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智谷趋势
决策者的首席情报顾问。2016胡润中国最具影响力财经自媒体50强。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智谷趋势

中央指导组震怒!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武汉

智谷趋势  · 公众号  · 财经  · 2020-02-12 22:10

◎智谷趋势(ID:zgtrend) |  路口大爷

 

在“应收尽收”这项关键工作上,武汉市又暴露问题了。

 

据新华社2月11日报道,在2月10日晚,中央赴湖北指导组严厉问责武汉市副市长、武汉市洪山区区长、武汉市武昌区区长3人。

 

 

中央指导组大半夜紧急约谈,可见事态严重。这又所为何事?

 

先来看一段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的视频:

 

 

事情发生在2月9日晚上10点半之后,视频中这辆公交车打算将一批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转运到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集中收治。

 

这批病人有30多位,多半是老年人,有些情况很危急。但这些老年重症病患并不是每一位都有座位坐,有的80多岁了只能站在公交车过道上。

 

 

司机原本接到指令是前往武昌区某社区接收病人,但是负责组织转运的街道-社区工作人员却带着他去往多个地点接收病人。被带着驶进一条巷子后,因为道路狭窄、乱停乱放车辆较多,公交车就被堵在路中央。从环球时报的报道来看,拥堵路段停留时间大约为15分钟。此时,车内患者情绪开始变得焦躁,并将怒火发泄在司机身上。

 

等到夜里11:30分左右,公车才到达接收点,车上患者的情绪再度失控。但司机只负责转运,并不知道具体要把病人送往哪里,和谁对接,所以病人们也只能不知所措下车。

 

司机自己也委屈愤怒,下车打电话和负责对接的工作人员抱怨。视频中司机的声音都喊哑了:“车上的人都骂我”,“我从早上7点钟赶到现在,连饭都没吃。”而且,这位司机本身也暴露在危险之中,据环球时报记者观察,司机的防护装备不符合接触重症患者所需的三级防护标准。

 

关键问题来了——在整个混乱的过程中,没有出现一位社区-街道工作人员来协调现场和安抚情绪!

 

而大批病人乘坐公车到达接收点后却无人对接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半年凌晨两点多还有发生。

 

国办督查室主任高雨诘问武昌区区长:“应收尽收是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关键,要把好事办好,怎么能把好事办坏?这些负责转运危重和重症病人的党员干部为什么不跟车?现在的武汉就是战时状态,这些人的行为十分恶劣。”

 

武昌区区长余松“边听边记、脸色通红”,说“我非常痛心,我们有责任,一定深刻检讨。”

 

上述材料据均来自于媒体报道,有据可查。

 

原本是在办好事,却因为武昌区的“工作滞后、衔接无序、组织混乱”,无端端让这些在前线战斗的人承受委屈和不理解,也折腾了疲惫不堪的重症病患们。

 

每位在武汉抗疫的战士们工作都很辛苦,这也就更加考验武汉的部门联动能力,人员组织和部署能力,基层的执行能力,避免系统低效混乱的运作。

 

上周我们在关键时刻,湖北省出现重大人事变动!救火队长来了?一文中提及,四类人员”集中收治和隔离这项工作很关键,但湖北、武汉并没有实现如期进展。在这过程中,中央下令推动、督促的情形较多,央媒也直接开通渠道统计相关情况。

 

据湖北当地媒体长江日报报道,“应收尽收”的关键招数——建设方舱医院,也是中央指导组推动的。

 

在人事到位的当晚(2月8日),中央指导组还督促湖北、武汉市这项工作要“刻不容缓”、“不折不扣”、“真正做到”,语气重了不少。

 

不过中央指导组约谈武汉市洪山区区长林文书时还提到:“我们收集了近期有关应收尽收的问题线索,洪山区有200余条。”

 

武汉的工作实在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

 

 

从最近几日的社会情绪来看,武汉市要给民众解惑的问题仍有不少。

 

第一问,全面排查究竟以什么方式进行?

 

武汉市市委书记在2月10日说,截至2月9日,一共排查了3371个社区、村,按户数算排查了421万户,1059万人,户数排查的百分比达到98.6%,人数排查的百分比达到了99%。通过全市排查,到2月8号,确诊重症患者1499人没有得到入院治疗,到10日中午全部入院。另外,武汉立了军令状,打算2月11日完成疑似患者检测清零。

 

这“99%”数据一出来,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少武汉网友称家里没有收到任何排查电话,就是剩下的“1%”。

 

在@人民日报 官方微博关于这条新闻的评论区,为什么那么多人认为自己是“1%”?

 

 

如果真的像网民所说,发生过居委会拿大喇叭象征性喊一嗓子,也算进99%的话,这项工作在基层执行中算不算出现了疏忽或者走样?会不会对前期努力带来破坏性的潜在风险?

 

 

第二问,口罩产能的恢复到底卡在哪里?

 

湖北坐拥全世界的口罩生产基地,口罩原材料PP喷熔层光是仙桃就占了世界六分之一的产量。本应该是开足马力供应全国,结果却是限产口罩,再找全社会募捐。这举动实在令人不解。

 

仙桃相关部门的负责人解释说:“全市目前共有生产各类应急防护物资企业113家,主要是外贸企业,未具备国内生产资质,不能在国内销售,只能外贸出口,其中只有两家企业具备医用防护服国内生产资质,但没有生产能力。要知道,美国FDA对医疗口罩有更严格的检测标准,这些产品明显有更高的质量水平。

 

就在湖北纠结于行政许可这一类问题时,网友们发现,上海已经给一些服装企业紧急授予资质生产防护服、隔离衣。

 

 

第三问,为什么举国之力驰援,一线的医疗物资依然紧缺?

 

明明全中国都在竭尽所能驰援武汉,为什么医护人员们还在泪眼求援?企业的物资生产渠道都在供应武汉,为什么武汉还在向社会各界求助物资?武汉甚至湖北已经被网友们赐名“黑洞”。

 

 

物资的流通信息、捐助信息、调配信息、消耗情况等,一律不为外界所知。

 

上海儿科医生(微博@虾米妈咪)搜集了不少一线医护人员的声音,克制地提出好几个现状和建议。

 

如果是社会各界捐助的防护物资达不到医护标准,为什么不能灵活调整?

 

“工业防护物资如果能够用对用好无疑还是具有一定价值的,比如,有的医院采取一个工业N95+一个医用外科口罩来代替医用N95口罩……非常时期制定的物资接受标准能适度调宽,接受之后可以发放给不同需求层次的医务人员,真正减少院感,保持住医护的战斗力。”

 

如果是交通管制、导致物资被困路上的原因,为什么不能在运输问题上加大联动力度?

 

“武汉目前只有救护车、警车和持有指挥部证明的车,才能跨城市,一些物资运到湖北境内很难,再想进入武汉更难……”

 

如果院领导害怕僭越规则受到惩罚,不敢接受非医用物资,为什么不能多一点自主权限?

 

“特殊时期,当地医院可能已经身心疲惫(有的医院领导也被感染了),希望能给援鄂医疗队多一些自主权限(他们现状很尴尬,不能直接拿物资,自家的医院供不上,对口被支援的医院又不给或者给不了!)”

 

这位医生还提出了一个她自个也想不通的问题,“各地政府疯狂采购医疗防护物资,却迟迟没有下发给一线医院,这是我屡次遇到的奇怪现象,且无法找到合理的解释。

 

2月11日,武汉雷神山医院在官方微博发布接受社会捐赠公告。

 

底下的评论满脸问号,甚至有人忍不住要质疑,为什么雷神山医院除了请求捐物资还要捐款?

 

 

社会各界所求不过就是两个字:公开。

 

当前的武汉无疑面临着“塔西佗陷阱”,公信力受损。而全国人民也都把目光放在武汉身上,经过互联网,武汉已经是被置于放大镜之下,接受全国人民的监督,这是前所未有的挑战。

 

因此,武汉更需要正面回答,做好信息公开和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