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奴隶社会
不端不装有梦有趣的原创文字,听现实的理想主义者讲自己的故事。我们有高大上咨询公司合伙人,挨踢界的连续创业者,顶级VC合伙人,著名科普作家,公益人,和很多很多朋友。加入奴隶社会,也加入我们的社区,相信你在这里一定可以找到志同道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公众号  ›  奴隶社会

硅谷是个什么谷丨第四十二章 山雨欲来

奴隶社会  · 公众号  · 热门自媒体  · 2019-04-20 08:03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 1825 篇文章

题图:来自网络。

作者:虎皮妈,作家,编剧,加州律师,出版小说集《人间故事》。本文来自:虎皮妈的夜航船(ID: hupima)。

2015 年 5 月,大江南北的空气里,都是人民币的气息。

 

冷敏容光焕发。对标的妖股 3 月 A 股上市,一连拉出了 30 多个涨停板。冷敏的局一场接一场,故事讲出了新高度,所有人都议论,纳斯达克已经没有吸引力了,还是祖国一片形势大好。接连带动的,就是阿修罗上下几百号人的心。

 

手机屏幕上,别家公司的股价从 20 块的上市价,翻到近 400 块。20 倍,20 倍。创业公司谁还看基本工资?张思禹从 CTO 办公室的落地玻璃窗看出去,无论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还是有五六年工作经验的产品经理,每个人的脚上都踏着风火轮。财务自由,近在咫尺。鲨鱼闻到了一丝血腥。

 

五一休假,阿修罗组织了一次近郊游,瞬间又刷屏朋友圈,成为永远不让人失望的“别人家公司”。别人家公司,最后一天篝火晚会,老板给高管团队每人派出一辆豪车,抽奖奖品从苹果电脑到阳光普照 5 千块现金。张思禹和鹏叔拿着车钥匙傻笑的照片被林锐一通嘲:别人家是拿老板娘炒作省公关费,贵司直接拿员工,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自产自销经典套路啊。

 

也正是因为形势一片大好,张思禹去喝满月酒的休假竟然顺利被冷敏批了下来。坐上高铁后,张思禹回想过去近一年,除了春节休了三天,竟然没有过一天休假。在硅谷朝九晚五的生活已经恍若隔世。

 

到杭州后,张思禹先去看了一趟程悦欣父母。上次岳母抱怨过腰疼,张思禹上高铁前定了一个按摩椅送去,此时已经送到,正等他过去指导使用。很多年前,他还没跟程悦欣结婚时,对岳父母也并没有那么殷勤。他们不喜欢他,觉得这是个要把女儿从他们身边拐走的臭小子;而他也不喜欢他们,他自认是读书人,说不来那些场面话,拍不了那样谨小慎微的马屁。他和他们之间的纽带,只是程悦欣。

 

而岁月让人变得柔软。现在程悦欣和安安远在美国,张思禹却觉得和岳父母间多了点别样的牵连。岳父老了,不再总是审视他,眼神里多了温柔,一杯黄酒下肚,滔滔不绝的国家政策解读也变成了亲人的絮絮叨叨。岳母学会了把安安的照片集制作成小视频,三天两头发给他。张思禹由衷赞美,很多照片程悦欣并没有发给过他,而他只有这样才能看见。现在,他们反而成为了他和程悦欣之间的纽带。

 

张思禹调试好按摩椅后,岳母小心翼翼问他:“你跟悦欣,以后是怎么打算的?”

 

张思禹回答:“妈,老板说顺利的话,公司明年可以上市。上市之后,看悦欣,我是希望她和安安一起回国,但她觉得美国对安安的教育比较好,那我也可以回去找他们。总之,我们不会一直两地的。”

 

岳父母交换了一个眼神。岳母欣慰地说:“我觉得回国很好,现在中国发展那么好,有哪里比不上美国?我是希望你们都回来。”岳父咳嗽了一声:“孩子们的事,让他们自己商量着办。我们管好自己别给他们添麻烦就行了。”

 

张思禹给了自己一个时间节点,一年。张思禹至今都不觉得自己回国是一个错误,哪怕他已经很习惯开口叫冷敏“老板”,冷敏也表现得越来越像一个老板。但有些事,一辈子总是要尝试一次,不是么?在张思禹的心底里,程悦欣永远是一个随时能回去的家。这一次拉黑也好,扬言说要离婚也好,分居也好,不过是程悦欣历来发脾气的一次升级。她应该永远都在那里等他回头。他需要她永远在那里等他回头。

 

相比较张思禹对财务自由后人生的简单规划,胡金柱就豪迈多了。小女儿百日宴,五星级酒店包场,全场空运鲜花布置,繁复的三层手工翻糖蛋糕就六个,酒店的豪华套餐外,还直接从法国酒庄订了五箱葡萄酒,外请了个日本寿司师傅当场片空运来的生鱼片。

 

林锐啧啧赞叹:“柱哥这是充分体现了从前囤手纸打印机时候积累的扎实功底,把仓储这个西方概念再一次带入到中国,为下一步的中产消费升级指明了方向。真是站在时代前沿的开拓性的人物啊。”

 

张思禹看他一眼:“你非要那么损么?”

 

林锐摇头:“我这哪是损啊,我这是高山仰止。”指着一身香奈儿套装的周蔚,“你看,老婆数量孩子数量,人家都是仓储级的,这是多少男人的终极梦想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穿着职业套装给孩子办生日宴的,这代表什么?— 人家是专业的。我感到自己终于跻身进了上流社会,您要允许我平复一下语无伦次的激动心情。”

 

刚生完二胎的周蔚恢复得不错,只略略有些发福,正和一群姐妹娇嗔争辩自己到底有没有胖。胡金柱应酬完公司同事客户,志得意满地向张思禹林锐这桌走来。路过周蔚身边时,用眼神扫了她一下,周蔚立刻乖乖跟上。

 

如果说周蔚只是略略发福,那胡金柱就是胖得很明显了。挺着成功中年男士标配的肚子,“哈哈”大笑起来,每块肉都在志得意满地配合着发抖。

 

“胡总,现在是人生赢家了啊,”林锐笑,张思禹没看出来到底是嘲讽还是夸赞。


“一般一般,也就那么回事,”胡金柱拖了把椅子在林锐身边坐下,手脚摊开,夸张地叹了口气。递了根烟给林锐,被林锐摆手拒绝了。


“听说你们公司要上新三板了?”


“快了吧,码盘应该码得差不多了,”胡金柱吐了口烟,周蔚在旁边咳嗽了两声,但并没有说什么。“你们俩公司也快了吧?”


“说都是这么说,”张思禹笑笑,“具体再看吧。”


胡金柱敲了敲桌子:“别谦虚啊,禹哥,你们公司可没少上头条。怎么样?你手上到底有多少股?你是元老 CTO,肯定不少吧?有没有这个数?”


张思禹看着胡金柱贴近,比出数字的手势,觉得有些不舒服。他身体往后靠了靠:“没有,我不是中间退出过么?”


“你是临危受命啊,”胡金柱惊讶,“你那是放弃了美国的高薪和优越的生活,毅然回国啊,锐哥,调性是不是该这么定?”

 

张思禹跟着笑,但没有接口。他刚回国时,冷敏跟他谈过一次,只说现在共渡时艰。等几个月后市场信心回升,人力资源来找他补签合同,上面的数字却有些出乎张思禹的意料。股权总数算下来比最早少了不少,而行权抛售时的要求和时间表也严苛了很多。

 

人力资源总监是个小女生,咽了口口水,故作老成地说:“张总,我们公司现在的估值和最初肯定不一样了,其实您算一算,现在给的只有比当初多了呢。”张思禹没有说话,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小女孩绷不住:“老板说,如果您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直接找她。公司现在情况其实您也知道,前两个月困难的时候,老板把自己的车都卖了。而且,今时不同往日,现在公司要对投资人负责,不是老板一个人说了算了,其实老板已经尽全力替您争取了。”

 

张思禹觉得,小姑娘说得很有道理。只是渐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开始跟公司上下一样,开始称呼冷敏作“老板”了。

 

胡金柱又拉着林锐开始聊股市:“一万点,一万点只是个开始!”

 

林锐故意问:“胡总,看你现在的排场,这把赚了不少吧?”

 

胡金柱望望四周,神神秘秘举起八根手指。

 

“八十万?”张思禹惊讶。

 

胡金柱不以为然地笑笑:“八百。”又瞪一眼给他使眼色的周蔚,“这两个都是我那么多年的兄弟,说给他们听听怎么了。”

 

林锐也震惊了:“柱哥,你本金多少啊,就赚了这么些?”

 

周蔚半哀怨半得意地说:“你们帮我劝劝他,把卖房子的钱都放股市里了,后来还搞什么配资,我真是每天都提心吊胆。”

 

胡金柱一拍桌子:“男人谈事情你一个女人插什么嘴?你懂什么啊?”

 

胡金柱觉得,自己半辈子的运气就踩着这把行情上了。

 

自从公司准备冲击新三板,周蔚就做好了当富太太的准备,当了富太太,自然就不能还一家五口人挤在三室一厅里。更何况,还是一套产证上没有自己名字的三室一厅。借着大肚子,周蔚一再给胡金柱洗脑,二胎生出来,家里住不开,最好换两套房子,以后跟公婆分开住。随着公司上市的准备越来越具体,胡金柱一来二去也动了心,把预期收入撑死,决定鸟枪换炮,以旧换新。

 

没想到手上这套房子刚刚卖掉,就等来了房价一轮暴涨,看中的小区竟然高攀不起了。但也亏得没买房子,胡金柱才在几个搞金融的朋友鼓动下,毅然投身股市。一开始只转了一点买房款进去,后来全部满仓,最后跟潮流做杠杆,场外配资。

 

周蔚依旧没有拿到印着自己名字的房产证,但是看着股票账户上的数字,胡金柱给她画的饼确实是越来越大了。干嘛还两套房子啊?直接买别墅不就完了么?楼上楼下,给两个孩子可以疯跑的楼梯。周蔚开心起来,衣服包包尽心买,生孩子去最贵的私立医院,月子在最贵的月子中心。但偶尔想想,又觉得忐忑 — 男人有了钱,自然就有了诱惑,有了诱惑会干嘛,她自己是清楚的。孩子生了两个有什么用?胡金柱美国那个前妻,不也有两个孩子么?她现在也退化成了胡金柱的老婆,两个孩子的妈,也已经不是那个可以跟他聊存在主义的小蛮腰了。现在房产证上的名字,才是周蔚的存在主义。

 

“你们帮我劝劝他,退点钱出来买房子吧,否则我跟两个孩子住在出租屋里,总是觉得不对劲,”等胡金柱走了,周蔚对着张思禹和林锐诉衷肠。林锐打哈哈:“你放心,柱哥肯定有自己的打算。”张思禹刚想说点安慰她的话,却见周蔚脸色一变地跑开了。胡金柱正牵着哇哇哭的儿子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转,周蔚赔着笑脸接过儿子,然后亦步亦趋跟了上去。

 

张思禹忽然想到了郝会会,从前一直这样赔着笑跟在胡金柱身后的郝会会。为什么胡金柱“产业升级”后找的女神款,最后也变成了郝会会?张思禹很困惑。


这时,只听林锐莫名其妙冒出来一句:“真他妈没劲。”

 

郑懿接到开会通知时刚下飞机。David 火急火燎,语气严肃。郑懿于是直接 uber 打到了律所。下车的时候在停车场看到了 Lydia 的车,她一个人坐在车上,既没有看手机也没有查电脑,就这样呆呆望着前方。郑懿向那个方向望了一眼,只是一排树,风一吹,层层叠叠地晃动着,再也没有什么别的了。

 

David 在会议室里大发雷霆,原来 Lydia 一个周末不回客户邮件不回客户电话,客户一状告上来,威胁生意给别家做。David 本来准备先骂 Lydia 一顿再把 Lydia 手头的客户都转给郑懿,没料到 Lydia 连紧急开会都不来。秘书一次接一次打电话,都转去了语音留言。郑懿几次想开口,说刚才见到 Lydia 就坐在停车场,但最终什么都没说。

 

“会不会出意外了?”秘书问。

 

David 皱起眉:“那先不管她。Yi,现在 Lydia 下面的客户都转给你,你加油,我相信经过这件事情,明年你就会有资格到一个更高的平台,你懂我说什么么?”

 

这是一个大饼,但是郑懿期盼已久的大饼。

 

那天整理资料交接客户忙到半夜。走出律所办公楼时,郑懿鬼使神差又绕到了停车场,竟然在同一个位置依旧见到了坐在车里的 Lydia。Lydia 的表情淡然,看不出悲喜,甚至姿势都与几个小时前一模一样。

 

郑懿静静看着她,她静静望着眼前已经黑幽幽一片的树丛。

 

终于,郑懿走上去敲车窗。一下,两下,终于 Lydia 把车窗摇了下来。

 

“你还好么?”郑懿有些迟疑地问。她忽然发现 Lydia 今天连妆都没化。

 

Lydia 缓缓地点点头,指着前方对郑懿说:“你看。”

 

郑懿又看了看黑幽幽的前方,问:“看什么?”

 

Lydia 笑起来,但没有回答。

 

那一晚,是郑懿最后一次见 Lydia。一周后她的座位被清空了,Facebook 和 linkedin 都停止了更新。又过了几周,新入职的律师坐了 Lydia 的位置。郑懿后来问过 David,Lydia 为什么辞职,David 语焉不详。半年以后,全律所上下,仿佛对这个人的记忆全部清空了。

 

偶尔,郑懿路过停车场那个位置的时候会停一停,往那个方向看一眼。她有时候很想弄明白,那个曾经好几年和她争合伙人位置的 Lydia,在突然消失前,究竟在看什么。

-  END  -

推荐阅读 


喜欢读小说的朋友们,我们每个周六早上定时为你送上一篇小说连载,今天是《硅谷是个什么谷》第四十二章 山雨欲来,后台回复“硅谷是个什么谷”即可看到所有更新章节。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四十一章 夏日泡沫


读之前的小说《此岸》、《遇见》、《狂流》和《三万英尺》,请关注奴隶社会以后查看菜单。

你读到的只是冰山一角,看经典热文,点击菜单。


有感悟想和大家分享,

给邮箱 nlsh88@163.com 投稿吧。


欢迎转发分享;对话框输入“转载”即可了解授权详情;未经授权,不得用于微信外的平台。


今天看啥 -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xVABLQL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