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桃桃淘电影
一份影迷带给影迷的电影小杂志,来自微博 @桃桃淘电影 。每天分享各种最新的电影信息,推荐经典或冷门电影,院线电影推荐和评论,各种电影相关的趣事。以及电影的一切……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桃桃淘电影

[原创]“如果你不喜欢奥斯卡,就去建设它”,真是屁话啊!

桃桃淘电影  · 公众号  · 电影  · 2020-02-11 08:30

奥斯卡之后,又一波段子出炉,传播最广的,莫过于下面这条:



当然,还有其他各种变种,反正大同小异。


坦白说,挺无聊的。


好吧,我当然知道这个段子是什么意思,以及它的源头,包括背后想讽刺的东西是什么。


只不过,一开始有人这么说的时候,你还会觉得有意思,很讽刺,很好笑,但是,当越来越多人这么说,去各种变种和引申之后,也就越来越无聊了。


特别没营养的一段话,也不知有什么好反复去刷的。


然后呢,当《寄生虫》获得奥斯卡之后,微博和朋友圈又是骂成一片,这个事,坦白说,我也挺意外的。比如有些人会认为今年的结果仍然很扯。认为《寄生虫》不过尔尔,或者好莱坞和奥斯卡很差劲之类的声音……


因为,相比之前几年的奥斯卡结果,今年还算相对靠谱啊。起码没有之前那么保守和平庸,会有些小意外和惊喜。


而且,相比往年,可能是因为今年的提名者都比较强,所以,我今年特别佛系,真有了点看戏的意思。对我来说,《好莱坞往事》《爱尔兰人》《寄生虫》《婚姻故事》以及《1917》,哪一部拿奥斯卡都可以,都能接受,也都没那么多怨言。


我明白有些人会骂,因为,每年的奥斯卡都是这样,基本每年奥斯卡出来都会很多人在骂。包括我也骂,就好像《社交网络》输给《国王的演讲》,或者《爱乐之城》输给《月光男孩》,以及《三块广告牌》输给《水形物语》……


太多了,基本上,我每年押的大奖得主,都特么输给了另一部,特别郁闷。


但是呢,我每年还会说的一句话就是:别那么在乎奥斯卡,它的结果没那么重要。奥斯卡真正的意义在于,它可以让世界的焦点在那一天可以聚集在电影上,无论是影迷还是非影迷,都会在那一天,聊上几句奥斯卡,聊上几句电影,你有种我们终于在世界中心的感觉。


至于谁拿奖,都是人选出来的,是个综合意见的汇总,近万人的评审选出来的,是个愈发主流的观点,没办法代表所有人,也一定会有人开心,有人生气。


说起来,虽然我也觉得《寄生虫》不错,但是这片一定不是我最爱的那部奉俊昊,甚至能不能排进我的奉俊昊最爱前三都不一定。以及,在今年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中,《寄生虫》同样进不了我的最爱前三,我如今回忆下,最爱的应该还是《爱尔兰人》(本片奥斯卡颗粒无收也是很郁闷了,即便如此,你看我都没骂,因为没必要太当回事)。

但是呢,《寄生虫》拿最佳影片我也觉得没什么问题啊,而且很开心。因为,《寄生虫》确实很好啊,尤其是,奉俊昊更是很好啊!


特别是,奉俊昊拿到最佳导演的时候,还不忘现场致敬马丁·斯科塞斯。那一刻,是一个影迷向自己偶像的致意,更是一种电影精神的传承,那一幕我特别的感动。



因为,你能从这样的场景中,感受到大家对电影的爱意,是一种源自影迷之间的,特别真诚的互动,大家因为对电影这件事本身的爱,开始从事这个行业,并影响着这个行业。


而且,获奖的奉俊昊一直像个可爱的大男孩,或者,正是这种性格,才可以让拍出这么多有趣的电影吧。


这应该是这些年我看到的最有趣的奥斯卡一幕了。


另外,看到很多朋友也在分析《寄生虫》得奖的原因,东拉西扯的。那我也一起聊聊吧,因为,它不光是首部获得奥斯卡的韩国电影,更是首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非英语影片。嗯,保守的奥斯卡,终于走出了第一步。


关于《寄生虫》能拿奥斯卡,主要由于以下几方面原因:


1、影片质量好


这部电影之所以能获得奥斯卡,首先还是因为:片子好看,这是最基本的。片子很好看,娱乐性强,而且还有嚼头,这才会让影片能冲破语言的界限,获得更多西方人的认同。


就像我们之前说的,这片在北美评价真的非常好啊!


比如:



本片在烂番茄近400家媒体的评分,得分9.38分,新鲜度99%,这么多媒体打分,能给出接近满分的高分。这首先意味着,西方媒体和主流声音,是非常喜欢和认可这部电影的。这也为本片最终获得大奖,提供了一个可能。


另外,本片在IMDb 收获20多万人评分,得分8.6



在IMDb top 250排名第24位。



包括在豆瓣的评分 8.7分,仅次于奉俊昊的成名作《杀人回忆》,在他的所有作品中得分排名第二。



这样一组数据代表着什么呢?


它代表着:甚至西方的观众和媒体、影评人,也都很喜欢这部电影。这是人家能拿奥斯卡的基础。


没有这个基础,其他的分析都是白扯。


2、宣传方的强势公关和营销。


自从在戛纳拿到金棕榈之后,本片的幕后公司CJ娱乐,就一直强势在北美做公关和营销,以进一步提升本片的北美影响力。


来自我的友邻,韩影研究者小韩的信息,本片在奥斯卡公关宣传费用是100多亿韩元,折和人民币5800多万。


기생충'의 오스카 캠페인을 지원하는 네온과 CJ E&M 역시 100억 원 이상의 홍보비를 쓴 것으로 알려졌다.


这里我得稍微解释下奥斯卡公关的含义,这里的公关可不是指给给各种评委送钱行贿的那种公关。一方面奥斯卡学院成员实在太多,这几年扩充之后将近万人,而且组成都是演员、导演、制片人之类的,你也没法送钱公关。


所谓的公关,其实就是宣传:各种活动啊、宣传啊、硬广海报杂志等等,其实就是尽可能提升影片在北美的知名度,让那些奥斯卡投票人们,先知道这片、了解这片、最终才可能喜欢上这片,这就叫公关宣传。


公关还包括《寄生虫》在去年下半年全力冲击北美市场。影片至今已经在北美取得3500多万的票房,看起来比不了那些北美超级大片,但是作为一部美国人没那么熟悉的小众外语片,这个票房其实已经非常高了。


这个票房暂时已经成为北美票房榜外语片的票房第6名,而且,经过奥斯卡获奖这一轮,接下来几天估计可以再冲一冲,进入外语片票房前五。


票房意外着什么,知名度啊!


有了知名度,才会有人投票啊,这才叫公关。


质量好,公关做得好,自然票就多了。


本片在颁奖季前哨站更是勇夺127个主要奖项,远远领先79个奖的《1917》。



这都是最终拿大奖的铺垫。


3、奥斯卡学院成员的组成变化


我们过去总说学院很保守,成员组成很老白男,但是,在当下,这种情况其实也在发生着变化。


啊,我说的不是保守这件事变化,保守还是很保守。


不过,老白男正在变化。


只要关注奥斯卡新闻的,都会发现,这几年,学院正在大幅度扩充成员,每年都是疯狂纳新。其中2015年新增322人,2016年新增683人,2017年新增774人,2018年新增928人,2019年新增842人。


在最近几年,就新增成员3000多人,而之前一共才五六千人。也就意味着,当下学院成员,有三分之一,都是最近五六年新加入的。


而新加入的成员构成显然更加多元。仅以2019年为例,他们新增842人,其中50%为女性,29%是有色人种,成员共来自59个国家。



这个数据来自学院官网。


另外这个数据图表,来自《好莱坞报道者》,奥斯卡自2016年以来,新增成员,39%来自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



这些数据意味着什么呢?


它代表着学院成员的组成,也就是那些投票人,同样越来越趋向于多元化,女性、有色人种、非美国人都在增加。


这也意味着,这些成员的选择,会更加不同,我们之后已经渐渐不能用以往的老白男三元素来形容学院了。


而成员组成的变化,也决定了,学院的选择在慢慢发生着变化。所以,《寄生虫》才会非常幸运地成为首个获得最佳影片的非英语片。而去年,同样是外语片的《罗马》也险些冲顶成功。这都是变化的结果。


所以,就算《寄生虫》拿不到,接下来,还会有别的外语片能拿到最佳影片。


这就是趋势。


4、《寄生虫》的国际性


当然,《寄生虫》能拿奥斯卡,还是因为影片的国际化特质(也就是不仅东方人要喜欢,西方人也要接受无障碍,也要喜欢)。


在《寄生虫》拿到奥斯卡最佳影片之后,总看到有一种声音是:《寄生虫》的胜利代表着东方文化的胜利,什么西方人因为对东方文化猎奇,才会选择这部影片。


坦白说,这基本是在胡扯淡。


如果奥斯卡会东方文化猎奇,为什么每年奥斯卡最佳提名影片,连外语片都非常少见。以及,为什么都到第92届了,才有第一部非英语片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要是猎奇,之前干嘛去了。


甚至,真要说东方文化,当年李安的《卧虎藏龙》才更东方文化,但是《卧虎藏龙》反而与最佳影片失之交臂。


所以,《寄生虫》能获奖,绝对不是什么东方文化的因素,反而是因为,这部影片模糊了东西方的文化界限,没那么东方了,是一部更国际性的影片。



实际上,这部电影,我看完的第一印象,更觉得它像是一部欧洲电影,还有人提到了夏布洛尔的《冷酷祭典》等等。


无论是影片的场景设计(大豪宅)、还是这种主仆关系的设计,都不是典型的东方元素,反而是很西方文化的设计。所以,西方媒体和观众接受起这种关系才会更方便。


首先要明白,这是一个寓言故事,是在一定程度架空背景的虚构设定。如果把演员换成西方人,让他们说英语,这个电影其实同样成立,因为这种设定最重要的是穷人和富人之间的阶级关系,而与他们属于西方人还是东方人无关。



包括这种开趴体之类的娱乐,都是很西方人的生活方式。


所以,我会说《杀人回忆》是东方的,甚至《母亲》是东方的。但是,《寄生虫》显然不那么东方,这是一部架空的、寓言式的非现实主义的电影。只不过角色刚好都是韩国人,说着韩语罢了。


包括影片在类型元素的运用,情节的设计,其实也是很好莱坞类型片的方式,这都是西方观众能更快接受和认同影片的原因。


所以呢,学院成员多元化并不意味着纯东方文化的影片会受到奥斯卡的原因。归根到底,影片还是要有一个国际视角,是要各国观众接受起来都无障碍的。


这也是《寄生虫》会受欢迎的原因。


当然,没选《1917》或是《爱尔兰人》,我也很意外,因为这种老派的、更学院式的影片,原本更应该是他们的爱。或者,他们也想稍微走出来一步吧。当然,网飞又一次被学院嫌弃,这个还挺让人伤心的。


不过,这些真的没那么重要。我从来不想盲目吹捧学院的结果,但是一味踩以彰显自己,也挺没劲的。




好的,以上也就是我的一些想法。


然后,有人就会说了,你看你侃侃而谈,小嘴巴巴的,你之前不还是认为最可能拿奥斯卡的是《1917》么?


对的。


我就是这么不靠谱,就像我一开始说的,我基本是押哪个拿大奖,哪个拿不到,快10年了,一直如此。


我之前的预测文章也写了。保守的估计,大奖是《1917》,但如果学院要想突破自己,应该就会给《寄生虫》



感受下我前天预测文章的话。


当然,上面的话都是马后炮,是些废话。只不过想要驳斥另一些不靠谱的废话写的东西。


实际上,《寄生虫》获奖,对我真正的触动是,韩国电影这些年的发展和变化,类型化、工业化成熟稳定发展,艺术片以及国际市场也越来越受欢迎。老中青多代发展,新人倍增。


同时,商业片票房节节高,类型丰富,又有奉俊昊、朴赞郁、李沧东、洪尚秀一批中流砥柱在戛纳横趟,真是让人羡慕啊!


最后吧,《寄生虫》能拿四座奥斯卡,羡慕是羡慕,但是咱也没辙。


影这东西好不好,即是电影的事,又远远不是电影的事。


是吧!



最后的最后,一个小广告,我也申请了一个微信视频号,没事发点电影相关的内容吧,感兴趣的也可以关注下



今天看啥 -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kMpcwSPKM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