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程序人生
程序人生,不止一面。关注程序员生活,汇聚开发轶事,奉送各种福利。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程序人生

云蹦迪:伪风口,真狂欢

程序人生  · 公众号  · 程序员  · 2020-02-15 10:38

作者 | 赵磊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燃财经(ID:rancaijing)

2月8日,上海知名夜店TAXX酒吧悄悄在抖音开了一场直播,4个小时持续霸榜抖音直播榜,打赏总收入超过70万。第二天,One Third酒吧抖音直播蹦迪5小时,累计在线人数超过121.3万人,收到200多万的打赏。 
这点燃了全国各大夜店扎堆线上“云蹦迪”的热潮,来自北京、成都、重庆、长沙等一二线城市的众多头部夜店和厂牌纷纷入驻抖音和快手两大短视频平台,进行“云蹦迪”直播,每晚都有排期。
北京知名的拾叁先生SIR TEEN开播仅26分钟后,粉丝数就达到了30万,收获300多万点赞,作为国内数一数二的夜店品牌,这家近5年历史的夜店在北京经常人满为患,消费水平偏高,如果碰上电音节等大型活动,更是一票难求。 
然而疫情之下,线下娱乐和演出行业几乎停摆,损失非常惨重,从业者们把目标转向线上,头部的夜店和厂牌得到了线上平台的大力支持,在流量的倾斜下,“云蹦迪”,这个宅经济新风口被催生出来。 
在将繁华的夜店搬到线上之前,有一部分人从春节前后就开始在线上延续他们的音乐,在一个叫“24小时摇滚派对”的群里,很多摇滚乐队的现场演出视频被发出来,慢慢的,群友们玩起了云买酒、云开火车、云跳水,甚至去B站开了直播,取得了好几支乐队的音乐授权。很快,摩登天空跟进,在B站举办了“宅草莓不是音乐节”,作为历年举办的草莓音乐节的线上版本,出现在乐迷面前。 
而此时,越来越多的酒吧、Live House因租金和人力成本空耗而选择闭店,也有一些小店的老板选择在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酷狗音乐、B站、快手、抖音等平台做起了直播,以打赏收入聊补家用。 
一个酒吧老板坦率地说:“转到线上并不能解决实质性问题,我们只是想有点事做。”

“云蹦迪”到底怎么蹦?

杭州姑娘顾晨已经连续三个晚上在抖音“云蹦迪”了,每天十点左右,她在父母睡觉之后回到房间,关上门,戴上耳机,就在DJ直播的电音舞曲中摇摆起来,在进房间之前,顾晨会喝一小杯兑了冰红茶的威士忌,让自己处于一个微醺的状态,“这样会少一点生硬和尴尬”。 
作为一个资深RAVER,杭州夜店SOS CLUB是她和朋友们的根据地,前几年每到初五、初六,她总会挑一天时间,在上班前好好放松一下。“我社交的需求倒不是很大,每次都是和朋友去,随缘交朋友,主要还是蹦迪开心”,她对燃财经说。
对于顾晨来说,云蹦迪的好处在于可以看到全国各地夜店DJ的表演,这几天她看到一个特别喜欢的DJ,还刷了一些礼物过去,不过比起线下卡座最低消费和酒水钱,顾晨觉得刷礼物的支出并不算高。另外,云蹦迪还能实现一秒转场、在线蹭卡,有些夜店常客会用刷礼物的形式显示自己的消费能力和江湖地位,但在直播间的消费能力依然比线下下降很多。 
不好的是,在家云蹦迪的灯光效果、音响效果和现场氛围都和线下体验有极大差别,“有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