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乱翻书
纸上谈兵,分辨科技史信号与噪声。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公众号  ›  乱翻书

[原创]潘乱| 2018年,我写了12篇稿子

乱翻书  · 公众号  · 热门自媒体  · 2018-12-31 14:29

要坚持高信息密度写作,要持续输出新且扎实的想法。



文/潘乱


2018年,我30岁了。这一年我没干别的,写了几篇稿子。



一部分人是因为腾讯这篇流传更广的稿子知道我,但我的写作不是从这篇才开始的。


今年,我一直在写,我想写的东西很多,写出来的东西很少。


创作这个东西,一旦表达欲受阻,产出就会变得很困难。比如有篇我从8月1号就在准备写的稿子,到现在连开头都没写完。不是功课没做好,不是采访不到位,故事线和逻辑框架都有了,拖到别人财报都发过两次了,就是死活写不出来。今年重要的该写的稿子还有三篇,真的很痛苦。


整个18年,我所有的写作都是基于个人的兴趣范围和思考深度,以及我对什么是前进力量的判断,今年没有任何一篇文章是在任何公司和个人赞助和授意下写的。商业化和如何持续商业化的事情我明年会做尝试,因为这个月团队已经有了第一位正式加入的同事。


文章写得好,大部分是因为我经常跟牛逼的人聊天,我这人爱琢磨事就偷了他们想法里的一些吉光片羽。文章写得不好,完全是我个人能力的真实展现。


这里要真诚感谢一下各位愿意跟我聊天的各位朋友。今年我写4家大公司,每家都会去聊20人-40人,没有大家提供的信息增量,和介绍的访谈对象,我可能什么都写不出来。


印象最深是在写百度时,一位02年就加入百度的朋友跟我说,我们置身局中,都是盲人摸象,各自都是只能拿到自己看到的那一块,是需要有人能够站在外部视角拿到全局信息把这个拼图拼起来,帮局中人更好理解这家公司和当前这个局面。


我相信的是,这个行当需要好的作品,需要严肃的思考。从个体而言,要坚持高信息密度写作,要持续输出新且扎实的想法。


但这种写作方法很难持续,当然所有认真的写作都挺难持续的。我是说在还没说放弃前,就先暂时撑着。


在今年4月前,我写的稿子基本都是围绕信息流产品和创投圈想法的。


1.《陌生人社交,没劲了》18.1.16

从去年的soul开始,社交赛道突然又爆火了。我自己是做青少年社区的,14年在VC工作时也研究过一些社交产品,常跟朋友聊的一件事就是:为什么过去几年围绕社交赛道投的VC基本都死了,围绕内容消费向的投文娱的都有小成?当用户拥有了更丰富更高级的娱乐后,用户的习惯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

这篇文章来源主要是跟dayu的聊天,贡献的一个逻辑增量是对陌陌发展的判断。


2.《即刻反对即刻》18.1.26

因为做过最右,对信息流+社区产品会有更多理解和关注,即刻和小红书都是过去一年产品转型做得非常出色的产品。表达核心观点是,想要做大,只能妥协,从save time 变成kill time。即刻投降了,数据飙涨了。

Feed的核心要义,就是对用户注意力和时长的占领,不能让他的眼睛离开这块屏幕,不可能存在低频这件事。

我觉得,分人群做内容社区的机会,是永远存在的,关键是要看怎么能把事情做得更有效率。有效率就不该是低频的事,要想法设法高频,没有时长一切都是白搭。

所以,要满足低频需求,但不能做成一个低频产品。


3.《腾讯的干儿子,在挖微信墙角》18.1.30

这篇文章是写拼多多的,标题我起的太轻佻了,原本该叫 拼多多不是消费降级

从这篇文章引发的反馈来看,即便到今年初,创投行业里面的大部分人,对拼多多的理解依然极其浅显,甚至没有意识到一个新的大家伙在长大,以及哪些是竞争的关键要素。

我从16年底就不断跟VC同学推荐去关注拼多多,我是真觉得他也代表了一些新的东西,但到18年我才有能力初步论述。文章里提到拼多多能够在这种竞争环境下快速起来,跟他从腾讯挖了很多人有关,尤其是微信的产品和游戏的策划,他们从这个系统出来更清楚如何去hack这个系统。最后起这个标题是因为我觉得,允许拼多多这种明显违反游戏规则的特权玩家存在,不像也不该是微信团队的作风。

我现在是拼多多的周活用户。


4.《抖音决定谁是敌人》18.3.16

这篇标题是我今年拟标题最大的败笔。原标题叫 抖音再造头条 ,临发表前突然改成了这个。

这篇文章论述了抖音和快手在逻辑上有何不同,抖音对快手产品没威胁但是打掉了快手的增长盘。以及抖音将会创新短视频乃至视频的广告模式,比如会直接影响PGC短视频的商业前景。

从现在看,这篇3月份的文章的判断还是很有前瞻性的:以后(海外)用户称呼字节跳动这家公司,可能会以抖音这个品牌来涵盖而非今日头条。抖音在成为国内短视频最核心产品后,很快会替代头条成为字节跳动出海的最核心产品。甚至在未来的哪一天,抖音在国内市场的重要性,也会超过头条。


4.《微头条前路黯淡》18.3.20

这篇文章论述的问题,今天再发一遍,对照微头条感觉依然成立。

内容平台这件事说到底,本质上可能就是数学。社区算数学嘛?


5.《趣头条高速侧行换车轮》18.3.27

趣头条好像是一夜间突然冒出来的,关键还在大家都认为是绝对红海的市场。趣头条的高速增长给了很多创业者一种信心,就是在所谓流量枯竭的下半场依然有可能做出一款高增长的产品。

这篇是解释趣头条这套系统是如何work的,怎么把拉新本身做成了一个产品,为什么要抢在头条前面先上市。

这篇文章还提到一点不解,为什么信息流、短视频和电商这样的核心战场是投资部门在做而非业务部门在做,最后我提出了一个问题,腾讯为什么做不出短视频?


6.《王兴的无限游戏》18.4.6

这是继去年《微信已经老了,头条永远年轻》之后,第二次在全行业刷屏,我没想到读者对于写人物有这么高的兴趣,其实我之前写的大部分文章都比这篇下了更多工夫。

不过这篇文章写完之后,无限游戏就成了解读美团的标配。说明我具备将人和公司具象化标签化的能力,我特别擅长把抽丝剥茧完的素材又融合到一起去,诞生一个视角。这点在之后还会验证。


我有个点亮的技能点是挖坟,尤其是做对照映射,比如王兴见马云这个素材最初是我挖出来放到「王兴的无限游戏」那篇文章里的,后来被很多人引用。#另外我还喜欢在文章里造词,每次发现被人引用或洗稿都会暗爽一下。#偷着乐

这篇文章还提到程维为什么被迫从支付宝出来,是因为阿里中供人事地震余波,组织要借刀杀人,好像没人注意到。




写千字文撑不起我的雄心,5月开始写大公司了。


7.《腾讯没有梦想》18.5.5

其实我一开始只是想从产品角度来写,为什么腾讯做不出短视频,因为没道理短视频这种最考验产品能力的核心领域腾讯不亲自下场,而腾讯一直以来又是一家以产品能力著称的公司。然后随着聊了更多人,发现可能更多是组织问题,是老人和老化的问题,公司不打仗年轻人没有出头机会。但只写大公司病实在是太普通了,因为绝不部分大公司都有大公司病,只写产品能力问题公司中层问题有些避重就轻逃避问题核心。然后我往前推,这应该是高层战略问题,今天这个结果是当年流量资本开放投资种下的因,恰好又听到蔡崇信对腾讯“除了流量便宜其他不怕”的评价,这其实是公司内生能力匮乏的问题。那为什么会有投资强于业务的局面出现?这可能是公司愿景不清晰导致的。没有愿景支撑的决策很容易变成机会主义,他只有继续扩张的惯性而没有继续伟大的方向。

4月20号我发朋友圈,说我有预感,下篇稿子将会成为我码字以来真正的代表作。史海沉钩,于无声处听惊雷。

后来的结果我没想到。




腾讯那篇发完后,在公司评论这条线上,可能就此收笔打住不再写是比较好的选择。因为后面写什么怎么写,基本上都只会是那篇的二分之一四分之一,加起来无限接近但只会小于他,且会不断出错。

结论是这样没错,只是我的思考和好奇心还没打住。


8.《百度没有文化》18.7.30

这篇因为规避敏感词去掉谷歌那段在结构上有缺陷,但我自己觉得是写得非常扎实的,因为聊了好多位核心当事人,对逻辑线的梳理和归因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且提供了大量的增量事实。

我是想写镜子不是靶子。

百度早期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互联网公司(进取心+技术信仰),李彦宏是大佬中罕见正直的人(不做SP+契约精神)。退回到移动转型PC大逃亡的2012年,生于Web的百度为什么会对移动APP有那么强的敌意,为什么转型移动会如此艰难,为什么在真正大的变革来临前应对如此轻视,以及为什么组织会缺少真正的反思,这一切问题的原点是在哪,怎么形成的。我想要去复原一些选择的出发点,不变的东西是什么,百度的肌肉记忆是什么,什么是更深层次的矛盾和冲突。

我喜欢从复杂里抽丝剥茧。

笔下求生:在那篇《百度没有文化》里像刨祖坟一样的追溯Robin的成长史,无非也试图在企业的经营决策和企业家的成长路径之间,找到两者背后的文化牵连

骆轶航:讲真,我觉得潘乱的百度那篇,写得比腾讯那篇好。


9.《今日头条融资故事,得到的和错过的》18.10.24

这篇材料殷实又易读,是我强大信息收集能力一个体现,本文所有素材全部基于公开报道和我日常留意,后来我遇见大佬在饭桌上聊的八卦都是从我这篇文章里面出来的。

这篇不是为了讲道理表达什么个人观点,纯属事实堆砌,只是因为对象本身有足够高的关注度。但这个增量事实本身,也是0和1,有和没有的区别。


10.《从销售到订阅,微软改变了商业模式》18.12.9

写这篇纯属我觉得没看到真正说到核心点上的解读,结论也很简单,微软这次变化的一个立足点,是因为上云带来的盗版用户向正版用户的转化,以及商业模式从销售驱动转变成了重回技术优先靠产品来吸引用户订阅。就像是中国十多年前的游戏行业,从 软件业→网络服务业,从卖光盘到卖点卡,商业模式的变化决定了公司的人 组织 产品 思维全部都要跟着变化。

因为这篇还综合讨论了微软发展的历史问题,微软西雅图的高管发来评价,“大部分都是对的,手机那段不完全正确。其实手机windows phone 8 以后OS 这个产品做的很好的,比之前的windows mobile 好了不知多少。但输在商业模式变得太慢 。”


11.《张一鸣的实证理性》18.12.14

这篇属于行业方法论的探讨,呈现了张一鸣做事的逻辑。

就摆事实,会学习的人自己去理解和分析。

实证理性这四个字说起来容易,融入血液,变成每一个决策,难。

比如11-13年中国一堆做个性化阅读和 pinterest 的,只有他一点点迭代前进了,其他人也许收集了和他同样的数据,但分析的结果不够有助于变成下一款产品。

张一鸣是如何把自己当产品,把公司做成是他的产品的,以及如何基于此做出一个最容易「后发制人」的公司体系。


12.《张小龙的阅读情结》18.12.21

中国人的手机使用时长,基本盘就是由老张和小张两人左右的。不在小张那,就在老张这。张一鸣无所不至,张小龙壮夫不为。

这篇文章其实是两年前写的,说微信最初是一个邮箱,公众平台和新版看一看或可溯源到Google Reader。跟写王兴和张一鸣一样,这篇主要也是考验材料阅读能力,难点是怎么去抓住核心信息,加上抽丝剥茧推导的判断逻辑,最后给出人性有闪光点的地方。


壮夫不为这个词最初是吴达年初送给我的标题,他说:


推荐算法是张小龙的「壮夫不为」,就因为他至今仍然不看信息流,仍然看不上信息流,我可以想象他不乏轻蔑的态度,这是一种有代表性阅读标准。算法无情,人却多情。


不瞒各位,当年我的看法与他一模一样。


我现在时常想,一来,没有张小龙的坚持,看一看不会有一副与众不同样子,做产品有信念多重要啊;


二来,假如江湖上只有张小龙,或者只有张一鸣,那将是用户们多大的遗憾。😀


其实我在写这两位的时候,脑子里面不断想的都是题图那两位,凯恩斯大战哈耶克。


经济学的世纪之战:凯恩斯大战哈耶克



第二回合:





今天这篇文章,劳烦点击一下右下角的好看!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zX5TzF26k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