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练瑜伽
瑜伽产业价值提升倡导者,练瑜伽创业+发起者,练瑜伽粉丝、爱好与习练者、教练第一平台,大会、工作坊、教培发布助手,用品第一发布场,场馆必备关注号......减肥、瘦身、丰胸,美丽、气质、优雅......每天早6点半,我们喊您一起练瑜伽哦!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练瑜伽

她穿着旗袍造原子弹,比林徽因更圆满

练瑜伽  · 公众号  · 健身  · 2020-02-15 08:17


▣ 公号:灵魂有香气的女子(ID:lixiaoyilhyxqdnz) 


今天向你介绍一位我特别尊崇和喜欢的女性,吴健雄。


从传奇意义上说,她是袁世凯的孙媳妇;从个人成就上看,她由于性别歧视而与诺贝尔物理学奖擦肩而过,是华人世界物理成就最高的女性,没有之一;她打破了人们对“女物理学家”的刻板印象,既能喝凉水啃面包,也能穿旗袍擦口红。


2月16日是她去世23周年纪念。

1912年出生的吴健雄在家里排行第二,属于“健”字辈,父亲依族谱“英雄豪杰”的次序,给她取了个极其男性化的名字——健雄,其实,人家是个好看的女孩子。


▲左起,母亲樊复华、兄吴健英、吴健雄、父亲吴仲裔


开明的家庭让她从小受到和男孩同等的教育,11岁时到离家50里的苏州第二女子师范求学,她不仅人文学科拔尖,自然学科也优异。


之后,她被保送南京大学的前身国立中央大学数学系,后又转到自己喜欢的物理系,最终以全校第一的成绩毕业。


两年后,她获得前往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物理学博士的留学机会,这成为她人生的转折点,24岁便得到当时最负盛名的物理学家内斯特·劳伦斯、塞格瑞、奥本海默的指导。


▲左图:吴健雄在国内读书时  右图:吴健雄出国前与父母合影


吴健雄曾说:“如果没有父亲的鼓励,现在我可能在中国某地的小学教书。”


大多时候,教育程度决定了女孩的眼界和心胸,辨别事物表象和本质的能力明显提升,而求学的过程本身就是筛选和过滤,倒不是教育程度高的人必定道德高尚,而是同样的教育水平带来更接近的价值观,在友情、爱情和社交方面的磨合成本更低。


这种优势,在吴健雄未来的婚姻、朋友圈、处事方式中体现得尤其明显。


▲1940年,吴健雄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学习对于很多人是辛苦,对于她却是享受,她甚至觉得学习比社交有趣多了。


在与后来成为丈夫的袁家骝恋爱时,她最常约会的地点是学校图书馆,甚至有一次,她和好友阿蒂娜计划暑假去度假,还附加了两个不可思议的条款:


第一,“在假期中,我希望利用整个上午来念书,只有下午稍晚和晚间才和你一起,不知你介不介意。


第二,“袁先生十分想见我,但是我实在分身乏术。如果你不介意,也许我们可以请他和我们一块度假,他确实是一个相当沉静不多话的人。



在女学霸吴健雄的思维中,男朋友、女朋友,通通不如“念书”这个好朋友,而且她一点都不扭捏,大大方方表达了自己这个观点。

物理学家在很多人眼里是“天才怪人”,孤僻寡言独来独往,但吴健雄的人缘一向非常好。


她一生的挚友是著名女画家孙多慈,两人相识于国立中央大学,吴健雄是理工学院的著名才女,被同学称为“南楼琼花”,比她小一岁的艺术系学妹孙多慈当时慕名主动结识她。


▲1935年,22岁的孙多慈在国立中央大学毕业照


孙多慈曾回忆吴健雄:


“在两百左右的女同学中她是显得那样地突出,当然她也是一般男孩子的追求目标,不仅男孩子,女孩子竟也有人为她神魂颠倒呢。”


孙多慈出生于安徽寿县书香门第,祖父是创办京师大学堂的清末重臣孙家鼐,历任工、礼、吏、户部尚书和中国首任学务大臣,她本人和潘玉良、关紫兰等女艺术家一起,成为民国早期油画界的代表,她最具争议的经历是与徐悲鸿的“师生恋”。


▲孙多慈自画像


与吴健雄大开大合的飒爽不同,孙多慈内敛沉静非常敏感,吴健雄对孙多慈始终照顾如长姐。


孙多慈独自在哥伦比亚大学留学时住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吴健雄执意把对方接到自己家住,甚至,她了解艺术家需要独立空间,替好友单独腾出一间房作为画室。


▲孙多慈在工作中


孙多慈备考法国巴黎国立美术学院,吴健雄给她请法语老师一对一辅导口语。


为了筹集学费,孙多慈在美国毫无画家和教授的架子,为了收入接受了很多初级工作,早出晚归帮周边小餐馆画大红大绿的广告画。吴健雄起初以为收入很高,后来袁家骝与餐馆老板聊天才知道,画一幅广告画只有100美元收入。


“算了算了,我们不画了!你就呆在家里给我画好了,一幅画给你双倍价格,200美元,这总可以吧!”


▲孙多慈素描作品


▲孙多慈1961年创作的《泰国公主》


▲孙多慈创作的倚花仕女


▲孙多慈晚年作品,也是她最喜欢的作品。在中国文化里,鹿是吉祥物


吴健雄看似霸道地要求孙多慈把精力专注在绘画技艺的提升,而付出这些帮助时,她自己的经济状况并不富裕。


在孙多慈与徐悲鸿的师生恋被激烈争议时,吴健雄始终陪在好友身边,她曾劝孙多慈:“你不能这么优柔寡断,当断则断,不能不面对现实,弄得一团乱。”


▲中年时期的孙多慈


她热气腾腾地对待朋友,真真切切把关心放在行为里而不是嘴上,这份诚挚和仗义让她拥有了“神级”朋友圈:


钱学森是她婚礼上的录像拍摄者;


胡适在公开场合说过,作为吴健雄的老师是他平生最得意、最自豪的事情;


建筑大师贝聿铭眼中,“健雄脑筋新得很,什么最新的东西她都知道”,她去世后的墓园也由贝聿铭亲自审定;


▲前排左一贝聿铭,左二吴健雄


而四位诺贝尔奖得主李政道、杨振宁、丁肇中、李远哲,则为她发起成立“吴健雄学术基金会”。


独子袁纬承出生那天,袁家骝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同事爱因斯坦,专程上门祝贺。


有意思的是,吴健雄和当年的林徽因非常类似——都拥有男性多女性少的豪华朋友圈,都是已婚身份却拥有推崇她们的异性朋友,林徽因在国内被叫做“太太客厅”,充满“绿茶”的讽刺。而在美国的吴健雄,却是名副其实的物理女王,成为朋友的中心,收获他们的喜欢、支持和爱戴。


究竟是两人人品不同,还是当时的中国与美国对待女性的宽容度不同?

在美国留学的第三年,吴健雄加入恩师赛格瑞教授的研究团队,负责工作中最关键的难题,独自完成了“探究铀原子核分裂的产物”的实验。


▲上世纪50年代,在实验室里的吴健雄


其中一项成果为后来“曼哈顿计划”的成功起了重大作用,赶在战争结束前造出原子弹,迫使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结束二战。


而她最著名的成就,则是参与运用实验方法验证宇称不守恒,但是最终获得195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只有她的同事杨振宁和李政道。


在当时的学术界看来,吴健雄的实验成果拥有无可置疑的优先权,不少科学家惊讶甚至愤怒于吴健雄与诺奖失之交臂,有人把原因归结于对东方女性的歧视,也有人疑心评奖委员会考虑到获奖者不能超过三人。


▲1958年,普林斯顿大学将名誉博士学位首次授予女性科学家——吴健雄(前左二),同时获得该学位的还有李政道(前右一)、杨振宁(前右二)


吴健雄从未公开回应评论,但是,她在1989年回一封新科诺贝尔物理奖得主的信中说道:


“我的一生全然投身于弱作用方面的研究,也乐在其中。尽管我从来没有为了得奖而去做研究工作,但是当我的工作因为某种原因而被人忽视,依然是深深地伤害了我。


即便与诺贝尔奖擦肩而过,吴健雄依然获奖无数,物理学奖比较深奥,我来简单归纳一句:她是这个星球物理成就最高的女性之一,被称作“东方的居里夫人”。


▲1976年,吴健雄在美国白宫接受福特总统颁发的国家科学奖


她被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并于1964年获得美国国家科学院颁发的科姆斯托克物理学奖;


她获得了美国大学妇女协会功绩奖;


她是首任沃尔夫物理学奖得主;


东南大学报请中共中央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在校园内建造吴健雄纪念馆。


她在一个女性极少从事的领域,获得巅峰成就与认可。

一名成就斐然的女性背后,更需要支持她的男人。


婚姻方面,吴健雄和林徽因也很类似,她们都嫁给了同行。吴健雄的丈夫袁家骝不仅家世显赫,是袁世凯次子袁克文的儿子,同样也是著名的物理学家,尤其,他真诚欣赏和支持妻子。


▲1942年5月30日,吴健雄三十岁生日的前一与袁家骝结婚


吴健雄明确说过:“我希望被称为吴教授,而不是袁夫人。


虽然祖父是妻妾成群的袁世凯,但袁家骝个性谦和,他不仅心知肚明,而且心服口服地公开承认妻子的学术成就更高,处处辅佐事业心极强的妻子,他包揽了大量家务,对儿子的照顾也多于吴健雄。


这一点和林徽因、梁思成夫妇不同,梁思成的学术成就高于林徽因,夫妻关系中林徽因承担家务,尽量为梁思成提供安定的研究环境。


▲吴健雄、袁家骝和儿子袁纬承


从这个角度看,袁家骝实在难得。


而吴健雄内心的感动和爱表现在,但凡有空,她就拿出江南女子的烹调手艺奖励劳苦功高的丈夫。生于中国北方的袁家骝对吴健雄烧的狮子头、鸡汤、青菜和馄饨赞不绝口,两人从年轻恩爱到老。


新婚时,吴健雄曾经写信给好友阿蒂娜称自己深深沉浸在家庭快乐中:


“在三个月共同生活中,我对他了解得更为透彻。他在沉重工作中显现的奉献和爱,赢得我的尊敬和仰慕,我们狂热地相爱着。”



在男性占绝对地位的科学领域,吴健雄痛心于女性教授占比仅有5%。


她在麻省理工学院的“妇女与科学专业”研讨会上幽默地说:“我十分怀疑,微小的原子和核子,数学的表征或者生物的基因分子,难道也会对男性或者女性有着不同的偏好吗?


吴健雄的很多朋友认为,正是丈夫袁家骝的支持给了她理直气壮对女性问题发表意见的底气。


家庭幸福的吴健雄自信地说:“认为女科学家都是邋遢的老处女,这是男人的错。”


她很爱美,即便再忙,也会选择每周二尽量去一次理发店,一周看一场电影,定期看画展,欣赏艺术作品。



在父母的影响下,独子袁纬承也成为知名物理学家,他回忆:“我的母亲是一个心胸开阔、从来不带任何成见去看待事物的人。很多人认为,这样一个著名的母亲可能会对我的决定造成一定影响,恰恰相反,她从来没有作出任何暗示要我跟随她的足迹,她总是让我做我天性最适合做的事情。”


1990年,紫金山天文台以吴健雄的名字将第2752号小行星命名为“吴健雄星”,今天,它遨游在我们头顶的苍穹。


1997年2月16日,84岁的吴健雄去世,她的墓志铭上写着:


她的入世、优雅和聪慧,辉印着诚挚爱心和坚毅睿智。


她是个卓越的世界公民,和一个永远的中国人。



在主流价值观中,吴健雄是个圆满的女人,名副其实“事业家庭双丰收”。


从女性自我的角度,她也同样圆满,她从不掩饰和压抑自己对事业的渴求,她努力行至力所能及最远处,她以自己独一无二的性格魅力和优异成就吸引终身伴侣,两人互相扶持走完一生。


吴健雄先丈夫一步离开。


当观看“吴健雄纪念馆”落成录像时,袁家骝不由冲着画面中妻子的背影喊:“健雄,你好吗?”


在场者无不动容,最终他选择与妻子合葬在她的家乡浏河。


参考资料:

陈正荣《“东方居里夫人”——吴健雄的南京缘》

张健初《你的温柔,我的慈悲:孙多慈与徐悲鸿爱情画传》

李政道1997.5.30北京大学“纪念吴健雄”演讲稿

佳易博览《幸福着,遗憾着——记物理学家吴健雄女士》作者:山佳

黄薇《实验第一,生活第二  吴健雄比居里夫人更优雅》


- End -


来源 | 程翠,灵魂有香气的女子签约作者。十年电视人,写作新青年。关注女性成长,喜欢艺术分享。一直在成长的路上与自己较劲,痛并快乐着。首发灵魂有香气的女子(ID:lixiaoyilhyxqdnz)。


注:本文配图选自吴健雄及文中提及相关人物资料图片。属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有侵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处理邮箱770627494@qq.com





今天看啥 -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vtXFwbye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