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知识分子
饶毅、鲁白、谢宇创办,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知识分子

中美不约而同大幅增加基础科研经费,角力未来科技 | 科技与政策

知识分子  · ZhiHu-Article  · 科学  · 2021-04-01 08:35

图源:allianzgi.com


撰文 | 叶水送


“交叉学科、科研范式变革、DARPA、马斯克、非线形思维、科学研究去中心化……” 3月26日,由国内老中青跨界科学家组成的交叉学科代表坐在一起,围绕着科研范式变革进行了激烈的 “交锋”,上述关键词不时地在会议中被提起。


新形势下,中美两国均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大环境,同时也在经历大数据、人工智能给科学研究带来的深刻变革,两国科研管理部门的举动正受到密切关注,因为其将深刻地影响着科研资助方式,以及未来科技的动向。


01 中美均加大对基础科研投入


2019年,“卡脖子” 一词高频出现,自那之后中国进一步加大了研发投入力度,包括对基础科研的资助。根据科技部最近的消息,2019年基础研究经费投入占研发经费投入比重首次超过6%,达到1336亿元,“十四五” 期间,这一比例有望达到8%左右。


此前,中国国家领导人表示,“科学技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影响着国家前途命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影响着人民生活福祉。中国要强盛、要复兴,就一定要大力发展科学技术,努力成为世界主要科学中心和创新高地。形势逼人,挑战逼人,使命逼人。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

需要建设世界科技强国。”


基础科学从未受到如此重视


《国务院关于全面加强基础科学研究的若干意见》、《加强 “从0到1” 基础研究工作方案》、《新形势下加强基础研究若干重点举措》等一批政策文件,显示出中国当下对基础科学的重视,以及基础研究对科技创新的重要性。


科技部基础研究司司长叶玉江。图源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


今年两会期间,科技部基础研究司司长叶玉江透露,科技部还制定了《基础研究十年行动方案(2021—2030)》,旨在对未来十年我国基础研究的发展作出系统的部署和安排,如进一步优化学科布局和研发布局;支持新兴学科、冷门学科和薄弱学科的发展;以及推动学科交叉融合和跨学科研究。


美国新任总统小约瑟夫·拜登。图源EVAN VUCCI/AP


同样在3月26日,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新任总统小约瑟夫·拜登,着重强调了要大幅提升科研资助力度,提高美国在全球高科技领域的优势


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上,拜登表示,美国将加大投资科学和工业,上世纪60年代,当时研发投入只占GDP的2%,而现在要加大投资力度,让这一比例达到7%。


“我们将会改变,未来我们会依赖于技术、量子等、包括医学、人工智能以及生物技术”,拜登强调。


美国科技政策办公室主任埃瑞克·兰德成为拜登的高层领导小组成员(内阁水平),这也是美国总统首次将科学顾问的地位提高到如此高度,兰德被拜登寄予厚望。


加大基础科学投入、增强科技力量,已是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共识。最近,美国众议院科学委员会正在寻求为美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NSF)未来5年经费翻一番,并寻找额外的一笔费用来加速基础研究往应用和产品进行转化。该法案希望这一预算从现在的85亿,增长至2026年的183亿美元。


02 中美两国都关注哪些科技领域?


叶玉江在一次会议上表示,未来我国将逐步建立以学术贡献和创新价值为核心的评价导向,支持广大科研人员勇闯创新 “无人区”。


具体来说,未来我国会进一步优化学科布局和研发布局,支持新兴学科、冷门学科和薄弱学科的发展,特别是要推动学科交叉融合和跨学科研究;在前沿领域,布局建设一批基础学科研究中心;制定实施战略性科学计划和科学工程,强化应用导向的基础研究,完善共性基础技术供给体系;加快组建国家实验室,重组国家重点实验室体系。


在科研资助模式上也会进行创新改革,叶玉江表示,“要制定一些政策措施,激励企业和社会上的资本投入到基础研究。”


未来我国不仅强调对前沿科学的资助,同时也针对中国面临的很多 “卡脖子” 技术进行研究,芯片、量子、高性能计算等技术领域将成为重点关注的方向。


在美国方面,2020年年底,美国国会通过了2021年R&D预算法案,其中2021年总预算为1422亿美元,四个主要基础科研资助机构的经费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如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预算增幅为3%,NSF增幅为2.5%,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增幅2.3%,美国能源部(DOE)增幅为0.4%。


虽然在批评者看来,美国既然要加大研发投入力度,角力未来科技,这点涨幅是不够的,但实际上,美国在一些关键领域的经费资助力度涨幅非常大。


例如,美国白宫科学技术办公室将大力增加人工智能、量子信息等领域的投入,预计2021年较2020年增幅高达30%,总的预算为22亿美元。在特朗普任内,美国希望从2020年至2022年,将人工智能、量子信息领域的研发预算翻一番,这主要是因为美国两党都认为这些领域的成功,会使得美国更具有竞争力。


我国科技部部长王志刚表示,中国未来将注重科研人员的能力、质量、实效和贡献,扭转 “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 的不良倾向,着力减轻科研人员负担,营造良好的学术生态。


对于美国来说,拜登上台后,一改前任对移民的严格限制,将引进更多的科技人才。


悲观者认为,对于两国的基础科研人员来说,现在可以说是最坏的时代,中美科学交流遭受严重影响;乐观者则认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科研人员最好的时代,他们获得空前重视,被委以重任。


未来谁将引领时代的潮流、前进的方向?时间,将给出答案。


参考资料:

1. “十四五”科技创新:向“创新驱动”转型.南方周末.

2. House panel offffers its plan to double NSF budget and create technology directorate. Science.


今天看啥 -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34ooon1Fv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