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知识分子
饶毅、鲁白、谢宇创办,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知识分子

疫情下的留学生:“天上就是下刀子,我也要出国读书”

知识分子  · ZhiHu-Article  · 科学  · 2020-11-26 18:45

pixabay.com


撰文 | 张婉莹

责编 | 岭 桐

2020年末尾的两个月,国内高校像往常一样迎来期中考,学生们头顶的疫情阴霾似乎已经散去,上半年停课在家的日子也变得遥远起来。然而,海外的疫情仍在继续。截至11月25日,全球216个国家和地区出现感染病例,新冠感染人数累计超过5948万,死亡逾140万[1]。

疫情突如其来,改变了很多人的留学计划。但是,也有很多中国留学生 “反向跑毒”。有的顺利在异国他乡安顿下来,有的则遭遇变数未能顺利出境。

我们用几位留学生的故事,讲述时代正在如何塑造这些年轻人的生活轨迹。


01

深夜亮起的电脑屏幕:

国内的欧洲时间

凌晨三点,听到闹钟后的林晗蹑手蹑脚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这是系里第一次迎新会的讲座,教授会布置一些课程中要读的书目,不能错过。穿着睡衣的他小心翼翼地抱着电脑坐到客厅。深夜里的电脑屏幕有点刺眼,他不禁揉了揉眼睛。

“没办法的事,英国的学校你得按着人家的英国时间来。” 他有些无奈地说。原本计划二月份就到英国利兹大学读语言班的他,因为这场措手不及的疫情,已经在国内 “滞留” 了8个多月。

“谁能想得到呢,国内疫情好些了,外面又那么严重”,林晗叹了口气。去年12月底他就已经在准备递签证的事。一月疫情暴发后,多个国家驻华的大使馆关闭,林晗的签证就压在了大使馆里,一直没有办下来。

疫情初期,各国驻华大使馆关闭在中国的签证中心并撤侨。直到7月6日,中国境内的15家英国签证申请中心才全部开放。

迟迟拿不到的签证,让他有段时间几乎想放弃继续出国读书。但随着国内疫情的好转欧洲疫情加剧,林晗甚至觉得,没拿到签证留国内先上着网课也是一种挺好的选择。

“原本看国外疫情那么严重,我都计划在国内找工作了”,他说,“但后来学校开了网课,可以在国内上课,也安全些。老师录播的课程能回看还有字幕,这对英语水平没那么好的同学来说挺方便的。” 为了提高学历,也为了提升英语水平,林晗选择了 “时差课”——身在国内,过海外的时间。

和林晗一样,爱丁堡大学新生李林君也面临着 “时差课” 的问题。

“为了照顾海外学生,其实老师们已经把上课时间尽量安排在大家可接受的范围,但有时候难免会选到在国内晚上的课”,李林君说。睡衣外套个牛仔外套,凌晨一点坐在家里的书桌前,李林君开始了研究生生涯的第一节课,“和想象中的一点也不一样”。

深夜上课,白天睡觉的 “时差” 生活,对于留在国内的留学生已是常态。李林君订了10月17日的机票,她打算等签证下来后,就去爱丁堡。


“去爱丁堡后就不用 ‘时差’ 上课了”,她停顿了会儿笑着说,“我猜可能因为钟南山院士是校友的缘故吧,爱大的防护措施挺好的,而且当地人烟稀少,感染没那么严重。”

李林君今年6月本科毕业,研究生去海外留学深造是她几年前就做好的规划。她和家人并不是很在意欧洲第二波到来的疫情,也不打算因为疫情而改变原有的升学安排。

“当时那么多医护工作者‘逆行’去武汉救援都回来了,我这(去读书)不算啥”,谈及到达当地的生活时她有些兴奋地说,“戴好口罩做好防护就行,还挺期待线下小课和同学见面的!”


02

“铁头”留学小组:

“天上就是下刀子,我也要出国读书去”

群名为 “曼大(曼彻斯特大学)铁头群” 的微信小组已经500人满员,并且不断还有人想加入。

刘婉婷建立这个群,最初只是想找些可以一起去当地读书的校友。“六月那阵曼城疫情挺严重的,很多认识的都不打算去了,所以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之后还去当地的小伙伴。”

她在学校录取群里说了自己的想法后,就有几个人加她微信,表示不改变计划确定今年出去。“疫情这么严重大家还都计划出去,感觉头都挺铁的,于是就有了这个群”,她笑着说,“多少有认识的小伙伴在当地,还是可以互相照料下。”

取得海外研究生学历,为将来就业加分,是许多留学生面对疫情继续出国的主要原因。如果想进入高校和科研机构工作,国外留学经历现在几乎是标配。而各大企业为了拓展海外市场、打造国际化产品,对留学生群体越来越重视,也都会在校招中开放海外留学生招聘专场。[2]

今年夏季,高等教育分析机构 “QS” 向3万名来自中国、印度、欧盟和北美的潜在国际学生发出调查,研究分析了在新冠疫情全球性暴发的大背景下,留学生受到的影响以及优先考虑和关注的重点。根据QS发布的《新冠疫情如何影响全球留学生白皮书》,96%的中国留学生没有放弃留学计划,48%的学生延期至下一年。[3]

已经 gap(间隔)一年的孙璐遥不打算继续gap下去,“今年就是天上下刀子,我也要继续出国读书去。” 在咖啡厅里,她拍了拍眼前的桌子有些激动地说。

去年接到英国研究生的录取后,她递交了延期入学,选择在国内互联网大厂做实习,不曾想今年这场疫情,险些让她没法继续学业。“不止签证问题,还要看能不能买到机票、出不出得去。”

得知谢菲尔德大学为海外学生联系包机以协助留学生能按时开学的消息后,孙璐遥微松了口气,“这大半年太让人焦虑了,太多不确定因素,希望之后能顺顺利利读书,顺顺利利毕业吧。”

出国读书,孙璐遥想得很清楚:可以增加回国后到北京等大城市落户的机会。

调查显示,大约80%的海归最终会选择在北上广深这四个城市就业,而这些大城市对于归国留学生工作落户有专门的政策。

孙璐遥关注到,北京对于留学生的落户政策有一条规定,要求留学生 “出国留学一年以上,满365天以护照出入境为准。”


“落户北京的要求之一是在境外待满365天,以护照出入境记录为准,虽然不知道以后能不能落户(北京),但对留学生有这样的机会,那就不能错过啊。” 孙璐遥有些无奈地说。


中国留学服务中心线上专场讲座截图


在3月28日举办的线上专场讲座中,中国留学服务中心便对 “由于疫情原因提前回国,导致在国外时间不满365天,落户北京是否会受影响?” 的问题进行了解答。当时讲座中的回复是,“由于不可抗力因素导致的问题会特殊处理,如果落户条件中只是时间不够,会根据相关政策妥善解决,当下生命安全最重要!” [4]

尽管如此,留学生们的顾虑并没有打消。为了能够达到相关的落户标准,他们仍然选择尽早出国。


03

新冠、断航与美国大选:

希望拜登上台后开放签证

收到全美金融排名前二的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硕士研究生项目录取通知,张晋源用了三年时间。从大二开始刷绩点,做实习、考托福和gmat,大学期间他几乎没有过娱乐时间。

“疫情不会影响我出国读书的决心”,他说,“为了去美国留学,付出的金钱成本与时间成本都太高了,不到万不得已,比如说全年网课或中美交恶,我绝不会放弃出国读书。”

虽然美国感染者累计超1260万例全球居首,但与去当地是否安全相比,赴美留学的张晋源们,最在意的是签证问题。

2020年7月27日,受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关闭的影响,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关闭,上万人预约好了的签证办理,因为总领事馆的关闭,直接被取消办理。“原本成都的总领事馆比较好拿签证的”,张晋源不无惋惜地说。

不过,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的关闭,只是影响签证发放的一小部分因素。

据了解,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美国在华发放的签证数量急剧下降。1月31日,特朗普发布中国旅行禁令,美国使领馆关闭面签,所有常规签证业务均被叫停。今年以来,特朗普一再试图限制国际学生,并曾在7月考虑取消所有在网上上课的学生的签证,而且对于已经持有学生签证的国际留学生实施更加严格的审核。[5] “幸好美国大选是拜登上台。” 张晋源说,“和特朗普相比,希望拜登上台后能开放签证吧。”

美国《财富》杂志援引美国国务院的数据称,4月至9月间,中国公民的F-1学生签证数量下降了99%,为历史最高降幅。“2019年4月至9月,美国发放了90410个学生签证,而2020年同期只发放了808个。”《财富》杂志的报道写道。[6]

即便解决了签证,如何到达当地,也是困扰赴美留学生的问题之一。同样在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就读的留学生李涛说,“我认识有从柬埔寨中转到美国的同学,工科课多有实验,实在没办法上网课。” 据他所述,美国停飞了中国的航班,身边认识的今年从大陆到美国的同学,都是在第三国中转待够14天才能搭航班到当地。“中转真的很麻烦,读个书太不容易了”,他说。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校园 受访者供图


据财新网11月13日报道,因新冠疫情停飞9个月后,美国航空首趟复飞中国的航班于凌晨降落上海浦东机场。至此,中美间民航航班数量将从此前的16班增加至20班。而在今年2月美国航司断航前,中美之间航班每周往返各300班左右。[7]

一些人选择从其他国家前往目的地读书。

“我从新加坡硕士毕业后直飞瑞典的,中途没有回国。” 八月底赴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读博的Tina说,“读博和以授课型为主的本硕不同,更在意线下交流的感受。学校也建议尽早到当地进行线下课程。” 相较于亚洲国家的人口密度,Tina在到达当地后并没太感受到新冠对生活的影响,直到近半月当地新冠疫情出现激增。


Tina在学校的办公室座位 受访者供图


瑞典首相勒文(Kjell Stefan Löfven)表示,从11月24日起,瑞典进一步收紧防疫措施,禁止公共集会人数超过8人。

Tina也感受到了一些不同,“办公室里坐旁边的西班牙男生,觉得疫情严重不安全,把电脑屏幕搬回家开始居家工作了。”


与Tina同办公室的西班牙同学搬走了电脑屏幕回家工作 受访者供图


她也察觉到,瑞典当地人对新冠疫苗的期待。“我是觉得,身边认识的瑞典人,都在期待疫苗。” 她停顿了会儿,补充道:“我问过他们(当地人),新冠如果一直持续下去,他们会怎么办?” 据她观察,瑞典人觉得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在研究疫苗,“或早或晚,新冠疫苗肯定能研究出来!”


今年11月以来,欧美陆续有三款新冠候选疫苗公布临床三期的初步或终点分析结果,显示出较高的保护力,而中国国药集团称国药两款灭活疫苗接种两剂保护率100%,并已向国家药监局提交了新冠疫苗上市申请[8]。虽然这些结果还没有经过同行评议,但新冠疫苗投入大规模使用已是指日可待。


通过结合使用疫苗和其他有效的公共卫生措施来结束这场疫情,“现在有了真正的希望”,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23日在记者会上表示。[9]


世界是一个整体,没有哪个国家能独善其身,这是很多留学生在疫情期间最大的感受。期待世界重归正常,出国求学的梦想也不再是遥远。


04

后 记

“不喜欢现代史,现代史打上门来了。” 张爱玲曾在《小团圆》中这样写道。

面对新冠疫情,以及受疫情影响的国际局势,在当下这个充满冲突、撕扯的特殊时期,留学生们的经历,已经成为了当代史的一部分。

完成文本的第一批访谈,是在9月下旬。如今,林晗刚至英国,在14天的隔离期里完成了期中考试,孙璐遥和李林君也已经到了当地,并参与了部分线下课程。李林君所在的爱丁堡大学,每日校内约有20多人确诊,“爱丁堡(疫情)情况真的不算严重,还挺期待疫苗的,但世界也回不到(疫情)之前的状态了。”

而孙璐遥在得知五位英国本地舍友全部感染过新冠后,情绪从最开始的焦虑、恐惧,变为 “看开一切” 的淡然。

“觉得自己大概率会染上新冠吧。” 她说,“我不觉得是自己多不凑巧,遇到的舍友全部都得过新冠。在(英国)当地,新冠感染率在年轻人中的比率真的很大。” 她的舍友在感染新冠后目前已经康复,但其中有人失去嗅觉或味觉。


“为什么一定要在疫情下到英国读书?” 她想了想说,“在学业和健康的天平两端,我选择为缥缈的未来放手一搏。”


应采访对象要求,林晗、刘婉婷、李涛为化名。


参考资料

[1] who.int/emergencies/dis

[2] 留学生就业大数据|海龟平均月薪曝光,就业竞争力超预期". 2020.09.18 新东方前途出国liuxue.xdf.cn/bj/mglh/x

[3] How Covid-19 Is Impacting Prospective International Students Across The Globe. QS

qs.com/portfolio-items/

[4]最新消息:疫情期间留学生上网络课程不影响回国认证. 2020.04.07

sohu.com/a/386036665_12

[5] 美政府收回刁难留学生政策 美大学校长纷贺抗争成功. 2020.07.15 财新网 m.international.caixin.com

[6]签证数量骤减 美国将国际学生拒之门外. 2020.11.20 中国青年报 new.qq.com/rain/a/20201

[7]漫漫回国路一票难求 中美航线艰难修复|特稿精选.2020.06.12 财新周刊m.weekly.caixin.com/m/2

[8] 丁雅雯,王宁,2020年11月25日. 新华财经. bm.cnfic.com.cn/share/i

[9] 谭德塞:使用疫苗结束新冠疫情有了真正的希望. 2020.11.24 新华网.xinhuanet.com/world/202


今天看啥 -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J1WLcJe47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