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马到成功程雨烟
专栏主题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简书  ›  马到成功程雨烟

埋情葬爱(捉奸小心侵占他人住宅罪,教唆他人杀自己背后的阴谋与圈套)

马到成功程雨烟  · 简书  · 2018-03-14 02:30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夺妻之恨恨难平,借刀杀人谁偿命:毛玉凤和赵游勇是同村人,有诗为证:白浪涛天天作证,沙尘遮目不见日。麦黄时节成相忆,岭南长流亦不悔。请问亲爱的读者朋友们,能猜出他们是哪儿人吗?

他们俩是邻居,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干活,一起游玩,是村民眼中公认的一对。从小时两人就过家家拜天地,写下爱的誓言: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天长地久,永不变心。绝不做对不起对方的事,不离不弃。

长大后两人理所当然成了婚,生有一女。玉凤将孩子托付给公婆照顾,和丈夫一起外出打工。玉凤好不容易在一晶体谐振器厂找到做供销员的工作,时常和供销科科长严青青一起去和客户应酬。

这天玉凤和严青青来到一家遥控频道玩具厂找老板姚苏林推销产品,姚苏林指明道姓只和玉凤谈判,要严青青回避。严青青妒火中烧,问:"她只是个新手,什么也不懂,这是为什么?”姚苏林道:“你的个性过于强硬,不适合谈判。"严青青只得回公司,把谈判事宜全交给玉凤,道:“如果谈判不成,你就不用回来上班了。”

酒席之间,姚苏林频频劝酒,毛玉凤惴惴不安,又不敢得罪他,怕丟了工作,勉强喝了下去。几杯酒下肚,只觉得天旋地转,原来姚苏林在酒中偷偷下了药,等她醒时,已是第二天上午,在一家宾馆中,姚苏林给了她金首饰、名牌服装、名包等哄她开心。

她忍不住落泪,可又无可奈何,拿回合同到公司,只觉得神情恍惚,自己为什么毫无防备着了道?悔恨不已?幸而丈夫出差在外,否则怎么解释?

严青青见她穿名牌,戴金首饰,讥讽道:"买得起就买,买不起就不要买,买假金首饰、假名牌炫什么富?仗着自己几分姿色去勾引人,换回份合同有什么了不起的?”

毛玉凤把金首饰拿到典当行,老板说是假的,不值钱。玉凤愤怒地将假金首饰、假名牌全扔进垃圾桶,不再接姚苏林的电话。

这天,刚到公司,人事部门经理道:"姚苏林投诉你服务态度差,如果你不改变服务态度,他以后就不再续约了。这可是个大客户,那样的话,对公司损失很大。如果你不去向他道歉,公司只能将你开除,你考虑清楚了。”

毛玉凤心中满是怨恨,自己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到头来仍旧要受他要挟,这样的日子何时才能到头?可是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她找到姚苏林,愤怒地质问:"你为什么要设计我?为什么要欺骗我?为什么要胁迫我?”

姚苏林道:“你长得是那么的清秀可人,让我不由自主的就想亲近你。要象严青青那样,我看都不愿看她一眼。你以后做我的情人吧?保你吃好的、穿好的,享不尽的奢华。”带着她坐豪车、住豪宅、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绫罗绸缎。姚苏林是一掷千金,她再一次迷失了自己。

这天,赵游勇去玉凤的公司接妻子下班,严青青道:“你老婆做玩具厂老板的情人了,你还来接她干嘛?干脆离婚算了。”

赵游勇大怒,转身就走。但他并没有声张,买了一把万能钥匙,此后时常偷偷跟踪妻子,想要捉奸。

这天总算偷偷跟着妻子来到一栋豪宅,只见妻子敲门进去后把房门关了,他怒火中烧,算好时机用万能钥匙打开房门,找到卧室,拍下姚苏林和玉凤的裸照和视频,大骂:"你这个贱人,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来,我的脸都被你丟尽了。”

玉凤慌乱地穿着衣服,涨红了脸。姚苏林道:"你管不住老婆,到我这来撒什么野?有种你就把东西全砸了,你这样算什么男人?你敢不敢砸?你敢砸我就一定要让你去坐牢。”赵游勇只觉得血冲脑门,把豪宅里的东西全砸了。毛玉凤哭道:"游勇,你别砸了,这些都是名贵家具,我们赔不起。”

赵游勇将她拖回家,道:"我们离婚吧,如果你不同意,我就上法院起诉,证据确凿,你想赖也赖不掉,别到法庭上丟人现眼了。离婚后你爱怎样就怎样,我不再管你了。”

毛玉凤痛哭道:"我错了,我好悔,悔不该因担心丢了工作一步步落进他的陷阱。我好恨,恨自己爱慕虚荣深陷泥潭无法自拔。一步错,步步错,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吧?我以后再也不敢和他来往了,我把工作辞了,好吗?这段时间,我一直愧悔不已,总是失眠,要靠安眠药才能入睡。我是宁愿一死也不愿离婚的,离婚后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爸妈和孩子?如果你不肯原谅我,我就死给你看。”

赵游勇只是喝酒,道:“若能醉死,那就好了。说什么绝不做对不起我的事?说什么永不变心?说什么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说什么不离不弃?你有哪一句话是真的?为了钱财哪还记得什么感情?”

毛玉凤将安眠药倒进嘴里,赵游勇吓坏了,夺过瓶子道:“快点催吐、上医院,你要有个好歹,我就说不清了,警方就算不怀疑我杀害你、也要怀疑我逼你自尽了,坐牢是免不了的。"毛玉凤道:"那你还闹离婚吗?”赵游勇道:"我不敢再闹离婚了。”毛玉凤这才催吐,赵游勇随即将她送往医院洗胃。

过了些天,夫妻俩收到法院的传票,原来姚苏林早就报了警,警方没有立案。于是姚苏林提起刑事自诉并附带民事诉讼,控告赵游勇犯了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和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罪。姚苏林提交了财物被损坏时的现场照片,警方也提交了出警记录,姚苏林请求法院委托有资质的财产损失评估机构评估自己所遭受的损失。最终确定损失二十多万元。

姚苏林委托的诉讼代理人邹律师认为,刑法第275条,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罪数额巨大(五万以上)量刑标准三到七年。赵游勇拍摄被害人的裸照,侵犯了被害人的名誉权,构成侮辱罪,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刑法第245条,非法强行闯入他人住宅或者经要求退出仍无故拒不退出,严重妨害他人居住安全与生活安宁,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最高人民检查院直接受理的侵犯公民民主权利、人身权利和渎职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第6条…毁损、污损或搬走他人生活用品,严重影响他人正常生活的,符合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的构成要件。请求法院择一重罪处罚。

法庭经审理认为姚苏林也有一定的过错,故从轻判决赵游勇犯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判处拘役六个月,并赔偿姚苏林损失的一半,十万元。姚苏林请求强制执行赔偿款,法院强行划走赵游勇夫妻的十万元存款。

赵游勇气愤不平,道:“为什么他骗奸我的妻子不用坐牢赔偿,反而要我坐牢赔偿他的损失?这还有公道吗?"

出狱以后,赵游勇是有气没地方出,不敢骂妻子,怕她又寻死觅活,终日借酒消愁。姚苏林却是变本加厉,时常发来恐吓信息:有人花钱要买你一家人的性命,你们当心点…有人跟踪你的女儿,找机会下手杀她。

赵游勇报了警,警方查明姚苏林没有实施犯罪行为,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42条规定,数次拘留姚苏林,每次拘留十日,罚款五百元。姚苏林对着警方只说是开玩笑,出狱后仍旧是时常发短信恐吓,吓得夫妻俩惶惶不可终日。

赵游勇想要和姚苏林同归于尽,时常跟踪,伺机下手,无意中竟然发现还有一人跟踪姚苏林,两人便聊了起来,此人名叫古宗周,妻子和姚苏林相好,姚苏林时常发信息恐吓他:你老婆不愿和你过了,你要再敢骚扰她,当心你和你的儿子会有生命危险。

姚苏林甚至发信息挑衅:你要还是个男人,就来杀我好了,我在家中等你。

古宗周气愤恐惧,时刻想着要报仇。赵游勇也收到过类似的信息,两人是同病相怜,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古宗周道:“我一定要打断他的手和脚泄愤,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嚣张?"赵游勇道:“打断他的手和脚有什么用?他有那么多钱,一定会花钱雇人报仇的。既使你坐牢了,他还会找你的儿子报仇,你这样做不是害了儿子吗?要报仇就干脆把他杀了,才不会留下后患。"古宗周道:"你说的有道理,该选择什么样的时机杀他好呢?"

赵游勇道:"在闹市里不能杀他,那样会使人们感到恐慌,影响太恶劣了。应该选择偏僻无人的地方好动手。"古宗周道:“你说的对,不论是我还是你,觉得时机合适就跟对方打个电话或者发个信息,我们一起动手,好吗?"赵游勇道:"好。”

这天,毛玉凤对赵游勇道:“你最近为什么总跟踪姚苏林?你可不能做什么傻事,我们一家都要靠你。”赵游勇道:"你放心,不用我动手,有人想要杀他。我在想如何找到时机让古宗周杀了他,自己又不陷进去。”于是毛玉凤也时常跟踪姚苏林。

这天两人跟在姚苏林身后,这时古宗周发信息给赵游勇:我在姚苏林家门口,准备到他家里杀他,你快点来帮忙。

赵游勇对妻子道:“这个二百五,姚苏林又不在家,他跑到姚苏林家里去干嘛?”毛玉凤道:“姚苏林不在家,可姚苏林的妻子易梦蝶在家,是几天前从乡下接来的,梦蝶不会有危险吧?”

赵游勇道:“我和他要杀的是姚苏林,他不会去杀梦蝶吧?"毛玉凤道:"我们赶紧报警吧?人命关天,万一梦蝶有个好歹,怕会牵连到我们。”赵游勇打电话给古宗周,想要告诉他姚苏林不在家,哪知他竟然不接电话。

赵游勇慌了神,赶紧报警,并和妻子赶往姚苏林家,很快就赶到了。豪宅门虚掩着,推开房门,血腥味刺鼻,夫妻俩大惊失色,进屋后发现易梦蝶倒在血泊中,已经被害。

赵游勇气急败坏地对古宗周道:“你这个傻瓜,你这个笨蛋,你知不知道姚苏林处心积虑诱你到家里来杀他是为什么吗?他就是要故意激怒你,借你的手杀他的妻子,你怎么能这样滥杀无辜?"

古宗周跌坐在地,抱头痛哭道:"我也是一时气极,怕她报警想要摆脱她才这样做的,她说她和丈夫的感情非常好,处处维护她的丈夫,她的丈夫怎么可能会想杀她?”

原来古宗周敲开房门后,问:"我找姚苏林有事,他说在家中等我的,他人去哪儿了?你是他什么人?”易梦蝶道:"我是他妻子,他几天都没回来了,只说是忙工作,我也不知他去哪了,你找他有什么事?”古宗周怒道:"这个龟孙子,骗我来他家,却躲着不敢见我,我找他算账去。"

易梦蝶道:"你才是龟孙子,你怎么能骂人呢?”古宗周道:"我不仅要骂他,还要杀他,他抢走了我老婆,还说要杀我全家。”

易梦蝶道:"你胡说,一定是你老婆勾引我老公,我老公绝不会做那种事的,他这几年患上性功能障碍,根本就不能做夫妻之事,屡屡劝我改嫁,怕耽误了我。他对女人根本就不感兴趣,又怎么会去抢你老婆?”

古宗周道:“既然他不在家,那我还是去厂里找他好了,跟你这个傻女人说不清楚。"易梦蝶道:“你老婆肯定是个狐狸精,想要骗我老公的钱,你不去找你老婆算账,找我老公干嘛?我一定要报警,绝不允许你伤害我老公。你连自己老婆都管不了,还算什么男人?来人呐,杀人啦。"说着抓着他的手不放。

慌乱中古宗周用刀刺向易梦蝶,道:“你胡说八道,明明是你老公勾引我老婆,他害得我妻离子散,我也要害他家破人亡。我绝不允许你报警,绝不允许你破坏我想要杀他的计划。”易梦蝶道:"你杀了我,你就要被判死刑,你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杀他了。"

古宗周连刺数刀,想要摆脱她,谁知她死死抓住他的手,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古宗周好不容易才掰开她的手。

毛玉凤听完他的讲述,悲愤地道:“姚苏林根本就不是性无能,他欺骗了妻子,想要骗妻子离婚,没想到梦蝶宁愿一个人忍受孤独寂寞也不肯离婚。他不愿上法院起诉,怕被妻子分走他辛苦攒下的一半家产。为了摆脱妻子的束缚,利用你杀他的妻子,你为什么这么傻、受他的利用杀一个无辜的傻女人?易梦蝶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用生命去维护的丈夫会处心积虑将她推进死亡的陷阱。”

古宗周抱头痛哭道:“我不知这一切是姚苏林的诡计,否则我是绝不会这么做的,可是后悔已经太迟了,无法挽回了。"

赵游勇道:“我已经报警了,你投案自首吧?不要再罪上加罪了,我们不希望看到你被判死刑,自首应当是不会被判死刑的,判死刑谁还会再自首?"

古宗周拔出刀子,挥舞着刀子,道:"我不会去自首,我还要杀姚苏林,杀一个人是死,杀两个人也是死,如果不能把他杀了,我死不瞑目。我绝不允许任何人出卖我。”

赵游勇道:"我是把你当朋友才劝你自首的,报警也是为了阻止事情的发生,并不想出卖你。事情已经败露,你已经没有机会再杀姚苏林了,警方一定会派人暗中保护他的,你不要再自投罗网了。我们不会出卖你的,就说什么也没看到。当心警方用手机定位到你的行踪。”古宗周夺路而逃。

赵游勇对毛玉凤道:"待会警察赶到,我就说什么也没看到,你就说什么也不知道,你不要牵连进来了。”

过了一会,警察赶到,勘验现场,然后将二人带到公安局询问。赵游勇道:"我和古宗周是好朋友,他发信息给我,说要到姚苏林家杀姚苏林,没说要杀易梦蝶。我立即报警,并赶往案发现场,只看到易梦蝶已被杀,不知是不是古宗周干的?"

毛玉凤恐慌地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不要问我,不要把我和丈夫分开。"赵游勇道:“我的妻子从没看到这么血腥的场面,吓傻了,请你们不要再为难她。”

警方打电话通知姚苏林,姚苏林赶到家中,对刑警道:"一定是古宗周干的,古宗周想要杀我,因为我不在家,竟然迁怒我的妻子,对她下毒手。他一定还会再来杀我的,请求警方暗中保护我的安全。我宁愿冒死引古宗周上钩,为我的妻子报仇。”说罢痛哭道:"古宗周想要杀我,我可以理解,可他为什么要去杀我的妻子?是我害了妻子。”刑警道:"虽然古宗周扬言要杀你,但现在还不能确定是他杀了你妻子,待查清真相再说。"

刑警派人暗中保护姚苏林,姚苏林招摇过市,想引古宗周上钩。刑警到古宗周的单位、出租屋内找,也没能找到古宗周,没有搜到有价值的证据。古宗周将手机卡丟弃了,警方无法定位。

过了一个多月,这天姚苏林正在街上闲逛,古宗周从店铺里斜蹿出来用水果刀刺向姚苏林,姚苏林抓住他的双手,对着他笑。

古宗周一愣,傻傻地问:"你笑什么?”姚苏林笑道:"我笑你太傻了,自投罗网,中了我的圈套。我身上穿了两用防弹衣,可防刀枪,刀枪不入,你是不可能杀的了我的。警察在周围暗中布控,你逃不掉的,你就等着判死刑吧?"

古宗周甩开姚苏林的手,想要逃跑,看到几个人向自己围了过来,知道逃不掉,只得伸出双手,束手就擒。

古宗周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但他辩解说是被姚苏林利用杀人的,姚苏林故意激怒自己,自己原本不想杀人,赵游勇说不杀了姚苏林,姚苏林会报复的。把责任全推给姚苏林和赵游勇。警方又将姚苏林和赵游勇逮捕归案。

姚苏林道:"古宗周是想要报复我冤枉我,我从没想过要利用他杀人,我和妻子感情非常好,没有要杀她的动机。这么多年来,无论有多忙,我每天都会抽空和妻子打电话、发短信,从没间断过。有我和妻子的手机为证,请警方查实。虽然我和别的女人相好,但我对那些女人都没有过真心,难得和她们打电话、发短信。我怎么可能会为了不喜欢的人去杀自己心爱的妻子?”

刑警问:"那你为什么在事发前几天突然将妻子接到城里?为什么几天不回家?为什么屡次发信息激怒古宗周让他来杀你?你是想让古宗周迁怒你的妻子杀她吧?”

姚苏林道:“冤枉啊,古宗周的妻子说他是胆小怯懦的人,连杀鸡都不敢,在事发前我怎能料到他敢杀人?我发这些信息只是想玩玩他的妻子,想把他气跑。再说了,我是叫他来杀我,没叫他来杀我妻子,我不怕他来找我报仇。”

刑警讯问赵游勇,赵游勇道:"…我没想到他会迁怒姚苏林的妻子滥杀无辜,我想杀的人是姚苏林。当我意识到易梦蝶有危险时,赶紧报警并赶往现场阻止。他杀易梦蝶不应当要我承担责任,如果他杀的是姚苏林,我愿意承担连带责任。 ”

检方和法院有多种不同意见,有的人认为姚苏林借古宗周的手杀易梦蝶,应当以故意杀人罪定罪量刑。也有的人认为姚苏林夫妻俩感情非常深厚,他们每天都打电话、发短信,字里行间浓情蜜意,易梦蝶甚至不惜和古宗周同归于尽换取丈夫的安全,姚苏林是否故意杀人属于疑罪,疑罪从无,不应当以故意杀人定罪。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ugWuU5EpL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