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爱做美梦的懒猫
妄图逃离孤独。虽然我知道,这不可能。
今天看啥  ›  专栏  ›  爱做美梦的懒猫

爱做美梦的懒猫  · 简书  ·  · 2018-10-03 23:38

秋是最生动的季节,饱含了生命的韵味。

秋天的花、秋天的果、秋天的叶,用飞扬的色彩,悠远的香气,傲霜的风骨描画了秋的韵,秋的魂。

凋谢在早春的花儿在秋天变成了各色果子。红苹果、绿核桃、大鸭梨、小黑枣、长刺的栗子、开口的石榴……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果儿们坠得树枝低垂。一阵风吹过,炫耀似的摇摆起来,果子的香气便随风飘得老远。

也有不结果儿的,但也不寂寞。只看那报春的迎春就知道了。密密匝匝的叶片油油的泛着绿,在一片姹紫嫣红里,一点不显得乏味,反而是最恰当的搭配,足可以得个最佳配角奖。

开了半个夏天的荷花倒是早早败了。出水芙蓉的惊艳随着片片花瓣零落入水。大片的荷叶也卷了黄边。细看那凋零的花蕊,却含了颗颗饱满的莲子,亭亭玉立,韵味无穷。夜风拂过,一片清香晕散开来,月华洒入明朗的湖面时,再看那残荷的雅,任盛开得最美的花也无法比拟。

秋天韵味十足,更富有生命力!秋天的花也都含了足足的秋韵,不带半点春花的俏和娇。秋天的花大气、坚韧、蓬勃。

开在秋天的花是做足了准备的。它们不和春花争艳,更不凑夏天的热闹,只开在微寒的秋。几阵秋风,几场秋雨过后,厚墩墩的花瓣就含了生命的质感。

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菊,作为花中四君子,盛开在落叶的秋天,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爱菊、惜菊。菊的魂在一声声低吟里流传。“秋满篱根始见香,却从冷淡遇繁华”菊的傲骨给清冷的秋平添了生命的张力。

若说菊是秋的傲骨,那桂则是秋的柔情。“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桂花的香,似柔情万缕,清芬袭人,浓香远逸。

试想,若有小院一座,桂花两株,挚友三人,于一月圆之秋,品静夜,嗅花香,沐月华,饮清酒,人生之快意莫过如此了吧!

秋是包罗万象的,秋花各有生存的绝技。你看路边无人问津的喇叭花,看似单薄,禁不住秋的寒凉。但一到夜晚,它便紧缩起来,把薄如蝉翼的花瓣变成一把剑,游侠一般度过一个个寒夜。待到清晨,花瓣便迎着阳光肆意开放起来,身背利剑的游侠又变成了穿着曼妙衣裙的女孩儿家。

秋天的韵味不止在秋的果实或秋的花。最动人的还是秋天的叶。

“一叶知秋”,秋叶是秋天最美的风景。秋叶的颜色不是初春的鹅黄、盛夏的浓绿。它经过了春的孕育、夏的成长,每片叶子都是大自然的杰作,绝无雷同。深深浅浅的红、明明暗暗的黄、浓浓淡淡的绿…万般色彩染遍了山,点燃了路!

秋,浓烈而含蓄,它没有春的娇俏、夏的热闹、冬的沧桑。秋是热烈的,饱含了生命的韵味,秋更是勇敢的,明知凋零,依然怒放!




原文地址:访问原文地址
快照地址: 访问文章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