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选美
《选·美》栏目致力于深度观察评析美国大选,通过追踪选举动态,触摸真实的美国政治肌理。
专栏主题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公众号  ›  选美

后金特会时代:市场应该期待什么?

选美  · 公众号  · 2018-06-13 22:53
欢迎点击上方“选美”,关注选·美公众号


这是选·美的第 945 篇文章


国际舆论和市场普遍对这次历史性的会谈持谨慎乐观态度。


本文作者封楚诚,转载自 知险数据 公众号(ID:griskcn)


当地时间2018年6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最高领导人在新加坡举行具有历史意义的会谈。这是朝鲜最高领导人和美国现任总统的第一次会见,是2018年伊始朝鲜主动向美韩释放善意这一战略“大转向”的最新进展,也是自朝鲜半岛在半个多世纪前陷入对峙局势以来离和平解决半岛问题最近的一次机遇。


然而,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哪怕是在会谈前,国际舆论和市场普遍对这次历史性的会谈持谨慎乐观态度。


其一,美国和朝鲜在可预见的未来仍然在诸多核心议题上存在主要分歧。举例而言,美方和朝方对于“半岛无核化”的理解存在显著差异,美方所提出的无核化仅针对朝鲜,而朝鲜提出的无核化则包括处于美国和保护伞下的韩国。类似地,美方对朝鲜无核化提出“全面、可检验、不可逆的去核化进程(CVID)”短时间内也很难得到朝鲜的积极响应。


其二,朝鲜的诸多诉求难以被满足。在数年制裁高压下成功研制核武器和洲际弹道导弹后,朝鲜最大的诉求是获国际社会承认为有核国家,从而加入门槛最高的“核俱乐部”,和世界大国平起平坐。与此同时,朝鲜急迫需要联合国安理会解除在过去十年间通过的经济、贸易、金融等制裁,从而发力经济建设。


其三,朝鲜和美国真正迈入邦交正常化的发展轨道需要美国承认朝鲜的主权国家地位,而当前美国的公开立场仅承认韩国半岛和唯一合法政权。承认朝鲜的地位需要美韩合作,而这一进程如何展开事实上将宣示朝韩关系的未来走势,涉及半岛统一这一朝韩两国的最核心关切。


在这种理想与现实的巨大落差背景下,厘清朝美外交互动、研判未来半岛局势的可能走向,对于后金特会时代的投资决策有着重要意义。


双方同意:


1.     美朝双方致力于建立符合两国人民需求、两国和平与繁荣的新的美朝关系。

2.     美朝双方致力于在朝鲜半岛建立持久稳定和平的政权。

3.     重申2018年4月27日签署的《板门店宣言》,朝鲜致力于全面弃核。

4.     美朝双方致力于交还战犯和战场失联人员遗骨,尤其是已经被识别的遗骨。


与此同时,特朗普同意为朝鲜提供安全承诺。


这一份协议完全没有提及“全面、可检验、不可逆夫的去核化进程(CVID)”,也没有涉及朝鲜的有核国家地位,对朝鲜政权的定位也仅是浅尝辄止、一笔带过。可以说,这是一个在回避了美朝双方争议焦点后双方都可以和国内交代的协议,符合此前市场和分析师对这一事件基本面的判断。



最大赢家:金正恩


从2011年以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官三代”身份匆忙接班去世的父亲担任朝鲜最高领导人,到被誉为“地表最强80后”、在2018年和世界第一的美国国家元首特朗普“平起平坐”、“谈笑风生”,金正恩毫无疑问是本次金特会的最大赢家。


在朝美关系最紧张的2017年底,外界和市场对金正恩的期待本身已经降至历史低位——半年前无论是朝鲜问题专家还是市场分析师都在讨论的是半岛战火重燃的可能性。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金正恩主动抛出橄榄枝、释放善意,并先后做出一系列可能改变半岛历史进程的惊人的决定,在国际观瞻和评价层面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而事实上,本次金特会从筹备到落地,全程都可以看出金正恩的公关“套路”——邀请韩国总统文在寅跨过三八线进入朝鲜、在不清场的情况下在新加坡市中心散步、和特朗普谈笑风生——金正恩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完全打破其过去数十年间“深居幕后、神秘、冷酷无情”的独裁者形象,大幅度提升其国际影响力的同时,让自己的形象变得更有血有肉,赚足了感情分。


从这个角度讲,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无论本次会谈多大程度上是“面子大于里子”,金正恩都是最大的赢家。


最大可能:联合国适度接触对朝制裁


自2006年10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1718号决议以来,联合国安理会针对朝鲜的核试验和导弹试验陆续通过了一系列制裁决议。这一系列决议涵盖了金融制裁、贸易制裁、武器禁运、人员往来限制等。在目前的制裁体系之下,朝鲜被完全隔离在国际金融体系之外,外汇来源严重受限、能源进口被严重封锁。在这样的情况下,朝鲜想要发展经济、改革开放,无疑是天方夜谭。

 

在金特会后,为了迎合朝鲜释放的善意,安理会有可能会在以下几个领域下调制裁规模:


1.     适当放松对朝鲜的成品油和原油进口限制;

2.     适当放松对朝鲜的民用机械设备、运输设备和金属的进口限制;

3.     适当放松对朝鲜海外务工人员的限制,允许签发新的务工签证;


换言之,如果逐步解除对朝制裁,那么联合国更有可能从最新的、最紧的制裁着手,即2017年12月安理会通过的第2397号决议上的制裁内容。而在制裁体系建立早期施加于朝鲜之上的武器禁运、金融制裁等大的制裁框架短期内则不太可能看到明显转机。


最大的变数在于金融领域:朝鲜在2017年3月被完全隔离于SWIFT之外,相当于与国际金融交易绝缘,而这成为了朝鲜吸引投资、实现经济腾飞的最大障碍。然而,SWIFT作为一家比利时的机构、受比利时中央银行监管,并不直接听命于安理会或美国。以伊朗核问题为例,虽然美国和联合国早就开始了针对伊朗的金融制裁,但SWIFT直到2012年欧盟通过了非常具体的金融制裁措施后才切断了其与伊朗银行的联系。在这样的大背景下,SWIFT是否会、何时会以何种形式重新接通朝鲜银行将是值得关注的一个热点。


最大变数:美朝国内压力


美朝两国领导人都面临一个共同的问题:国内压力。


作为一个裹挟民粹主义之势上台的总统,特朗普自就任以来一举一动无不是呼应其民粹主义的竞选纲领、回应民众诉求。与此同时,美国国会中有强烈的反朝鲜气候。在中期选举年,如何说服民众和国会议员,不让美朝会谈成为“反作用力”,将是特朗普面临的最迫切问题。


同样,金正恩也面临国内压力。不同于以往,本次朝鲜国内媒体第一时间公布了金正恩赴新加坡会见特朗普的新闻,作为一个高擎反美大旗的国家领导人,如果美国未能回应其经济、贸易领域的期待,金正恩或被迫给出强势回应,这将给美朝谈判的前景蒙上一层阴影。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vss8G5edO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