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Bank资管
专注银行资管(理财),关注泛资管。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Bank资管

封面人物 | 飞贷金融科技董事长唐侠:攻占小微金融全球制高点

Bank资管  · 公众号  · 财经  · 2018-12-13 17:44

来源:当代金融家(ID:bankershr) 记者:韩松



▲ 唐侠 深圳中兴飞贷金融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导读


2018年11月6日,西班牙马德里。世界银行旗下的中小企业金融论坛(SME Finance Forum)第四届年会上,代表“年度产品创新”(Product Innovation of the Year)最高奖项的铂金大奖颁发给了来自中国深圳的飞贷金融科技——这是中国金融科技企业首次荣膺国际大奖。市场不约而同地问,飞贷是否会成为金融科技领域的下一个“独角兽”?

“您提出需求,我们会竭尽所能帮助贵行打造成为真正的科技银行。”唐侠说。


采访结束,喝茶聊天时,唐侠接到了某银行高管的电话,谈及该银行与飞贷金融科技(CredEx Fintech)拟议中的合作。他的神情和语气中是一种谦卑和自信的近乎完美的结合。


“在向B2B2C商业模式转型的进程中,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潜在客户群体的规模问题,毕竟全国2000多家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含农村信用社和农村合作银行)以及信托、保险等持牌金融机构,几乎都有金融科技方面的潜在需求。真正的挑战在于让这些机构认同并接受我们。这是我现在的工作重心。”唐侠说。


唐侠介绍,“B2B2C”模式,是飞贷未来在移动信贷领域整合各种应用技术、数字化能力甚至是客户资源,为众多中小银行(B)提供“一条龙”的技术和资源服务,让广大的借款人(C)得到银行高效、精准、友好的信贷服务。


“打算如何让银行认同呢?”


“其实先不用让银行家认同我们的技术,只要促使他们思考:在日益激烈的竞争中,利率市场化的大环境下,面对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以及新兴互联网巨头咄咄逼人的攻势,中小银行要生存、发展,出路在哪里?我想,这是令银行董事会和管理层夜不能寐的核心问题。”唐侠的答案实际而诚恳。


针对这个核心问题,唐侠认为,现在有些小银行选择向“上”走,试图在high finance(高端金融)领域分一杯羹。但这么做其实是在大银行最擅长的主场与其短兵相接,“很累,且效果未必好。”另一条道路是向“下”走,差异化竞争,深耕小微,“政府也鼓励这么做。”但用传统技术解题一定解不通,风险成本和运营成本都太高,因此必须借助于金融科技的力量来解题。


就上述逻辑链条达成共识后,唐侠会再与银行探讨,由银行自身从事技术开发或与第三方合作,哪个更经济、更划算、更有效率。自行开发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成本、时间成本、试错成本,而与大银行堪称“奢华”的技术开发团队相比,中小银行在人力资源方面存在难以突破的瓶颈——与第三方合作就成了合乎逻辑的选择。


“我们敢于尝试B2B2C模式,就是因为我们相信银行的‘心智模式’一定会改变。未来中小银行的发展必然是选择‘科技’+‘小微’,构成中国多层次金融服务体系的重要一极。但建立相应的能力则是一个异常漫长的过程。而飞贷,作为一家已经有了9年积累的金融科技公司,时刻准备为与中小银行、信托、保险等持牌金融机构合作,支持他们在信贷方面的科技化、数字化及智能化的升级。”唐侠表示。


给小微金融服务带来革命性的改变

2018年11月6日,西班牙马德里。世界银行旗下的中小企业金融论坛(SME Finance Forum)第四届年会向15家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企业颁发奖项,表彰他们“为填补全球中小微企业高达5.2万亿美元的融资缺口所发挥的出众的创新与领导力”。这一评奖得到二十国集团全球普惠金融合作伙伴机构(Global Partnership for Financial Inclusion,GPFI)的支持,由代表金融机构、投资者、金融科技企业和开发性银行的专家组成的评审团,从全球100多家申请人中评选产生。其中,代表“年度产品创新”(Product Innovation of the Year)最高奖项的铂金大奖颁发给了来自中国深圳的飞贷金融科技——这是中国金融科技企业首次荣膺国际大奖。


“奖项旌表在中小企业金融产品和服务中取得优异成果的最佳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世界银行中小企业金融论坛首席执行官Matt Gamser说,“获奖机构异彩纷呈,但其在各自市场中以奉献精神与创新实践帮助中小企业的强烈情怀却并无二致,足堪激励同侪砥砺前行。”


“说实话,我也有些喜出望外。我们没有进行任何形式的‘公关’‘运作’,最终结果完全是独立的第三方专家评委作出的,突然就通知我们获奖了,还是最高奖项!作为中国唯一的金融科技获奖企业,飞贷创业9年来,一直专注做一件事,就是小微金融,因为这一领域具有高度的挑战性,其社会价值也毋庸置疑。这么多年坚持下来,最终得到了国际权威机构的认可。在马德里,与获奖的其他国际同业交流时,他们都对我们的技术感到不可思议。”唐侠说,言下颇为自豪。


访前,记者从苹果应用商店下载了飞贷的应用(声明:为避免潜在利益冲突,记者并未使用飞贷应用借款)。与其他类似应用相比,飞贷的界面极度简约,快速闪过的介绍页面上有“入选美国沃顿商学院的中国金融科技案例”字样——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拉斐尔·阿米特(Raphael Amit)是国内外最早且持续关注飞贷的学者和独立专家之一,曾在多个不同场合评价飞贷的移动信贷技术给信贷服务带来革命性的变革——之后进入登录和额度测试界面。


这款交互界面极简约的App,堪称当前中国金融消费者耳熟能详的各类移动信贷应用的“起源”一代,它首次上线时,4G移动通信系统尚未普及。


所谓“大巧不工”,这是唐侠团队的设计理念。客户交互界面要尽量简约、功能性,所有的“麻烦”留给中后台,相对以毫秒级的交互速度解决信贷服务环节的各种“麻烦”,让国际同业感觉更不可思议的是飞贷的“三大平台”和“六大服务”。


“三大平台”分别为:天网量化风控平台,经多家合作银行实测,已累计实现300亿资产的规模化运作,新增近千万信贷用户,且无一例被确认身份欺诈,由其设计的随借随还产品平均额度高出行业5〜8倍,并实现额度和定价的实时动态调整;神算移动科技平台,神算移动科技平台实现了空间与服务的动态水平扩展,自研中间件平台可在1分钟内同时处理6000万次数据库请求,完成上万笔核算与清算服务的调用;慧眼智能大数据平台,慧眼大数据平台每日30多亿条的数据实时存储和处理,数据查询效率可提升到秒级,助力企业内部运营效率提升10倍以上,营销ROI提升4倍以上;同时单一客户贡献度提升30%,高价值客户占比提升50%。


“六大服务”分别为:移动信贷产品服务,支持定制化的全线上移动信贷产品,随时随地随借随还,额度内循环使用;品牌营销服务,基于定位体系打造强势品牌,带来可持续的用户增长,突破传统模式下的获客限制;核算与清算服务,支持T+0实时核算与7×24小时跨行异地清算;风控运营服务,全流程风险预警机制和多策略驱动的运营体系,有效保障资产质量;智能客户运营服务,通过差异化运营策略最大程度挖掘客户价值,实现客户全生命周期管理,单一客户贡献度提升30%,高价值客户占比提升50%;经营决策分析服务,助力决策者从风险、运营、财务效益等多角度反映业务真实状况,快速提供决策支持。


中小企业金融论坛的评奖标准主要涵盖四个维度,即“广度”(reach)、“独特性与创新”(uniqueness & innovation)、“有效性与影响力”(effectiveness & impact)以及“活力与可拓展性”(dynamism & scalability)。在四个维度上,飞贷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均表现优异。


自2013年以来,飞贷自身及与其合作的银行、信托公司等持牌金融机构,累计发放贷款300多亿元人民币,惠及数百万最终用户,唐侠介绍。此前,飞贷拥有几十家物理网点、数千员工,服务能力则局限于每年十亿级人民币;如今,只有不足400名员工,完全不依赖物理网点,服务能力却拓展至百亿级,“二者叠加,效率提升了几十倍。”唐侠说。更为重要的是,2013年飞贷在国内率先尝试应用移动技术服务中小微金融时,市场的主流观点是质疑其可行性;如今,使用移动APP提供包括信贷在内的各种金融服务,已成为各类市场参与者、包括传统银行和数字金融服务商的主流产品。可以说,在全行业、全市场层面上,飞贷引领了一场信贷技术革命。


“我认为飞贷是一家非常领先的公司,它是把全球的微金融行业都进行了一个革命性的变化;同时,我们也观察到飞贷的成就证明了中国在金融科技领域,已经处于一个全球领先的地位,引领着金融科技领域进入到下一个时代的发展。”沃顿商学院Raphael Amit教授如此评价。


说到“独特性”和“创新性”,唐侠颇为感慨:“在决定投身移动信贷服务时,还是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根本没去想那么多。但6年走下来,一路上遇到的科技挑战和风险控制挑战,从未停止过。对一位潜在客户综合金融画像作出判断,不是简单的交互,而是既涉及复杂的交互,还要作出判断,要融合专业知识,还要提前将产品做好,其复杂程度远远高于一般性的电商和物流企业。但很幸运,我们没有放弃,而是一直坚持下来。”

中小企业金融论坛CEO Matt Gamser(左一)和联合国秘书长普惠金融特别代表(右一)为唐侠(中间)颁奖


从TO C到TO B

“如果飞贷自己服务C端,能够覆盖的客户群体毕竟有限。赋能给有需求的金融机构,使它们能以更多的资源服务中小微市场,飞贷技术的可拓展性就会越来越大。”唐侠说。


谈及飞贷技术的覆盖面和可拓展性,唐侠介绍,2017年10月,飞贷决定将这些年所沉淀的各种技术以及积累的知识、经验、诀窍、客户,全部输出给有需求的金融机构,意即上文提到的向B2B2C商业模式的战略升级。


飞贷旗下还全资控股一家研信小贷,拥有网络小贷牌照,但如今作为小贷公司的C端服务,已经不再是公司的主营业务,而更多的是作为新技术、新产品概念验证和试运行的实验室,证明成熟、可靠后,再向B端、即持牌金融机构推广,根据B端的需求,个性化地嫁接、赋能。


“总会有银行的股东、董事会和管理层志存高远,愿意尝试向‘科技’+‘小微’方向进行战略突破,这就留给飞贷一个赋能的机会。成功案例会形成示范效应,说服更多中小银行加入进来。”唐侠对此充满了信心。


当然,飞贷还在不断挑战新的高度,除了信用贷,在线上小微抵押贷款方面也已取得重大进展。


“在我们的APP上你应该能看到刚刚上线的小微抵押贷款。这款应用整合众多第三方专业机构,覆盖抵押贷款的全流程,某些环节由专业机构提供贴身服务,业务全部在APP内完成。国内将抵押贷款做到全线上的(除办抵环节),我们是第一家!”唐侠颇为兴奋地说。


据唐侠回忆,开始研发这一功能时,曾有一位业界耆宿表示,用移动方式做信用贷已经令人刮目相看,再考虑到押品登记、管理、止赎、处置等复杂的技术和法律问题,做抵押贷款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不到一年时间,飞贷就将产品开发出来,令这位业界耆宿叹为观止。如今,飞贷还在致力于叠加更多元的合格抵质押物,包括票据、应收账款等,从而让微小企业的融资需求得到多层次的满足。


“中国的数字金融创新主要集中在应用层面,这些年来,我们几乎将全球所有的相关新型技术都融合进来,也获得了若干自己的专利,全部整合为一种生产力,就是为了挑战半个多世纪以来全球都在致力解决的小微融资难题。”唐侠表示。


此次荣膺世界银行中小企业金融论坛“年度产品创新”铂金大奖,为飞贷走出国门、通过向业界赋能,在全球范围内解决中小微企业金融服务难题,提供了最具公信力的背书。唐侠透露,自2017年开始,飞贷即已多次赴东南亚等地进行项目考察,覆盖泰国、老挝、越南、柬埔寨、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东盟各国,以及墨西哥、巴西等拉美国家,同当地金融机构和监管机构进行了大量深入交流,形成了多份研究报告。2018年上半年,巴西的同业也来飞贷洽商赋能合作事宜。


“飞贷走到海外是必然的,只是节奏快慢的问题。中国发展到今天,应该超越商品和资本的输出,开始致力于技术、理念、模式和心智领导力等更高层次的输出。中国的金融科技已经走在世界前列,并得到了国际同业的认可,加之‘一带一路’倡议提供了难得的历史契机,当飞贷将国内的金融机构服务到一定程度后,不排除会加快‘走出去’的步伐。”唐侠透露,走出去的首批目的地,可能是东南亚和中南美洲。


“明年一定会有项目落地!”唐侠表示。


创业是无尽头的苦修

“我其实是个很无趣的人,生活中就只剩下工作和跑步,经常索性就住在办公室,什么红酒、雪茄、茶艺,一概一窍不通。很多年前曾是个非常不错的业余高尔夫球手,接近专业水准,但创业以来就再也没有碰过球杆。在球场泡上半天的奢侈,连想都不要想了。”唐侠笑道。


在他的办公室,大班台后边的书架上摆着大大小小十余个高尔夫奖杯,拂拭得一尘不染,落地窗前摆放着跑步机、公路赛车和自行车头盔,窗外是黄昏中的城市天际线和远山青黛的轮廓。一天两次,一次半小时左右,唐侠会以6分至7分的配速在跑步机上跑半个小时,让自己放空。这几乎就是他全部的文体活动。


访前,记者对唐侠和飞贷团队的印象主要来自电视制片人王利芬制作的《赢在中国》系列节目,讲述自2010年创办至2017年10月,飞贷从“信贷工厂”到O2O到纯线上的3次战略转型,其中关于唐侠及其团队的很多细节描绘令人动容。记者印象中,“在工作—生活间取得平衡”对创业者而言完全是个伪命题,难的并不是每周工作100个小时以上,而是“延迟享受”——放弃或至少无限期地推迟自己的喜好,以苦行去参透创业的奥义。


2006年,已经在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领域颇有建树的唐侠,在偶然的机缘中,以股权基金投资人的身份第一次接触到普惠金融。当时,世界银行国际金融公司作为投资方,支持80多个国家的100多家机构从事普惠金融和小微金融服务,中国的小额信贷行业由此开启。


巧的是,彼时记者也在关注这个领域,虽然是时并未结识唐侠,但说起那段历史,竟有很多共同的记忆。


那个时候,在中国倡导和推动小微信贷的是一些“高端金融”江湖的成名英雄,包括中国人民银行和政策性银行年高德劭的老领导、国际金融公司等国际组织、全球性金融机构的企业公民部门,以及中国和国际金融业界耆老,他们更多地出于情怀、而非商业利益在探索以商业可持续的方式,为被传统金融排斥在外的中小微弱群体创造信贷可获得性。这些耆老中的一位是曾任摩根士丹利高管及美国驻华使馆商务参赞的保罗·希尔(Paul M. Thiel)先生,他创办了中国最早的小额贷款公司之一深圳中安信业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当时,唐侠就是保罗·希尔先生的合作伙伴。


“保罗·希尔先生尝试将国外的小额贷款技术引进中国,为中小微企业提供信贷服务。起初我认为这根本是天方夜谭,但当放下成见去真正接触我们的目标用户和为他们服务的国际机构时,我发现了原来从事‘高端金融’时根本没有注意到的小微对金融的需求。其中巨大的社会价值毋庸赘述,还有高含金量的技术挑战以及巨大的商机。”唐侠回忆道。


2010年,唐侠决定自己创业,创办了飞贷的前身——中兴微贷。当时,在深圳注册成立小贷公司有着相当高的门槛,必须由实力雄厚的大国企充当创始股东。


与“高端金融”从业背景形成鲜明反差,唐侠将自己创办的公司称为“打群架出身的野孩子”:“离开传统金融领域,尝试使用新技术、新商业模式服务新的客户群体,我们既没有现成的资源,也没有强大的股东背景,只能赤手空拳,以纯市场化的方式错位竞争,硬拼出一片天地。或者说,我们不是在游泳池里由国家级教练调教成为奥运选手,而是自己在大江大海里学会游泳。”


在记者看来,这种“野孩子”心态,造就了飞贷三个特别突出的文化基因,一是战斗精神,无论是做信贷工厂还是O2O,抑或纯线上,凡事都要做到极致。二是敏捷性,每隔两三年,无论以往如何成功,一定要“不惜以今日之新我否定昨日之旧我”,比同业快上一步半步,引领行业变革。三是凝聚力,从创业至今,核心管理团队只有添加新人,没有旧人离开。


在创业的9年里,唐侠感受最深的是危机感和孤独感,时刻要“考虑未来,又要应付眼前,还要不断检讨过去”。他曾去以色列游历,试图从那个民族历经磨难、终能浴火重生的历史中去寻求一种“顿悟”。他找到的顿悟是“危机才是创新的源泉”:“在商业和事业上基业长青的,一定是那些长于自我创新和变革的,而不是等着被外部的竞争环境和技术变革逼迫下被动创新、变革。”


“可是这样锐意变革,有时难免让队友跟不上。无法说服队友时,你会怎么办?”记者问。


“很简单,”唐侠答,“这种情况下,也不必非说服、达成共识不可。既有的做法可以先不动,只要给我一块‘自留地’,让我去研发、试点。很幸运,以往的几次转型,都证明我的观点是正确的,队友们看到了,主动要求快速切换到新模式。”


2018年,公司董事会通过决议,公司建立孵化机制,鼓励内部创新、创业,围绕金融科技和小微金融,公司提供人、财、物方面的支持,让年轻人将自己的奇思妙想实施出来,“让勇于创新的人对公司有认同感,能得到物质上和精神上的满足,还能自己创业,当家作主。”唐侠说。


如果项目失败了呢?


“公司买单。”唐侠毫不犹豫地回答。


9年的踽踽独行,如今的唐侠有渐入佳境之感:个人生活上,家人早已习惯了创业者的偏执与付出,始终给他无保留的理解和支持;自幼在海外长大的孩子大学毕业了,决定在攻读MBA前先回到中国,努力重新找寻自己的文化的根。工作事业上,作为董事长的他,逐渐从公司日常运营的事务性工作中超脱出来,更多地思考战略和未来;烟抽得少了,每天五六个小时的睡眠有保证了。


几年来,公司盈利的复合年增长率超过100%,市场在问,飞贷是否是金融科技领域的下一个“独角兽”。经过收购,目前管理团队是公司第一大股东,引进的外部股东认同、支持、信赖,让管理团队毫无掣肘地将自己的理念和愿景付诸实施。2017年完成B轮融资后,上市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鉴于公司的商业模式决定了无需在C端烧钱,融资的需求并不迫切,因而可以从容等待一个“给经营带来正效应、给股东带来效益、给二级市场上看好公司的投资人创造财富”的适当窗口择机上市,“不求估值有多高,但求健康、平稳、可持续。”


“想过飞贷会成为像BATJ一样的‘现象级’吗?”记者半开玩笑地问道。


“为什么一定要成为‘现象级’?做个小而美、敏捷的创新者,错位竞争,引领、而非追随市场的变革,这样不好吗?”唐侠认真地答道。


原创声明:本号所刊登署名文章,如非特别说明,皆为原创或作者授权发表。

转载务请注明出处:转自微信公众号 “当代金融家(bankershr)”。


今天看啥 -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tevGRlVR1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