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南都周刊
《南都周刊》官方微信账号
专栏主题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公众号  ›  南都周刊

专访郭德纲|我告诉徒儿,大小晚会都不许去

南都周刊  · 公众号  · 2018-02-13 22:15


相声中的郭德纲还是难掩胸中不平,很介意观众的评价,可是真要见到了他本人,你会怀疑自己遇到了一个假郭德纲。“无所谓”“没往心里去”“功名利禄过眼云烟”,这是佛系郭德纲的关键词,他说自己最看重的是家庭,好静不好动,与相声舞台上魔性的他判若两人。

文 | 河西  摄影 | 刘浚 

编辑 | 吴金


都说“隔行如隔山”,可是郭德纲“隔山打牛”的功夫了得,从相声一下杀到了电影,集结吴京、吴秀波、井柏然、林志玲、王宝强、岳云鹏等当红明星,2017年杀青的电影导演处女作《祖宗十九代》,要在春节上映。


同名相声《祖宗十九代》道出了郭德纲的些许心声:主要是不忿,之前参演的电影统统被观众斥为烂片,不服气,要导一部电影为自己正名。


相声中的郭德纲还是难掩胸中不平,很介意观众的评价,可是真要见到了他本人,你会怀疑自己遇到了一个假郭德纲。“无所谓”“没往心里去”“功名利禄过眼云烟”,这是佛系郭德纲的关键词,他说自己最看重的是家庭,好静不好动,与相声舞台上魔性的他判若两人。


铁齿铜牙锋芒毕露的郭德纲,在你面前忽然平和了下来。1月18日,他刚刚过了45岁的生日,是人到中年,已经领悟了杨坤歌词里的高深哲理?——“无所谓,无所谓,原谅这世界所有的不对。”


当然,和他对话的过程中,你也能明显感觉得到,金钟罩铁布衫,滴水不进,这恐怕是又一层的郭德纲,是佛系还是魔性,旁人难断,就只有本尊自己心知肚明了。



说相声可比演电影难多了


南都周刊:前两天我看了你和于谦搭档说的相声《祖宗十九代》,讲到之前你出演的电影被观众骂为烂片,不服气,因为这个自己便导演了一部电影?


郭德纲:到了我这个年龄,说老不老说小不小,可能我属于个案,什么都觉得无所谓了。比如说我这部电影,卖了800个亿,拿了一万个奖,但是它依然会被大家认为是烂片。有一天我把自己捯饬得帅得都不行了,依然会有人说我像土匪。我们的作品在市场上,就是应该被别人说的,尤其是干我们这一行,挣的一半是挨骂的钱。所以想要通过什么来证明什么,这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理念。

拍这部戏呢,开玩笑地说,以前你们老说我拍的是烂片,我来证明一下,也就是说说玩而已。我本人没往心里去。


南都周刊:你是说相声的,又不是演员,为什么一定要做导演?


郭德纲 :没有一个导演一出生就是做导演的,他们都能干这个,我怎么就不能干这个?对不对?而且我觉得说相声、演戏、拍戏其实是一回事,只是用不同的形式来讲故事。

早年间说相声实在不景气的时候,我也做过编剧,写过剧本。上世纪90年代,我用挣的这些钱来交场租说相声。我和其他一些跨界的相声演员可能不太一样,他们也许是说相声有点知名度了才进军影视界,而我呢,早年就是靠影视挣的钱才把相声说成现在这样。反过来了。

所以影视界的朋友让我客串帮忙我也去,而且这一行我也不陌生。


南都周刊:你那时候还写过电视剧啊?


郭德纲:得吃饭啊,那会做综艺节目、电视节目,还写电视剧、电视电影,关键人得活着,得养活自己。


南都周刊:相声火了以后就没干这个了?


郭德纲:火了以后不用指望这些钱来糊口。有些节目要我去帮忙也去,但我不爱写,因为你知道整个剧组里就数编剧最苦逼,这个让你这么写,那个让你那么写,这个要你写死,那个让你结婚,你想了一宿觉得这么处理挺好,人家不认可,可是你拿人钱了就得听人家的,所以我很长时间都没再干这活,直到2006年德云社投资拍了第一部电视剧,播出的时候叫《窦天宝传奇》,剧本上头一行字:改我一字,天诛地灭!


南都周刊:现在德云社可火了呀。


郭德纲:现在火了不意味着我得和影视界恩断义绝,就好比你结婚了就不和家里人来往了?这难的我都干过来了,这简单的算什么?


南都周刊:相声《祖宗十九代》里也讲到,像《欢乐喜剧人》拍大电影,请你去客串,连剧本都不给你看。


郭德纲:他们没觉得非得如何如何,我也没觉得非得如何如何。如果能够依靠我的这一点点知名度,第一交了朋友,第二给他们这个戏起了一点宣传的作用,我就觉得挺好。但我没想到,他们拍的确实挺烂的。但这片子好坏我能左右得了?其实片子好与坏,与男一号女一号都没有太大的关系,何况我们这些串戏的。还得说是导演的手法是关键。你看同样一个演员,他在这部戏演成这样,他在那部戏又演成那样,你说是同一个演员吗?


南都周刊:那这回你来做导演,那得用心吧?


郭德纲:得用心,挺认真。别人导演你也不是特别清楚他用意何在,去了就去了,自己导的话那得认真一点。这回还行,好多工作都推掉了,综艺节目也往后延,踏踏实实挪出几个月的时间来拍这部电影。当然也不是说你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就一定能拍出好电影,只是说我这边确实很认真。


南都周刊:到底相声和电影是不同的艺术样式,第一次当导演是什么样的感觉?


郭德纲:一样!没有什么区别!说相声你觉得就是两个人用普通话对词?不是。每一段相声里都有不一样的主人公,其实和电影是一样的。说相声时我没有化妆,没有道具,什么都没有,单凭我一张嘴,时间、地点、人物、场合、矛盾冲突都有齐,还得让你笑,还得让观众信,如果他觉得假,那后面都不成立,你说哪个难?在这个意义上,相声要比其他艺术样式要难很多!

相声是表演,不是诗朗诵,不是说拿稿子念。一秒就得进人物,还得让所有观众进入你的情境,难就难在这了。场子里,如果有一个骂街的,其他人都会跟着骂,那还怎么说下去?所以我觉得说相声得是顶级的演员才能干。

电影演员的台词可以反复说,可以NG,说相声不行,张嘴错了后面就不行了。相声难,这难的我都干过来了,这简单的算什么?


南都周刊:这么说拍摄的过程很顺利?


郭德纲:很顺利。不论是一开始写剧本,还是之后搭班子,请朋友来演戏,整个拍摄的过程很愉快。





有的电影像屎一样,却票房火爆


南都周刊:《祖宗十九代》可以说是大牌云集,吴京、吴秀波、井柏然、林志玲、王宝强等当红明星都来参演,之前于谦在吴京的《战狼2》中出演了一个角色,这回是于谦来请的吴京吗?


郭德纲:我请的。这部电影所有的明星都是我请的。生活中,我们也是挺好的朋友。当然他跟于谦老师走得更近一些,我这个人没有什么社交活动,平时不爱交际,但我需要帮忙了,一请大家都来了。


南都周刊:岳云鹏是男一号,你给他打几分?


郭德纲:做节目的时候有人说给某某某打几分,我觉得都是闹着玩。没一个标准。最后还得观众说了算。这次对岳云鹏来说,就是表现不错。


南都周刊:之前他和其他导演合作的电影,比如他参演王宝强的《大闹天竺》有看过吗?


郭德纲:没看,好几十年没看电影了。我就是一脱离时代的人。


南都周刊:吴京是著名的武术演员,在这部电影里是不是也有表现他身手的段落?


郭德纲 :那肯定,有他、郭麒麟、贾乃亮一起来演一段武林中的故事,武打加吊威亚,很漂亮,好看。


南都周刊:影片讲述了不得志的青年在一次穿越之旅后重拾自信,勇敢面对人生的故事,现在穿越剧也挺多,你怎么会想到拍摄穿越题材的?


郭德纲:我最早想到穿越是在1998年,河北一家公司想写电视剧,我写了一个古装电视剧,从明朝穿越到汉朝,几个人物来回穿越,在汉朝是个坏人,在明朝是个好人,在汉朝的恩怨到明朝怎么处理,来回穿越。20年前我就干过这事,只是我的电视剧没拍成罢了。手法上来说,不难。这回的穿越不重要,它只是一个小契机,我们根本没有渲染他是怎么穿越的。


南都周刊:第一次做导演有没有碰到什么困难?


郭德纲:我们的拍摄团队都是业内顶级的,我讲故事可以,但是专业技术方面咱不是行家啊。我会跟摄影说,我希望是什么样子,他会告诉你这样不可能,你别瞎想了,但是我们可以这样做,我们可以出几个方案。这好,照着来呗,而且他们能说服我。

没有一个导演说我什么都懂,术业有专攻,得道有早晚,我只是把握故事,我要的是这个东西,这样不行的话,我们换一个。


南都周刊:现在中国电影市场这么火,对中国的喜剧电影怎么看?


郭德纲:我没看到什么好的喜剧电影,电影市场火不火,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拍电影的过程中,你是一个匠人;拍完电影卖电影你是一个商人,要把片子卖出去,你只有接触到出售片子的过程,你才会知道这个行业有多血腥。一开始我们都是以艺术家的身份出现的,你会一门心思想怎么可以把电影拍好,但到了电影上映的时候,你才会发现,你前期的努力一分钱都不值,片子最后上映拼的不是艺术。

你要拍了一部电影,国际上得奖,可是不能上映,观众想看却看不着,怎么办?或者艺术片给你排片很少,你徒呼奈何?而有的电影像屎一样,有市场院线拼命排片,票房火爆,那就是好的电影?电影市场其实有点畸形,就是各找各的快乐吧。

你又想在艺术上有多大的造化,又想卖钱,想太多!我觉得一定要有个好心态,怎么都行,雷霆雨露,俱是天恩!


南都周刊:对票房有什么预期?


郭德纲:别赔钱吧。但如果真赔了,赔了也就赔了吧。


南都周刊:自己投资了吗?


郭德纲:投了啊,自己也得投点,万一挣钱了呢,也是种乐趣。挣钱了请你吃好吃的。



我要是跟周星驰同一屋子,

估计聊不到一块


南都周刊:1月25日是于谦老师的生日,有没有在一起聚一聚为于谦庆生?


郭德纲:聚了,集体酗酒,人人喝翻,挺好,他酷爱喝酒,爱交朋友。


南都周刊:他在电影里演怎样的角色?


郭德纲:他演民国一个黑社会老大,演得非常好。


南都周刊:之前网上也传出于谦唱摇滚的视频,这次没有让他来唱主题曲?


郭德纲:民国时候唱不了摇滚啊。于谦老师你真想不到,他会和摇滚搭上关系。


南都周刊:平时K歌时他也会唱摇滚?


郭德纲:下了台我们没人说话。你们以为说相声的台上那样台下也那样?那得是多业余的说相声?就好像摄像师天天回家了还鼓捣摄像机,一定是刚接触摄像太爱摄像了。时间长了就是个工作。


南都周刊:1月18日你也过了45岁的生日。


郭德纲:是啊,主要那时候是我们德云社开年会的日子。我过生日无所谓,就一起过了。德云社的都在一起,热闹热闹,年年如此。


南都周刊:也是人到中年,到了这个年纪,怎么看人生和相声?


郭德纲:我在30多岁的时候就已经达到50多岁的心态。可能过多地接触传统文化吧,从骨子里就觉得自己挺老,这些年经历好多事。很早我就把自己归在濒临退休的年龄段里,我觉得这样比较适合我。

我的毛病是不爱交朋友,也不爱和人来往。一年里和朋友在外吃饭,大概顶多也就十回。拒绝和陌生人来往,不管你是什么身份的挣多少钱的。做喜剧的其实都有点自闭,还有人抑郁呢,我其实是个好静不好动的人。没事的时候喜欢写写字看看书,书房里一坐,很享受。来一帮人,喝酒玩啊,我觉得是罪孽!活不了!和朋友吃饭,要是有一个陌生人,我一定问他,你走我走?总有人以为吃饭的时候把郭德纲叫来,他能为你说段相声让大家高兴,他没想到我的感受,我还不如死给你看!我是这样一个人。


南都周刊:都看什么书?


郭德纲:什么都看,诗词歌赋、小说,连医学书都看,看不懂也看。


南都周刊:是不是有点分裂?觉得自己有两面性?


郭德纲:台上是个疯子,台下也是疯子,他就是个疯子。人需要充实,需要一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时候。可能是家族遗传吧,心宽,什么事都不往心里去。我奶奶就是,她活到了98岁。你打你闹是你们的事,和我无关!也许我这独特的性格也造就了我。心窄,我活不到今天。

电影也是这样,卖8000个亿,好!赔了,也不错!赔不赔的,这死的时候这8000亿也带不走你说是不是?有时候我玩个小玩意,唐朝的,我就感慨。从唐朝到现在,那得经过多少个主人?每一个都爱它爱得不行了,但是到死的时候也带不走啊。比如唐伯虎的画,你要想在另一个世界也能拥有它,那就得把画烧了。可是传下去呢,你用一半家产把画买来,你儿子缺钱又把它贱卖都可能。这些东西都不重要,功名利禄过眼云烟,一切都是身外之物。我45岁了,到了这个年纪争名逐利没有意义,挣再多钱也没有意义,我要的是不一样的活法。


南都周刊:周星驰也是这样,你跟他有接触过吗?


郭德纲:没有。我这样的性格,我们俩要坐在一屋里,估计都安静得不行了。谁跟谁都聊不到一块去。


南都周刊:喜剧演员是不是都有点这样?


郭德纲:也许,有的还抑郁,我还不至于,我看到他们,我就劝我自己,可别这样。


南都周刊:都看淡了?


郭德纲:也不能说看淡了。看淡了那不到庙里出家了么?到了庙里也还要争着当方丈主持还是做个扫地小和尚?说相声唱戏出身的人,帝王将相都来过了,我说过评书,一部书上百个人物,要揣摩每个人的心态,都清楚。



我其实不希望儿子也干这行


南都周刊:那现在看重的是什么?家庭?


郭德纲:对,家庭。和孩子玩会,做做饭,就挺开心。你要告诉我哪有座大金山给我,好家伙,这么冷的天我还得穿上大棉裤跑去,就算了,你拿走。


南都周刊:现在你儿子郭麒麟也大了,之前在《欢乐喜剧人》,郭麒麟有段相声还讲到他和岳云鹏争一哥,现在到底谁是德云社一哥?


郭德纲:那就是一节目,为了效果调侃,一休哥还差不多。一哥不一哥的在我们这都不起作用。岳云鹏、郭麒麟分别有各自的演出队伍,一个在二队,一个在四队,各演各的,商演也是,我把岳云鹏签给这家,把郭麒麟签给那家,没有矛盾冲突。一哥不一哥那都是起哄。


南都周刊:他是不是从小就喜欢说相声?


郭德纲:从小在后台长大的,艺术熏陶现在看还是很重要。我其实不希望他干这行,名利场是非圈,这行要干好了太难了,踏踏实实找份工作,卖菜去、卖报去、给人修脚都行,工作么,每天早上起来蹬一自行车上班去。要是愿意念书也行,他不愿意去,想说相声。那我说你要愿意那就退学说相声吧。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尊重。

那时候他初中的成绩还是很不错的,几门课能拿到满分,学校老师以他为荣,可是他说我上学是给你们上,让你们在朋友圈里聊天有谈资。我马上告诉他不需要,我要堕落到需要靠儿子来露脸,那人生就没有意义了。你不愿意上学就不上了吧,但我有两句话要告诉你:可以不上学,不能不念书;可以没有文凭,不能没有文化。就这么简单,辍学,做了艺人。有份工作就挺好,国家也不差他一个大学生。但我也跟好多孩子说,你们别学他,他是个案,学他你们会饿死。他那独特的位置独特的状态他可以别人可不行,还是得好好上学。


南都周刊:他上《欢乐喜剧人》是他自己要上的吗?


郭德纲:公司统一安排,这期该谁,下期该谁,统一安排,到你了就得去。他不爱去也得去。包括岳云鹏,一开始不想上《欢乐喜剧人》。他想不到这个节目对他有什么帮助,有时候你需要这样的平台,有的人不明白,他不明白我得明白,你混蛋我不能混蛋啊,我跟你解释清楚十年都过去了。


南都周刊:这两年你上综艺节目上得有点多啊。


郭德纲:去年不多。2017年的综艺节目邀约几乎我都推了,2016年做了好几档可能有点多。你不能把饭都抢干净了,人得知足,不能吃独食。快过年了,我就命令他们,各大电视台的春晚、综艺节目,大晚会小晚会不许去,人家盼一年了,到年根这才有一机会,你们再去,人家还吃饭不吃饭?虽然说人家未必念你的好,但你要记住有饭大家吃。商演也是你的,录像也是你的,还让人活不活?好多同行就指望这段时间有演出,我告诉德云社的同仁,能不去尽量不去。


南都周刊:之前浙江卫视《演员的诞生》也引起了一些风波,像你参与的综艺节目,是不是也都是有人写完台本你们照着演的?


郭德纲:我也听说了这档子事,具体的情况我不了解,也不能瞎说。就我参与的那些节目来说,既然是节目,当然是有所安排的。每个节目不一样,编导的想法、台里的要求、艺人的配合度都不一样。就我的了解,我可以告诉你,真人秀是有设计的。这种都是真真假假,当然,就是有设计我也可以给你调整。就像我去《花样男神》真人秀,是有设计,有设计我未必完全照本宣科,我调整一下,只要好看就行了。这终归是个秀,它不是纪录片,何况纪录片都能作假。


南都周刊:又快过年了,那一年你是怎么上的春晚?


郭德纲:春晚是大家伙喜闻乐见的综艺晚会,我各种场合都演过,就是春晚没上过。我自己也想上上春晚的舞台,看会是怎么样,去了一回我感觉挺好,挺开心,而且是相当成功。有人说在春晚上的演出和小剧场里不一样,那当然了,意义大于内容。


(本刊记者燕玉涵对本文亦有贡献)


来源|南都周刊


END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如想取得授权请邮件:newmedia@nbweekly.com。如果想找到小南,可以在后台回复「小南」试试看哦~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zqJ0ERK8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