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时尚先生
时尚造就先生,先生定义时尚。
专栏主题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公众号  ›  时尚先生

骚气文人,在线带货

时尚先生  · 公众号  · 2019-01-05 21:13


想到文化人你会想到什么?


是穿着长衫在柜台上排出九文大钱的孔乙己,总是裹着制服、连伞都要装进套子里的别里科夫,还是总着西装、戴巨大黑框眼镜、其貌不扬的唯野教授?然而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文化人当然也可以是很潮的


注:前方高空掉书袋,请有意提高姿势水平的朋友,开始做笔记。



风衣是矮个男孩的痛,但不算高大且头身比有些奇怪的加缪除外。


不穿风衣和穿风衣的加缪,区别如“专业植发机构对比照”一样强烈。前者的头颅大了一圈,颈椎前倾,看上去像一个被客户欺压太久的平面设计师。但在深秋出现在街头的加缪,穿着大码、宽肩、阔领的风衣,叼着半支香烟,踏着满地的梧桐叶款款走来,确定是男神无疑。

      

👆加缪


这个阿尔及利亚人知道自己腿短脑袋大,文体不开花,所以四处播撒魅力,试图弥补这种缺憾。他说:应该把关于妻子的章节题为《绊脚石》,孩子的章节为《小绊脚石》。根据他的爱情理论——“越是去爱,荒诞就越是坚固”,可真是一位越挫越勇的西(衣)西(冠)弗(禽)斯(兽)了。


萨特的双排扣风衣总是合身的,非常考究。前肩覆防雨设计既强调了功能性,又颇为复古,特别适合乡镇企业雕龙画凤开业大吉的场合。


相反,加缪的 oversize 大衣则显得落拓、不羁,夸张的垫肩还造成了拳击手体格的假象。难怪苏珊•桑塔格在《反对阐释》中将加缪归为“作为受难者之典范的艺术家”。

       

👆加缪


旅美期间,加缪和时尚产生了联系。由于萨特向《时尚》美国版的记者大肆安利他的这位朋友,加缪终于得以被大众熟知,《时尚》杂志主编杰西卡·戴夫还亲自给他介绍了女朋友。


但他的衣着——据《纽约客》记者利布灵( A. J. Liebling )说——是 “荒谬的” ,但这不影响美国人将加缪视为高卢版的亨弗莱·鲍嘉。毕竟对于 1946 年的美国人来说,旧世界的一切怕都是过时的。



塞缪尔·贝克特是个天生的硬汉,一个魁梧的运动员,标准的衣服架子。和这个爱尔兰板球手相比,加缪的男性魅力也难免逊色。贝克特太硬了,或许比咪蒙的烂梗还要硬。


他参加了两次世界大战,加入过巴黎的地下反纳粹组织,躲避过盖世太保的追捕,无拘无束,可以在海边的破船下蜗居——梆梆硬,好任性。

       

👆塞缪尔·贝克特


他的分寸感使他成为文化偶像和文坛领袖。他玩戏剧、搞电影、写小说、用非母语写作,无所不能。 2005 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哈罗德·品特评价贝克特:“他不向我灌输疗救的办法、前进的道路、上天的启示……不过,我乐意买他的货……他催生了美的事物。”

       

👆塞缪尔·贝克特


贝克特尤其钟爱 Gucci 的包和 Clarks 的 Wallabee 鞋。他的不朽的形象之一,就是 1971 年的某一天,他走在热那亚的街道上,肩上背着 Gucci 的 Hobo 包,作为爱尔兰人,操着法语写作。


贝克特的混搭不着边际,连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都看不过去,嫌他身上的法国知识分子风气太浓了,一气之下把他从评奖短名单里拿了出来。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至少是从 50 年代的垮掉运动开始,大西洋彼岸的作者们就不热衷于时尚,他们穿最平价的普通衣物,极端如金斯堡,则干脆在朗诵时把它们统统甩掉(背景音乐:脱掉!脱掉!全部!脱掉!)。另一位旗手——杰克·凯鲁亚克,当然也不是多爱穿衣服的主儿。


有这样一段历史,美国作家中出现史蒂芬·金琼·迪迪安这样的 Normcore 先锋似乎也不足为奇。

     

👆Céline 广告向琼·迪迪安(左)致敬



福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法国公共知识分子。他对一切公开的社会政治生活的话语和行动保持警惕,而沉迷于个人生活丰富的身体性。


因此,福柯有数不清的高领衫,纯色的,质地轻薄的平纹针织衫,或是厚实的高领毛衣,颜色通常是白色、米黄、天蓝或黑色,外面搭配条纹西装、机车夹克或者大衣。

       

👆福柯


在他之前,高领衫如 legging 和踢不烂一般,是骑士、劳动者、运动员用来防止受伤的打底。它有体力劳动者的气息,自带边缘属性。


对于福柯这种苦于自身小资属性和“社会生成”的思想者来说,这样一件简单,不中产,包裹性很好的高领衫,意味着一种态度,拒绝人设、定义,并保持强烈的自我坚持和界限感的态度。(广告语出租。招商电话:xxxxxxxx)

      

👆福柯


看看福柯,再看看乔布斯。福柯说:“美学的生活,就是要把自己的身体、行为、感觉……把自己不折不扣的存在都变成一件艺术品”。此处,我不得不假装 @各位读者的中年亲戚们:瞅瞅人家阿福。



左派能轻易找到大量趣味,却打理不好自己的衣柜,不信请看哲学家中的萝贝贝:齐泽克


👆齐泽克


齐泽克挥舞拉康精神分析理论的手术刀,从电影、电视剧、小说,甚至段子等大众文化中找寻线索,但他对待穿衣显然没有学术上的耐心。


这位被称为“乔姆斯基和 Lady Gaga 混合体”的哲学家,最喜欢的是文化衫,上面印着各式各样无产阶级标语和意识形态调侃,倒是听起来很像十六岁半长满痘痘和青春期愤怒的高中生。


他不是唯一一个这么干的,美国当代文学“双璧”之一的大卫·福斯特·华莱士也是如此。从 80 年代开始,女文化人们越来越时尚和精英化了,男文化人们,倒是越来越邋遢油腻了。



👆大卫·福斯特·华莱士


文:喪無 / 编辑:Rob / 推送编辑:Vin / *图片来自于网络


“打赏做个有文化又时髦的人”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qWub77Lr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