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吃瓜群众专栏
见字、如唔
专栏主题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公众号  ›  吃瓜群众专栏

[原创]历史进程中的副省长们

吃瓜群众专栏  · 公众号  · 2019-01-01 23:16

这是一篇有关人事的文章,关于最近陆续到位的12位金融副省长。



配备金融干部正成为近几年地方政府领导班子配置的一股潮流。自2016年末起,陆续出任副省长一职的金融干部已有10余位。


而就在昨天,另一位金融系统出身的干部,还是女性,农行副行长郭宁宁,正式赴福建任副省长。至此,当下中国31个省市自治区,已配备了12位“金融副省长”。


这些金融副省长们,很快会有一个共同的名字:



一、荡开一笔,回忆旧文


在写金融副省长之前,回忆下之前的一篇旧文。


是的,实际上,在岱岱之前旧文山东季缃绮落马文章里,就有过在反腐的历史进程中,于国企出身的副省长们的阐述。


18年落马第二虎,山东的季缃绮副省长。

季缃绮身上最大的标签,就是““由商入政”。


从1987年到2018年,季缃绮31年的仕途生涯中,前26年都是在企业就职,2013年是亮点,任职鲁商集团董事长达10年之久的季缃绮,直升山东副省长,进入省政府领导人序列。


季童鞋常年任职国企系统,以国企老总之位直升副省长,这在中国并不多见,不过,这四位童鞋和季童鞋一样,都以国企老总之位转入政界,都是当副省长,而且最后都落马了。


他们分别是:虞海燕、陈雪枫、任润厚、陈川平。


虞海燕:
长期在酒泉钢铁担任总经理、董事长,2011年5月,从酒钢董事长之职调任甘肃省副省长,后任兰州市委书记、常务副省长。


陈雪枫:
长期在煤矿集团工作,曾任河南煤业化工集团董事长,2011年1月,由此转型河南副省长,两年半后任洛阳市委书记。


任润厚:
长期在山西煤矿集团工作,曾任山西潞安矿业集团董事长10年,2011年调任山西省副省长。


陈川平:
也不用说,上半辈子都和钢铁打交道,在太原钢铁集团工作近26年,2008年1月转型升任山西副省长。
虞海燕、陈雪枫、任润厚、陈川平和季缃绮一样,上半辈子无一例外都是做企业,下半辈子无一例外都升了副省长,晚年也无一例外要在监狱中过,落马后也无一例外的引起更大震动。


只能说:


长年握着国企钱袋子的人,因利益输送的便利而被破格高升,出事后引起的震动,不要太酸爽。


特别是季缃绮的仕途轨迹,更加有趣,前四位商而优则仕的落马老虎,升任副省长之后,分管的都是专业对口的经济工作,如虞海燕常务副省长负责财政税务,和煤矿钢铁打半辈子交道的陈雪峰任润厚陈川平,分管的是工业和安全生产,而国企老总季缃绮直升副省长之后,分管却是专业极其不对口的这些:

而就在国企老总出身的季缃绮落马后不久,也是在那篇文章写完后的第二天,有一位国企出身的江西副省长李贻煌,落马。

由此,国企出身的副省长们,在反腐的历史进程中,成了重灾区。




二、金融副省长,前有惯例


如果说国企出身而任副省长的人数,还比较少,那么金融系统出官员的比例就很大了。


特别是和地方合作关系密切的政策性银行,如国开行农行等大型银行到,其内部人才到地方挂职锻炼十分频繁,甚至已经形成惯例。


如国开行教育培训局副局长的田卫军,挂职湖南,任株洲市常委,中国进出口银行稽核评价部副总经理胡小闽,任岳阳市常委。


毕竟,来自大型金融系统的干部,不仅熟悉金融业务,能帮助地方政府解决融资难题,也能为当地带来大量的金融资源,特别是促进原所在金融机构与地方政府的战略合作。



然而,中国组织部向来有跨系统培养干部的组织惯例,金融系统人才去地方任职的概率,和其他系统如科研系统、交通系统差不多,中组部对各个系统的安排并无偏心,没有谁特别多谁特别少。


在十八大前,金融系统去地方任职的人数不多,频率不高,好比一个一个去的“自驾游”,金融系统未能一家独大。


这一局面因2个因素而被打破。


1、新时代的金融工作要求


在08年后,货币大放水,中国加杠杆,地方基建加速,而可以加杠杆的不仅是个人,还有地方政府,地方财政越来越依赖金融,金融在地方政府的工作议程上越来越突出。而金融人才多学于固定的几所高校,又多被中央的一行三会等金融单位所吸纳,地方政府鲜有培养和发展专业金融人才的基地和渠道,地方对金融人才需求的缺口,巨大。


另外,在“地方公司化”的情况下,中央对地方金融的控制也越来越上心,特别是十八大后地方债越来越压力山大,中央反复强调防范金融风险,国家对地方政府的金融工作要求,也就越来越高。


于是我们看到,从工作经历看,在这11名金融副省长中,有6人来自金融监管部门,比例最高。


当年广东副省长的刘昆,之所以去中央当财政部部长,就是国家看重了刘同志解决地方债问题的工作能力,现在,地方债置换已结束,地方债攻坚战进入下一全新阶段,这些金融副省长们也是领着拆弹任务奔赴前线啊。


可见,在中央和地方的双向需求下,金融系统一个一个来的“自驾游”,渐渐满足不了地方对金融人才的需求,大规模的引进势在必行。


2、郭树清在山东的大胆尝试


在全国金融副省长兴起之前,是山东金融副市长的大胆实践。


创始人,郭树清。



2013年9月,郭树清从中央金融机构抽调了30多名干部到山东挂职,开启了山东金改的序幕。
这位证监会原主席大部分的工作经历都与金融有关,他到任山东后就使出“大招儿”:


“每个地市都要配一个懂金融的副市长。”


在郭的大胆尝试下,2013年以来,山东省从中央各金融机构引进34位专业人才到省直部门和各地市挂职,并选派山东金融领域的30位专业人才到中央金融机构锻炼,山东和中央保持着良好活跃的央地干部双向互动。


如果说,在郭树清之前,金融系统人才去地方任职,还是“自驾游”,郭树清之后,金融系统人才去地方,就是“组团游”了。


这一做法效果显著,中央认可,此后,为效法山东,广西、四川、天津、贵州等省份都实施过同样的中央金融人才到地方挂职的做法。


如湖南省在16年为了推动金融改革,就一口气向中央要了18位金融人才,填充湖南各地。



6月27日,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会见了此次挂职湖南的18名中央金融人才(实际到位17人,下同),其中15人来自中央金融单位。


如此大规模地“一口气”引进18名中央金融人才,并挂职副市长与常委等要职,湖南手笔颇大。


中国有很成熟稳重的政治实践经验,向来都是搞一块试验田,搞的好全国推广,搞砸了也就坏一块地,不影响大局。


正是在山东、湖南等省大规模引进金融专业人才并任为各市副市长的试验后,中央下定决心,将这一有利化解地方债风险、增进央地一盘棋统筹工作的试验,从地方推广到全国,从副市长升格为副省长。

从这一点说,现在这些“金融副省长”,还要集体感谢下郭主席呢。





三、金融副省长,梯队建设


金融少帅们要感谢的,除了郭主席,还要感谢他们的父母。


感谢他们的父母?感谢什么?


感谢他们父母生的早。


从年龄上看,上述11名金融副省长多为“65后”。
其中最年长的为1963年1月出生的欧阳卫民,55岁。
最年轻的是1971年9月出生的刘强,47岁。
1960年-1964年出生的有3名,分别为55岁欧阳卫民(1963年生)、55岁王江(1963年生)、54岁的陈舜(1964年生);
1965年-1969年出生的有6名,分别为53岁的朱从玖和吴清(1965年生)、52岁的刘桂平和康义(1966年生)、51岁的童道驰(1967年生)、49岁的殷勇(1969年生);
“70后”有2名,分别为48岁的李云泽(1970年生)和47岁的刘强(1971年生,47岁)。


从履历来看,这十几位干部,之前的工作经历,几乎都曾是深耕中央金融单位,未有多少地方行政管理经验:


如浙江副省长朱从玖是一位“老金融”,曾先后在证监会、上交所等机构工作达24年。


湖北的“金融副省长”——童道驰。公开资料显示,今年刚过50岁的他,是北大经管系的高材生,在证监会工作近14年。


从年龄方面看,这批拥有年龄优势的金融少帅们,是中层干部梯队建设的重要一环,特别是仅有的那2位70后。


从履历方面看,从金融系统转地方行政,又很好的丰富了工作经历,补齐了仕途短板,拓宽了上升空间。


如果说防范金融风险,是这张牌的一面,那么中层干部的梯队建设,就是这张牌的另一面。


毕竟,旧文讲过,中层干部的梯队建设,是如何的迫在眉睫。




曾有人言,“今日之航天系,当年之共青团”,看来,在“航天少帅”走俏后,这一波“金融少帅”,也要赶上历史进程了。


诚如如长者所言: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kBIOdpiz9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