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英侨说
《英国侨报》(原名《新欧华报》),建立于 2002 年。我们的目标是为生活、工作在英国的华人提供真实可信的新闻和原创信息。邮箱:info@eucj.net; 网站:www.ukjs.net 微博:@英国侨报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英侨说

勾引的游戏: 英国PUA揭秘(下)

英侨说  · 公众号  ·  · 2019-10-10 03:07


2019.10.09 坐标•伦敦

您的2019年余额【85】

人民币兑英镑:9.00

英镑兑人民币:8.64

最新汇率戳CurrencyCo

电话: +44 (0) 207 287 7112

英国侨报正在招聘新媒体运营

后台回复【实习】了解一下~


编者按:

Pick-Up Artist,也就是PUA,在国内不是新鲜词。极具争议的内容和目的,使其一直受到大量抨击,却始终不乏明里暗里的追随者。而这些追随者,主要是急于获得异性青睐、甚至只想学会如何捕获“性猎物”的男性,也是PUA滥觞的基本动机。


在英国,这样的现象同样存在,并且已经引起警方的关注。BBC调查记者Myles Bonnar, 冒险卧底某PUA组织,深度揭秘这一“产业”不为人知的肮脏内幕,牵扯行径有的甚至远超搭讪,游走在犯罪边缘,引发广泛热议和反思,也让人不由得想起令人悲愤的章莹颖案。小乔将分为上下两部推送。


上篇: 勾引的游戏: 英国PUA揭秘(上)



集训


在我刚开始调查艾哈迈德时,还没有意识到他只是这个庞大的勾引产业中一小部分:除了他之外,还有数十名所谓的PUA活跃在线上。这些人分享勾引套路,彼此商业互吹,抱团营销各自的YouTube频道。


而在这些五花八门的频道之中, “街头勾引(Street Attraction)”以速战速决的动人许诺而独树一帜。这家公司提供所谓的集训营,承诺“包教包会,两天推倒街上最美的妞。”学员们将获得在线辅导,实践指导和增强大男子气概的一对一课程。


“街头勾引”的频道有超过11万订阅者。创建者艾迪·希钦斯甚至还将自己秘密录制的性视频进行收费播放。


“要全面录这么私密的场景可不容易,”希钦斯在一则视频中说。


“要是女孩知道自己正被录像,肯定不会表现的这么自然,而且因为怕自己名声受损也基本不会被勾引成功。”


“因为我们(希钦斯和他的团伙)想要捕捉到真实的反应,所以才进行隐蔽拍摄。就跟打游击似的。”


更重要的是,正式希钦斯的“街头勾引”课程培训出了阿德南·艾哈迈德。他曾参加过的那次集训营也被拍成视频,上传在他的YouTube频道中。


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出现在地处伦敦中心的沙威酒店门前,参加这个成为“泡妞大师”的训练课程。


那天很闷热,而我却得穿着厚外套来藏住摄像机和麦克风。


这期集训营有6个学员,我的教练正是希钦斯本人。我们获得第一个任务,就是要在30秒内搭讪上一个女人。


我和其他学员在伦敦桥四散开来。那天桥上有不少全副武装的警察,和穿得花花绿绿的动物保护抗议者。


最终,我硬着头皮,撞上两个女人,她们正在桥上站着看街头艺人表演。接着我就愣住了,实在不会尬聊。这是当天的第一个测试,我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琢磨了半天,我问她们这些艺术家是在做什么表演么?


“他们在抗议示威。”其中一个笑呵呵的说。


我的问题都很傻很天真,但却奏效。我们聊了开来,最后另一个女人给了我一张传单,谈话就在一片祥和中结束了。我回到了小组集合的地方。


这就是泡妞教练所谓的“冷搭讪(cold approach)”。


教练说,你是不是喜欢这个妞并不重要。而后希钦斯指定一个“猎物”,我们被派出去通过拦路去搭讪。


集训营的学员们在实践的时候身上带着迷你麦克风,希钦斯会监听整个过程来做点评和指导。


但成为测试“猎物”的女人们显然对此一无所知。


几次搭讪都让我很不自在。整个过程里,我一直不由自主的想到我妹妹和表姐妹们,想到万一她们被当作这种测试的“猎物”,被占便宜。


伦敦政经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学者瑞秋·奥尼尔博士(Dr Rachel O’Neill), 是已经追踪研究勾引行业十余年之久的专家。她在之后告诉我,“有种观念认为,勾引(seduction)提供给男人跟女人互动的某种可遵循的蓝本。”


“他们认为,这其中有一定之规,有套路可袭。现在的大部分训练营还是主要花时间在街上,酒吧里,咖啡馆,博物馆等等各种公共场所,主要就是为了练习这些技巧,如何实际运用。”


“这就意味着不可避免的会把女人们拉进这些互动中。”


而回到希钦斯派给我们的街头测试,一些他指定的“猎物”很明显还未成年,我说那些女孩会不会太小了。我都31岁了,并不想搭讪那些看起来只有我一半岁数大的小姑娘。

希钦斯那是34岁,听完我的质疑把我拉到一边,解释为什么我需要扩大“狩猎范围”。


“这不重要,”他说,“就算她不够年龄,拦住人搭讪又不犯法对不对。这反而是个很好的‘猎物’。”


LMR


集训营进入第二天。我们坐在特拉法加广场的台阶上,这天的教练是乔治·马西(George Massey),他讲的课是“LMR”.


LMR指的是,对性的“坚持到最后一分钟(Last Minute Resistance)”。这被PUA们奉为在女人试图拒绝性时的制胜法宝——也是需要克服的难关。


“你必须成为引领者,”马西解释说,“你把控整个氛围走向。‘对,我知道,我就是个禽兽,我难以忍耐。’得有这个劲儿。”


希钦斯也在一条视频里说,当女孩说“你太着急了”的时候,正是男人应该“继续强攻”的时候。希钦斯接着说,“如果女孩说,下一次一定会做,你就回答‘那我们还在这浪费什么时间?你说有下一次就有下一次啊?’”


“LMR这种观念认为,女人在倾向于想要性时,会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假装拒绝,”奥尼尔博士解释道,“这同样是基于女人只是想保护名声这一勾引逻辑的一种认知。而这种认知令人担忧的是,它会制造出一种女人说“不”就是“是”的诡异场景。”


马西向我们介绍了下一段课程的教练理查德·胡德(Richard Hood)——马西称他为“LMR之王”。胡德说起话来,就像那种强买强卖的销售员,丝毫不在乎女性可能想要什么。


“在你带她进家门的那一刻,你要立刻告诉她脱鞋才能进屋,你自己也要脱鞋。这是奠定强攻的第一步。”他告诉我们。


“一些女孩可能会不乐意。如果她们不愿意脱鞋或脱外套,嚷嚷‘哎呀今晚差不多就这样吧,我们下次再说’之类的,你当然会觉得不爽。”


他告诉我们,有的男人太拘泥于获得女方同意,才始终得不了手。


“有些时候,男人就有点害羞,或害怕过于猴急。因为这些男人太想获得女人同意,恨不能签个事前协议书。然而这种事都是很微妙的,只要你感觉对了,就抓住时机马上行动。有些时候,你得负责推动局面发展,做引导者。”


后来我问刑事辩护律师凯特·帕克(Kate Parker),从法律专业角度该如何处理教授男人LMR这样的问题,并给她看了一些这几个教练的视频。


“我认为这很棘手,因这是鼓动年轻男子无视女性已经亮出的红牌警告。而他们理应注意、警惕并回应这些警告信号。”帕克律师说。


“以我观察来看,尽管这似乎不涉及任何性侵行为,但他们越是教这种坚持到最后的所谓方法,越是教唆男孩忽略女孩的意见,也就越接近性犯罪的边缘。”


苏格兰强暴危机中心(Rape Crisis Scotland)主任桑迪·布润德利(Sandy Brindley)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认为这些搭讪大师所传授的办法,对男人们有百害而无一益。采取这种套路用于求偶,只会带来非常非常严峻的后果。”


反抗


结束训练营的五个月后,我回到伦敦——这一次,我是以BBC记者的身份去质疑一名曾经见过的搭讪教练。


经过数周的不断拒绝受访,我发现艾迪·希钦斯又招募了一批新学员。我问他,为什么要执迷于强迫女人发生性关系。他恼羞成怒。


“你这完全是错的,”他喊道,“完全是错的。你对整个情况都完全是在曲解,老兄,这是艺术,是艺术,是双方完全自愿的!”


“我们是切切实实在帮男人,我们是在帮助杜绝强暴文化,杜绝男人从事非法或强制性行为。”


理查德·胡德也否认自己是教授男人们如何迫使女性发生性关系,并狡辩称女人们都是知情的。


“我们从来不偷拍女孩。那都是些女演员,”他说。“我什么错也没有!也没触犯任何法律!”

就在我跟胡德聊完后,“街头勾引”删掉了我引用来质疑他的偷拍视频。


之后,就在我们的这部纪录片即将上映前,YouTube移除了百余条“街头勾引”频道里的视频。


一名的YouTube的发言人告诉我,他们的平台“已经封了埃帝·A-Game和街头勾引这两个账号。”


“YouTube严格禁止露骨的性内容和骚扰内容。维护我们的社区安全至关重要,我们会继续加强审查和完善该领域的政策。”


“街头勾引”的另一名教练乔治·马西告诉我,他觉得自己只是在“帮助人们如何约会”。他说,如果他对任何寻求帮助的男人说过不恰当的建议,早就有人告诉他了。而实际上,他收到很多男学员们的致谢信,感谢他帮助自己获得了健康良好的恋爱关系。他补充说,“我不是说我对错误无动于衷。”


希钦斯否认他曾教唆学员去搭讪未成年人。


“这不是真的,”他说,“我教的是,在你想发生性行为之前、甚至仅仅调情之前,你要搞清楚对方的年龄。你们这些家伙完全是在曲解我们的事业。这太恶心了,你们等着被起诉吧!”


与此同时在格拉斯哥,阿德南·艾哈迈德的审讯已有结论。


一名18岁的受害人提供了自己曾被艾哈迈德(38岁)拦截骚扰的有利证据。


“他在我身后摸上摸下,又摸我脸,还想亲我。我甩脱开他,让他不要乱来。没有任何对话发生。我求一群路人跟他们站在一起,因为我那会儿很害怕,他比我块头大那么多,我不想搞出事来。”


面对证词,艾哈迈德狡辩自己搭讪女人都是无害的行为,并称他意识到对方只有17岁或更小时就会立刻停手。


陪审团并未同意他的说法。


艾哈迈德最终以5项恐吓和虐待行为指控被判有罪,被继续收押等待服刑。在这之前,他已经被监狱关押9个月了。


随着案件审理,丽塔出庭支持了受害女性们。正是她提供了艾哈迈德行为的线索,敦促BBC发起对A-Game的调查。


对于“埃帝”艾哈迈德,她太了解了。


他们都是格拉斯哥的大学生,都学习社会工作专业,都住在格拉斯哥地区,甚至一起拼车去上课。


直到有一天,艾哈迈德翘了课,另一名同学来搭车时,聊起了他课余时间在忙的事,丽塔才发现了艾哈迈德不为人知的惊人一面。同学向她展示了艾哈迈德的Instagram和Youtube频道,里面有大量艾哈迈德与一些半裸女子的影像内容。


“我几乎要哭出来了,想这到底是什么,他是个皮条客还是在娼妓圈子里混?”她说。


“我看了那些视频,感到非常恶心。生理上的恶心。那压根就不是搭讪女孩,比那个黑暗邪恶太多太多了。他视频里的女人不知道自己被拍了,她们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始至终都是偷拍,龌龊。”


#MeToo时代仍在继续。女性们正在奋力反抗男性的骚扰。像丽塔、贝丝和艾米莉这样勇敢站出来的女性,她们的声音终会被世人听到。


“我已经发现,这是个普遍问题,”丽塔说,“我只希望女人和女孩们,能警惕这些侵略成性的渣男,不论是在校园、职场,还是任何地方。”


(全文完)


来源|BBC

编译|Potsie



This new has been sponsored by  

微信改版了

记得给小乔加星标

才能及时看到我们的最新推送哦❤️





今天看啥 -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hjeC5yZgJ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