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主编温静
速递传媒信息,对接行业需求
专栏主题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公众号  ›  主编温静

《幸福一家人》编剧倪骏谈新作:《小夜曲》是另一种现实主义

主编温静  · 公众号  · 2018-12-06 23:25


传媒内参导读同样是现实题材,倪骏在《小夜曲》里关注的人群,却是当下社会上的“三明治青年”。这些夹在梦想与现实、原生家庭与后组家庭、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之间的90后、95后们,“他们的奋斗值得在正能量的戏里去提倡”。


来源:传媒内参—主编温静

文/张伯谦


现实题材的影视剧,一度是内地市场最被忽视的类型。

 

没有大IP支撑,没有玄幻奇诡情节,没有流量人气明星,让现实主义题材被简单粗暴地扣上了“没人看”的帽子,几乎跟不上娱乐泡沫狂飙突进的节奏。

 

然而加了滤镜的泡泡,终于在2018年被吹破。退潮后的一片狼藉里,现实题材影视剧不仅浮出了水面,而且还凭借“接地气”的基调重新赢得了观众。

 

“可以说,现实主义题材整体迎来了一个春天”,著名编剧、中央戏剧学院副教授倪骏给出了自己的判断。近段时间,由她担纲编剧的《幸福一家人》正在北京卫视热播,不但收视率一路领跑,“爸爸没出息”等多个现实话题也频频冲上微博热搜。

 

《幸福一家人》《小夜曲》编剧倪骏


在倪骏看来,“只要抓住现实痛点,就一定能够引起大众关注”。而且,做“小而美的作品”,在政策导向上,与广电总局提倡“温暖而明亮的现实主义”也是不谋而合的。

 

《幸福一家人》之后,倪骏还有几部现实题材作品已经启动或正在筹备。由丝芭影视制作、出品的新现实向精品剧《小夜曲》,正是其中备受期待的一部。

 

不过,同样是现实题材,倪骏在《小夜曲》里关注的人群,却是当下社会上的“三明治青年”。这些夹在梦想与现实、原生家庭与后组家庭、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之间的90后、95后们,“他们的奋斗值得在正能量的戏里去提倡”。

 

现实题材的翻红:

政策和观众的双重选择

 

虽然2018年诸事不顺,但《幸福一家人》在年底的爆红,还是给了不少影视从业者信心。

 

对业内纷至沓来的好评和点赞,倪骏并未感到意外,因为“敏锐地抓住了亲情关系”、“把握了现实痛点”,《幸福一家人》势必会引起很多人关注。

 

她更在乎和感到高兴的,是现实题材这个类型在市场和观众中迎来了“逆风翻盘”。内地影视剧在使用流量明星上越来越谨慎,对剧本的打磨越来越看重,“这是一个好的趋势和好的倾向,内容好才是最重要的。因为以前只是看表面,只是大IP或者流量明星,但是如果剧情不经打磨,内容比较表面和轻薄的话,是不能够让观众信服的。”

 

《幸福一家人》开播以来收视居高不下


与此同时,在大环境上,政策的导向也给现实主义作品开辟了更多空间。

 

广电总局提出要打造“温暖而明亮的现实主义”、“小而美的作品”,倪骏的理解是:“跟生活相关、跟老百姓相关的(作品)是很重要的,因为大家看电视剧嘛,跟他们的生活相接近的这种题材,是容易受到关注的。”

 

《小夜曲》关注三明治青年:

“我们做了三个层次”

 

与《幸福一家人》不同,在与丝芭影视合作《小夜曲》时,倪骏把目光更多地投向了当下社会中正在辛苦打拼的年轻人。

 

倪骏认为,丝芭影视在《小夜曲》的宣传策略上,找了一个特别好的点,就是“三明治青年”:“当时我一看这个宣传,我就觉得这个点找的太准了,因为我们剧本(里)就是在做这些。”

 

《小夜曲》关注中国当下“三明治青年”

 

“三明治青年”面临诸多困境和抉择


在《小夜曲》的故事里,倪骏为“三明治青年”做了三个层次:“一个是梦想和现实的夹心,一个是原生家庭和后组家庭的夹心,这个(父母离异)其实也是很多90后、95后,甚至00后他们要(面对)的一个很大的问题。第三个点,我们做的是民乐和西洋乐的这个夹心。”

 

不少业内人士觉得:一部年轻人做主角的剧,为什么要写的这么现实?谈谈恋爱、发发糖、撒撒狗粮就可以了。

 

然而,倪骏并不这么认为:“只要是现实主义,你就要把握现实问题。有现实问题,你才去做这个戏,这些问题是能够引起大家的讨论的。”

 

《小夜曲》的基调就是

“年轻人为梦想去奋斗”

 

与近几年颇受关注的“校园青春”不同,《小夜曲》里讲述的青春,是年轻人们完成学业后、初入职场的成长故事。

 

在很多80后观众心目中,赵宝刚导演的《奋斗》是一部经典的“现实青春戏”。而在倪骏看来,《小夜曲》这部戏的基调与核心,恰恰是当下社会年轻人诸如90后、95后们的奋斗故事。

 

寒门子弟的代表,《小夜曲》男主角冯安宁(陈学冬 饰)


即便跟《奋斗》相比,倪骏觉得《小夜曲》里的拼搏精神也一点都不逊色:“90后、95后的路程和轨迹是一点都没有变的,还是这样。而且我觉得我们这部剧,写的可能还要更现实一些,因为我们写的很多都是这种寒门子弟,通过自己努力去取得成就的这种年轻人……”

 

《小夜曲》里的男主角冯安宁(陈学冬饰)和女主角蔚蓝(SNH48-黄婷婷饰),是倪骏觉得最有代表性的两个角色,因为他们“比较草根,艰苦奋斗,靠自己的勤劳,靠自己的韧性,去获取更好的生活,也同时接近自己的梦想……”

 

草根女孩,《小夜曲》女主角蔚蓝(SNH48-黄婷婷 饰)


在倪骏的心目中,“寒门子弟”是《小夜曲》的绝对主角,而且这样正能量的戏也应该去提倡“艰苦奋斗、不忘初心”的时代精神,“我们不能说你家庭好或者你有天分,你该得到的就都能得到了,这个我觉得是极少数人才能有的运气。为梦想去奋斗,本身也是一件比较幸福的事,我们写的其实是这个”。

 

《幸福一家人》《小夜曲》

到最后都是“以情动人”

 

《幸福一家人》里的矛盾和纠葛不可谓不多,空巢老人、大龄剩女、不婚主义、上门女婿等等,一地鸡毛。同样,《小夜曲》里的“三明治青年”们也是被多个困境和抉择夹在中间,闪转腾挪,甚至动弹不得。

 

这样复杂的情感和故事线,即便是对擅长现实题材的倪骏来说,如何处理和收束也是颇感为难:“其实最后几集特别难写,但我们和导演也深度沟通了,看到最后怎么样去解决这种埋了几十年的矛盾。到最后,其实全部都是情感充沛的大情感戏。”

 

“以情止戈”,《小夜曲》诸多矛盾最终化解


“以情动人”,三明治青年们的心结慢慢解开


《小夜曲》故事的主线和核心还是家庭,因此在与导演林合隆深入探讨后,倪骏还是决定用“以情动人”的方式来抚平矛盾,“比如本来我们把向葵(这个角色)写的可能要坏一点,但是导演觉得‘这个剧不要有一个坏人’,所以我们就把很多的人物关系和节点进行了一些变化,但是现在看起来这个(剧本)是更舒服的”。

 

除此之外,《小夜曲》中几对年轻人的感情,虽然历经曲折、误会,甚至还有家庭、他人的阻挠,但“最后历经艰难险阻终于修成正果了,这个情感还是很动人的”。

 

不同作品不同对待:

《小夜曲》符合丝芭影视调性

 

对于不同的作品,倪骏的做法是:要采取不同的思路和方法去操作。

 

在创作《小夜曲》的过程中,她就发现必须要“与时俱进”,于是就“把很多当下的文艺表现方式,比如快闪呐、网络直播呀,包括二次元呀,这类新的方式代入。这些方式跟咱们的姑娘们(丝芭影视艺人)其实都太贴合了,你写进去就觉得特别的合适”。

 

《小夜曲》里的新青年,面临时代新问题

 

《小夜曲》整体调性跟丝芭影视艺人完美契合


另外,对于《小夜曲》中曝光率颇高的民乐女子团体——“若茗乐坊”,倪骏也觉得:“很适合丝芭影视这个公司的特点,小姑娘们又漂亮又有才华。然后本身小说里也有这个底色,像民乐团的姑娘们这些线索都是有的,然后我们扩展了它。”

 

对倪骏来说,仍在紧张拍摄中的《小夜曲》,与正在热播的《幸福一家人》一样,都是自己倾注心血的“孩子”。她期待着这部剧能再次抓住现实痛点,也能再次让观众感同身受。


《小夜曲》“以情止戈”首版片花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pUyiO8z0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