习扎针,房子里的事和洋哥,说不定有点关系。

 

我让“恰饭”联系洋哥,把假胳膊的照片发给他,威胁说要报警,看洋哥什么反应。

 

“恰饭”按我说的做了,洋哥很快恢复,说操,那天晚上就是你打的我吧,现在还敢来找我问怎么回事?

 

“要报警你就报,你揍了我一顿,最起码也得刑拘。”

 

恰饭都懵了,说我都出差半个月了,谁TM打你了?

 

洋哥说肯定就是你,戴着个口罩。

 

俩人聊了一会,确定真不是“恰饭”打的人,洋哥终于心平气和下来:“这事确实是我对不起你,但我没啥坏心眼。”

 

洋哥那天带着女朋友去看房,发现家具啥的都挺新,还有投影仪什么的,屋里整挺好,除了价格稍贵,没什么毛病。

 

他和女朋友现在是跟人合租,平时用电脑看个电影,都得插耳机,今天别人给了他韩国电影《寄生虫》的资源,他看这儿的投影仪能连手机,就忽然有了个想法。

 

然后很快实施了。

 

结果俩人在沙发坐着,刚看到一半,正紧张,忽然有人敲门。

 

我看中这房子还有个原因,是恰饭有很多书没带走


他俩赶紧暂停,装作家里没人,但那个敲门的人说话了:“出来吧,听见声了,知道你在里面看电视呢,别TM那么不要脸。”

 

洋哥以为用人家房子看电影,被房主逮个正着,就和女朋友开了门,结果被门外的人一拳打脸上了。

 

他没想到因为看个电视,就挨了一拳,但自己也有点理亏,没敢还手,拽着女朋友就跑了,后边他就不知道了。

 

“恰饭”问那条假胳膊是咋回事?

 

洋哥说那是他女朋友从医院拿回来,练习扎针的,下班俩人来看房,就直接拎来了。


结果跑的时候着急,胳膊忘了。


护士练习扎针用的假胳膊


那晚揍他的人,肯定不是我,估计也不是“恰饭”。

 

一是恰饭在外出差,二是他没必要破坏自己的房子。

 

如果不是洋哥得罪人了,就是前任租户留下的锅。

 

我让恰饭仔细问了洋哥几遍,都说没得罪人后,让他给前任租户打电话。

 

恰饭担心前任租户不肯说真话。

 

我说这样,你把号码给我,我给他打个电话,就知道是不是他得罪啥人,然后你房子遭罪了。


要来号码,我用不记名的网络电话拨过去,电话一接通,我就开始骂人,因为骂得太难听,我就不写出来了。

 

前任租户被骂懵了,听了几句才反应过来,说操,我知道你是谁,不就给了你个差评么,又在网上威胁,又打电话骂我!你等着,现在我就追评去。

 

果然是他得罪人了,我过了一会,又让恰饭打电话给他,说房子门口有人撒冥币,还骗他说,在墙上写了他的名字。

 

前任租户急了,说和他没关系,都是之前点外卖,味道不行就给了个差评,结果老板威胁要过来打他,刚刚还打电话骂人呢。

 

恰饭问清店家的信息,并报了警,警方调查后告诉他,确实都是老板干的。


这傻逼因为被差评,特意趁着鬼节来报复,本来想把冥币撒门口后,泼上红油漆就走。

 

结果听见里面有声音,一下上头了,直接敲门打人。

 

怪不得他不认识是谁,就直接打人,原来也是没见过面。

 

因为给了差评就被堵门的事,还挺多的 


两天后,恰饭出完差回北京,特意请我吃了顿饭,说我帮了大忙,愿意把墙刷一遍,再免三个月的房租。

 

我当然说好,能省点是点,然后他通过省钱和租房,聊到了自己从湖南来北京,辛苦奋斗,住地下室,后来跟别人合租,后来自己奋斗,条件好了住了品牌公寓,再打后面买了房子……絮絮叨叨的,多喝了几杯。


半小时后,他红着脸拽我的胳膊,说老弟啊,你还有没有啥要求,哥都尽量能办就办。

 

我说别的没啥,就是房租能不能再多免几个月,他没回答,忽然醉倒在桌上。

 

写到这里,我忽然想起,这两天他房子刷完了,我可以搬进去了,但好多东西没收拾。


所以那什么,这周我搬家,时间紧——下周三晚10:30,咱夜行实录,不见不散。




世界从未如此神秘

▬▬▬▬▬ ● ▬▬▬▬▬

We Promise

We Are Original


本文属于虚构,文中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与内容无关。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今天看啥 -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gmFatCam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