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武汉大学学生会
武汉大学学生会官方平台。做同学们满意的学生会,向建设成为全国学生会标兵迈进更大一步!
专栏主题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公众号  ›  武汉大学学生会

异客在异乡|留学生的“朋友圈”

武汉大学学生会  · 公众号  · 2018-05-16 22:27

据2017年7月统计数据,武汉大学共有外国留学生2537人,占总在校生人数的4.55%。你和他们上过同一堂课、挤过同一辆大循环、参加过同一个校园活动,你们似乎很近,可你却鲜少知道他们在下了课之后喜欢做什么、下了大循环之后去了哪里,也许你甚至从来没和他们说过一句话。

你可曾想过,他们的朋友圈子是怎样的?他们会与谁朝夕相处,与谁吃喝玩乐,与谁促膝长谈?

你可曾想过,对于自己的圈子,他们有着怎样的遗憾,怎样的尝试,怎样的期待?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们采访了若干名留学生,试图翻过藩篱,一探究竟。(遵从受访者的意愿,部分学生的姓名由大写字母或者昵称代替)


现状


绝大多数留学生表示,他们有自己的小圈子,圈中本国朋友和其他外国朋友居多,而中国朋友则较少。

“我偶尔会尝试一下和中国学生做朋友,但是感觉很困难。我加了我们班的QQ群,但是群里他们发言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谁是谁。“

“上课的时候我习惯一个人坐,周末踢球我也都是跟我的韩国朋友一起踢。”来自韩国的J同学表示出了无奈。

“我感觉中国学生都比较害羞,经常表现得很安静,不太喜欢聊天。“

“不过他们人都还是很好的,也很爱学习。”来自非洲安哥拉的Edmiro Valdez如是说。


Edmiro Valdez在武大的自拍


而与留学生有过接触的中国学生,有的称他们“惊人的热情开放”,有的则说他们“想要靠近却又心存戒备”

——无论如何,留学生与我们之间,始终还是隔了一堵墙。


追根溯源


这堵“”为何存在?

语言障碍似乎是罪魁祸首。在跨文化交流中,中文不算熟练的留学生与学惯了“哑巴英语”的中国学生都常常露怯,加之处于网络时代,许多中国学生乐于将网络用语掺入日常生活,诸如“皮”、“脸黑”、“老司机”等表达往往会使留学生感到一头雾水。不能够get到槽点和笑点、不能体会到“会心一笑”的默契,这是比分不清上声和去声更严峻的语言障碍

另一方面,不同文化背景的学生在交往方式上也存在差异。来自非洲的留学生普遍比较热情,即使见到仅有一面之缘的朋友也会打招呼,笑得阳光灿烂。在他们看来,习惯于对“不熟”的人表现得礼貌拘谨的中国学生太腼腆了。而同属汉字文化圈的韩国人、日本人与马来西亚华人对中国学生的看法也不尽相同。在韩国留学生看来,中国学生喜欢“威风凛凛”的感觉,有时候显得趾高气昂,日本学生却认为这类中国学生更“擅于交际”。在马来西亚的留学生眼中,中国学生则小心翼翼得过了头。



然而有意思的是,来自不同国家、使用不同语言的留学生却能打破这两重屏障,用不算流利的汉语聊得很开心。对于这一现象,来自哈萨克斯坦的云吉玛是这样解释的:“因为我们都是留学生啊,都是外国人,能互相理解。虽然我们之间用的都不是母语,但可以慢慢说。中国学生就不一样了,除了一起上课,其他时候我们不会见面。”

相近的生活圈子,相似的语言、文化适应问题,使“同在异乡为异客”的留学生们走入了共同的语境,友情在此番惺惺相惜之余顺势而生。



在和中国学生一起上的专业课上,课堂气氛往往较为严肃,同学之间的交流较少,而国际教育学院开设的“留学生课”则活跃得多。“留学生课”包括汉语、中国政治、中国概况、中国文化、书法、武术等,许多留学生在上完这些课之后甚至会开心到发朋友圈。

另外,在留学生宿舍中,他们也能因朝夕相处而彼此熟识。考虑到不同国家、民族的学生饮食习惯不同,留学生宿舍还在每层楼都设有一个公共厨房,供留学生们自己做菜。厨房里的美食与闲聊,也拉近了留学生们的距离。相比之下,中国学生与他们在生活之中的交集就要少得多了。


留学生厨房,是他们的乐园


刻板印象也是造成隔阂的重要原因。时至今日,一谈到留学生,不少人仍然会条件反射地想到浓得化不开的香水味,party上的觥筹交错与欢歌艳舞,以及夹杂着口音的“不普通”的普通话。然而,正如并不是所有中国学生都“安静”、“古板”、“一心只读圣贤书”一样,给武汉大学里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性格爱好的留学生简单地贴上标签,显然也失之公允。

大部分朋友都是留学生的云吉玛和许多中国年轻人一样沉迷二次元,闲下来时会和我们一样逛B站;来自马来西亚的赖永宣热爱舞蹈,会为了国际文化节上的表演和同学一起排练;2016珞珈风云学子董锦程和身边的大神们一样,一边参加各种活动一边将GPA维持在3.8……


国际文化节上赖永宣(左一)与中国同学的合影


我们越试图挖掘留学生和我们的差异,却越发现他们和我们没有什么不同:我们都会在朋友圈发自拍或是秀恩爱,都会在回寝室的路上停下来喂路边的野猫;我们当中都有一部分人选择在周末的晚上去Helen’s聊聊天,也都有一部分人约三两好友扛着相机在各个角落拍拍拍;我们一同羡慕着那些永远都有充沛精力学习的学霸,也一同向往着一种闲适安逸的消遣生活。


突出重围or保持现状  


在全球化浪潮中,我们一方面努力感受着多元文化的洗礼和浸润,一方面又困惑于是否要涤去身上不可避免地带有的民族烙印。

而有一部分人,此刻已经溯游越过了所谓文化的鸿沟

例如,马来西亚的华人们在这个过程中发挥了他们天然的优势。自幼需要与各种不同民族的同胞打交道的他们能够自如地使用中文、马来西亚语和英语,这让他们在跨文化交际中更加如鱼得水。

坚信“唯美食和旅行不可辜负”的马来西亚女孩邬薇诗是一名资深的“拔草”运动员。她喜欢探索武汉周边的美食,并带着朋友们“二刷”她喜欢的店铺。她酷爱一个人周游世界,毫无顾忌地享受旅行的乐趣。“有一次我为了省门票,装成本地人用泰语和售票员搭话,居然成功蒙混过关了!”回忆起一次在泰国旅行的经历,她有几分得意。常常用流利的网络用语水群,偶尔还会给班上的同学发零食的她,在很多人眼里是活泼外向的。但她认为,朋友不必很多,她所珍重的是彼此间的真诚,最大的愿望是与自己真诚相待的人都能安好。她不习惯用国家的标签去划分不同的人,更多的则是将目光落在每个个体的“人”身上,去细心发现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人身上有趣的特质


旅途中的邬薇诗


sdfd


剥去外壳,也许融入中国的朋友圈子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走出学习,你会在公交车上听见扎着垄沟辫的黑人小女孩操着标准的汉语告诉她妈妈“今天老师奖了我一朵小红花”,你会在商业街看到各种肤色的面孔,他们悠然漫步,享受着在中国的生活……

但也有人认为,停留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并不是一件糟糕的事。

同样来自马来西亚的王燕萍就表示,自己周围还是马来西亚的朋友更多,比起扩大圈子,她更愿意珍惜现有的朋友



而实际上,“停留在舒适圈”也是我们大多数人的选择。我们习惯于现有的生活,若非环境改变,否则很少主动去认识新的朋友,只不过这一点在留学生的境遇下体现得更加突出。一位在澳大利亚留学的中国留学生Z同学吐露道,尽管他认识的人全是中国人,也正在为孤独与不适感所包围,但他却并没有扩大圈子的意愿。在他看来,和中国朋友在一起,他更能找到一种归属感

我们似乎总以为来到一个新的地方,“入乡随俗”,与当地人建立起种种社交关系才是最“正确”的方式,而这其实和认为“见面打招呼问候‘吃了吗’的才是‘最正确’的”一样滑稽。我们固然会受文化、成长经历的影响,但如何交友、与谁交友仍然是一件私人的、可以完全自主选择并有着无限可能的事情。


留学生们的聚会


如鲍勒诺夫所言,荒谬与其说是这种或那种错误的意见,不如说是一种自以为独据真理而拒绝精神冲突的人的心性情绪。腼腆或是开朗、随和或是执着,个人的性格与喜好并无优劣之分,留在小圈子与扩大“朋友圈”哪个更好,也完全因人而异。但唯有放下预设的偏见,我们才能敞开心胸,留给未来一个更好的可能。


武汉大学学生会新闻宣传部倾情出品

文字:张雨枫、王茜、丁智威

采访:张雨枫、王茜、李梦柠、钟焯、曲嘉悦、周晓瑞、徐润婕、王筱琦

排版:罗运

责编:丁智威

投稿邮箱:xhkb_bangtui@163.com

武汉大学学生会

最丰厚最好玩的校园资讯

长  按  二  维  码  进  行  微  互  动

武汉大学学生会官方微信

微信号:whu_su

武汉大学学生会官方微博

@武汉大学学生会

武汉大学学生会官方QQ

@2014505439



今天看啥 - 让阅读更高品质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NH9kgg45vN