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人间theLivings
以叙事之美,重构我们的生活。
专栏主题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公众号  ›  人间theLivings

和我相亲的女孩,也喜欢女孩 | 人间春节特辑·相亲角

人间theLivings  · 公众号  · 2019-02-07 21:00




因为女朋友去了广州

因为回老家和平分手

我今年35岁,之前在深圳漂了4年,后来为了女朋友去了广州,在那没房没车,干着一个基本的体制内工作,也没什么发展空间。

每天晚上我妈都打电话和我说:“啥时候带媳妇回来?儿要在身边。人老了,感个冒也要一个月才能好。”

最后,我决定还是回老家,但是女朋友不愿意,我们和平分手了。

我觉得,炽烈的感情是一种年少的奢侈品,现实生活的本质,是平淡与落寞。

在老家大学学历很稀罕,回去不到一个月,我进了一个政府部门工作。这回我爸妈的重点工作就转移了。老家几乎没有我这个岁数还单身的人,找个对象成了我最重要的年度目标。

其实我觉得相亲没什么。男女之间,谈爱情太奢侈,过日子,找个适合的人就可以。这个目标定了,用什么渠道实现都可以。

没想到,一年就相了23次。

我爸妈的亲戚、朋友、同事、同事的朋友、同事妻子的朋友,只要是有点关系的,都自告奋勇地要做媒人。我爸妈还怕网撒得不够广,又真金白银请了个金牌媒人——李姨,美其名曰,做事还是得找专业的。


公主病患者

李姨,本地人,前妇联工作人员,90年代末下海经商,开了一家婚庆公司。

李姨说:“阿豪从广州回来,适合去过大城市见过世面的女孩。刚好有个88年的,也刚从广州回来,应该有共同话题。”

女孩的照片还没看,在父母“宁杀错不放过”的迫切中,我先加上了她的微信,聊了两天之后,我约她出来。

她有点惊讶:“那么快见面?”

“父母着急嘛。”

她答应了:“哪里见?”

晚上9点半,可以吃宵夜。我刚想发送大排档地点,她先发来了信息:“这里大排档好脏的,我不吃的。”

我就找了家在县城里算中档的西餐厅。

菜单推过去之后,她翻了几页,先撇嘴再摇头,最后点了一杯奶茶。奶茶送来之后抿了一口,皱着眉头:“这奶茶没有广州的好喝,奶不纯啊。”

我没接话。

她又说:“这个县啊,就一小城镇,空气还那么差,还没广州好。你看,天都没广州的蓝。真不懂。”

“这不是向大城市靠拢,到处建新房子嘛。”

“建个鬼啊?有谁买?又不是北上广深。”

我没话接。

正好这时候服务员端上来鸡翅和薯条,我赶紧推到中间,挡尴尬:“试试?”

她从包里拿出纸巾,拿起叉子,用开水烫了一遍之后再用纸巾擦干,挑了一块鸡翅,咬了一口,就把鸡翅放在一边:“呃,好韧的肉,还咸,没放蜂蜜吧。比广州做的差多了。”

我们那顿饭吃了43分钟,她提了30多次“广州”,买单的时候她提了第31次:“你看,物价跟上广州了吧,味道差多了。”

她也就正常家境,普通工薪族,从广州回来也半年了;学历是二本;身高1米55,体重110多斤。我真不知道她这一身的优越感是从哪来的?

发“公主病”得有公主的资本啊,难不成还要我每天到广州给你买牛奶、买鸡翅?我看这不是公主,是病。病入膏肓。

回家我就把她拉黑了。


婉约派小护士

李姨又说给我物色了一个婉约派小护士:“温柔细心体贴,特讨病人欢心,照顾自己男人肯定比照顾病人更用心。你捡到宝了!”

确实,过日子就需要个会照顾人的人。

加了微信,女孩先发了个蠢萌小白兔表情问候:“你好哇,我是小小D,生于(暂时保密哦,但肯定比你小小小),毕业后一直在村医疗所。可以一杯奶茶和朋友聊一天哦,喜欢看日韩剧,很喜欢小动物哦。”

据说喜欢动物的人比较善良。我模仿她的句式回复:“我叫阿豪,生于1983年。无需保密,比你大很多,但我解读为成熟。毕业后闯荡四方,喜欢开车兜风,空闲时就钓鱼,对动物一般喜欢。”

随后,她发了摸着头好奇的小白兔表情,开始发问:

— 35岁了,怎么这个年纪还没结婚啊?

没找到合适的。

— 为什么哦?

我还在思考怎么回答,她又发来了问题:

— 你恋爱过吧?

— 嗯,谈过。

— 几次呀?

— 三次。

— 都是做什么的呢?

— 三个人都不合适啊?

— 都分别为了什么分手呢?

— 是她们不懂得珍惜吗?

— 还是你自身的问题咧?

— 听说你在政府部门工作,家里也有房有车,应该很容易找对象啊,为什么还没找到呢?

— 媒人给我看你的相片,还蛮帅的,你是不是很挑剔呀?

— 是忘不了前任吗?

— 还是不想安稳吧?

— 或者是身体上的问题呢?

……

这哪是相亲聊天啊?是在看病吧?遇到的还是一个有强烈窥探他人隐私欲望的话痨。

真不知道她是用什么神态说出来那一串的“呀”“呢”“吗”“吧”“哦”?日剧女主角?

我心一横:“我觉得我们不太适合。再见。”

— 为什么这么快下定论呢?

— 你是个很容易冲动的人吧?

— 而且你还很武断,是不是咧?

— 再见是真的会再见吗?

— 你现在知道自己的问题了吗?

— 你不敢回答了?

我想找的是媳妇,不是心理咨询师,更不是窥探狂。然后,我把她拉黑了。


喜欢女孩的女孩

之后,有一天我和父亲去山坑里钓鱼,回去发现家里多了一个不认识的短发女孩。

母亲说:“这是阿珍,她妈妈是我老同学了,难得过来,请她吃饭。阿珍在三中教书,离你单位很近。”不等母亲使眼色,父亲就拿出来刚钓回来的鱼:“来,给阿珍看看山坑的鱼多活。”

女孩话不多,也是不太主动找话题聊天的人,吃饭时候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句,吃完就送她回了家。说实话,我对她完全没兴趣,我估计她也是,我们俩谁也没说话。她半路拦了架三轮车,我们就道别了。

我爸我妈还是没有放弃,几天之后,李姨兴冲冲地来了,在手机里找出一张照片。手机里的女孩,短发及肩,笑容明艳。

“这女孩在银行上班,很高,1米68,长得也很俏,条件没得说。她呢,要求高,想找个身高1米8的,至少大学学历,有稳定工作,样貌还要俊俏的。她妈妈跟我一说,我就想到你,这条件就你们家阿豪适合。这次你们真的捡到宝了!”

“我也就1米75,不符合人家要求。”

李姨大笑:“还说你们大学生呢,真是死读书读死书,四舍五入不知道啊?1米75,五入就是1米8了。你们俩我都见了,气质特登对。这要是成了,你们家基因可强大了,孩子肯定1米8,帅过周润发。”

一听到“后代基因”,母亲笑得见牙不见眼,催着我立马加了女孩微信。父亲从房间里拿出一双内增高鞋:“这是我跟你妈结婚30周年的时候,为了补拍婚纱照特意买的,就穿过一天,真皮,你穿着去吧。”

我也知道他们俩老革命家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倔劲,那天晚上就约了女孩。

见面的时候,她刚加班回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穿着一身工装,外套下面是一件白色修身毛衣,很好看。

我还记得,她点了一杯卡布奇诺,拍了一张照片,然后把手机放在了一边。她讲了工作时候看到的八卦,我讲了我的那些乌龙相亲经历,她笑得好灿烂。

送她回家的路上,她从包里摸出一盒烟,问我,介意吗?

我当然不介意。

她点了烟,把车窗摇了下来,往外缓缓吐着烟圈。她的头发被风吹得好乱,轻轻拍在她的侧脸。我第一次觉得,抽烟的女孩也可以这么性感,这么帅气。

我问她,要不要再兜一圈?她说好。

然后我们兜了好多圈。

晚上睡前刷了一下朋友圈,看到她发了咖啡的黑白照片:“今晚的咖啡难得不错。”

刚想点个赞,图片下面弹出来一条评论:“他们上个月换了咖啡师。”

我一看,留言的那个人,就是前几天来我家的那个三中老师阿珍!我赶紧点开对方的朋友圈:两人一起吃饭,一起在洱海边骑自行车,还一起去过西藏。

依照前车之鉴,凡是“认识的”都出事了,更别说两个闺蜜。

我决定跟她直说:“我对你感觉挺好的。但有件事得告诉你,我和你的朋友相亲过,就是那个三中的老师。介意吗?”

她发来两个惊叹号:“!!阿珍?!我很介意!”

我当时心就凉了,还得假装客气:“没关系,我理解,闺蜜嘛。”

没想到她回复的是:“只是闺蜜的话我倒不介意。她是我前女友,本来想迟点告诉你,我是双。但我父母不知道。”

连女人都开始来竞争女人了?什么世道!

我赶紧点根烟冷静一下。

当然,我没有把真相告诉大家,只是和李姨说,以后相互认识的女孩不要再介绍了。

李姨也很无奈:“你都不知道,我现在一说你家情况,人家就说,啊,是那个局的,开辆黑色的车,叫阿豪的,对吧?怎么还是他?”



至于后来的相亲,没有太多印象,很多都是见一两次没感觉,太平淡。

我原本希望两个人有话题可以聊,价值观至少要匹配,但这一年下来,发现很难找到能好好说话的人。怎么连将就也变得那么难?

插画 | golo

编辑设计 | 曹子晗

音频制作 | 与声聚来

- 点击收听 -

人间相亲角 01



点击阅读原文,收听更多好故事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yyf9kHrZ9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