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Morketing
Morketing-全球移动营销第⼀媒体,源于Mobile Marketing,O包含Mobile、Global等。创办至今,从单⼀媒体发展为营销⼈的服务平台,内容报道为根本,拓展活动、魔客研究院、魔课等。Slogan:用营销连接商业世界!
专栏主题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公众号  ›  Morketing

[原创]《燃点》揭示创业明星的真相:老罗畏惧演讲,papi酱买不起包

Morketing  · 公众号  · 2019-01-11 18:23


文 | Bob


当老罗在鸟巢4万人的掌声中,幽默风趣的侃侃而谈时,你可能不会知道,他内心有“一万个草泥马”飘过。


今天上映的创业记录片《燃点》通过镜头记录了镁光灯背后老罗对“演讲”的真实心境,锤子手机往往被媒体调侃成“发布会驱动营销”。事实上,锤子手机的烧钱,使得公司没有太多的钱用来做营销,创业维艰的老罗通过一场又一场发布会演讲来宣传锤子手机,是迫不得已。



大家以为一条广告就卖2200万的网红Papi酱,早已实现财务自由。事实上,她从一个超级网红,已经成为一名创业者,拥有了另一个身份——MCN机构papitube创始人。目前,拥有过百人员工的她压力不小,她还在北京住着没有电梯的老旧房子,依然会羡慕窗外好房子里是住的什么人,一个包包也曾是她最大的愿望。



纪录片《燃点》从2017年启动,一年多的时间记录了老罗、Papi酱、戴威、傅盛、马薇薇等14名创业者,展现了在移动互联网创业的浪潮下,成长起来的中国第三代创业者生存状态。


长久以来,公众对于创业的认知往往处于两个极端——要么是“神话故事”,五分钟拿到融资,一年敲钟上市;要么是对失败的种种批驳,曾经拥有的光芒越盛,当遭遇阶段性失败的时候,创业者所承受的质疑亦将更多。



纪录片中最典型的是ofo创始人戴威,如今艰难中的他还正因小黄车退押金的事情广受恶评,媒体中口诛笔伐,ofo进入死亡倒计时的声音不绝于耳。


可是把时间拉回到2017年的夏天,戴威和他的小黄车还是如日中天。他在北京的办公室,能够清晰从窗外看到梦想的起点——北大校园。在达沃斯上,戴威充满自信的与众多国际友人们谈笑风生,共享单车成为中国品牌走向世界的一张名片,吸引了全球的目光。


不过,不好的事情逐渐显露,街头上毁坏的单车越来越多,在一次内部的高层会议上,戴威开了一场生死攸关的会议,当时由于小黄车的盲目扩张,使得其忽略了品控,车辆损毁率十分高,进而影响用户体验。



会上,他自己还承认,ofo小黄车,已经排在摩拜和bluegogo之后,用户体验度仅仅位居第三。与此同时,ofo的资金也面临紧张,一笔需要支付的款项约定的时间无法到帐,在办公司被老外催款的他像极了身边没钱的老赖的回答“再给我一个月时间”。


事实上,戴威创立ofo前,他已经有了四次创业失败经历,回到现实中,戴威还未真正的失败,还在竭尽全力的坚持,就像片中戴威在青海湖的骑行,坚持一会儿,再坚持一会儿,最终打破极限一天骑行150公里的路程。


此次此刻还正在坚持的戴威,还奋斗在路上,谁又能断言,他已经失败了呢?


片中,除了一些自带光环的明星创业者,也有像安传东这样的草根创业者,它是千千万万的创业者的代表,他的故事更接地气,也更让人动容。



偶然的机会,他代替妈妈跟着做泥瓦匠的爸爸在工地“搬砖”,干完之后,老板耍赖皮不愿意支付工资,最终他们以跳楼相威胁,才要回工钱。


安传东说:“要不是家里困难,谁会去创业。”


他认为,虽然自己考入了人民大学,从七八线农村,跳到一线城市,但家里没有背景,也没有城里的孩子情商高,创业几乎成为打破阶层固化的唯一一条通路。影片中,作为天使投资人的徐小平也有着几乎同样的观点。



于是,安传东开始了创业的节奏,开启了名为“跨界美食家”的项目,还按上了当时时髦的“共享餐厅”的概念。实际上,就是帮助餐馆拍摄短视频,然后向食客推销会员卡,折腾了几个月也没有拉到什么客户,还会为了花了200多块钱的电费纠结和不安。


一次,安传东得到了投机机构经纬中国的张颖的面谈,不过,在张颖的追问下,他连最基本的问题都无法回答清晰。项目定位不清晰,盈利模式很老套,几分钟的对话就把深陷其中的安传东打醒。


后来他才明白自己当初的项目是多么“二”,进而在与团队商讨其它方向未果的情况下,把仅有三个人的团队解散了。


在影片最后,安传东回到河南农村老家过年,最让人动容的莫过于父母对于他的无私支持。几年间,安传东创业和发工资的的钱都是父亲“搬砖”的辛苦钱,父母也从不过问他的创业的事情,因为他们不懂,也只是一心默默希望儿子能够事业和爱情都成功。


如今,传东已经开启了第三次的创业,他的创业故事还在继续……


狄更斯在《双城记》里说过:“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


《燃点》记录了,今年3月21日,在万众瞩目下傅盛在水立方纵身一跃,像鱼一样横渡水立方,惊得全场小伙伴目瞪口呆,有人说这是个人炒作。


实际上,当移动互联网红利即将吃尽,傅盛所带领的猎豹也面临发展的困境,这纵深一跃传递出了猎豹进军AI和机器人的决心。



影片中傅盛说:“马化腾经常会在极度自信和极度自卑中跳跃。”8年创业3次反杀的他也是如此。他略带有行为艺术的行为,证明了创业的路上没有终点,创业一场无法退缩的战场。


有着手机梦想的老罗也是如此,身上背负着巨大的压力,也因此他把公司减压的飞镖盘的靶心做成自己的头像。当公司发不出工资,或是被债主围楼的时候,他也曾经想过自杀,但公司五百名公司员工,五百个员工背后还有五百个家庭,他必须坚持。



片中,有段话让人记忆深刻,“创业者就好像是开着一架高速飞行的战斗机,同时还要在飞行的时候绘制新飞机的图纸,最要命的是,新的图纸还没画好,旧的飞机就坠毁了。”


虽然创业路上累累白骨,但如果这是你愿意为之奋斗终身的事业,那么越难越要坚持。影片中,马薇薇说,“你只有发自内心的热爱一个事情,你才会坚持下去。”


同样创业者的水滴互动创始人沈鹏,看完影片感慨道:“创业更像一个没有尽头的过山车,遇到挫折的时候,多想想我们的初心和坚守。”在困难中保持毅力和韧性,迎风不倒,逆势不退,才能在披荆斩棘后逐渐靠近成功的方向。也正是这些少量坚持下去的创业者,最终推动了整个社会向前发展。



《燃点》中的创业者不容易,同样拍摄纪录片的导演和幕后团队也十分艰辛。导演关琇感慨道:“没疯到一定程度就不要去创业,同样没疯到一定程度也不要去拍纪录片,因为这也不是一个赚钱的事。”


为了拍摄安传东回家的镜头,另一位导演萧屺楠和摄影团队,整个春节都没能回家。除了在拍摄的上辛苦,与创业者的沟通并不简单。


早期,为了要让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能够更多的参与此次纪录片,导演关琇连哄带骗的拉着张颖参与出境和串场,甚至为了镜头上的取舍还吵过架。老罗也是不是太好拍摄的主,甚至是在生理上就畏惧镜头,拍摄中的艰辛可想而知。


在影片的首映礼上,导演萧屺楠回忆起一年前拍摄傅盛吃螃蟹的镜头,傅盛表示拍吃饭没有意愿,并反问道:“我相信没有观众会买票去电影院去看我吃螃蟹。”一年后的今天,电影上映,傅盛的判断失误了,许多公司都开始包场花钱去看他吃螃蟹了。


14位创业者的故事还没结束,据导演关琇透露,影片虽然已经上映,但是拍摄还没有停机,2019年下半年,还将有5集长片将会推出。


19年的市场和创业环境并不理想,大家都很焦虑,也许你也会有点丧,那就去看看《燃点》吧!这些创业者所散发的人性之光,也许能够激励和引领你奔向远方!


 ● 

本文由 Morketing原创发布

申请转载请在文末留言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sTMpEcdZ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