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丁香妈妈
丁香妈妈是丁香医生旗下的母婴科普平台。医学硕士二宝妈,每天分享科学靠谱的育儿知识。科学育儿,更是轻松育儿。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丁香妈妈

中国爸爸陪产图鉴:女人生娃时,男人在干嘛?

丁香妈妈  · 公众号  · 育儿  · 2019-09-14 21:01



女性是产房永恒的主角。


一切关于产房的回忆与叙述,都围绕着产妇与产痛展开。


丈夫,作为新生命的另一个直接责任人,在产房这个女性「战场」上,会以怎样的状态出现?


我们和 11 位爸爸一起回忆了孩子出生的那一天。初为人父的那几个小时里,他们的表现千差万别。


亢奋、焦虑、担忧、疲惫....... 


多个面孔一同勾勒出了产房内的新手爸爸众生相。


有的爸爸热衷记录

身处产房,也不会忘记自拍



老婆刚刚开始宫缩的时候,疼痛是一阵阵的,不疼的时候还能和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我就趁着她宫缩痛得厉害、面目狰狞的时候,凑过去和她自拍。


她一脸生无可恋。


我觉得她有力气的话,肯定也想要记录这珍贵的瞬间。就像今天她看到这些照片,还是会回味许久。


当然,事后挨揍是少不了的。


一个人撑起一支啦啦队

亢奋得像是自己在生孩子



我深知在产房里,自己只是配角。医生让干啥就干啥,是我的原则。


我一会儿给老婆汇报产程,一会再给她喂几口红牛。


那天医生让我给老婆一点「支持」。


支持就支持,于是我和拉拉队一样在老婆耳边呼喊:


「加油——加油——加油——」


结果,老婆让我闭嘴,医生飘来白眼,「我是让你再喂点吃的......」


行吧。


这我哪里晓得……


过度自我代入

大男人显得脆弱又可爱



老婆终于熬到了开十指了,正在产床上完成最后的发力。


突然听到医生和助产士说:下面还是要切一下的。


一直故作镇定的我,好像浑身的劲儿突然被抽走了,扑到老婆怀里哭了出来。


侧切听起来也太疼了吧!!!


最后还是「奄奄一息」的老婆,腾出一只手来安抚我。


受电视剧的「荼毒」

脑补出意外,入戏过深



老婆进去了 5 个小时了,我听不到声音,也一点信儿也没有,脑子里都在轮播电视剧里经常放的场景。


医生突然出来,拿着一张纸突然叫家属。


我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一个箭步冲上前,大喊:


「保大人!!!」


医生一脸懵逼,缓缓拿出笔让我签一张打无痛的单子……


这回真丢人了。


掉链子是常有的事情

丈夫可能「上位」成产房主角



我是进产房陪产的,我看到护士给老婆扎留置针的时候我就不行了,双腿使不上劲。


孩子出生后,我看见老婆的血一股一股溢出来。


我倒了。


不是语气词,是真的倒了,因为晕血。


后面只记得的有两只大手,托我起来,安置到了一张床上,推走。


没想到,我要和老婆一样躺着出产房。


最常见的是在产房外

守了一宿,昏睡过去



老婆头一晚上就进了产房,打完催产素后开始有轻微的宫缩,但持续了一阵后又消失了。


紧张等待了整整一个通宵和上午,老婆仍然没有发动的迹象。我也一夜没敢合眼。


中午没吃几口饭,我便在产房口的椅子上昏昏睡去。


突然,手机把我震醒。老婆发来一条微信:生了。


连标点都没有。


面对突然下来的风险告知书

丈夫的紧张有千百种样子



老婆在产房待了 20 个小时了。医生找到我,说顺产情况不太好,建议剖腹产。


我一听就懵了,急忙说,「好,好,剖。」


趴在走廊的墙上签手术风险告知书,自己的名字都签错了两次。


紧张的时候

在产房门口,一站就是许久



产房门口,突然听到了老婆的名字:


「张晓红家属赶紧来一下」。


医生告诉我,老婆胎位不正,不好顺产,要紧急手术。


我想也没想就签了字,然后就一直站在产房门口张望,没能从错乱里走出来。


直到后来有小护士出来拍拍我,才意识到我保持签完字的姿势,已经站了 1 个多小时。


趴在可以瞄见老婆的小窗上

哭得像个孩子



老婆在产房里面已经声嘶力竭地叫了 10 个小时,但是还只是开到 2.5 cm。


我在陪产室外边,什么忙也帮不上,无助又心痛。只好扒着待产室门上的窗户,使劲朝里面张望。


老婆每阵痛一次,喊叫一声,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像雨滴一样掉下来。


在产房之外 10 米的走廊

也能走出了十多公里



产房没法进去,老婆在里面痛了 1 整天了。我在走廊里,什么事情都干不进去,手机也不想玩,只好来来回回地走。


晚上 10 点,护士抱出来孩子。是男孩,7 斤 8 两,母子平安。


过了 10 分钟,我收到了微信运动的步数提示 :31203 步,占领了那天微信运动的封面。


最幸运的是能够握着老婆的手

迎来新生命

去感受疼痛,痛得想要一起回家



产房里,我的角色就是充当人肉抓板。老婆是顺产,我就让她发力的时候握着我的手臂。


进行到第 3 个小时,手臂上全是媳妇儿红红的手指印和划痕。


我知道,这点小痛不足老婆忍受的千分之一。


孩子出生后,我哭着对她说:


「走,咱以后不生了,我现在就去结扎。」


本文首发于「丁香医生」(ID:DingXiangYiSheng)

作者:洋葱

插图 / 题图:东桑

责编:老丁


本文经由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产科主治医师、临床医学硕士翁若鹏审核 



今天看啥 -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psrKg71Z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